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行癡
“妖女,爾敢!”

妖族兩大界王,聽到妖族王子的慘叫,這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們原本根本不認識吸天魔功。

兩大界王,同時出手。

而就在這時,浩宇子身影一閃,來到了他們與小魔仙之間,大袖一揮,兩個妖族界王直接被一股狂風掃了出去。

與此同時,浩宇子轉身一掌劈下,一道凌厲的掌風直接切斷了小魔仙與妖族王子之間的能量聯系。

他作為裁判,自然不能坐看這種事情發生,小魔仙竟然直接吸收妖族王子的能量和氣血之力,做得太過了。

“咻咻咻!”

龍筋鞭直接收了回來,隨著蓬的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妖族王子摔在了地上。

而小魔仙如一只黑蝴蝶一般,輕飄飄的落地,她看著臉se蒼白的妖族王子,臉上綻放出一個邪邪的笑容,露出一對可愛的小虎牙。

看到這一幕,在場武者都覺得背脊一寒,這小魔仙可不是個省油的燈,下手夠黑,妖族王子因為言語調戲了她幾句,結果她就用吸天魔功對付他。

而且在動手之前,絲毫感覺不出小魔仙的怒意和殺氣,她始終笑吟吟的。

一些把小魔仙當成夢中情人的年輕俊傑忍不住縮了縮脖子,他們心里開始掂量,自己這小命夠不夠小魔仙折騰的。

沒有過硬的本事,哪敢去招惹這小魔女,否則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妖女,你!”兩個妖族界王心中大怒。

“我怎麼了?”小魔仙眨著黑漆漆的大眼睛,一臉無辜。

“還你怎麼了,你做的好事!這件事,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兩個妖族界王,已經探查過妖族王子的情況,他全身真元,一下子虧損了一成半。

這是永久xing虧損,連帶著他的體內世界,領悟的法則都被吸天魔功吞噬了許多,想要補回來,恐怕要一兩年苦功。

這個損失對天才來說實在太沉重了!會耽誤他們的成長。

小魔仙一指臉se蒼白,近乎昏迷的妖族王子,委屈的說道:“這事情能怪我麼?你們剛才難道沒聽見,他把自己說的多厲害,神域第一人呀有沒有,未來要成為妖帝呀有沒有,而且他還自稱妖尊呢,妖族天尊啊!人家一個弱女子,上場之前很緊張呢!”

“我怕打不過他,當然要全力以赴,我最厲害的就是吸天魔功,我本以為他能輕松擋下來的,結果誰知道是這種結果……”

小魔仙兩手一攤,小嘴翹起,黑漆漆的眼睛仿佛會說話,無辜到了極點,以至于讓人們都覺得她說的是真的,她是真的因為太過天真,沒有分辨出妖族王子的真正實力,一不小心下了重手。

兩個妖族界王,當場被小魔仙這句話給堵死了。

而在場年輕俊傑,愣了好一會兒,旋即爆笑起來。

雖然心中清楚,這小魔仙絕對是個心狠手辣的小魔女,但是她的神情、言語、動作結合起來,實在讓人感覺可愛無比。

連冰夢仙子,都面帶笑意,這小魔仙絕對是個惹禍jīng,不過有魔始天尊站在她背後,怎麼惹禍也沒人敢將她如何。

“你……很好,老夫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現在快把我們少主虧空的真元還回來!”兩個界王中的一個老者大聲吼道。

“還不回來了。”小魔仙搖搖頭。“我也想還回去,可惜沒這本事呢,我一旦把能量吸過來,就會把它壓入我體內世界的一個特定位置,成為我的專屬魔力,別人都用不了。”

吸天魔功,可以吞噬別人的修為強化自己,但也不能無限強化,在修煉吸天魔功武者的體內世界,自己的世界之力和別人的世界之力是分開的,這麼做是為了保證修煉根基的穩固。


兩個界王老者豈肯善罷甘休,而就在這時,他們耳邊響起了浩宇子冰冷的真元傳音,“我勸兩位到此為止,我提醒你們一點,小魔仙的爺爺——魔始天尊就在浩宇天宮深處,關注著這場比賽呢,這位前輩生xing喜怒無常,殺人無數,至于什麼人族妖族大戰的,你們也不用搬出來嚇唬人了,他才不會管這個,你們如果還想活著回去,就消停點。”

浩宇子的一番話,如同一盆冷水澆下來,兩個界王老者頓時清醒了。

他們平素囂張慣了,而今天,踢到鐵板了。

這個小魔仙,背景硬得很!

“這妖族的傻*,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活該!”

“哈哈哈,爽!先有林銘暴打這傻*,又有小魔仙吸了他功力,太爽了!”

