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三十三重天法則之威
三種能量,如同三**印,呈三足鼎立之勢,牢牢的鎮住了林銘的體內世界,任憑吸天魔功卷起的漩渦如何狂猛,也無法動搖。

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也是因為法則高度的不同。

吸天魔功,就算等級再高,也是聚元體系的功法,它吸的是真元。

而林銘現在的體內世界,真元、神元、罡元三種能量融合,變成了三十三重天法則的神之力,超出了真元的界限,吸天魔功,根本無法吸收。

“嗯!?”

在黑se漩渦之中,小魔仙心中猛然一驚,面對林銘,又一次出現了意料之外的景象!

“你怎麼可能免疫我的吸天魔功!”

小魔仙感到無法理解,就算是神君境強者在這里,也不敢說不受她的吸天魔功所影響。

眼看著自己的吸天魔功突然失效,小魔仙想臨時變招,而這時候,林銘卻已經沖殺而來。

“三元聚頂!”

神元、真元、罡元三種力量融合為一,林銘猛然一槍刺出,他體內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到這一槍之中!

三元聚頂,也是林銘除了天道裁決之外,最強招式之一。

在封神台三十三層,林銘曾經施展三元聚頂來對抗封神台八千丈的道碑大劫,並且憑此一舉將大劫擊破。而與林銘一樣攀爬封神台的龍牙,卻在道碑大劫這一關失敗。

現如今,林銘不單單施展出了三元聚頂,而且還在其中融入了雷火天劫之力!

這幾乎相當于林銘以神之力為基礎力量,催動天道裁決!

那一瞬間,在林銘身後,參天的邪神之樹緩緩浮現。

在林銘體內,深埋在他的血肉、體內世界和靈魂之中的三十三重天法則印記,都在這一刻釋放出耀眼的光華!

林銘身體周圍,憑空浮現出三十三塊天道石碑的虛影!

看到這虛影,在浩宇天宮深處,浩宇天尊心中大驚!

這三十三石碑,正是封神台三十三層八千丈高度的道碑大劫!林銘的招式,竟然隱隱的呈現出道碑大劫的一些神韻!

這自然是林銘領悟三十三重天意境之後,在招式中呈現出的異象。

三十三重天意境,不是白領悟的,它對林銘的法則和戰斗,都有本質的提升,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提升效果會越來越強。

這也是林銘真正對抗這些神域絕頂天才的資本。

小魔仙眼看吸天魔功失效,林銘直沖而來,她猛然逆轉全身真元,她背後的黑se漩渦,開始反向旋轉。

“逆勢——吸天魔功!”

吸天魔功,可以吞噬能量,自然也可以放出能量。


逆勢吸天魔功,就是將小魔仙體內吸收的能量釋放出來,滅殺敵人!

巨大的黑se漩渦開始被壓縮。

這一輪黑se漩渦落入小魔仙的手中,被她猛然打出!

黑se漩渦形成一尊道圖,與林銘的三元聚頂激撞在一起!

那一瞬間,可怕的神芒肆意激she,覆蓋了天地!

“轟!”

林銘手臂巨震,虎**碎,刺在吸天魔功道圖上的鳳血槍彎成了一輪滿月,三十三道碑虛影,連同雷火之力,一起轟殺下來。

“咔咔咔!”

吸天魔功道圖出現了道道裂紋!而後徹底崩滅!

“什麼!?”

小魔仙花容失se,驚呼出聲,她的逆勢吸天魔功,竟然也被攻破了!

千鈞一發之際,小魔仙合攏雙翼,硬生生的承受林銘的這一擊!

“蓬!”

小魔仙再次被擊飛,這一次,小魔仙的一對翅膀幾乎被槍芒洞穿,她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岩石地面上,炸碎土石無數。

恐怖的能量漸漸散去。

林銘口吐鮮血,一條右臂已經骨折,胸口也全是血!

