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林銘對小魔仙
“行癡勝!”

浩宇子大聲宣布,而在場觀眾還有些沒緩過神來。

行癡從頭到尾都沒有使用任何法則,甚至連真元都用得不明顯,難以想象他是怎麼戰勝石窟的。

“這行癡,只是靠招式取勝的?”

林銘感覺不可思議,行癡的出手,攻擊的都是石窟武技中的最薄弱點,以弱勝強,沒有一絲力量的浪費,而且沒用法則,讓人驚奇。

而行癡能如此輕松迅捷的靠近石窟,在對方招式露出破綻的一瞬間擊潰這破綻,則都是靠著他的身法——狸貓翻牆。

狸貓就是山貓,傳說最敏捷的山貓從極高的塔上摔下來都不會死,行癡的身法,以狸貓翻牆來命名,聽起來低俗低端,其實樸素直白,這身法就是以最簡單最直接的動作達到最好的效果,一套絕世身法,其實未必需要一個響亮的名字來撐場面,這狸貓翻牆比起林銘的金鵬破虛,還要更勝一籌。

“不知道是哪位普陀山的前輩,創立了這樣的武功,卻又用如此隨意的名字命名……”林銘心中感慨,而這時候慕芊雪說道:“普陀山**,自稱苦行僧,那些普陀山的前輩,畢生的時間都用來刻苦修行、**,鑽研佛法、**,他們一個個都是武道大師,而他們創立**之後,對**的名字並不在意,只是想起什麼就隨意取一個,隨xing隨心,這也是普陀山武者追求的境界。甚至這**是否會受到後人的美譽,他們也不在意,很多人,根本沒有在**玉簡上留下自己的姓名。”

“這樣……怪不得普陀山能夠傳承這麼久,一個低調的宗門,底蘊又深得可怕,而宗門內的武者,一心苦修,不起爭端,這樣的勢力,誰會招惹?”

林銘心中釋然,一個凶戾的宗門,誰惹就瘋狂報複誰,雖然也能讓人忌憚,但是時間久了,總可能消亡,畢竟這世界上總有比你還狠的勢力,而如普陀山這樣的低調宗門,不惹怨仇,本身又強,才最可能持久。

“行癡,也是可怕的對手,而且他剛才的招式沒用法則,誰又知道,他的法則到了什麼地步?”

林銘自言自語著,如果對戰行癡,他根本說不好結果。

這時候,決賽第二輪也結束了。

浩宇子走上擂台,大聲道:“第二輪結束,預告一下第三輪的第一場比賽,浩宇天宮專門針對這場比賽,開設了一個du li的賭局,大家可以單獨下注,對之前的投注並不影響。”

浩宇子如此一說,頓時激起了在場觀眾們的熱情,值得開設du li賭局的,自然是一場重量級比賽。

“設立du li賭局的這場比賽是……林銘對小魔仙!”

浩宇子此言一出,場上的觀眾都是發出驚呼。

這場比賽,確實值得期待!


小魔仙和林銘,一個號稱神域第一天才少女,**歹毒,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小妖女。而另一個履曆神秘,自從參加第一會武到現在未嘗一敗,哪怕對手再強,他也能遇強則強,將其擊倒,尤其是之前一戰,戰勝擁有三生瞳的龍牙,將林銘的聲望推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峰。

兩人都給人一種無敵的感覺,而無敵遇無敵,總有一方要失敗。

聽到浩宇天尊的話,林銘轉頭看了小魔仙一眼,這一眼,正與小魔仙的目光相撞,她正笑吟吟的看向林銘。

“沒想到,我這麼快就要對戰小魔仙,原本我以為要先戰君碧月的。”

這才第三輪,竟然就要與三大種子選手交鋒!

這一戰,也基本上是前三名額的爭奪戰了!

浩宇子道:“這場賭局的賠率是,賭小魔仙勝,一賠一點四!賭林銘勝,一賠二點九!”

用結果未知的戰局來賭博,自然能極其人們的刺激感,而且浩宇天宮開出的賠率也很厚道,如果同時買小魔仙一億紫陽石,再買林銘五千萬,無論誰贏都不會虧多少。

這自然更加激發了人們下注的熱情。

“從賠率上看,浩宇天宮一方更看好小魔仙。不過林銘就算輸給了小魔仙,恐怕也能排前四名。”

“小魔仙的贏面看起來是大一些,但是林銘也不可小覷,之前再不可思議的戰斗,林銘都贏了,對戰小魔仙,也可能會爆冷門。”

林銘和小魔仙,哪一方看起來都不像失敗的樣子,當然,如果真的硬要從中選出來一個的話,看好小魔仙的更多一些,畢竟他是魔始天尊嫡孫,母親還是真正的神獸。人與神獸的後代,億年不遇,可以說是生命界的奇跡了!

