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小輪回道
“林銘背後那是什麼?難道也是輪迴之盤?”

“不會吧,林銘怎麼可能會輪迴之盤?那不是普陀山的絕密傳承麼?”

在場年輕俊傑,看到林銘眼睛之中的黑se漩渦,以及林銘身體周圍不斷彙聚起來的輪迴之力,都吃驚無比。

這種感覺竟然跟行癡的差不多!

而輪迴之盤,作為普陀山的無上神武,真正完整的玉簡,一定少之又少,本門核心弟子都不夠學的,怎麼可能去傳授給外宗?

而且即便是以仁道至上的佛門,也絕對不會做出公開自己無上神武的蠢事。

“林銘怎麼也會佛門功法?”

“看著林銘的眼睛,我感覺自己仿佛陷入了一團迷霧之中,一不小心就會心神失守了。”

在眾人心目中,林銘已經相當變態了,拋開修為不談,其他方面林銘就沒有一項弱的,現在他連佛門無上神武都會,還讓別人怎麼活。

而這時候,一個聖主境界的老者搖頭道:“不對……這不是輪迴之盤,輪迴之盤有一種諸天萬物都要承受輪迴天道,不可違逆的宏大氣勢,林銘施展出來的,還差了很多,他這應該只是小輪迴道……”

“不錯,輪迴之盤這套無上神武,本來就是普陀山的不傳之秘,只有核心弟子和天尊親傳弟子才能學習,林銘不可能學習到。他施展出來的是小輪迴道,小輪迴道就普遍了,很多佛門都擁有,想要學習,也不算困難。”

“此子當真可怕,小輪迴道並不算太jīng深的功法,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弱的功法,似乎它只是界王強者創造出來的,後來練到大成的人不少,如此一來,玉簡也制作了很多,聖主、神君都可能學習到。可是這樣一套功法,林銘也能修習到這種程度,甚至讓它呈現出一絲輪迴之盤的神韻,不可思議!”

“確實不可思議,老夫一開始,也差點誤解了。”

一套功法一旦被人練到最高境界,那麼那個人就可以制作完整的功法玉簡了,無上神武也不例外,只可惜,能將一套無上神武練到極致,實在太難太難,連天尊都不一定能行,畢竟別人創造的無上神武未必適合自己。

在這種情況下,小輪迴道雖然不說是大路貨,但是界王級的佛道宗門想要弄到很容易。這樣一套功法,威力自然不強。

要說最吃驚的,那毫無疑問就是普陀山弟子了。

在普陀山座位席上,清一se的僧侶,麻布白衣,或者麻布黃se僧袍,腳踩草鞋,哪怕他們一個個實力深不可測,但是無論出行、衣著都簡單樸素之極。

“林銘此子,慧根極高,他的靈魂中蘊含了一種特殊的力量,如果不是這種力量,他的小輪迴道不會達到這種境界。”

一個白眉老僧人悠悠的說道,他的聲音抑揚頓挫,讓人聽了十分舒服。

在老僧人一旁,一個高瘦青年雙手合十,念了一句佛號,“弟子慚愧,小輪迴道弟子年幼時也有學習,亦有禪師指點,但卻連台上這位林施主的一半都比不上,而且很快就放棄了。”

對普陀山弟子來說,小輪迴道只是入門啟蒙功法,就如同一般門派的《基礎槍訣》、《基礎劍訣》一樣,學習一段時間就開始修習更高深的佛門功法。

說話的這高瘦青年,名為言癡,也是普陀山的天尊親傳弟子,只是實力、天賦都比行癡差了一些,但是比起白堯來,還是穩穩的勝過,絕非等閑之輩。

“林銘確實有極高的慧根,可是他執著心稍重,殺伐過盛,未必適合佛門……”

老僧人搖了搖頭,似乎動了愛才真心,其實他也清楚,這次第一會武之後,林銘如果想加入天尊勢力,實在太簡單了,除了進入神夢天宮難度較大,因為神夢天宮不收男弟子,其他天宮都可隨便選擇。

而論底蘊,他們普陀山比神夢天宮有過之而無不及,普陀山正好相反,不收女弟子,相對來說就是最好的選擇了。

此時在擂台上,連林銘自己都為他施展出輪迴武意的威力而感到驚訝。

輪迴武意他已經好久不用,這是一套側重于靈魂攻擊的功法,隨著他實力的進步,已經明顯跟不上節奏。

現在突然施展出來,似乎因為自己修煉神夢法則,輪迴武意也有了極大的進步,當然如果對比天道裁決、三元聚頂這些林銘壓箱底的絕招,當然還差了很多,最多增加一下林銘招式的多樣xing和靈活xing罷了。

“林施主,你真的讓貧僧驚訝,小輪迴道竟然也能修煉到這種程度,貧僧自愧不如,若是林施主自幼加入普陀山,恐怕現在已經是一代高僧,甚至實力已經遠超貧僧了。”

林銘微微一笑,“原來這功法叫小輪迴道麼?不過在下對出家為僧實在沒有太多興趣,只能說無緣聆聽佛法了,多說無益,戰吧!”

