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障礙
"怎麼,你不肯麼?大丈夫能屈能伸,示弱又如何!難不成,你想讓我因為你與林銘徹底為敵?"

朱炎深吸了幾口氣,握緊的拳頭才慢慢放松下來,他目露寒光,緩緩的道:"殿下,死去的天才,就不再是天才了."

"哼!你讓我暗殺林銘?朱炎,你不知道七玄武府在天運國是怎樣的存在麼?林銘是七玄武府百年一見的天才!你竟然讓我暗殺他,就算他出了武府,就算他還沒成長起來,可是你不要忘了我的哥哥——太子楊林!楊林雖然蠢,但還沒蠢到家!他怎麼可能不派人保護林銘?他身邊也有高手,甚至還有一個木易!一旦失算,一旦露出一丁點馬腳被楊林抓住,那就算我殺了林銘,我也會賠進去!到時候別皇位了,我連命都會保不住!七玄武府的權威不可侵犯,即便是父皇,他們也是廢就廢!"

"一個木易已經讓我頭疼了!我培養的十八死士還有我麾下的客卿,對付木易一個都十分勉強,若是再添一個成長起來的林銘,我的勝算會大降!"

朱炎嘴角抽動,雙拳微沉,他一字一頓的道:"殿下,請給我一些時間,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好,我信你一次,可是若是你再次讓我失望呢?"

朱炎深吸一口氣,咬牙道:"若是我敗了,若是林銘能夠繼續以這樣的妖孽的速度成長下去,那麼我會休掉蘭云月,向林銘賠罪!"

"哼,但願那時候還來得及!你退下吧!"

…………………

大明軒的包間中,燈火通明,菜肴精致,而朱炎此時卻沒有半分吃菜的心思.

看到朱炎不吃,蘭云月也沒敢動筷子,她猜到朱炎今天的煩惱與林銘的挑戰有關,她夾在中間,尷尬無比,一句話也不敢.

"今天,十皇子召見我了."沉默了許久,朱炎突然緩緩的開口.

"嗯,……什麼?"蘭云月心中隱隱的有些不安,她永遠不知道朱炎心中在想什麼,只覺得他這個人陰沉的可怕,他前一刻還保持著平靜,下一刻卻會突然暴怒,凶性畢露,他就像一個潛伏著凶獸的深潭,看似平靜,可是其中卻蘊含著無盡的殺機.

與朱炎在一起,蘭云月總是感覺一股無形的壓力,壓的她喘不過氣來,而不像過去與林銘在一起時,她可以任意的撒嬌,任意的使性子,而那個男孩總會帶著陽光的笑容滿足自己根本就不合理的願望……

可惜,那樣的日子一去不複返了,蘭云月心中歎息,卻不敢表露出任何的失神,因為她總覺的朱炎的目光如鷹隼一般,仿佛能看透他的內心.

"他讓我……"朱炎到這里微微一頓,雙目與蘭云月對視,緩慢的道:"讓我休掉你……"

那一瞬間,蘭云月懵了,她覺得時間仿佛在刹那間緩慢了下來,眼前朱炎的臉似乎突然變得遙遠了,一切的聽覺,觸感都變得模糊不清.

她雖然一直保持著清白之身,可是她與朱炎已經訂婚,在天運國,女孩訂婚後被休,這是一件極其恥辱的事,再嫁都會受到影響,朱炎若是真的休了她,她該何去何從?

她看著朱炎有些陌生了的臉,咬緊嘴唇,竭力不讓自己哭出來,可是眼淚還是在眼眶中打轉,她自然清楚十皇子對朱家和朱炎的意義,他的話對朱炎來分量該有多重.

"你……你同意了?"蘭云月的聲音帶著一絲模糊和哽咽.

"暫時沒有."朱炎如實回答.

"為……為什麼?"蘭云月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筷子,指節因為用力而微微發白.


"因為林銘,十皇子想拉攏林銘,而你……成了他拉攏林銘的障礙."

"障……障礙……"蘭云月的淚水終于忍不住滾落了下來,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怎麼有一天會牽扯到皇位的斗爭,成為皇子的障礙……

為什麼會這樣?

朱炎道:"我大概有一個月到兩個月的時間,具體該如何去做我卻還不清楚……你不必絕望,事未必成為定局."

朱炎完這些話後,就起身離開,推門離去.

留下蘭云月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仿佛失去了魂一般,她很清楚,雖然朱炎還有機會,但是若是自己有一天真的成為了他野心的障礙,哪怕只是一點點,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拋棄掉!

想到這里蘭云月心中湧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哀.

她失魂落魄的離開房間,推開包間的房門.

大明軒喧鬧的大廳中,一群群花天酒地的世家公子正在推杯飲盞,尋歡作樂,那精致的青銅酒杯上面紋雕著栩栩如生的饕餮紋,它們張開的口仿佛怪獸一般,好像要將她吞噬……

裝修豪華的大廳,天鵝絨的地毯,高雅的絲竹管弦之音,精美的玉盤金碗珍饈美食,這些她曾經夢寐以求追逐的東西,現在卻只讓她感到了格外的空寂.

