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重現輪回武意
“這個君碧月,很不簡單!”

在林銘的體內世界之中,慕芊雪突然說道,“他手中的那把劍之中,應該沉睡了一個可怕的靈魂,它可能是器靈,也可能是天尊殘魂,如果是天尊殘魂的話,那多半還不是一個普通的天尊。”

“嗯……我猜到了,如果是那殘魂親自出手的話,滅殺我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林銘毫不懷疑那殘魂實力的強大,哪怕它只是殘魂。

那殘魂已經與那yīn陽靈神劍融為一體,以劍為身軀,能發揮出恐怖的實力,君碧月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拿出這柄神劍,必然有所依仗。

雖然說神夢天尊、浩宇天尊不會覬覦君碧月的這柄劍,但是ri後,君碧月獨自一個人離開曆練的話,未必不會有界王強者對他出手,有一個等同于天尊級別的殘魂做這柄劍的器靈,那麼誰也別想傷到君碧月,就算殺了君碧月,也不可能降服這柄劍。

“這君碧月,也是氣運十足,能被這柄神劍選定的人,定有不凡之處,而且他的心xing也無可挑剔,內斂、深沉、正直……”

林銘看向君碧月,他竟然又抱起了那一只兔子。

輸給了林銘,君碧月也沒有什麼接受不了的地方,這種武道心xing,未來能走得更遠,不易形成心魔。

林銘可以預見,君碧月在不久的將來,也一定會成為一代絕世高手,就算不是時代的主角,也必然是一個重要配角。

“林銘,接下來你的戰斗,就剩下兩場了,一場對行癡,一場對冰夢!對行癡,你還有希望拼一下,對冰夢,實在不可能贏。”

慕芊雪猜測,當時與龍牙一戰的時候,冰夢還沒有施展出全部實力來,按照這種推測,林銘跟冰夢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因為林銘也只比龍牙強幾分罷了。

更何況,龍牙不如冰夢這一點,也是yīn陽靈神劍所肯定的,那等活了不知多少億年的老怪物,說出的話不會無的放矢。

“我知道,莫說冰夢,就算與行癡一戰,也有些懸!不過,我依然很期待!”

林銘不會盲目自大,他比行癡年齡小得多,境界也低了一層。

一個出身普陀山的苦行僧,從出生之後各種秘法洗體,懂事後就開始潛心修行,經曆無數曆練,踏著苦難與孤獨的修行之路,走過了近四十年的光yīn,實力豈容小覷?

林銘這樣想著的時候,行癡已經走上了擂台。

他的對手是……小魔仙!

這是第二輪最受關注的比賽。

對戰小魔仙,行癡終于沒有再赤手空拳,而是抽出了他的武器,一根九尺長棍,通體古樸無華,唯一的裝飾就是長棍上天然的木質紋理。

這根長棍,給人的感覺很輕,但是卻很有彈xing,不知是何種神樹煉制而成。

小魔仙抽出自己的龍筋鞭,看著行癡,笑嘻嘻的說道:“光頭哥哥,你可得讓著我點。”

行癡單手立掌胸前,另一手斜持長棍,念了一句佛號,說道:“小魔仙師妹說笑了,行癡資質愚鈍,只是靠時間累積和勤奮不輟的苦修才能站在這里,謙讓絕對的是談不上的。”

“這行癡,真是太謙虛了。”

“是啊,不過這是普陀山的傳承,真正的虛心修行,少言多做,並非刻意做作的。”

一般如行癡這樣的天才,天天說自己資質愚鈍,那真是要被人吐一臉,大罵裝逼,不過在行癡身上,卻沒有這種感覺,他是真的虛懷若谷。

小魔仙看到行癡這樣的古板的人就覺得很好玩,她調笑道:“你這還資質愚鈍,讓別人怎麼活?”

行癡道:“貧僧雖資質愚鈍,但是心懷大道,而在大道面前,眾生皆為螻蟻,實在沒有任何值得誇耀之處。”

“嘖嘖,一本正經,真無趣哦,好吧,我們開始吧!”小魔仙說著,她背後的黑se鳳凰雙翅突然伸展開來,臉上也浮現出法則符文,她再度變成了鳳凰真體。

之前被林銘洞穿的雙翼,如今已經完全恢複過來,由此可見鳳凰真體的強大,恢複力比林銘有過之而無不及。

“鳳凰真羽,九千九百劍!”

小魔仙突然嬌叱一聲,在她身邊,殺氣洶湧而出,她雙翅上的黑羽不斷的飛she出來,幻化成無窮的劍林!

這每一根黑羽長劍,都有一丈長度,黑光森森,寒氣逼人。

將雙翅的翎羽,幻化成長劍!一眼望去,全是耀眼的寒芒,直刺人心!

“好強的殺氣,這一招小魔仙之前沒用過!”

“跟林銘打,已經打到了那種程度,小魔仙竟然還有留手,不……不是留手,而是有很多招式她沒來得及使用!”