這是逆勢吸天魔功造成的傷害和反震力。

小魔仙的強大,完全超出了林銘的想象,原本他以為,自己雖然想拿第一很難,但是應該能進前三,而如果早知道小魔仙是這樣的實力,林銘恐怕在開賽之前就不會這麼想了。

塵埃飛落,能量散去,林銘撐著鳳血槍落在地面上,他的內髒多處破損,傷得不輕。

看到這樣的對戰結果,全場觀眾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這一戰對戰雙方實力之強,讓人難以置信。

“小魔仙師妹成長了太多,這才一年不見,這天賦讓人驚悚。”

在選手席上,白堯如此感慨,他與小魔仙算是朋友,僅僅一年前,小魔仙還是神海初期,當時他覺得,小魔仙比自己強不了多少。

現在一年過去,白堯進步了一些,小魔仙更是實力突飛猛進,已經不可想象了。

再給她幾年時間,那還了得?

更可怕的是林銘,這一戰,他使出各種手段,依然壓制了小魔仙,現在,算是慘勝,他以凡人之體,在同為神海中期境界下,擊敗擁有神獸血脈的小魔仙,實在不可思議!


“他能爬上封神台三十三階,果然非比尋常,剛才他的招式中,就融入了封神台三十三階的意境,真的不可想象他的法則境界。”“

白堯正想著,而這時候,深坑之中的小魔仙又一次飛了出來。

不過現在,她的那一對黑se翅膀已經全是鮮血,翅膀從翼骨下側被槍芒洞穿,她的一張俏臉也愈發蒼白,給人一種病弱西子的感覺。

“還沒有倒下……”

林銘眼皮一跳,此時他的狀態也極為糟糕,以三元聚頂融合體內真元、罡元、神元,而後施展天劫之力,已經超出了他身體的承受極限,這一招,是他的極致了,施展出來,他的靈魂、肉身和體內世界都不堪重負,全身氣血紊亂,根本無力再戰了。

可是即便如此,也沒能徹底擊倒小魔仙,神獸之體,可見有多麼強大!

“我原本以為,小魔仙的**防禦力與我差不多,現在看來,她那雙翅膀,防禦力比我還強。”

林銘正想著,就在這時,小魔仙又吐出一口血來,她背後的翅膀,開始慢慢的收縮,她體表的符文,也慢慢的隱去。

幾息的時間,小魔仙完全變成了人類的模樣,身體也幾乎站立不穩,她無法再保持鳳凰真體的狀態了。

林銘燃燒體內jīng血不能堅持太久,小魔仙施展鳳凰真體,也不是能無限施展下去,至少在她的鳳凰真體經曆第一次涅槃和天劫之前,就是這樣的狀態。

“你……”

小魔仙緊咬貝齒,她的狀態比林銘更差,沒有了鳳凰真體,她幾乎就是一個柔弱女子,虛弱無比。然而她一只粉嫩的小手依然握緊龍筋鞭,似乎不肯服輸,

“好了,妹妹,你輸了。”

就在這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在場中響起,冰夢仙子,如同九天神闕的神女一般緩緩飄落,隨著她的降臨,賽場上因為火系法則而四處呼嘯的熱浪完全退開,如同被一縷涼風吹散的一般。

冰夢仙子蓮步輕移,走到小魔仙身邊,輕輕扶住了她,而後,她看了林銘一眼,目光在林銘臉上停留了足足幾息的時間,她輕聲說道:“你真的很特別。”

一句簡單的話,蘊含著耐人尋味的含義。

這一戰。

小魔仙敗,林銘慘勝!

在場觀眾,依舊有些沒回過神來,仿佛在夢境中一般。

“林銘竟然又贏了……他要贏到什麼時候?”

“實在沒想到,不過這一戰,他是手段盡出了。”

“同境界擊敗神獸之體的小魔仙,用少年天尊都不足以形容了。”

少年天尊,算是神域用來形容天才的最榮耀的稱謂,可是現在,在這場第一會武賽場上,就有六個人,能擔得起這樣的稱呼。

如同要形容林銘和小魔仙的話,少年天尊都略顯不足了。

(這一戰打得有點久,因為小魔仙是ri後一個比較重要的角se,這次不會發盒飯的,敬請期待,三號了,再求保底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