在場觀戰的年輕俊傑都是皆大歡喜,他們早就看不慣那妖族王子了。這一戰,算是第一會武總決賽開始以來,看得最歡樂的一戰。

“小魔仙的實力,也很可怕……”

這場戰斗,林銘關注的不是小魔仙暴打妖族王子的場面有多歡樂,而是小魔仙本身的實力。

現在小魔仙用出的吸天魔功,用來吸收妖族王子的真元和氣血之力,威力已經非常恐怖,可是吸天魔功的真正威力顯然不止于此,吸收的力量不是白白浪費了,而是存儲在小魔仙體內,必然能夠使用出來,直接攻擊對手,恐怕那才是吸天魔功最強的攻擊。

接下來,第二輪第三場。

君碧月對華炫。

這是一場根本毫無懸念的比賽,華炫很干脆,上來就認輸了。

第四場白堯對冰夢。

白堯也沒含糊,稍微意思了一下,也認輸了。

兩場比賽都是差距太大,實在沒什麼好打的。

這讓一些等著看冰夢表現的觀眾有些失望。

之前冰夢根本沒遇到什麼像樣的對手,每一次戰斗都沒施展出什麼實力來,讓很多人不清楚冰夢的法則和招式到底是怎樣的。

像君碧月、林銘他們,雖然也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但起碼知道他們的招式。

本指望白堯能夠讓冰夢施展出一些手段來,結果這一戰卻沒打起來。

“這個白堯,運氣真不好……”

在林銘jīng神之海中,慕芊雪說道,本來今年應該是浩宇天宮大放異彩的一年,浩宇天宮本來就不是太厲害的天尊勢力,出一個白堯這樣的天才不容易,浩宇天尊會出面舉辦第一會武,大概也存了出點風頭的意思。

可是現在,天才太多,白堯出戰一場就輸一場,到現在為止還沒贏過,而且接下來,怕是輸得更多,甚至那妖族王子,白堯都多半打不過。

在自己的主場輸這麼多,哪怕白堯向來心態不錯,現在也會覺得有些尷尬了。

第二輪最後一場,行癡對石窟!

這石窟倒是很有xing格,不肯認輸。

“行癡!人人都說你很強,我也相信你很強,但是不戰就認輸,不是我的風格!”

石窟抽出他的長棍,對准行癡。


行癡雙手合十,行了一禮,緩緩的說道:“施主說笑了,普陀山傳承雖然深厚,但行癡僅僅不足四十骨齡,能學到的,終究有限。”

行癡這樣一說,很多觀眾倒覺得確實如此,普陀山傳承三十六億年,其中各種功法、秘籍早已經不計其數,但是功法多,並不代表傳人就強,再多的功法,也只能挑幾樣學而已,哪里學得完?

行癡又道:“普陀山六套無上神武,一百零八般絕技,行癡從六歲便開始學習,無奈資質愚鈍,到現在為止,無上神武只修了一點皮毛,一百零八般絕技倒是有兩種勉強練得尚可,一套拳法通背拳,還有一套身法狸貓翻牆。”

行癡這番話說出來,石窟聽了有些傻眼,周圍的觀眾也是極度無語。

這功法名字……也太土了吧!

怎麼聽都像凡人世界的三腳貓功夫,跟武者主流修煉的法則、意志什麼的,根本就不搭界。

看小魔仙的吸天魔功,龍牙的三生瞳,聽起來就霸氣、神秘,威力非同一般。

跟它們一比,通背拳什麼的簡直弱爆了。

“通背拳?好,我就見識一番!”

石窟說著便出招了,他一出手就開啟八門遁甲前七門,連同他的土系法則,也一起用到極致,面對行癡,他可不敢輕敵。

面對氣勢洶洶的石窟,行癡雙臂一展,全身骨頭發出咔咔咔的響聲。

“乾坤一棍!”

石窟猛然一棍砸出,他身後出現了龍龜虛影。

而面對這一棍,行癡竟是赤手空拳的迎了上來。

他出手如電,在眾人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時候,他一只手搭上了石窟的長棍,一帶一撥,看似樸實無華的招式,但卻正好擊中了行癡長棍力量最弱的一點。

這一棍,就被行癡徒手撥開了!

什麼?

石窟心中大驚,他來不及反應,這時候,行癡已經一拳擊出,猛然砸在石窟的護體土元盾上!

“咔咔咔!”

土元盾被行癡一拳砸得龜裂開來!

石窟又驚又慌,跟行癡的戰斗過程,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長棍橫掃,石窟猛然一棍掃向行癡的腰間,而行癡身體如同飄絮,仿佛被石窟這一棍抽來的棍風吹飛了,他如鬼魅一般的來到石窟的身側,又是一拳砸出。

“蓬!”

石窟的土元盾徹底爆碎!而行癡的手指,透過石窟防禦,輕輕的點在石窟背部的某一點。

就是這樣一點,讓石窟全身瞬間酥麻,手中的長棍也脫手掉落了!

“承讓!”

行癡身影一閃,回到了一開始他站立的位置,仿佛從頭到尾他都沒動過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