她走下了樓梯,走出了大明軒.

秋天的夜晚已經有濃濃的涼意,迎面吹來的風帶著寒露的氣息,讓人憑空生出蕭索之感.

其實,朱炎沒錯……蘭云月明白,他今晚出這樣的一番話,自己沒有任何理由去怨.

她選擇朱炎,是因為朱炎能給她帶來的榮華富貴和更長的青春.

若是有一天朱炎為了女人而失去了他的地位,那麼他的女人就可能會離開他……

這個道理,朱炎怎能不懂?

選擇榮華,就要去承受榮華背後的苦澀,只是……她明白這個道理卻遲了……

她恍然意識到自己失去了多麼珍貴的東西,她後悔,卻並不是因為林銘如今已經金鱗化龍,只是悔她身在福中的時候卻不知那是福.

……

在許多人為林銘創造的成績而震驚,在各大勢力為林銘而有所動作的時候,林銘卻沒有因為自己取得的成績而有一絲一毫的自滿.

他這次選擇一個月挑戰朱炎,其實並無絕對的把握.

朱炎是林銘人生中第一個像樣的敵人.


曾經,林銘打算將他作為一生用以超越的目標,而現在,卻只是短短的大半年時間,林銘卻即將與朱炎站在同一個演武場上對決!

林銘可以感覺出朱炎的韌性和不凡.

朱炎與王硯峰一樣,擁有自己的高傲和不屈的意志,只是他不像王硯峰那麼鋒芒畢露,而是內斂于心,若王硯峰是一柄出鞘的寶劍,寒氣四溢,那麼朱炎就是一柄藏于刀鞘中的狹刀,鋒芒盡斂,你不知道他何時會出鞘,而出鞘的第一刀,卻往往是防不勝防的一刀!

朱炎,不是那麼容易被壓倒的!他在朱家並非嫡子,卻憑借自己的實力和努力,一步步爬到現在的位置,極有可能繼承朱家家主之位,這樣的人,肯定如韌草一樣,帶著一股韌勁!

即便林銘手中還有一個已經經過銘藥符增幅了的金龍髓丹,他也並無十足的把握!

這一個月,朱炎也必然會付出加倍的努力!

可是雖然明知這樣,林銘卻依舊發出了挑戰!他不但要挑戰朱炎,也要挑戰自己,將自己逼入絕境,激發潛能!

這個月,林銘可以獲得的資源大幅度增長,可以在七大殺陣中修煉五個整天的時間,獲得五顆聚元丹,五顆真元石.

聚元丹不算什麼,而這真元石,尤其是五個整天的修煉時間,卻對林銘來至關重要.

五個整天,六十個時辰,平均一天兩個時辰!

雖然不能肆意修煉,但是兩個時辰的效果已經非常好了.

這一日清晨,林銘早早的背了貫虹槍,前往瀑布寒潭.

而就在他即將邁入寒潭的時候,一個聲音遠遠的傳來,"族弟,等等."

"嗯?"林銘腳步一頓,是林武.

"族弟,恭喜你啊,這次真是為我們林家長臉呢!"林武樂呵呵的跑了過來.

林家以前一直是青桑城最大的家族之一,而現在卻被朱家完全比了下去,這也是沒辦法的是,林家再強也比不得朱家出了個娘娘,而且人家娘娘生的皇子還被封為親王了.

這點比不上只能怨命不好,可是,最讓林家長老們窩火的是,林家的年輕一輩也被朱家壓的死死的,就一個朱炎,卻仿佛一座山一樣橫在林家弟子面前,林家年輕一代最強的就是林武,在七玄武府混了兩年才勉勉強強混進地之堂,而且排名還是中下游,另外兩個連地之堂都沒進,三個加起來也趕不上朱炎的一半,這讓林家長老如何不惱火?

可是在昨天,十二個遠距離傳音符連環傳音,硬生生的把消息從天運城傳出了數千里,當夜就傳回了青桑城.

一般的傳音符,只能傳出幾十里遠,而遠距離傳音符,一張卻能傳出數百里遠,但是價格高昂,一張就要幾十兩黃金,從天運城將消息傳到青桑城,需要十二個傳音符連環傳音,光是這一個消息的傳遞消耗就要幾百兩黃金,沒有重要的消息的話,即便是林家這樣的大家族,也不會這麼浪費.

十二張連環傳音,赤金加急,消息只有一句話:"林銘,進入七玄武府三十四天,第二次萬殺陣考核,排名六十二,獲得天之府挑戰權,槍尖直指朱炎,當眾下戰書,一個月後挑戰朱炎."

據,林家家主接到這張傳音符後當場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而且還罵了一句髒話——"真她娘的爽!"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