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戰妖族王子
“你廢話真多,也不怕風大舌頭抽筋了,我今天就看看,你怎麼秒殺我!”華炫也是滿腔怒火,任誰被人這樣幾次三番的貶低,也要暴走了。

戰斗一開始,華炫就在身體周圍布下了一層厚厚的元氣盾。

華炫一樣是天尊傳人,他的是空間法則和金系法則,金系法則,攻擊鋒銳,防禦也金剛不壞,凝厚無比,絲毫不亞于土系法則。

一層金se光盾將華炫徹底籠罩,他已經擺明了姿態,打防守戰,妖族王子雖然囂張,但是他的實力有目共睹,單單從之前的戰斗看來,他與君碧月、林銘都差不多,華炫雖然對自己有自信,但是也不會認為自己有多大的勝率。而且妖族王子如此囂張,必然有一些底牌沒有用出來。

對方已經把話說滿,他輸了也不丟人,只要撐住一段時間,就足夠了。

“你的烏龜殼布置好了麼?”

妖族王子雙臂交叉抱在胸前,一副愜意之極的樣子。

“少裝逼,我根本不需要你等,要出手隨時奉陪!”華炫怒喝道。

“好,就讓本尊試試,你這烏龜殼有多硬。”

妖族王子大笑著,抽出他的武器,一杆一丈長的戰戟!

森寒的戟刃,殺氣肆意,戰戟的尖端,有尖銳的利刃,能刺殺,也能斬殺!

這樣的重兵器,需要極大的力量、能量來支持,如此才能發揮出勢不可擋的爆發力。

妖族武者的肉身原本就比人類有著太多優勢,他們血脈強大,骨骼肉身中銘刻法則,越是王族,血脈、法則的優勢就越大。

他們的相當一部分實力,會隨著他們年齡的增長而自然展露出來,能影響的只是小部分。

所以妖族武者的天賦非常重要,一個妖族一旦出生,光看他們的血脈和天賦,他們將來的成就就能定下來一大半了。

妖族王子,自然是妖族天才中的佼佼者。

“接我一擊!戟破乾坤!”

妖族王子全身能量爆發,噴薄而出的力量絲毫不次于人類的練體武者,配合他爆發出來的妖元,隔空一擊,戟芒如同猛龍過江,勢不可擋!

“轟隆!”

戟芒毫不客氣的轟在華炫的金系元氣盾之上,宛如巨大的銅柱撞擊金鍾,發出巨大的聲響!

狂猛的聲音傳出幾千里遠,華炫身體巨震,全身氣血翻湧,他的金系護盾雖然勉強支撐下來這一擊,但是護盾罩上已經出現了隱隱的裂痕。

“該死!”

華炫咬緊牙關,拼命灌注自己的真元,他的金系法則,也是步入第五重意境的門檻,如果放棄攻擊,單單防禦,很難攻破!

“有意思!”

妖族王子揮戟再砸!

“氣定天下!”

這一戟揮出的一刹那,華炫只感覺周圍空間之力瞬間紊亂起來,一股無形的力量控制了空間之力,向華炫擠壓過來!

以空間之力擠壓華炫的金系護盾!

妖族王子在縱空間法則方面,也達到了極高的成就,步入第五重意境!這並非他自己領悟學習的,而是大部分鐫刻在他體內的法則,一旦成年,稍加和名師指點,就可以融會貫通。

空間之力的擠壓,原本就已經到極限的華炫已經很難堅持了。

護盾之上的裂紋更多,更密集!

華炫嘴唇咬破,牙齒含血,可是已經難以承受這樣的攻擊!

“你這烏龜殼還挺硬,第三招,送你歸西!”

“虛空崩滅!”

妖族王子第三戟揮出,原本擠壓華炫元氣丹的空間之力齊齊爆碎!

“咔咔咔!”

空間劇烈扭曲,似乎要破碎開來一般,虛空崩滅,能毀滅穩固的神域空間,一旦這樣的穩固空間爆碎,爆發出來的空間之力可以瞬間將武者絞成碎片。

妖族王子還遠沒有達到這種境界,但是單單讓空間不穩,空間之力泄露出來,肆意絞殺,就已經能發揮出恐怖威力了。

很多大能公認,世界上最鋒利的東西不是武器,而是空間!

妖族王子的第三擊,法則已經提升到極為恐怖的高度,華炫再也無力抵擋,他的金系元氣盾徹底崩碎,華炫整個人吐血倒飛出去!

這一戰,華炫敗得徹徹底底,差距實在太明顯。

“輸了,差距太大!華炫已經全力以赴,還是被完虐!”

