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白熱化
“林銘這小子……”

在浩宇天宮深處,浩宇天尊久久的注視著林銘,之前林銘攀爬封神台三十三階,算是創造了奇跡,不過浩宇天尊猜測林銘是因為某種特殊機緣,提前接觸到了三十三重天意境,有取巧的成分。

而且三十三重天意境雖然與封神天尊有關,威力不可想象,但是畢竟它屬于上古意境,現在時代已經不同,而且三十三重天意境的傳承也近乎斷絕,未來林銘能否將它發揮出來還是個未知數。

光憑這一點,林銘還不足以與小魔仙、冰夢等人並列。

可是就在剛才,林銘竟然在招式中,幻化出封神台三十三階上的道碑天劫虛影,最終險之又險的擊敗小魔仙,讓浩宇天尊不得不驚。

同階之下,力壓神獸聖體,太過駭人聽聞!

“真不知道,林銘ri後能達到什麼成就!”浩宇天尊喃喃自語著。

而這時候,在浩宇天尊身旁,神夢天尊幽幽的說道:“三十六億年一輪迴,三十六億年前,神域曾經誕生過超越天尊的絕世強者,現在,也許又可能出現了……”

“什麼?”浩宇天尊轉過頭來,不可思議的看向神夢天尊,“你是不會是想說,林銘可能超越天尊!?”

在浩宇天尊看來,天尊就近乎是武道極致,雖然他也知道,傳說中天尊之上還有境界,但是傳說只是傳說,就連小魔仙揚言她要超越天尊。浩宇都沒有當真。

超越天尊,談何容易!?

可是現在,神夢天尊竟然這樣說,浩宇呆住了。他清楚以神夢的xing格,斷然不會亂說,而且神夢無比神秘,她看得比一般人都要遠,修為也到了讓浩宇天尊無法理解的境界了。

甚至如果現在浩宇天尊得知,神夢已經看到了超越天尊的境界在哪里,他都不會驚愕。只是會覺得震撼罷了。

神夢天尊道:“超越天尊已經不僅僅是氣運、天賦的問題了。還需要時代造就,現在這個時代,確實有可能誕生這樣的絕頂人物,但會不會是林銘那卻未必了。只能說林銘有一些可能。”

“那小魔仙。冰夢……”

“小魔仙。亦有可能,至于冰夢,她有她的路。一條孤獨而du li的路,除了她與我之外,無人能夠干涉與揣測。”

“嗯?”浩宇天尊愣了一下,冰夢的出身和身世難道有什麼特別的麼?

他有心想要問什麼,可是看神夢根本無意多說的樣子,只能壓下了心中的疑問。

此時,在大賽賽場,數億觀眾們的歡呼和議論依舊如chao水一般,一波接一波,久久無法平息!

即便很多人因為林銘的原因而輸了紫陽晶,但是他們對林銘還是贊歎居多,其實對能坐在決賽賽場的年輕俊傑來說,幾億的數目,他們還是輸得起的。

林銘和小魔仙這一戰,實在太過震撼,超出了他們很多人的理解和想象!

而且對觀戰的武者來說,也算是一場機緣了!

別說是一般宗門後輩、年輕俊傑,就算是聖主強者、半步界王看了之後,也有一些啟發!

這不是誇大之詞,聖主強者和普通界王,修為實力當然遠超林銘和小魔仙,但是論法則高度,他們也只是凡道法則,隸屬于天道之下。

可林銘和小魔仙二人,一個自創無上神武雛形,擁有三十三重天意境,釋放出邪神之樹中蘊含的雷火雙劫之後,林銘的招式,已經具有了天道的神韻!毫不誇張的說,林銘現在就是天尊的弱化版。

至于小魔仙,那更是不必說,神獸成年,那就是天尊級別的存在,小魔仙的鳳凰真火,也一樣具有了天尊神韻。

兩人都是火系法則,但是卻打出了讓空間法則、時間法則都望塵莫及的法則高度!

這種程度,年輕俊傑已經難以理解,他們的程度根本不夠,要神君、聖主、半步界王,才能看出這些招式中的強大所在,從中得到領悟。

兩個神海中期武者,打出來的戰斗連聖主都要鑽研,何其驚人!

林銘能贏下一場這樣的戰斗,實在是驚世駭俗,他一步就踏入了神域年輕一代最頂尖天才的行列,超越龍牙,可與冰夢爭鋒。

比賽早已經結束,而小魔仙卻還是握緊龍筋鞭,站在擂台zhōng yāng,沒有下場。

“林銘,這一戰我認輸,可是我不服,半年後,我要跟你再戰一場!”

小魔仙咬著一對潔白如玉的小虎牙,小拳頭攥得緊緊的,小魔仙內心高傲,同階輸給別人,這是她生平第一次!