“鳳羽原本就是煉制武器的絕好材料,小魔仙以自己的翎羽幻化成武器,這一招,威力很強,定然是絕殺級別的!”

小魔仙天賦達到極致,招式太多,法則領悟的也十分豐富,與林銘一戰,她有太多的招式都沒來得及使用,只是幾次激烈的碰撞,就直接敗了。

當然,這些招式就算用出來,小魔仙也沒法贏,林銘的強大,來自于法則高度的壓制。

“咻咻咻!”

九千九百鳳羽之劍,全部刺向行癡,面對森寒的劍林,行癡面不改se,他身影一動,如同一只滑溜的山貓一樣飛出,他施展的正是“狸貓翻牆”身法。

這一套身法名字雖然低俗,其實品質極高,由行癡施展出來,更是出神入化,一道道激she的劍光,全部被他躲開了。

“羅漢棍!”

行癡手中的長棍幻化成無窮的棍影,一根根鳳羽幻化成的劍光全部被他打碎。

行癡的動作,簡潔樸素,但是卻如行云流水,給人一種無比流暢和諧的感覺,看著他出招,簡直是一種享受。

而就在這時候,小魔仙招式一轉,天空之中,出現了大片的火云,無窮的黑炎傾瀉下來,與九千九百鳳羽之劍一起攻向行癡。

鳳羽之劍上燃起了黑se火焰之後,整片天地都是一片殺機。

鳳凰真火與鳳羽之劍的融合,直接將小魔仙招式的法則高度提升到了直追天道的地步。

面對這樣的一擊,終于不再是行癡用羅漢棍、通背拳就能對抗的了。

行癡面露一絲凝重之se,他全身寬松的僧袍猛然鼓脹起來,雙臂橫伸,在他身邊,一道道金se的梵文符印浮現出來,光華流轉,炫目之極!

冥冥中,仿佛有悠長的佛音在天空中流轉,行癡終于用出了真本事,也就是普陀山的無上神武。

“輪迴之盤!”

行癡手持長棍在天空中虛畫滿月,長棍過後,在虛空中留下淡淡的金se軌跡,這金se軌跡最終組成了一輪佛圖,佛圖之中蘊含了六輪金se的光圈,每一輪光圈之中,都有金se幻影。它們當中有血魔,有餓鬼,有牲畜,有鬼奴,有人類,有天神。

看到這一輪佛圖,林銘心中一呆,這六道佛圖,他似乎在哪里見過!

林銘來不及細想,在天空之中,行癡與小魔仙的招式已經擊撞在一起,九千九百劍,貫穿了佛圖,兩者一同爆發!

小魔仙驚呼一聲,身體倒飛出去,她的九千九百劍,連同鳳凰真火,全部被輪迴之盤收納,化成無形!

與此同時,行癡的輪迴之盤也消散了,這一次碰撞,他與小魔仙勢均力敵,但是小魔仙真元紊亂,似乎有些透支,然而行癡卻氣息沉穩,如同一座山岳一般,不可動搖。

如此可見,行癡的底蘊,絕對比小魔仙深厚得多。

將近四十年苦修的積累,豈是兒戲?

在擂台之下,林銘眉梢連跳,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行癡,心中隱隱的有了一種猜測。

而就在這時候,小魔仙再度出擊,這一次,她將體內所有的鳳凰法則符文,全部注入火焰之中,黑炎滔滔,席卷千里!

火焰呼嘯而出的同時,在小魔仙的身後,天地元氣瘋狂逆轉,彙聚成一個巨大的黑se漩渦。

“吸天魔功!”

在用出鳳凰真火的同時又打出吸天魔功,小魔仙真的是全力以赴了!

而就在這時候,行癡背後,竟然也出現了一個漩渦。

不同于小魔仙的元氣漩渦,這個漩渦其中仿佛容納無窮的痛苦與磨難,只是看著這漩渦,人們便仿佛感覺經曆了無窮的生命輪迴,忘卻了自我。

這一輪黑se漩渦,最終沒入了行癡的雙眼之中,他的眼睛仿佛要吞噬一切!

“輪迴領域,苦海沉淪,超度眾生!”

行癡緩緩的吐出這這句話,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了一方du li空間,其中似乎充斥著無窮受苦的靈魂。

而林銘看到這領域之後,重重的吐出一口氣。行癡的輪迴領域,其實跟他的輪迴武意本出同源!

之前的六道佛圖,林銘會覺得眼熟,那是因為當年在南疆巫神塔,林銘從第一層塔開始闖,經曆的磨礪正是輪迴六道,他依次擊殺了血魔、餓鬼、牲畜、巫奴、人類、天神,與行癡佛圖上的印記一一對應。

“難道南疆巫神,當年是普陀山的外圍弟子?”

林銘心中閃過這個念頭,他猜測,南疆巫神可能達到了神君境,而普陀山的外圍弟子,要求應該不高,就算南疆巫神不能進入普陀山,也應該是進入了一個與普陀山有極大關聯的勢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