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邪神之威
“林銘居然也是三十一歲!跟那妖族的傻逼同齡!”

“不得了!這下有的看了!”

之前妖族王子用自己的天賦來吹噓,揚言自己三十一歲骨齡,五十歲以下的年輕俊傑都可以挑戰他。然而話雖這麼說,真正五十歲的年輕俊傑,就算能贏那妖族王子,也不光彩。

真正要壓制他,最好是同齡天才,沒想到,林銘正與他同齡,這一場戰斗,自然讓人熱血。

“林銘真是個妖孽,三十一歲達到這種程度,將來還不知道會如何。”

“可是對上這妖族王子的話……”

在場觀眾當然希望林銘能虐殺妖族王子,但是對方的實力實在很強,真正打起來,林銘的贏面很難說。

“林銘!林銘!”

很多年輕俊傑發出呼喊。

“干死他!”

“虐殺!虐殺!”

別說年輕俊傑,就連一些少女武者,也都在為林銘呐喊助威,迫切的希望林銘能贏。這實在是因為這妖族王子太拉仇恨了。

妖族王子看著林銘用槍尖指著自己,冷笑連連,“多久了,沒有人敢用兵器指著我,很好,我會打斷你的全身骨頭!”

以槍尖指人,本身就是挑釁的標志,若是往常時候,林銘很少這麼做,他之前挑戰別人,也只有兩次以槍尖指人宣戰。一次是林銘少年時候,槍尖直指朱炎。那算是為他自己而戰,第二次就是在封神台上,槍尖直指幽無盡,算是為芊羽聖地討回一點利息。

妖族王子手持大荒血戟,戟刃直指林銘,算是回敬。

強強碰撞,人族和妖族的頂尖天才的交手!

“王子殿下還是這麼鋒芒畢露。”在觀眾席上,兩個白袍老者私下里用真元傳音交流著,他們兩個人都是妖族強者,一個是大界界王。一個是普通界王。

行走在人類世界。界王強者已經足夠應付很多事情了,天尊不可能向妖族王子出手,否則等于挑起人族和妖族的大戰。

“鋒芒畢露也是建立在絕對的實力基礎上的,未必是壞事。”另一個老者緩緩的說道。顯然對妖族王子非常有信心。

妖族不同于人族。人族是所有的天尊並列。分散各個大界。而妖族只有一個最強大的天尊,為妖帝,其他妖族天尊都要服從此人。其實妖族天尊的數量很少,遠遠比不得人類,這個妖族王子,其實是現任妖帝的孫子。這兩個界王,則都是妖帝臣子。

擂台上,妖族王子哈哈大笑,“我將來,注定要成就妖族天尊,妖尊之路,要用無數天才的鮮血鋪就,你就當其中之一吧!”

妖族王子言語囂張之極,林銘聽到這里才恍然明白,他之前自號妖尊是什麼意思,原來妖尊就是妖族天尊。

妖族王子僅僅神海期修為,就敢自號妖尊,這就等于林銘現在自號邪神天尊,蒼龍天尊一樣的概念,林銘就算再自信,也絕對當不起這個稱號。

可是這妖族王子便敢如此,這是何等狂妄。

“他媽的,這鳥毛就是一個瘋子啊。”在觀眾席上,有人這樣說道。

“確實夠瘋狂的,人族的天尊傳人,就算半步天尊的時候也不敢號稱天尊,該是半步天尊就是半步天尊。”

人們正說著,就在這時,隨著“嗡”的一聲長鳴,妖族王子出手了,他手持大戟,猛然向林銘劈來!


妖族王子的速度,快到難以想象,極限的速度,肉身的爆發力,再加上大戟神兵,這樣正面沖擊起來的威力可想而知!

一般人類武者,根本就不敢與他硬抗。

然而林銘,從不怕正面沖擊!

手持鳳血槍,林銘後退一步,穩穩的踩在地面上,一招青蓮火舞,直迎妖族王子而來!

“呼呼呼”

天空中,無盡的火焰彌漫,青蓮參天。

“咔嚓!”

仿佛雷霆炸響,狂暴的能量如潮水一般洶湧而出,地面的石皮直接被大片的掀飛,如秋風掃落葉一般。

兩人同時暴退,他們站立的地方,周圍數里范圍的石皮全部化成粉末,如此恐怖的撞擊,比一般神變期強者的戰斗更加激烈凶殘,但是觀眾們知道,這一擊只是探路而已!不管是林銘還是妖族王子,都是隨便打打,他們的真本事還沒有使出來。

“這妖族王子,就是正面作戰的狠人,林銘更是如此,之前公羊刀都被他壓下來了,兩人都是變態,這一戰激烈程度將難以想象。”

“轟轟轟!”

林銘與妖族王子轉眼間交手了十幾招,招招凶殘!

林銘是開啟八門遁甲,而妖族王子則是體質特殊,堪比太古巨獸。

“氣定天下!”

