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林銘對冰月
“神夢天宮的弟子真的是太厲害了,不光是冰夢,其他還有神夢三仙子,實力也不差,甚至比較弱的天尊傳人更強!”

“對,神夢天宮收的弟子太少,真正神夢天尊的直屬傳人據說只有十個,算上核心弟子,神夢天宮一共才幾百弟子,神夢三仙子,不次于一般的天尊傳人。”

要知道,很多天尊傳人都有一兩百人,比如浩宇天尊就是如此,而神夢天宮的全部弟子加起來,才有其他天宮的天尊傳人多。

“沒錯,神夢三仙子雖然不是天尊傳人,但是也要把她們當成天尊傳人來看,再加上她們招式古怪,法則特殊,比賽中遇到她們還不如遇到一般的天尊傳人呢。”

“第二戰,行癡對葉赫!”

第二個出戰的人,正是普陀山的行癡。

“普陀山,沒想到······普陀山竟然有傳人出世了······”

在林銘jīng神之海中,慕芊雪喃喃的說道。

“慕姑娘知道普陀山?”

“嗯,了解一點,以前爺爺曾經說過,它是神域曆史最悠久的宗門,有三十六億年曆史,如果說蒼天古印所說的大劫發生在三十六億年前,那麼普陀山幾乎是在大劫渡過之後不久,就開始出現,而後慢慢發展到今天的規模!”

“嗯?這樣說,普陀山很可能了解上古大劫的事情了?”

“這就不清楚了,那次大劫恐怕毀滅了許多武道文明·致使很多東西沒有流傳下來,三十六億年的時間太悠久了,足以埋沒很多東西,尤其如果參加大劫那一戰的所有高手死絕的話,曆史恐怕就更撲朔迷離了,而那時候·普陀山到底扮演了什麼角se也很難說清。”

“不管怎麼說,普陀山的底蘊確實深的可怕·它擁有全神域最多的無上神武傳承!三十六億年來·它誕生的天尊加起來甚至可能達到兩位數!”

兩位數的天尊,何其驚人,哪怕只有十個天尊,其中一半的天尊創立了無上神武,那麼普陀山就至少有五套無上神武了!

別的宗門,怎麼比?

這傳承,堪稱逆天!

“普陀山向來低調·這次有傳人出世·說不定真的可能跟那所謂的大劫有關了。”

慕芊雪緩緩的說著,林銘也在心中感慨,總決賽的天才實在太多了,個個出眾,而最後的總冠軍只有一個,這個行癡也是深不可測,甚至他跟冰夢誰強誰弱林銘都不敢說·何況還有小魔仙、龍牙,還有一些深藏不露的黑馬,就比如林銘自己就是這種情況。

群雄逐鹿!

最後的王者卻只會有一人!

想第一,太難了,無論對誰說都是如此!

林銘正想著,突然發現,行癡的號碼牌—也就是宮殿編號是二號,冰夢仙子作為神夢天宮的聖女·地位顯赫,又是東道主·拿到一號號碼牌是情理之中,而緊接著的二號不是小魔仙,也不是浩宇天尊的弟子,同為東道主的白堯,而是行癡!

從這個小細節就能看出來,普陀山地位的特殊了。

行癡的對手葉赫,也是複賽大賽區第一,而且不是一般的第一,他的實力有目共睹,能站在前五十,就已經說明問題了。

“這葉赫,算是三千大界界王聖地的佼佼者了,可是別說擠進天榜前十了,就算是前四十都很難,因為這次第一會武的情況特殊,界王聖地的天才已經難有立足之地了。”

“是啊,本來也很強的幽無盡,現在前五十都沒進,總決賽的時候,臨時加進來的天尊傳人太多了。”

行癡與葉赫一戰,根本沒有人看好葉赫,就連葉赫的同門弟子也是如此,差距太大了。

而比賽結果,也沒有任何奇跡發生,行癡的戰斗方式倒是沒有像冰夢仙子那麼撲朔迷離,他只是簡單的用佛門掌法,便輕松取勝,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動用無上神武,表現看起來中規中矩,普普通通,但是沒有一個人認為行癡真的普通。

在行癡之後,出戰的是小魔仙,林銘這才知道,小魔仙的號碼牌是三號。

“看來號碼牌從某種意義上說,反應了天尊天宮的實力,魔始天宮,也許在這二十多個天宮中排第三!至于普陀山排了二號,難道次于神夢天宮?”

