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再下一城
“又是這一招,天道裁決!”

觀眾席上,有人呼喊。

“林銘這一招已經用了三次了,可是哪怕小魔仙面對它,也被它重創!”

天道裁決,林銘自創的無上神武,雖然用過很多次,也沒有人能夠真正破解它。

“轟隆隆!”

雷劫與火劫的威力肆意宣泄下來,君碧月面se凝重,雙手虛畫太極,那一時間,天地之間的一切,都仿佛化作了黑白兩se,再也沒有其他se彩。

在君碧月腳下,形成一輪方圓數里的巨大yīn陽圖,在這yīn陽圖中,那柄鏽跡斑斑的長劍散發出淡淡的光芒,這光芒雖然微弱,但是直she人心,給人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yīn陽靈神劍,三界化虛!”

君碧月一劍刺出,那一瞬間,他手中的那柄劍仿佛活了過來,劍身之上的每一枚鏽跡,都幻化出繁雜的法則符文。

按照神夢天尊的預測,這些鏽跡不是別的,而是真正的神靈之血!

何為神靈,恐怕只有超越天尊的存在,當得起這個稱呼。

一劍揮下,天空中洶湧的赤紫海洋都被吸引過來,化成法則漩渦。

君碧月終于用出了他的最強一擊!

君碧月的強大,並不完全在他的yīn陽法則,而是在于他手中的劍,這是一柄連神夢天尊都留意了幾分的神劍!

當君碧月完全催動出這柄神劍的威力的時候,他才能發揮出最強戰斗力。

那一刻,在場數億觀眾,只見一輪巨大的yīn陽圖迎上了天空中呼嘯的雷霆與火焰。

兩者擊撞,發出恐怖的爆響。

“嗯?”

林銘心中大驚,他驀然發現,自己發出的雷火雙劫,竟然在被這yīn陽雙圖吸納。

君碧月竟然要以yīn陽圖吞噬他的天道裁決?

林銘毫不懷疑,以君碧月的法則運用能力,一旦吞噬了他的天道裁決,那麼一樣會以此為基礎形成一輪yīn陽道圖,而後,所有的yīn陽道圖融合為一,君碧月的最後一劍,將會發揮出難以估測的力量,自己很可能瞬間落敗,也就是被自己的力量所擊敗!

“厲害,可是……”

林銘突然槍勢一轉,在他體內,罡元、神元、真元全部彙入到體內世界,完全融合。

“三元聚頂!”

林銘將三種能量會合而成的神之力灌注到鳳血槍之中,那一刻,林銘的力量再度暴增。

罡元、神元、真元三種能量彙聚而成的神之力與單純的真元有著質的不同,洶湧的神之力彙聚到天道裁決之中,在林銘身體周圍,形成了三十三道碑虛影!

三十三道碑,蘊含了封神台的神韻,象征著三十三重天意境,此時一起轟殺下去,全部轟在太極yīn陽圖上!

“轟轟轟轟!!”

一塊塊道碑碎裂開來,每碎裂一塊道碑,那yīn陽太極圖就猛然一震,產生一道裂紋。


當所有道碑破碎的瞬間,那yīn陽太極圖也徹底炸裂開來。

轟隆——

隨著一聲恐怖的巨響,黑白兩se光芒籠罩了整個賽場,在場數億觀眾,都感到一股莫名壓抑的氣息。

直到所有能量消散開來,人們紛紛向場中望去,卻見林銘和君碧月兩人相距百丈距離站立,他們兩人,都是消耗不小,而他們的攻擊卻同時破滅,剛才的碰撞算是勢均力敵了。

“林銘的用出天道裁決,都沒能擊敗君碧月?”

“怎麼會這樣?”

“這君碧月也太恐怖了吧!”

天道裁決給人的印象太深了,堪稱無上神武雛形的武技自然不是浪得虛名,林銘兩場戰斗中,天道裁決先敗龍牙,再挫小魔仙,威力無匹!

很多人都以為,當林銘用出天道裁決的時候,君碧月基本不可能擋下來了,尤其這次還是天道裁決的加強版,連小魔仙都在這一招下落敗的。

可是結果超乎預料,君碧月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那太極圖竟然如此強大,與天道裁決互相抵消了。

“這麼強!”

林銘心中十分吃驚,他本來也篤定自己要贏了,因為他感覺君碧月雖然法則jīng妙,但也有弱點,他的力量和能量強度,遠不如自己和小魔仙。

所以林銘才打算以天道裁決,來打破yīn陽陣圖的平衡,一舉致勝!