妖族王子一戟揮出,其中蘊含第五重空間法則,林銘只感覺那一刹那,周圍的空間之力瞬間紊亂起來,空間形成了無形的囚籠,將他擠壓在里面,一切動作,包括反擊、閃避都無法施展。

“死吧!”

妖族王子大喝一聲,一戟向林銘砸來。

空間法則多種多樣,變化無窮,龍牙善于制造空間鏡像,招式詭異,而妖族王子,卻是利用空間封鎖對方的行動,直接以暴力戰勝對方。

那一杆凶戟,氣勢磅礴。

在場所有人觀眾都瞪大眼睛,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林銘在法則方面,很吃虧!

林銘參悟雷火法則,在同等境界下,對時間空間法則,略有不足。

在空間之力的封鎖下,林銘的空間法則意境不夠,就很難掙脫。

眼看妖族王子的攻擊砸來。林銘全身力量爆發,邪神之力開啟到極限,眉心之間,古鳳之血也灼灼燃燒,他一瞬間刺出一百槍,這一百槍最終融合為一,爆發出無比恐怖的威力。

“蒼穹霸典百重浪!”

鳳血槍毫不客氣的刺在空間囚籠之上,直接將那些紊亂的空間之力撕裂,林銘竟然直接以絕對的力量,打破了空間囚籠!

“蓬!”


空間之力被直接掙斷。林銘在千鈞一發之際。身影一閃,避開了妖族王子的這一擊,否則即便以林銘的防禦,被這杆凶戟正面砸中。恐怕也要骨肉爆碎。重傷落敗!

“嗯?竟然能憑借蠻力掙開我的空間囚籠?”妖族王子有些驚訝。沒有誰比他更清楚氣定天下的力量,可是林銘依舊能掙脫。

“你很不錯,可是下一次。你不會這麼走運了!”妖族王子冷笑一聲,他的身體突然發出一連串的爆響,他的身體開始變化,臉上出現鱗片,背後肉團鼓動,一對肉翅伸展開來,他竟是變成了半妖半人之體!

妖族血統古老,相比人類,他們更近似于凶獸,很多妖族成員,都能完成變身。

一旦變身,他們會更貼近凶獸,能夠更好的融合運用體內銘刻法則,讓招式發揮出更強大的威力,同時爆發力、速度都暴增一大截。

“那瘋子變身了!”

“這下麻煩了,林銘應該還有後手,但是妖族王子變身之後,法則會更加強大,空間法則本來就威力很強,壓制林銘的雷火法則,如果林銘用雷火法則對決,會吃很大虧,而用蠻力掙脫,終究不是王道。”

在場觀眾正議論著,妖族王子再一次出手。

“氣定天下!”

一戟揮出,林銘身體周圍的空間之力再度紊亂起來,將他完全禁錮!

“崩滅虛空,與空間一起毀滅吧!”

妖族王子狂笑著,在林銘周圍,空間之力瞬間崩塌,肆虐的空間之力如洪水一般爆發出來,瘋狂席卷林銘全身。

他擺明了要用法則壓制林銘。

面對這狂猛的一擊,林銘暴喝一聲,在他體內世界,邪神樹苗直接被他召喚了出來,在他背後形成了神樹虛影,在神樹之上,一條蒼龍,還有一只火鳳在盤旋!

神樹虛影,龍鳳呈祥!

“你以為你的空間法則真能在法則方面完全壓制我?”

林銘冷笑一聲,猛然一槍揮出,狂猛的雷霆和火焰在空中交彙,迸發出不可想象的威力,那一瞬間,天空中充滿了熾目的神光,宛如一輪太陽憑空升起!這些神光如同無數的利劍,直接切斷了空間之力形成的漩渦!

雷火法則,確實不如時空法則,但是林銘的雷火法則卻非比尋常,它們以邪神之力為主導,超出天道法則之外,同時蘊含了雷劫和火劫,在高度上與普通的雷火法則完全不同!

當林銘召喚出邪神之樹的虛影時,他的雷火法則才能發揮出最強威力!

剛才面對妖族王子的氣定天下,林銘以蠻力掙脫。

而這一次,面對妖族王子變身之後的氣定天下,他以雷火法則對決!雙系法則爆發的力量,足以撕裂空間囚籠。

“什麼!?”妖族王子面色大變,他分明看出,林銘的火系法則也是第五重意境而已,雷系法則甚至更低一些,兩者綜合,跟他的空間法則相差無幾,可是按照法則本身的優劣,他的空間法則,應該壓制雷火法則!然而事情卻出乎意料,林銘竟然在這種情況下,硬生生的依靠雷火之力撕裂了空間囚籠,這讓他如何不驚?

不光是妖族王子,其他觀眾也是始料未及,他們沒想到林銘竟然這麼凶殘,同等級的雷火法則竟然破了空間法則。

“化虛!”

林銘根本不給妖族王子任何機會,槍勢一轉,火系前四重意境融合,第五重意境也附著在鳳血槍之上,一槍直刺妖族王子的心窩。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