林銘心中暗暗思量著,天宮實在太神秘,普陀山和神夢天宮,以林銘所擁有的信息,很難想象它們到底誰更強一些。

比賽一場一場的進行,獲勝的大都是天尊傳人,原本能擠進五十人中的界王聖地天才就很少,被一番掃蕩下來,幾乎全軍覆沒。

林銘的號碼牌很靠後,他出場自然也靠後得很,直劂八場,浩宇子才念到他的名字。

“第十八場,林銘對冰月!”

“嗯?對戰冰月?”林銘一怔,冰月正是神夢三仙子之一,這三人雖然不是神夢天尊的親傳弟子,但這不是因為她們弱,而是神夢天尊收的親傳弟子實在太少,千萬年的時間僅僅收了十個。

在這種情況下,神夢天宮的其他弟子,一點不遜se于其他天宮的天尊傳人。

“這······林師兄運氣太差了,第一戰就遭遇這麼強的對手。”

在觀眾席上,顏月兒擔心的說道,火烈石搖頭道:“也不能這麼說,應該說這五十人當中就沒有幾個弱的,遇上神夢三仙子也不奇怪。”

“我們應該相信林銘,他有沖擊總榜前十的能力,冰月雖然棘手,但應該也不是他的對手的。”火烈石這樣說著,其實心中卻對林銘的實力完全沒有概念,林銘藏得太深,火烈石也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情況。

林銘走上擂台,在他身前,站著一個身穿月白se緊身衣的女子,她身體纖細高挑,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樣子,短發齊耳,看起來乾淨利落。

看到林銘上台,冰月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神夢天宮冰月,請指教。”

她的聲音很悅耳,舉止言行都彬彬有禮,並沒有冰夢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冷漠,反而給人端莊溫婉的感覺。

“請指教。”林銘也行了一禮。

而就在這時,在場觀眾們,很多地方卻響起了噓聲。

“那個誰,別打了,趕快認輸!”

“看著礙眼,快認輸!”

神夢天宮的支持者非常多,之前冰夢仙子出戰的時候就是如此,她的對手凌峰被各種冷嘲熱諷。

在神域諸多年輕俊傑看來,神夢天宮的弟子們就是他們心中的女神,實力強大,天賦高,地位高,聖潔不可侵犯,各方面幾近完美。

很多人做夢都想著能夠娶到一個神夢天宮的弟子,一親芳澤,可惜神夢天宮的宮規之一就是終身不嫁,這樣情況下,他們也只能意yin了,根本別想跟她們有任何交集。

可是偏偏現在有一個男人,天賦比他們好,實力比他們強,還可以跟神夢天宮的女神們交手,他們當然嫉妒和不爽。

對這些噓聲,林銘充耳不聞,他默默的抽出鳳血槍。

“比賽開始!”

浩宇子大聲說道。

聲音傳來的一瞬間,冰月的全身亮起了淡淡的幽光。

林銘只感覺周圍場景一轉,他來到了一處戰場之中,這是凡人的戰爭,而他自己卻變成了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凡人模樣,武道修為近乎于零。

戰爭、厮殺、兵荒馬亂。

可是林銘卻實力低微,沒有任何出彩之處,在這樣的戰爭中隨波逐流,他有妻子,有孩子,在戰亂中受苦,隨時可能死去,而他卻無能為力。

“我沒有撿到魔方……”

“沒有了魔方的最初積累,我根本無法度過那段最難的歲月,結果是我被人暗害,落下隱傷,終身無法習武,要面對一個如此壓抑而無望的人生,這算是一個平行世界的我麼…···”

林銘心中十分明晰,這些都是幻象,在他的腦海中,鴻蒙戰靈,熠熠發光,護住心神。

“果然是幻術攻擊,專門攻擊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我最怕什麼?恐怕除了失去親人之外,我最怕失去的,就是我的一身修為,而這幻術就是讓我回歸于凡人,面對無窮苦難的人生。”

“冰月的幻術,不等于冰夢的,但是還是能看出一些神夢法則的奧秘來。”

林銘的目標是冰夢,在此之前,他需要先了解冰夢修煉的法則,冰月正是一個絕佳的對象,所以他不急著撕裂這幻術空間。

“是幻術攻擊,林銘中了幻術攻擊?”

之前的預選賽,凡是被神夢三仙子看了一眼的武者,幾乎瞬間就落敗了,林銘現在呆呆的站在原地,讓人根本無法清楚他的情況。

“嗯?”

擂台之上,冰月微微皺眉,她感覺自己的幻術始終未能入侵林銘的jīng神之海,而是被排斥在外。

“這人好強大的意志,根本無法用幻術攻擊擊敗。”

“冰月遇到對手了。他的意志防禦滴水不漏。”在神夢天宮一方,冰幻和冰云都關注著比賽。

“沒辦法,看來冰月要全力以赴,只能出禦靈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