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封神之魂
“林銘怎麼不動了,敗了嗎?”

“行癡的輪迴領域太強,失敗也是正常的……”

此時在擂台之上,行癡腳踩輪迴之盤,高高懸浮在半空中,而林銘被肆意的輪迴之力籠罩在輪迴領域之中,身上隱隱的流轉出一些奇異的道紋,只是這些道紋是什麼意思,沒有人能看得懂。

看起來,林銘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

結束了?

屬于林銘的神話終于結束了?

自從第一會武開始之後,除了預選賽林銘不是第一之外,其余時候林銘未嘗一敗。

哪怕再強的對手,看起來再無敵的敵人,他都以不可思議的手段、超強的爆發,和恐怖的耐力將之擊敗!

小魔仙、君碧月、龍牙都是如此。

雖然很多人都知道,行癡的實力明顯比林銘強,但是他們潛意識里還是覺得,林銘失敗似乎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已經逆天了,一個聖地出身的弟子,能夠走到這一步。”

“行癡還是太強,這將近四十歲的年齡不是白活的。”

人們這樣說著,而擂台之上的行癡卻在沉默,作為輪迴之盤的cāo控者,行癡感覺,自始至終,自己的輪迴之盤,都未曾徹底鎮住林銘。

林銘的靈魂,韌xing強大的不可想象,那奇異的神夢印記,讓他竟然以小輪迴道,硬生生的對抗他的輪迴之盤,甚至他祭出蓮心菩提,也只是能壓制林銘,未能將他徹底擊潰。

林銘雖然陷入百世輪迴,但是他的意識始終清醒,這種感覺就像是疾風吹拂勁草,風可以將草吹倒,但是怎麼也不能將草吹斷。

就差了這麼一點,行癡感覺自己並沒有真正的贏,而就在戰斗對峙激烈的時刻,林銘卻主動放棄了清醒的意識,直接陷入了輪迴幻象之中。

感覺像是他主動放棄抵抗的。

行癡默默的看著輪迴領域中的林銘,他的身體周圍,流轉著一種他根本看不懂的法則符文。

此時,浩宇子走上擂台,他仔細觀察了林銘一番,對行癡說道:“比賽結束了……”

行癡搖了搖頭,“浩宇子前輩,晚輩的招式其實未曾徹底擊潰林施主的防禦,只是林施主因為某種原因,自己主動放棄靈魂防禦,陷入了輪迴領域之中,承受輪迴之力……”

“不管原因是什麼,現在你勝利已經是事實。”

陷入輪迴道的林銘,根本沒有任何防禦力,行癡想勝,輕而易舉。

“還是等一下吧,我感覺林施主經曆了一種突發狀況。”行癡如此說道,作為普陀山弟子,行癡生xing仁厚,不想勝之不武。

浩宇子微微沉吟,點頭道:“好吧,等一炷香,行癡小師父的品格讓人贊歎。”

就這樣,第一會武賽場上出現了一個奇異的場景,行癡收起輪迴之盤,雙手合十,站在擂台zhōng yāng,而林銘懸浮在半空中,被稀薄的輪迴之力包裹著,身體周圍,隱隱有道紋流轉。

浩宇天宮的弟子,點上了一根香。

香緩緩的燃燒,青煙嫋嫋。

“為什麼還要等,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不知道怎麼回事,似乎林銘遇到了什麼狀況,在等他醒來……”

“中了行癡的輪迴之盤,很難醒了吧,也許靈魂受了不輕的傷。”

輪迴之盤攻防一體,當初行癡面對小魔仙時,並沒有真正的將輪迴之盤祭出攻擊小魔仙,可是現在面對林銘就不一樣了。

林銘結結實實的承受了輪迴之盤的攻擊,人們這才看到,輪迴之盤的攻擊有多恐怖。

即便強如林銘這樣的人物,肉身、靈魂防禦都無比變態,也是一招失去意識。

香越來越短,而林銘始終在沉睡著,完全沒有蘇醒的意思。

終于,香燒光了。

浩宇子走上台,已經打算宣布比賽結果了。

在觀眾席上,赤光界的年輕俊傑都感覺有些惋惜,雖然清楚,林銘輸給行癡是在所難免,實在差距大了點,但是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誰都盼著能有奇跡發生,結果,還是沒有奇跡。

而在上古鳳族一方,火烈石、秦杏軒、牧千雨等人都有些擔心林銘的安危,林銘的恢複能力可是很強的,怎麼會一炷香的時間還不醒?

浩宇子看了行癡一眼,大聲宣布道:“行癡勝!”

洪亮的聲音,傳遍全場,這也意味著這場比賽的結束。

林銘敗給了行癡。

“林施主似乎出了一些意外狀況,還是請前輩看一看吧。”行癡念了一句佛號,如此說道。

浩宇子點點頭,伸手一招,林銘的身體便凌空飛了過來。

浩宇子一手搭在林銘的天靈上,想要探查林銘jīng神之海的受傷情況,可是這一查,浩宇子微微皺眉。

林銘的jīng神之海,被一團白光所籠罩,他根本什麼都看不清。

“奇怪。”

浩宇子感覺不可置信,自己半步天尊修為,竟然探查不了一個小輩的jīng神之海?

