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一路狂掃
"不知道這林銘能堅持多久."在萬殺陣外,人人紛紛關注著林銘,甚至幾個與林銘同在萬殺陣上,排名石前七十的天之府弟子反而無人關注了.

"最少四柱香,甚至第五柱香都能燒完一半,這張蒼當時都可以到三柱半,林銘完勝張蒼,排名石進前一百是肯定的,甚至九十,八十都未必不可能!"

"進前一百絕對沒問題,可是八十名以前就不那麼好進了,那里已經臨近天之府弟子的排名了,競爭非常激烈,排名前八十,可以獲得挑戰天之府弟子的資格,贏了就可以進入天之府!"

"的也是,要是來到七玄武府一個多月就能進入天之府,那真不是人了."

"在很早以前七玄武府也曾有過第二輪考核就排進九十多名的,不過那些人都是十八九歲了,因為種種原因沒能及時進入七玄武府而已,真正有實力能十五歲就在第二輪考核排進前一百的,據我所知,這一百年來都沒有幾個!"

"嗯,這十年來只有秦杏軒有這實力,不過她直接成了核心弟子……與我們根本沒什麼交集……"

……

一炷香燃盡,兩柱香燃盡,三炷香燃盡……

直到第四柱香點燃,萬殺陣中的林銘臉色出現了一陣潮.

"嗯,不對啊,靜云姐,我怎麼看那林銘似乎是要堅持不住了啊,這才第四柱香剛點著,這麼下去,他進前一百都有點勉強呢."慕容紫眼力極好,她透過了陣法光芒的遮擋,把林銘的況看的清清楚楚,林銘現在氣息微微紊亂,那是真元消耗過多的體現.

白靜云皺了皺眉,她本來以為林銘甚至有可能堅持到第五柱香燃盡,現在看來,有點渺茫,第四柱香堅持完算不錯了.

"林銘好像確實有些不支了,莫非他在萬殺陣中太大意,一開始就不心受了傷?"

若是開始受了傷,每次戰斗都要更多的消耗,傷口失血也極為致命,一旦如此,考核就砸了,排名不升反降,導致下個月能調用的資源繼續減少,所以武者在過萬殺陣時都心謹慎,盡量避免失誤.

"受傷也是實力不濟的表現,姐姐,我都了,林銘沒有你想的那麼厲害."慕容紫撇撇嘴,有些不服氣的道,她從也是頂著天才神童的名號長大的,現在被一個比自己還兩歲的少年完全比下去了,自然有些不服氣.

"哦?沒那麼厲害?好吧,就算林銘實力不濟,只能堅持四柱香的時間,那麼我的好妹妹,你在剛入七玄武府一個月的時候,能堅持幾柱香呢?"

慕容紫頓時無話可答了,她當初剛入七玄武府的時候,第一次考核可是前一百五都沒進,第二次也不過排到了一百四十多,比林銘可差了遠了.她干脆一只手拖著尖尖的下巴,翹起嘴巴看考核,就當沒聽見了.

其實武府弟子在排名石上進步最大的時候就是每個學期的學期末,每到這時候,就會有大批的學生畢業,這些礙眼的高手走了,排名自然就空出來了,而新生總是排在你後面.

所以七玄武府的學生就算實力差勁,隨著他在武府呆的時間越久,他的排名也會越靠前.

看到慕容紫耍無賴,白靜云笑笑,不去計較了,是啊,即便林銘只能堅持四柱香,堪堪殺進前一百,這成績也足以自傲!七玄武府這一百年來,這種妖孽一只手數的過來!

……

"大哥,這林銘似乎要堅持不住了."拓苦摸著下巴,對凌森道.

"嗯,不過就算四柱香,他的成績也會很驚人."

"嘿嘿,當然,他用的是槍啊,而且是重槍,槍也有很多用法,這林銘的槍,應該是大開大合的打法,這種打法,群戰中殺敵那叫一個猛!不過一般人可不敢用,因為消耗非常快,所以再厲害的將軍,也不可能一個人完成萬人斬.在萬殺陣中,就算是有人用槍的,也不敢這麼打,而是會盡量拖時間,回複體力,因為敵人層出不窮,越來越強."拓苦用的是棍,跟長槍有異曲同工之妙,自然知道這種兵器的優勢所在.

"等著看吧,看林銘到底堅持多久."

………………

在萬殺陣中,林銘一槍挑飛一個持劍的武者,摸了一把臉上的血,"似乎,殺的有些過火了!"

林銘看著面前那一個手持長戟,騎著全副武裝戰馬的黑甲騎士,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鍛骨境武者!

林銘用手中的紫烏長槍一路狂掃,別人一招殺一個敵人已經是極高的效率,而林銘卻是一招殺一片!

所以這才三炷香剛點著,就已經出了練體五重鍛骨境的武者了!

比林銘整整高出了兩個境界!

林銘剛才與這鍛骨境的黑甲騎士交手幾次,對方力量本來就大,配合全副武裝的馬匹,沖撞力大的驚人,林銘沒占到任何便宜.

一般七玄武府的絕頂天才,跨過一級戰斗不成問題,比如三重巔峰的張蒼,出了七玄武府可以戰勝四重巔峰的敵人.

而林銘,在這七玄武府的一群絕頂天才中,依然能越級戰斗,他以初入練體三重的實力完勝張蒼,可是遇上這初入鍛骨境的黑甲騎士,也只是勉強戰個平手,若是周圍沒有其他敵人,林銘還可以利用對方只是幻象,頭腦不靈活攻擊手段死板的弱點干掉他,可是現在,周圍敵人層出不窮的攻擊卻讓林銘險象環生!

"嗡!"

林銘與黑甲騎士很拼了一記,雖然紫烏彈鐵有超強的緩沖性能,林銘卻依然被震得虎口發麻.

黑甲騎士被林銘拼的馬蹄高高揚起,而林銘卻被反彈出去,身體在半空中連翻了幾個圈.

"吼!"一頭二級凶獸趁著林銘在空中失去平衡的瞬間,撲沖上來,兩只前爪如利刀一般切向林銘胸口.

林銘只聽耳邊風聲呼呼,他抓住紫烏長槍,憑借這八百二十斤重槍沉穩的慣性在空中穩住了身子,深吸一口氣,氣流如長蛇一般湧入林銘的鼻腔之中,他看准那撲來的凶獸,猛地一拳擊出!

"粉身碎骨拳!"

"噗!"那凶獸身子猛然一頓,背後竟然爆開了一個大洞,血肉內髒猶如井噴一般從那大洞中沖飛出去!

一拳必殺!

林銘翻滾著落入獸群之中,他的氣血尚未調息過來,周圍的猛獸武者已經撲殺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