“嗯……華炫其實也很強了,不過他進入前十還是有一點運氣成分,論實力,他應該不如公羊刀。”

決出第一梯隊前十名的決賽,最後一輪全憑浩宇子安排,贏了就進前十,輸了就第二梯隊,浩宇子又不是神,很難分辨各個天才的強弱,所以出現不公平的情況不足為奇。

不過之後第二梯隊排名靠前的參賽者,還是能挑戰前十名末尾的人,決出最終排名,進入第一梯隊,未必就能前十了。

“咳咳!”

華炫以劍支撐著身體,半跪在地上,又咳出一口鮮血,顯然傷得不輕。

“哼!撐到本尊第三招,你還不算太廢,就人類而言,你還算不錯了。”

妖族王子不屑的說道,這樣的話語,自然引得在場觀眾的憤怒。

“這個,太囂張了!”

“他因為他們妖族有多?”

“神經病一個!”

妖族王子膽大包天,又是狂妄至極,在場zhongyang說出這樣的話,顯然是要拉仇恨的。

在場年輕俊傑都是大勢力出身,哪一個不傲氣。。

不過妖族王子根本不在乎,大有一副老子就是囂張,你能把我怎麼樣的架勢。

“本尊骨齡三十一,觀眾席上那些亂吠的卑微人類,你們任何五十骨齡以下的武者,若有不服,可以與本尊一戰!”

妖族王子以妖元灌注聲音,大聲說道,聲音輕易傳遍全場。

而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在場很多狂叫的武者頓時啞火了。

“骨齡三十一!?”

“這個!”

三十一歲骨齡實在太年輕了!參加第一會武的武者平均年齡在四十歲以上,像龍牙三十六歲,都已經算年輕的了。在場的一些年輕俊傑,很多已經四五十歲了,可是他們的實力翻十倍也不是這個妖族王子的對手,如此,也只能窩火,沒有底氣反駁,因為差距實在太遠了!

“讓小魔仙上場,一定打殘他!”很多武者咽不下這口氣,一個妖族王子,來到他們人族的地盤上虐打他們人族天才,而後大開地圖炮,轟殺一片還沒有人能站出來抗衡,他們的念頭怎麼能通達了?

不過,他們也明知不是妖族王子的對手,只能寄希望于那些第一會武決賽中的絕頂人物,在實力和天賦方面同時超過妖族王子。

“小魔仙倒是年紀很小,據說只有二十多歲,但是她不能算完完全全的人類。”

小魔仙的天賦,要超過妖族王子,但是她身上一半的血脈來自于黑鳳凰,算是半妖。

讓小魔仙擊敗妖族王子,沒有什麼意義,這等于是妖族擊敗妖族。

妖族王子再狂妄也沒否認小魔仙的天賦,而除去小魔仙,妖族王子根本瞧不起其他任何人,連冰夢,他都覺得對方天賦方面不如自己高,行癡更無所謂了。

“那個叫林銘的人類,你不上來一戰麼?”

妖族王子嘿嘿笑著,看向林銘的方向,目光中滿是挑釁之意,他想要在林銘臉上尋找到恐懼和進退兩難的表情,然而他失望了。“這小子,還挺能撐,哼,我看你那冷傲的外表能撐到幾時!”

林銘看向浩宇子,浩宇子道:“你們如果協調好,兩方都願意將比賽提前,本座不反對!”

比賽順序倒是無所謂,浩宇子也看不慣妖族王子,但是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妖族王子很強大!

妖族王子的潛力,跟林銘是兩種類型的,浩宇子已經知道,林銘能攀爬三十三重天,是因為他悟到了一種特殊法則,ri後成就不可限量,可是在林銘將這種法則轉變成實際戰斗力之前,他想要擊敗妖族王子,恐怕很難。

因為妖族王子的天賦,已經隨著他的成長完美體現出來,隨著時間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他的身體都在融合法則,他的力量都在增強。

這就是妖族的優勢!

林銘如果輸了的話,不但是林銘自己的事情,浩宇天宮也會跟著丟人,因為他們浩宇天宮之前的所有都被林銘比下去了。

對這些,浩宇子不得不考慮,到了他這個地步,面子很重要。

浩宇子深深的看了林銘一眼,說道:“你自己小心,這個人很強!”

“謝謝前輩提醒了,我心里有數。”

“嗯……好吧。”

兩個人用真元傳音快速的交流,林銘就這樣手持長槍站在了妖族王子的面前。

長槍對凶戟!

林銘沒有第一時間出手,他用槍尖直指妖族王子,冷聲說道:“你三十一歲骨齡,說來也巧,我也未滿三十二歲,算是同齡!我倒是很少遇到,與我同齡的對手。”

林銘這一番話說出來,全場皆驚,林銘竟然也只有三十一歲!?

在場觀眾,關注林銘,知道林銘年齡的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人,還是第一次聽說林銘如此年輕,竟然還跟妖族王子同齡!

這一戰,是無比公平的對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