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力壓小魔仙
“林銘又幻化出了那神樹虛影!”

觀眾席上有人呼喊道,邪神之樹的虛影,之前鎮碎了妖族王子的空間法則,同境界下火系法則粉碎空間法則,讓人印象深刻。雖然不知道這神樹虛影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們清楚,只要召喚出這神樹虛影,林銘的戰斗力就倍增!

小魔仙看著發出熾目光芒的邪神之樹虛影,她一眼看出,這正是火系法則凝結而成的。

“呵呵呵呵!”

小魔仙發出一連串清亮的嬌笑,“林銘!你實力雖強,但是臨戰卻盡出昏招,你竟然以火系法則來對付我?”

她就是火系法則的祖宗,竟然有人用火系法則對付她,她怎能不笑?

“鳳凰是整個神域的火系之靈,象征著火系法則的至高點!我是黑鳳化身,火焰之王後,我看你如何用火系法則跟我爭!我要把你的這株小樹燒成焦炭!”

小魔仙嬌喝一聲,黑翼遮天,她背後的火焰鳳凰,沖天而起,整個沒入了她招式之中,一時間,恐怖的黑炎化成了無盡的火海,整個天空都是黑燦燦的一片!

如同地獄末ri般的場景,在場觀眾紛紛發出驚呼,哪怕相距數十里,他們也感覺被火焰炙烤的要燃燒起來,很多年輕俊傑全力撐開護體真元才能勉強抵禦小魔仙的火焰之威!

如此一來,正面承受小魔仙的火焰沖擊,壓力可想而知!

面對小魔仙的全力攻擊,林銘將邪神之力開啟到極致,古鳳之血燃燒!

他灼灼的看向小魔仙,一字一頓的說道:“若你是火焰王後,我便是火焰君王!我們就看一看,究竟是誰的火焰更強!”

林銘的聲音,如滾滾雷霆,傳遍全場!

在場武者聽了,都懵了,火焰王後,火焰君王,那不是一對麼?雖然林銘可能根本就沒有別的意思,可是小魔仙何等高傲,這等于是觸及了她的逆鱗,要問後果,就看妖族王子以言語調戲小魔仙的下場就知曉了!

“火焰君王,呵呵呵呵!我就看看你如何做你的君王!”小魔仙那清亮的笑聲,直沖云端,她的臉孔、手臂上的皮膚,都出現了神秘繁雜的紋印,這些紋印不是別的,正是黑鳳凰體內鐫刻的法則符文,也就是黑鳳凰一出生,就刻在它們骨肉之中的法則神跡!

小魔仙十指連動,一個眨眼的時間打出了千百個印訣,這些印訣全部沒入火焰之中,那一刻,火焰滔天,如同將一輪黑se的曜ri搬入了人間!

施展出法則符文的小魔仙,已經是全力以赴,她動怒了。

“可怕!小魔仙釋放的火焰威力太強了!”

“這怎麼擋!林銘在火系法則的造詣,好像不如小魔仙的!”

很少有人看好林銘,小魔仙早已經達到火系法則第五重圓滿,初窺火系第六重法則的境界。

而反觀林銘,如果他不是可以隱藏的話,還是火系法則第五重大成!

何況,小魔仙是黑鳳之體,這也讓她的法則威力更大。林銘只是凡體,火焰融合度怎麼能趕上鳳凰。

面對這必殺一擊,來自于法則等級的壓制,林銘猛然咬破舌尖,吐出一口jīng血血霧,這血霧融入到了籠罩林銘的邪神之樹虛影之中。

“燃燒jīng血?”

“不,這是八門遁甲第七門生門的能力,開啟生門的武者,全身氣血之力恢複力極強,生命之火衰弱了,都能重新培養起來,他們的jīng血可以隨時燃燒!發揮出至強威力!”

在場不少武者了解練體術,聚元體系的武者,燃燒jīng血就是在拼命,一般比武中,不是生死相搏,根本不可能燃燒jīng血,否則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而開啟了生門武者,燃燒jīng血,卻是他們常用的底牌,比武中用出來,也不稀奇。


生門燃燒jīng血,這是林銘最後的幾個手段之一!

那一刻,整株邪神之樹,發出熾目的閃光!它迎上了小魔仙的滔滔黑炎!

“轟!”

邪神之樹,紮根在火海之中,肆意的吸收火海的能量!

而那滔滔火海,卻要將邪神之樹吞沒!狂猛的火蛇,席卷樹神,整株樹都燃燒了起來,被熊熊黑炎包圍!

這一幕,就如同林銘吞噬古鳳jīng血時,看到的鳳凰涅槃景象,體長千里的鳳凰,棲息在萬里聖火梧桐樹上,而那聖火梧桐樹則紮根在一顆恒星之中,所有的根系,深入到恒星的內核!

眼前的情景,恰如這等情景,邪神之樹如聖火梧桐,小魔仙發出的黑se火焰,則如那黑se曜ri。

兩大火系年輕王者的爭鋒!

