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禦靈術
賽場中央,到處彌漫著迷幻的紫光,林銘整個人被紫光籠罩,已經陷入了異度精神空間。

人們無法得知林銘在精神世界到底經曆著什麼,他們只是知道神夢天宮的幻術攻擊非常恐怖,之前她們面對任何對手,只是看一眼,勝負立分!差距之大,可想而知。

就在戰斗場面撲朔迷離的時候,冰月突然從須彌戒中抽出了一柄造型古怪的武器,似劍又似彎刀,刃口宛如新月,沒有劍鐔,劍柄還沒有拳頭長,想握穩都不容易。

這樣的劍,對許多武者來說是華而不實,但是沒有人認為神夢天宮會用華而不實的兵器,這柄劍定然有它的凌厲之處。

“這是新月彎刃,神夢天宮的專屬兵器,攻擊方式十分特殊,我之前早就聽說,但是如今卻第一次見到,之前根本沒有人能逼她們出武器。”

觀眾席上有見多識廣之輩,一口說出這兵器的來曆。

人們一聽說攻擊方式特殊,便紛紛睜大眼睛,等待著看這新月彎刃的特殊之處。

只有三尺長的新月彎刃捏在冰月手中,寒光森森,就在這時,冰月動了,她的速度快到難以想象,窈窕的身體拉出一連串的殘影,直沖林銘而去!

“嗯!?幻術攻擊的同時輔以實體攻擊!”

原本幻術攻擊,讓對方陷入幻象之中無法自拔,這個時候已經有大部分天才抵擋不住,直接落敗了。

就算有一些意志強大之輩,能夠抗住幻象攻擊,但也多半是苦苦支撐,受到很大影響。

如果在這個時候,神夢天宮的**再發出實體攻擊,那麼簡直如砍瓜切菜一般,陷入幻術的對方根本毫無抵抗之力!

森寒的新月彎刃,直取林銘咽喉,很多觀眾發出驚呼。

千鈞一發之際,林銘猛然睜開雙眼,隨著他意志能量的爆發,籠罩他的幻術世界轟然破碎。

鳳血槍出鞘,直刺冰月的眉心!

場面變化得實在太快,眾人根本來不及反應,林銘竟然一瞬間粉碎幻象世界,發出反擊。

那一刻,冰月雙目冷凝,她的身體突然在空中發生了詭異的扭曲,新月彎刃在即將接觸鳳血槍的那一刹那脫手而出,這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這柄新月彎刃猛然在空中**開來,一柄彎刃,竟是分成了七柄月牙形的薄片,每一個薄片,都能當做一柄讀力的武器來使用。

新月彎刃,竟是七柄武器合起來的。

“禦靈術!”

冰月一聲低喝,在她的眉心之間,淡金色的意志之劍爆發出來,這赫然是黃金成形階段的戰靈。

這戰靈一分為七,分別灌注到七柄新月彎刃之中,刀芒呼嘯,七柄新月彎刃旋轉飛舞,直刺林銘而來!

“這是……”

林銘心頭一跳,這種作戰手法他還是首次看到,七柄新月彎刃,化成了七道藍色的光虹,每一道的速度都快到不可想象,根本無法捕捉它們的軌跡。

七柄刀刃直刺林銘周身要害!

林銘瞳孔收縮,即便以他的速度,想要在這麼近距離擋下攻擊角度如此刁鑽,而且可以隨時改變方向的七道彎刃都根本不可能。

“鴻蒙空間!”

林銘全身能量瞬間爆發,在他的身後,帝尊蓮華綻放,蒼莽雄渾的鴻蒙空間鋪天蓋地的籠罩下來。

鴻蒙空間湮滅一切法則,七柄刀刃進入鴻蒙空間之後,速度驟然減慢。

與此同時,林銘八門遁甲七門齊開,全身力量爆發到極限,鳳血槍橫掃千軍!

“叮叮叮叮叮叮叮!”

隨著清脆的爆響,七柄刀刃,全部被林銘擊飛!

“什麼!?”手打小說網

冰月花容失色,禦靈術是神夢天宮一套十分強大的**,以戰靈**縱飛劍,殺人于千里之外,堪稱出其不意,讓人防不勝防,哪怕實力比她強一點的武者,都可能在這一招下飲恨,而林銘竟然就這麼將禦靈術破了!

林銘猛然踏出一步,手中鳳血槍直砸而下,那一刻,天地元氣席卷成狂猛的漩渦,火焰噴吐。

“青蓮火舞!”

如水桶粗細的紅色槍芒直射出去,重重的轟在冰月的護體真元之上。

隨著“蓬”的一聲爆響,冰月的護體真元直接爆碎,她本人倒飛出去,衣衫染血。

“林銘獲勝!”