她當然不甘心!

“半年……”

林銘眉梢一挑,半年之期,對小魔仙來說,足夠她的實力成長一大截了。而且據傳小魔仙生xing貪玩,童心未泯,平時修煉沒有行癡這些人努力,如果因為這次挫敗,她奮起直追的話,那半年之後,她的實力真的難以估測。

尤其她的鳳凰神體一旦經曆第一次涅槃的話,更是不可想象了。

林銘也感受到了壓力!

小魔仙的宣戰,要比龍牙的威懾力大多了。

“我等著你。”

林銘一字一頓的說道,他現在的天賦,確實還不夠,戰勝小魔仙,靠的是年齡優勢,這不是林銘想要的勝利。如果同齡不能壓制小魔仙,他還如何來追尋武道巔峰。

只有在他們年齡相近,同等境界時,林銘擊敗小魔仙,才算真正的贏。

這一場jīng彩絕倫的比賽,徹底結束,浩宇天宮賺了不少,買小魔仙贏的還是占了大多數。

這時候,浩宇子走上台,大聲宣布道:“各位觀眾,為了節省時間和增加比賽的可看xing與激烈xing,剛才裁判組經過討論後,一致決定,將決賽的十人分成兩組,第一組六人,第二組四人,第一組和第二組的人將不再相互對決。”

“比賽前六名,將由第一組六人進行循環賽後決出,六到十名,由第二組決出,比賽結束後,第二組的第一名,可以選擇與第一組的第六名決戰,贏了,便取而代之,成為第六名!”

浩宇子如此一說,在場觀眾都愣了一下,分組?

“第一組六人,內定為前六名,不知道是誰?”

“這還用說,這次決賽明顯兩極分化,強的強得離譜,弱的差距太遠。雖然第二組第一名有挑戰第一組最後一名的資格,但是也就是走個過場而已,結果肯定是輸,不用想!”

“對……這樣打也好,直入主題,免去了一些一開始就知道結果的比賽。不過這樣一來,戰斗也進入了白熱化階段,每一場都是強強碰撞!”

浩宇子的決定,贏得了不少觀眾的贊同,這樣會讓比賽更為緊湊,不拖泥帶水。

“現在,我宣布第一組六人的名單。六人分別是——冰夢!行癡!小魔仙!林銘!龍牙!君碧月!”

“接下來,第二組名單:妖尊,白堯,石窟,華炫。”

這份名單,在所有人意料之中,連妖族王子這麼高傲的人,都無法反對,他只是握緊拳頭,牙齒咬得咯咯響,這場第一會武,對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竟然連第一組都進不去,只能在第二組打。

哪怕他在第二組全勝,也是丟人!回去之後,他定然被自己的兄弟們嗤笑,他雖然大肆吹噓自己將來會成為妖帝,但其實他成為妖帝還要經曆無數的競爭,他的兄弟姐妹們,有不少強有力的競爭者,他是否成功,還是個未知數。

“小魔仙,林銘,你給我記住!”

妖族王子把他的仇恨,都轉移到林銘和小魔仙身上,就是這兩個人將他打得落花流水,尤其小魔仙,更是吸收了他的本命真元,讓他顏面無存,而且還修為大損。

……

分組結束之後,比賽一次xing休戰三個時辰,給選手恢複體力。

這也是為了小魔仙和林銘,他們兩人消耗最大。

三個時辰之後,浩宇子宣布接下來的比賽。

在場所有觀眾,都是激動興奮!

第一組六個人,沒有一個弱的,他們無論誰跟誰打,都將會是一場龍爭虎斗,充滿期待感!

“諸位觀眾!現在新分組的大賽即將開始,第一輪三場比賽,冰夢對龍牙!林銘對君碧月!行癡對小魔仙!”

“這一場比賽,浩宇天宮針對行癡與小魔仙的戰斗開設了賭局,行癡勝,賠率一賠一點六,小魔仙勝,一賠二點一。”

浩宇天宮每一輪比賽,都會推出一個du li賭局,針對這一輪最有懸念,最受關注的比賽。

行癡低調神秘,與小魔仙一戰,他肯定要全力施展,人們終于可以看到他的真正本領。至于林銘對君碧月,也是一場jīng彩對決,雖然現在林銘的呼聲更高,但是君碧月一直神秘無比,爆出冷門,也有一些可能。

“對戰君碧月麼。”

林銘看向了選手區不遠處的君碧月,對方凌空盤坐,身穿白衣,懷抱那柄鏽跡斑斑的長劍,白發如雪!

對神秘的對手,林銘從來不會輕視。

而這時候,冰夢與龍牙已經走上了擂台,冰夢固然強大,但龍牙也絕不是一個弱者,這一場比賽,很多人都期待,等著看冰夢的本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