戰字一出,林銘氣勢更勝,其實林銘也清楚,單單以小輪迴道對抗行癡那是不可能的,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以小輪迴道為跳板,洞悉行癡輪迴領域的秘密,最終破了行癡的八部浮屠。

“那貧僧就不客氣了,以功法等級壓制林施主,實在勝之不武,不過無奈行癡資質不足,以小輪迴道對抗林施主必輸無疑,只能如此了。”

行癡言語雖然謙虛,但一句“勝之不武”還是暗示了,即便因為林銘施展小輪迴道,讓戰局看似有些變化,但最終贏的還是行癡。如行癡這樣謹慎的人都敢這樣說,那麼戰局應該不會出差錯了。

林銘的小輪迴道讓人驚豔是因為他把一套爛功法發揮到這種程度,而並不是這功法的威力有多強,至于看破輪迴領域,那更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無上神武級別的功法,豈是那麼容易就看破的?

“林銘太吃虧了。”

“不錯,用普通界王級的功法,對抗無上神武,而且論修為和根基底蘊,林銘也不如行癡,僅僅憑借天賦是打不贏戰斗的。”

“可惜,他還是太年輕,天道裁決被破的情況下,他已經沒有更有效的手段了。”

眾人說話之間,行癡身上籠罩的八部浮屠開始旋轉起來,每一層佛塔上神祗都仿佛活了一般!

“轟隆隆!”

虛空都仿佛被震裂了,八部浮屠,重重的向林銘鎮壓下來。

那一瞬間,林銘只覺得身體仿佛被一股強大的氣機鎖定,根本動彈不得。

“佛門無上神武,果然強大,不管我是不是以卵擊石,這一戰,我都會全力以赴!”林銘將輪迴武意催動到極致,與此同時,他開啟邪神之力,甚至同時燃燒了本命jīng血!

第二次燃燒jīng血,已經是林銘的極限,即便有生門恢複,jīng血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燃燒。

鴻蒙空間!

林銘大喝一聲,在他身後,如血的帝尊蓮華綻放開來!

鴻蒙空間,堪稱領域之王!

“呼——”

林銘以燃燒jīng血的力量,全部來催動鴻蒙空間,讓鴻蒙空間迸發到極致,籠罩了方圓十里的區域,直接對上了行癡的輪迴領域。

以鴻蒙空間對抗輪迴領域!

兩種無上神武相碰撞,領域對領域!

“蓬蓬蓬!”

沉重的鴻蒙之氣,向輪迴領域中無數的苦難靈魂傾瀉下來!一縷縷苦難靈魂爆碎,與此同時,鴻蒙空間也在被切斷!

這是一場可怕的激撞!

“嗯?”

行癡心中一驚,他原本以為,林銘打算直接以小輪迴道對抗他的八部浮屠,那樣他必輸無疑,更不可能看穿他的輪迴領域。

但是現在,林銘竟然另有打算,他是先要用鴻蒙空間來削弱輪迴領域,而後以小輪迴道切入其中!

行癡何等人物,對武道知識和經驗,他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一眼就看出了林銘的打算!

“咔咔咔咔!”

輪迴領域,在被鴻蒙空間不斷的蠶食壓制!

“什麼!?”

人們都沒有料到,已經占盡下風的林銘還能使出壓制行癡的招式來,鴻蒙空間的強大遠超出人們的預料!

鴻蒙空間雖然不完整,但是卻是專屬領域技能,而輪迴之盤,是一套複雜的無上神武,其中包括了超度眾生、八部浮屠、苦海沉淪等等諸多技能,輪迴領域只是其中一種而已,如此自然勝過輪迴領域!

“破!”

林銘大喝一聲,手持長槍,長驅直入,只聽一聲如同錦帛撕裂的聲音,林銘直接沖入了輪迴領域之中!

一時間,各種地獄怨靈、苦難靈魂,全部向林銘撲來!

林銘一刹那,幾乎心神失守,他感覺自己仿佛陷入了無盡的苦海之中,成為苦難怨靈的一員,在混亂中,經曆輪迴,幾乎迷失自我。

“醒來!”

林銘猛咬舌尖,輪迴武意運轉,雙目掀起巨大的漩渦,將所有怨靈統統絞碎!

他的神識也恢複了清明!

“這就是輪迴領域!”

林銘的雙目,仿佛吞噬一切光芒,他要將這輪迴領域看個清清楚楚。

而就在這時,林銘耳邊響起行癡的聲音,“林施主,真乃人傑,如此戰斗手段,魄力十足,可惜貧僧不會讓你成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