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對行癡
輪回六道,正是佛法中的理念,林銘的輪回武意,出自于佛法其實是情理之中。在林銘踏上武道之路的初期,輪回武意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後來林銘漸漸棄用,主要是因為輪回武意已經慢慢跟不上林銘的實力增長速度了。

這畢竟只是南疆巫神,這一個普通的神域強者所留下的武道傳承,品級非常有限。

而現在,在行癡身上,林銘卻看到了更深層次的輪回武意,甚至,它可能是輪回之盤,這套無上神武的一部分!

果真如此的話,輪回武意也有很大提升空間,能夠拓展為領域類的技能,本來就極為難得,而且輪回武意與修神體系有著種種聯系,兩者結合,說不定能讓林銘的修神體系更上一個層次。

林銘這樣想著,在擂台之上,小魔仙與行癡的戰斗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以輪回領域對吸天魔功!

天空中,兩輪巨大的漩渦相互絞殺,能量肆意,一尊金身大佛,一只黑火鳳凰,兩道虛影分割天地,彼此對持!戰斗的激烈程度比林銘與小魔仙一戰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魔仙的吸天魔功,到底未能動搖行癡的根基。

且不說行癡的體內世界有輪回之盤鎮壓,單論他本身的心念就無比堅定,他的身上,有一種禪xing,安忍不動如大地!

他的肉身,jīng神,都堅忍不拔,飽經錘煉,不可戰勝!

“轟!”

漩渦爆碎,瘋狂的能量肆意席卷,小魔仙招式再起,“逆勢吸天魔功!”

龐大黑暗的能量宣泄出來,行癡虛空盤坐,手握蓮台,不動如山。

這樣的行癡,讓人心生無法戰勝的感覺,他的基礎太紮實了,任何攻擊,都難以對他構成威脅。

“轟!”

光芒寂滅,小魔仙面se蒼白,連退幾十丈遠。

她並沒有受傷,自始至終,行癡都沒有真正對她出手,只是在攻擊和化解小魔仙的招式。

當然,在這樣激烈的招式碰撞之中,受一些反噬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不打了,不打了。”小魔仙突然收起了她的鳳凰真體,撅著嘴道:“你就不能讓著我點,你假裝一下受傷都不行呀!”

行癡微微一笑,雙手合十,說道:“小魔仙師妹施展出的招式,攻擊實在太強,貧僧癡長小師妹十二歲,年齡比你足足大了一半,可是實力也只是勉強超出,若是在戰斗中不盡全力,假裝受傷,怕是會控制不好,真的被打得重傷吐血了,到時候就一敗塗地了。”

“騙人,你不早就練成金剛不壞之身了嗎?我怎麼可能一擊把你打得重傷吐血。”小魔仙撇撇嘴,似乎胡攪蠻纏的說道。

而在場觀眾,聽到他們的對話,都有些發呆,小魔仙就這麼認輸了。

這場戰斗雖然激烈,但其實一直都是行癡占著上風,甚至可以說是在讓著小魔仙,他根本就沒有出真正攻擊的招式。

而且聽小魔仙的意思,這行癡的防禦力也非常恐怖。

那什麼金剛不壞之身,定然是佛門秘技了。

“無語了,這麼變態!本身實力強,法則強,根基紮實,連防禦都這麼變態,誰打得過他?”

“說不定行癡攻擊也非常恐怖,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真正對小魔仙出手。”


“恐怕只有冰夢能夠戰勝行癡了,甚至可能行癡不見得比冰夢差!”

“看來前三已經定了,第一第二就是冰夢行癡,林銘第三!後面三名,我猜小魔仙是第四,第五第六就看龍牙和君碧月誰打得過誰了。”

“行癡三十八歲了,苦修三十八年,你以為是白修的。你想想林銘、小魔仙三十八歲的時候會達到什麼程度!”

第一會武,本來就不是絕對的公平,年齡因素影響極大。

“林銘,這行癡太厲害了。”

在魔方空間,慕芊雪由衷的說道,除了冰夢這個未知因素外,在場所有年輕俊傑中,行癡的天賦不是最高的,但是實力毫無疑問是最強的,小魔仙這麼猛,都被壓制了!

“我知道……兩年後的龍牙,怕是也就跟行癡在伯仲之間,我如果兩年不修煉,再去戰龍牙,一點把握也沒有。”這場第一會武,論天賦,小魔仙當之無愧為第一,林銘在發揮出三十三重天意境之前,暫列第二,冰夢未知,行癡與君碧月、龍牙三人的天賦差不多,並列四五六。

慕芊雪道:“不急,你有的是時間,可以將你的潛力一點一點的發揮出來。”

“嗯。”林銘點頭,地榜第一,已經足以傲人的成績,天榜他只能盡力了。

這一輪比賽徹底結束之後,浩宇子宣布了下一輪的比賽。

第一場便是——林銘對行癡!