以三元聚頂來施展的天道裁決都被擋下來的話,那麼林銘就只剩下最後一招,那就是燃燒生門jīng血,讓自己達到最強狀態,施展最後的攻擊,然而這一擊下來,雖然可能擊傷君碧月,但是自己也會消耗極大,而且後面還要對戰行癡、冰夢,再燃燒一次jīng血,林銘根本就沒有什麼資本跟他們一戰了。

林銘心中吃驚,不過君碧月此時更吃驚,此時的他,面se蒼白,白發凌亂,他驚異的看向林銘,“你竟然破了了我的yīn陽靈神劍?”

yīn陽靈神劍,是君碧月的底牌,也是他與林銘這一戰的最大倚仗。

“破了又如何,你還不是破了我的天道裁決!我的最強一擊,都沒能傷到你。”林銘覺得自己才該吃驚才是,這一戰,他已經沒有太大把握。

君碧月搖搖頭,說道:“不一樣的,這一戰,我認輸!”

君碧月說完,轉身向台下走去,林銘愣住了,在場數億觀眾,包括裁判組也都懵了。

認輸?

明明是勢均力敵的場面,君碧月竟然認輸?

“你為何認輸?”

林銘不可理解。

君碧月頭也不回,淡漠的真元傳音傳入林銘的耳中。

“我剛才那一招,動用的不是我自己的力量,而是yīn陽靈神劍本身的力量,這是一柄神劍,威力無窮,只是我能調用的十分有限罷了……我借助了yīn陽靈神劍的力量,卻還跟你打成平手,已經沒有再戰下去的必要了,我輸得心服口服,再打下去,不是你我在戰斗,而是你在跟我的劍戰斗。”

“yīn陽靈神劍本身的力量?”林銘微微一呆,原來如此,無怪他感覺君碧月應該不至于這麼強,但是他發揮出的戰力超乎想象。

“武器的力量本身就是武者實力的一部分,你無須分這麼清楚的,曆屆第一會武也默認了這一點,否則就要使用統一制式的兵器了。”

武器、法寶都是武者實力的一部分,這是武學界默認的潛規則,以武器優勢打敗對手,雖然勝之不武,但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我的劍……不一樣。”君碧月搖頭,沒有繼續說下去。

“林銘,你我同屬于下界飛升者,我忠告你一句,不要想著勝過冰夢,她與我們不一樣。”

“嗯?你是下界飛升者!?”

林銘吃了一驚,君碧月竟然是下界飛升者?

飛升者進入神域之後,只要數年的時間,體內真元與神域同化,就看不出來差異了,如果君碧月不主動說起,林銘真不知道他竟然是下界飛升者。

一個下界飛升者能夠走到這種程度,堪稱逆天!

很顯然,君碧月手中的那柄劍起了很大作用。

“你真是氣運逆天。”

“你也一樣……”君碧月說到這里歎了一口氣,言語竟是有些蕭索。

林銘總感覺君碧月背後有什麼故事,但是這種事,他也不可能去問。

“聽你的話,你知道冰夢的一些事情?”林銘也感到冰夢有些特別,但是並不清楚特別在哪里,冰夢原本就無比神秘,恐怕除了神夢天宮的幾個人,連浩宇天宮的人都未必清楚她,君碧月怎麼會知道?

“我的劍告訴我的。”

君碧月說完這句話,不再多言,大步走下擂台。

林銘卻愣住了,他的劍告訴他的?

由此可見,君碧月的劍,必然有一個強大的器靈,也就是劍靈!

而這劍靈,不知道活了多悠久的歲月,擁有無比豐富的知識,這一點單單從它能看穿冰夢身上蘊含的玄機就能得知了。

“這劍靈一定是君碧月的老師。”

林銘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如此,君碧月為何這麼強大也可以理解了,有一個恐怕能跟蒼天古印器靈媲美的劍靈當老師,進步能不快麼?否則一個下界飛升者,怎麼可能走到這一步?

“此戰,林銘勝!”

浩宇子大聲宣布道。

林銘再下一城!到現在為止,全場保持連勝的人也剩下三個了——林銘、冰夢、行癡!

“又贏了!君碧月怎麼會莫名其妙的認輸?難道是放水?”

“別傻了,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有人放水,君碧月剛才那一招怕是透支體力,而且只能用一次,林銘的天道裁決可不止用一次,對小魔仙時就用了兩次,所以君碧月明知不敵,才認輸的,明知必輸還打,不如保留體力對戰龍牙和小魔仙,君碧月還是有那麼一點希望跟小魔仙爭一爭的。”

“我看懸,林銘對戰小魔仙的時候,是燃燒了jīng血的,對君碧月可沒有!”

不知不覺間,林銘成了衡量很多高手實力的標尺,他除了冰夢和行癡之外,與其他人都交過手。

而剛才那一戰,到最後的法則、能量對撞,在場除了聖主境界以上的高手之外,很難看得明白,至于yīn陽靈神劍本身的能量流轉,就算界王強者也看不破。

感謝lingling2000總盟的再次十萬飄紅,非常感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