轟轟轟轟!

火浪吞天,整個天地都變了顏se,虛空都被燒穿了!

“天啊,這還是火系法則嗎?”

“恐怖,火系法則也能達到這種程度!?”

一般武者印象中,火系法則屬于五行法則,算是相對簡單,威力一般的法則之一,它遠遠比不了時空法則、yīn陽法則那麼強大。

可是現在,火焰燒穿虛空,林銘和小魔仙施展出的火系法則,讓人驚悚!

這就是法則高度的不同了,小魔仙的火焰,是鳳凰真炎,鳳凰論運用火系法則的程度,不比天尊差,這火焰等同于無上神武級別。

而林銘的邪神之樹虛影,來自于遠古遺跡,無法肯定來源,但是連天劫都能駕馭,威力毋庸置疑,是品質極高的無上神武。

兩者法則的高度到底誰高,必須要真正打過才知道!

“擋住了,怎麼可能!?”

小魔仙心中震驚無比,她原本以為,展開黑鳳之翼,激活自己體內的黑鳳血脈,同時以火系第五重圓滿的法則之力攻擊林銘,就已經能分出勝負了。

林銘後來施展邪神之樹,以火對火的招式,更是讓她篤定了這一戰會贏得很輕松,因為她看出來,林銘的火系法則,比她差了一點,何況這個世界上,只要是火焰,都要被她所**控。

這種情況下,她沒有理由輸,可是現在,林銘的那株神樹強大遠超小魔仙的想象,打得勢均力敵!

“我不信,就算他能暫時支撐,也定然是我贏,我有鳳凰之體,耐力遠非常人可比,何況,他還燃燒了jīng血,哪怕有生門支持,jīng血也不可能一直燃燒下去!”

“火焚星空!”

小魔仙又一次打出印訣,黑炎沖天,席卷星漢!

林銘的邪神之樹,隱隱的被壓制了!

然而雖然邪神之樹被烈火壓制,依舊頑強無比,甚至隱隱的,小鳳仙的魔焰在被邪神之樹吸收!


雖然很緩慢,但是確實在被吸收著!

林銘的法則修為,不如小魔仙,燃燒jīng血,就是彌補了這一點,如此可以說,兩人在法則修為上近乎等同,而在所修法則本身的品質和高度上,林銘卻是隱隱的壓制了小魔仙!

這不單單是因為邪神之力**本身強悍無比,更是因為林銘的邪神之力——渡過了天劫!

鳳凰確實強大,但是小魔仙現在尚且年幼,不可能發揮出真正的鳳火之威,同時,她也為未曾經曆過天劫!

“不可能!”

小魔仙不能接受,她在自己最足以自傲的領域,竟然沒能擊敗對方!她可是鳳凰啊!

“喝!”

小魔仙嬌叱一聲,全身能量狂湧,她全身法則符文都閃亮起來,全力以赴攻向林銘。

那一刻,林銘壓力倍增,而在這火焰狂瀾之中,林銘心念猛然一沉,將自己全身的力量引爆!

“天道裁決——火劫!”

林銘徹底爆發出邪神之樹中火劫之力,完全凌駕于天道法則之上的恐怖力量,直劈小魔仙而去!

天道裁決,火劫之力,再加上燃燒生門jīng血,林銘已經全力以赴。

更加狂猛的火焰,彙聚到邪神之樹中,空間震顫,大地顫抖,世間的一切,都被狂猛的火焰所吞噬。

甚至連地面上亙古神石鋪就的擂台,都幾乎融化了!

在法則高度上,天道裁決火劫之力,算是林銘真正修成的無上神武雛形,在神海階段就近乎與天道等高,這已經達到了極致。

而小魔仙的鳳凰之火,要到神君、聖主、天尊才能達到無可匹敵的境界,雖然潛力巨大,但是現在卻穩穩的被林銘所壓制!

從某種意義上說,天道裁決所包含的雷火雙劫,已經不在是林銘簡單自創的無上神武雛形,而是跟邪神之力經受天劫之後,與之融合的進化版無上神武!

邪神之樹,最終蓋過了小魔仙發出的恐怖火浪,向小魔仙直沖而來!

那一刻,小魔仙花容失se。

千鈞一發之際,她合攏雙翅,以寬大的黑鳳凰翅膀,包裹住了自己的身體。

黑鳳之翼,不怕火焰灼燒,然而在這狂猛的爆炸之中,小魔仙還是遭受重擊。

她驚叫一聲,身體被火焰包裹,如同一顆燃燒的流星一般直飛出去!

“轟隆!”

小魔仙直she在擂台之外,恐怖的撞擊力沖得無數土石爆開,連觀眾席都坍塌了一片,如果不是觀眾席上有諸多聖主強者守護後輩,就是這一次撞擊,都要死傷一群!

看著擂台邊緣,已經徹底融化開來,方圓數里的深坑,以及深坑之中的小魔仙,在場觀眾,都是久久不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