第二場,小魔仙對冰夢。

第三場,君碧月對龍牙。

這一次,最有懸念的比賽是君碧月對龍牙,浩宇天宮根據這場比賽,開設了du li賭局。

至于林銘對行癡,小魔仙對冰夢這兩場比賽,根本未設立賭局,這也是因為實在沒什麼好賭的,雖然也有一點爆冷的希望,但總是希望太小,行癡的賠率肯定會很低,即便如此,怕也是多數人押行癡,浩宇天宮賠錢的概率很大。

“果然是對戰行癡。”

林銘深吸一口氣,毫無疑問,這會是一場苦戰。

兩個時辰的休息時間很快過去,新一輪的比賽正式開始。

林銘從靜坐中睜開雙眼,走上擂台,他看到一個身穿麻布僧袍,腳踩草鞋的光頭青年笑眯眯的看向自己,行癡已經在擂台上等候多時了,他提前了一個時辰上擂台,就在擂台上靜坐。

看到林銘上台,他緩緩起身,與林銘相距百丈距離站立。

“林施主,貧僧有禮了。”行癡雙手合十,行了一禮。

林銘也以武道禮節還禮,他對行癡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對方是一個無yu無求,清心寡yu,一心修行的人物,這種人,品xing都不會太差。

看到兩人站定在擂台之上,在場所有觀眾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行癡和林銘,唯恐錯過了jīng彩的一幕。

很多人甚至認為,行癡有與冰夢一戰的可能,而林銘的強大也是有目共睹,雖然不如行癡,但至少也能逼出行癡一些底牌,這將會是一場激烈的對決!

“比賽開始!”

浩宇子大聲說道。


隨著浩宇子的宣布,行癡抽出長棍,隨之,他的氣息變了。

一開始行癡只是一個xing格溫和的年輕和尚,而現在的他,凝重、深沉,全身蘊含著可怕的力量,如同一座山岳一般。

他的僧袍無風自鼓,一個隨意的起手式,全身上下沒有絲毫破綻,無懈可擊。

“林施主,出手吧!”

行癡無論跟誰戰斗,都是讓對方先出手。林銘也不會客氣,猛然一槍刺出,鳳血槍之上,燃燒起紫se的火焰,火系前四重意境融合,同時第五重意境也附著在槍身之上。

化虛!

一開始便用出第五重法則,林銘很清楚,青蓮火舞這一級別的招式,連試探行癡的資格都沒有,根本破不開對方的防禦。

“虛火意境?”

行癡面se微微一動,手中長棍砸來,金燦燦的光芒亮起,在行癡身後,出現了明佛虛影!

對戰林銘,行癡也沒有動用“羅漢棍”、“狸貓翻牆”之類的簡單招式,一上來就調用了法則和佛門力量。

不過雖然如此,那些簡單的招式也不是無用,它們都已經融入了行癡的骨子里!

行癡的一招一式,每一個動作,都出自于普陀山萬千前輩大能的經驗總結,蘊含了jīng妙的道理!事實上,普陀山的親傳弟子,他們從懂事起,無論出拳、出棍、練輕功,甚至提水、掃地、走路、吃飯、睡覺,每一個動作中,都融入了武技和招式的玄妙。

單純的招式不可能造就一個天尊,但是同樣境界的天尊,更懂得招式的,卻總會在戰斗中占優勢。

行癡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經過ri積月累的練習,將招式已經融入了自己的骨子中,成為習慣,甚至成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蓬!”

林銘的化虛紫火,直接被行癡的棍影抽碎!

行癡沒有三生瞳,但是他這一擊也是恰到好處,正砸在了化虛的薄弱點上,這近乎是一種來自于武道的直覺。

爆裂開來的紫炎余波,並沒有對行癡造成任何威脅,行癡作為出家人,本來就戒嗔戒妒,受虛火的影響很小。

“林施主年紀輕輕,法則有如此造詣,而且似乎還是自創招式,真是悟xing驚人,接下來……該貧僧出手了。”

行癡說話間,他的背後開始彙聚起強大的灰se能量,一股令人絕望壓抑的氣息憑空籠罩下來。

這是行癡第一次意義上的出手,之前與小魔仙,他只是防禦為主,現在卻是主動攻擊!

“輪回之盤!”

行癡雙手持棍,虛畫滿月,他的背後,出現了一輪繁雜jīng妙的佛圖,這一輪佛圖包羅萬象,仿佛印刻了無數的人生一般。

這正是普陀山的無上神武。

(感謝逍遙的十萬飄紅,成為武極24盟,非常感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