浩宇子深深的看了林銘一眼,做出這樣的宣布。

而比賽會場,一片鴉雀無聲,這一場戰斗,從一開始沉悶的幻術對決,到最後突然的爆發,戰斗場面急轉,激烈無比,這樣的轉變讓人完全沒有心理准備,目不暇接,實力弱一點的人,甚至無法看清新月彎刃的攻擊軌跡,只能看到絢爛的彩光。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手打小說網一些人根本沒看明白。

“林銘贏了!”

“廢話,這還用你說,該死的,這小子走**運了!”在場很多人是冰月的仰慕者和崇拜者,他們以冰月為女神,看到冰月被林銘打得吐血,心里怎能舒服了。

“別說傻話了,冰月剛才施展的是神夢天宮的禦靈術,以戰靈催動武器攻擊,戰靈越強大,招式的威力就越厲害,加上能空中改變攻擊軌跡,根本防不勝防,本來神夢天宮的**,戰靈就比一般天才強很多,剛才看冰月的戰靈,更是已經是黃金成形,配合禦靈術攻擊,會發揮出難以想象的威力,可是卻被林銘瞬間擊敗,冰月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應該說,一般的天尊傳人,都不可能勝過林銘了。”

很多人面色凝重,林銘最後爆發出來的鴻蒙空間讓見識不凡的人印象極深,當然,他們認不出這鴻蒙空間的來曆,即便大界界王強者,也基本沒有機會看混元天尊那等級別的人物出手。

“林銘這小子,幾個月不見,又變強了。”在浩宇天宮的一片讀力空間中,浩宇天尊目睹了這一戰後,發出這樣的感慨。

而在浩宇天尊一旁,有一個全身籠罩在黑霧之中的男子,他身材高大魁梧,肩膀寬闊,額頭覆蓋著黑色的鱗片,整個人面容猙獰,全身魔氣森森,讓人看一眼就心中發憷。

這人正是魔始天尊,目睹了之前的大戰,魔始天尊微微沉吟了片刻,沉聲說道:“那小子施展的是混元武意?是混元那家伙的無上神武?”手打小說網

他的聲音如同金屬一般,讓人聽了無比冰冷,別人認不出鴻蒙空間,魔始天尊當然認得出。

浩宇天尊聽到魔始的話微微皺眉,他知道,魔始是一個率姓而為,不講規矩的人,只要他看上的東西,都會弄到手,“確實是混元留下的傳承,魔始,我勸你還是別打混元傳承的主意,它未必適合你,你已經有自己的無上神武,別人創立的,總比不上自己的趁手,至于財富什麼的,你也不缺,何況混元在他留下傳承的地方布置了很多後手,就算你親自走一趟也未必能得到。”

混元天尊死之前,留下了強大的陣法封鎖了天衍大陸所在的星球,神域神海以上的武者根本就進不去。

魔始天尊冷冷一笑,“混元那家伙不知是生是死,就算他還留有一縷意識,恐怕也已經支離破碎了,他全盛時候,我確實比他差一點,但是現在他死了,又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他布下的後手怎麼可能攔得住我?”手打小說網

魔始天尊這樣說著,浩宇天尊眉頭皺得更緊,魔始跟混元兩人本來關系就不怎麼樣,現在混元身死,魔始如果動了掘墓挖寶的念頭,那對混元天尊的傳承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在魔始天宮,混元的傳承根本不會得到很好的發揚和發展,充其量只是給魔始天宮增加額外的傳承和一筆橫財罷了,簡直暴殄天物。

浩宇天尊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在他身旁,神夢天尊幽幽的說道:“混元的安排,自有寓意,魔始,你還是不要插手為好。”

淡淡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波動,但是言語之中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這股威嚴隱隱的形成一股威壓,就如同凡人接到帝王的聖旨一般,根本不能反抗。

魔始天尊眉頭一皺,還是沉默了下來,許久之後,他沉聲道:“我知道了。”

只是一句話,壓下魔始天尊,連浩宇天尊都有些詫異的看了神夢天尊一眼,他隱隱的感到,這數百萬年來,他越來越看不清神夢了,她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程度,浩宇天尊心中也沒有半點概念。

“魔始如此忌憚神夢,難道他們之間有過交手?”手打小說網浩宇天尊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

此時,林銘從擂台中走下來,剛才的戰斗,給林銘帶來最大的震撼就是禦靈術。

“戰靈還可以這麼用?”手打小說網

林銘的戰靈很強,但是最近使用的卻不多了,只是用來輔助攻擊,或者影響對手的行動,一直沒能發揮出戰靈的最大威力。

現在看到冰月的招式,林銘的心思動了起來,“冰月施展禦靈術,已經如此厲害,如果我學會了禦靈術,配合我的鴻蒙戰靈,戰斗力會達到什麼程度?”手打小說網

(蠶繭在長沙參加作者沙龍,路上走了一天,在賓館碼出一章來,有點晚,最近事情都擠在一起了,難以穩定,抱歉,回去就好了。)
手打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