“嘻嘻……林銘!”小魔仙主動跟林銘打招呼,“一會兒要手下留情哦!”

小魔仙露出一個俏皮的笑容,林銘笑道:“我也想手下留情,只怕沒這個資格。”

“嘻嘻,我知道你還有底牌沒用出來吧,告訴告訴我是啥唄。”

聽到小魔仙的話,林銘有些無語,竟然還有直接問人底牌的,“我幾乎沒有什麼底牌了,龍牙很強,我不可能留手。”

“小氣,就知道你不肯說。”小魔仙翻了一個白眼,轉身走了。

這一番對話,讓林銘哭笑不得。


“林銘,這一戰你有多少把握?”在jīng神之海中,慕芊雪問道。

“不知道,我估計不出小魔仙的實力極限來,她是神海中期,我也是神海中期,如果這一戰我輸了,那就是真輸了,找不到任何理由!”

林銘成長到現在,這是第一次,與一個真正同階的對手一戰,卻沒有十足戰勝對方的把握,何況小魔仙的年齡還要比林銘小,如此天賦可見一斑了。

“不要妄自菲薄,小魔仙的成長環境比你好得多,她出生在神域最頂尖的勢力之一,天賦也實在太強,而你一開始在天運國中浪費了大量的時間。就說十五歲的時候,些天尊傳人多半已經在神域展露鋒芒,達到先天境界,參悟法則,**無上神武。而你卻還在為七玄武府一個入學名額勤修苦練,之後你的成長也是屢經磨難,為了在魔神帝宮中得到一株梵天龍根,你出生入死,與比你強大幾十倍的炫無機等人**,而梵天龍根那種級別的靈藥,對這些天尊傳人來說,那就是個笑話了。就連你花費巨資買下的大千世界丹,對小魔仙這等級別的天尊傳人來說,也只是常備丹藥而已。”

慕芊雪這一番話,也道出了下界武者和平民武者的艱辛,他們能成長到與天尊傳人爭鋒的程度,本身就是一個奇跡!這種概率小到忽略不計,也只有靠神域和下界眾多生靈不可計數的總量,才可能出現一個。

“慕姑娘,下界的磨難雖然艱苦,雖然浪費了很多時間,但也是我的寶貴財富,如果沒有下界之旅,首先我就不會拿到魔方,也不會找到混元天尊的傳承,無法磨礪出我的意志,一個人的命運、一切因果,都不能假設,如果我不是從下界一路走來,而是直接出生在神域天尊勢力的話,我的成就可能遠不如現在,只是一個普通的天尊傳人而已,能達到華炫的地步,怕是已經了不得了。”

林銘一番話說出來,字字哲理,慕芊雪也點頭,“你說的對,只要你將你的一切保持下去,必能創造更偉大的奇跡,尤其你現在領悟了三十三重天意境,ri後,也許有一分可能,你能達到封神天尊的境界!”

“封神天尊嗎……”林銘深吸一口氣,他無法想象三十六億年前是什麼情景,但是封神天尊,確實是他迄今為止知道的最可怕的一個天尊,比神夢天尊、混元天尊都要可怕!也許,他已經超出了天尊的境界。

當然,這些對林銘來說,還是太過遙遠的事情,不需要去想,他閉上雙目,開始打坐冥思,為接下來的一戰調節好狀態。

觀眾的喧鬧、議論,全部都不能影響到他。

直到一個時辰之後,林銘睜開了雙眼,與小魔仙之間的決戰,來臨了!

很多神域的大人物,都在關注著這一戰,神夢天尊、浩宇天尊、魔始天尊也是如此。

觀眾們更是瘋狂,之前已經有大量的觀眾,買了林銘和小魔仙的賭局,數億觀眾,哪怕只有十分之一參與到賭局之中,一人賭百億,那就是涉及到數十萬兆巨額財富的賭局,也就是數十萬九陽玉,而賭百億對在場大勢力**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這麼大的賭局,也只有天尊勢力能輕松吃得下來,小勢力哪里敢在這種賭局中做東,一旦賠了那真是血本無歸了。

林銘走上擂台,手持鳳血槍,與小魔仙相距百丈站立。

小魔仙依舊是笑吟吟的,沒有人知道她的底牌和實力極限,看起來,她似乎對這一戰信心滿滿。

“比賽開始!”

隨著浩宇子一聲令下,林銘橫陳鳳血槍,全身真元爆發,小魔仙也收斂了笑容,從須彌戒中抽出那一根長長的龍筋鞭,漆黑的鞭子,不見一絲光澤,卻散發出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