這是怎麼回事?

“把林銘送下去,找一個安靜的房間,讓他休息一下,找辛申子去看看他,待會老夫也會親自去看看。”

浩宇天宮的辛申子,在靈魂與jīng神之海方面的造詣比浩宇子高很多。

幾個浩宇天宮弟子將林銘抬了下去,這種情況,很多觀眾都看出不對了。

林銘恐怕傷得不輕!

牧千雨、秦杏軒更是一顆心揪緊,她們當然著急,但是浩宇天宮的選手區,她們是進不去的。

“林大哥不會有事吧,那個和尚怎麼下那麼重的手?”

“不怪人家,夫君可能遭遇了什麼特殊情況,別忘夫君之前從封神台下來曾經沉睡了一個多月……”

牧千雨這樣一說,上古鳳族的族人們更擔心了。如果真的像上一次那樣沉睡的話,實在不是什麼好現象。

一次次的沉睡,恐怕真的是靈魂受了什麼奇特的傷。

“林師兄從此以後不會經常沉睡吧,說不定一次沉睡的時間比一次長……”一個弟子小聲說道。

“別瞎說。”

火烈石沒好氣的說道,臉se也有些凝重。

林銘下場之後,比賽繼續進行!

小魔仙對冰夢!

這是一場人們期待已久的對決,比賽結果也許沒什麼懸念,但是對決雙方是整個神域最出se的兩個女子,兩女各有韻味,是無數年輕俊傑的夢中情人,這一戰,怎能不火爆。

很多青年都喊瘋了,然而上古鳳族的弟子們,心中卻始終蒙上了一層愁云。

“那家伙,猛的跟一個牲口似的,竟然會受傷?”上台之前,小魔仙歪著腦袋,目送林銘被抬入了浩宇天宮的宮殿之中……

……

此時,在浩宇天宮休息室內,一個留著山羊胡子,頭戴高帽的老者探查了林銘的jīng神之海,也是眉頭皺起。

“辛申子前輩,怎麼個情況?”問話的是一個年輕人,他是浩宇子的徒弟,浩宇天宮核心弟子。

“說不好,林銘的jīng神之海印刻了一些奇異的紋路,老夫孤陋寡聞,從未見過。”

“那我們怎麼辦,要不要稟報師祖?”

年輕人說的師祖自然是浩宇天尊。

辛申子道:“實在看不出端倪的話,也只能麻煩師尊了,林銘的天賦,也足夠驚動師尊出手,不容有差池,否則我們都擔待不起。”

往屆神域會武的第一名,有望成為天尊的並不多,而不到天尊級別的天才,是沒有資格驚動天尊強者的,這就如同人類一般不會去出手救治螻蟻一樣。

就在辛申子思考再三,准備親自去詢問浩宇天尊的時候,一道火光在辛申子面前亮起。

其中正傳來了浩宇天尊的聲音。

“你們無需理會林銘,令其休息即可。”

浩宇子如此一說,辛申子等人當然不會畫蛇添足,留下幾個弟子照看,就任由林銘在這里休息了。

擂台之上,打得如火如荼。

而林銘卻在做著一個冗長的夢,他夢到自己變成了封神天尊。

他用封神天尊的視角去看待世界,以封神天尊的思維去思考問題。

封神天尊修煉,林銘也跟著修煉。

封神天尊參悟法則,林銘也跟著參悟法則。

封神天尊與強者對決,林銘則跟著經曆那些激烈的打斗。

一份份若有如無的感悟印在林銘心間,這些感悟滯留的並不深,畢竟它們屬于封神天尊的領悟,不是林銘自己的東西,未必適合林銘,甚至大多數,林銘根本完全不懂。

但是這依舊給林銘帶來了極大的啟發,以天尊的視角去看待世界,研究法則,一下拔高到了天尊的高度,這種機會,誰能擁有。

而且確切的說,封神天尊,根本不止天尊境界。

夢中的時間沒有概念,林銘不知經曆了多少歲月,這其中,許多記憶快速的流過林銘心間,卻有很快又忘記,能最終印刻在林銘腦海中的體悟,並不多。

不知不覺間,林銘的三十三重天意境在不斷的完善,進化,他的身體,jīng氣神開始緩緩的融合,不再是能量的融合,而是真正的jīng氣神融合。

他的靈魂,徹底融入了血肉之中,血肉融入體內世界,體內世界又與jīng神之海息息相關。

漸漸的,林銘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套無上神武,它的名字是——《封神**》。

至此,林銘終于明白了,封神天尊印刻在自己體內的,不單單是法則道紋,而且還有來自于封神天尊的無主靈魂碎片,就如同魔方中的無主靈魂碎片一樣,但是珍貴了不止億萬倍!

一個超越天尊大能的無主靈魂碎片!

(推一本曆史小說,寫得挺有意思的,即將jīng品,《滿堂chūn》,書號:2653586.書頁有直通車,書荒朋友可以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