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慕容紫,白靜云
"考核正式開始,有意考核的現在就可以繳納真元石,進入萬殺陣了."

負責萬殺陣的執事師兄話音剛落,王硯峰已經第一個跳上了祭壇.

"這王硯峰,還真是越挫越勇啊."

"不知道他這次能進步多少."

台下有人在議論,王硯峰上次考核拿到了一百六十八名,然而他考核之後,有幾個排在他後面的人參加考核之後超過了王硯峰,最終把王硯峰擠到了一百七十二的位置.

王硯峰靜心坐在萬殺陣祭壇上,他很清楚,今天他只是個角色,哪怕是在未來一兩年之內,這里都未必會成為他的舞台,他要做的只能是穩紮穩打的走好每一步.

"考核開始!"

光芒籠罩下來,王硯峰開始了厮殺,這十二人,都是排名一百二十以後的,臨近考核結束,王硯峰第三個敗下陣來,最終排名一百四十五.

"這王硯峰殺進一百五了."

"暫時而已,保不准還會被擠下來.不過能在第二個月就進入一百五十名,還是很不錯的."

王硯峰確實很不錯,然而林銘的光環實在太盛,以至于他完全被忽視了.

"第二輪,有意考核的,可以上台了."執事師兄又一次道.

空出十二個位置,一個紫衣少女如風一般飛上了台,站定了其中一個位置,這女孩正是慕容紫.

"靜云姐姐,我們早點考完吧."

"好."緊接著,白靜云也出現在了台上.

人群中發出一些驚呼,這兩個天之驕女,一個十七歲,一個十八歲,拋開相貌氣質不談,兩女的武道天賦在天運城年輕一輩中也能排的進前十,而且兩女家世又出眾,只能讓人感歎上天對她們的偏愛了.

現在慕容紫進入七玄武府兩年,排名三十六,白靜云在武府三年,排名二十六,這個成績,尤其是慕容紫的成績,即便是朱炎也有所不及!

美女的考核,總是很容易便吸引來許多人的關注,連那些大人物的探子也紛紛打起精神來,畢竟很多大人物,比如十皇子,便有意想娶這兩個女孩.

當然,相較兩女來秦杏軒更出色,可是秦杏軒太遙遠了,她立志追求先天境界,先天高手根本是傳中的人物,凡人無法企及,娶秦杏軒就是做夢,所以慕容紫,白靜云兩個女孩愈發的炙手可熱.

娶了她們,不但享盡豔福,更是能成為輔佐自己事業的一大助力,這等好事,誰不動心?

若是能一起收了,那簡直是人生的極致,連皇子都不敢想!

萬殺陣的光芒籠罩下來,兩女的考核正式開始,一些人之堂的**絲男死死的盯著兩女被光芒沐浴的身影,有些人拳頭握的緊緊的,嘴里還念叨著什麼,似乎比他們自己考核還要緊張.

看到這一幕,林銘心中稍有感慨,明知自己得不到的東西,與自己無關的事物,卻還是熱切的去關注,去操心,這大概就是人物的悲哀了.

人物……即便是進入七玄武府,若是不能在這一群天才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也終究是人物罷了!

考核進行了六柱香的時間,祭壇上的慕容紫輕哼一聲,臉蒼白的從台上退了下來,光是這一幕,就看的眾多**絲男為之揪心了,看那些人那揪心的表,若是能代慕容紫受罪,恐怕會甘之如飴吧.

慕容紫的最終排名為二十八,這個排名,讓人心驚!

緊接著,白靜云也從祭壇上退了下來,最終排名,二十二!

這兩個天之驕女,光芒越來越耀眼,再過一年,進入前十都大有可能!

那些探子,紛紛點燃傳音符,向他們的主子報告,這種事,足以引起那些皇子的注意了.

這兩個女孩真是極品,可惜那些皇子就算心動,也不能用強,他們倒不是忌憚她們本身的實力和身後的勢力,她們所在的勢力雖然不,但也得乖乖的服從皇室的命令.

可是,這些皇子們卻不能無視七玄武府,任何人,任何組織,哪怕是皇室,都沒有膽子強迫,欺壓七玄武府的弟子,那就相當于蔑視七玄谷的權威,而七玄谷的恐怖,皇室提起來都會膽戰心驚!

"第三輪考核開始,有意考核的弟子,可以上台了."執事師兄再次宣布.

位置空出來後,朱炎淡淡的看了林銘一眼,緩緩走上了祭壇.

"朱炎上場了!"

論天賦,朱炎雖然未必排的上天運城年輕一代前十名,但也不會相差太多,十七歲,四品上等天賦,進入七玄武府兩年,排名石三十九,這個成績,也只是僅次于慕容紫而已.

當然,朱炎為了這個成績付出的努力要比貪玩的慕容紫多的多!

所以他的天賦其實是稍差一些.

朱炎這等實力,天賦,當然也吸引了不少大勢力的注意,然而朱炎注定了是根本不會被拉攏的人.

朱家家主的女兒,也就是朱炎的姑姑,嫁入了皇宮成為容妃娘娘,而她正是當今勢力極大的十皇子的母親!

所以朱炎,注定了是十皇子的人.

按照天運國的皇位繼承規則,立嫡不立庶,立長不立幼,然而偏偏皇後無子,于是天運國國君立了貴妃娘娘的長子三皇子為太子,可是這三皇子自幼讀書,武道天賦只有二品,實力有限,且宅心仁厚,未必能穩穩當當的把這皇位繼承下來.

而這十皇子,修武天賦為所有皇子中最高的四品下等,加上本人又刻苦努力,修為很高,弱冠之年,十皇子曾領軍邊關,驍勇善戰,屢立戰功,被封為云親王,賜帶紫金冠,穿四爪金龍袍.

在天運國,不是每個皇子都能封王,就算封王,這王還有兩等,上為親王,下為郡王,親王都是一個字的封號,比如十皇子的云親王,他們所在的屬地可以稱為國,甚至可以有相當于玉璽的"國寶",而郡王是兩字封號,只有封地而已.

論勢力和朝野中的影響力,這十皇子云親王可是比當今太子更大.

誰也不准,未來的皇位究竟會落在誰的手里.

一旦十皇子上位,這朱炎可就是當今皇上的表弟了,雖然朱炎的母親在朱家只是妾,朱炎只能算是庶出,而他這個當容妃娘娘的姑姑卻是嫡母所生,兩者的親緣有些遠,但是朱炎才能實力出眾,肯定會得到新皇的重用!

所以這朱炎,在七玄武府乃至整個天運城也算是一號人物,不過,一切是在十皇子奪嫡成功的前提下,一旦十皇子奪嫡失敗,那朱炎不但不會成為什麼人物,還很可能被當成異己被除掉.

"考核開始!"

朱炎進入萬殺陣後,立刻有人開始點香計時.

一炷香一炷香的燃盡,一直第五柱香燃到了一半,朱炎才出現少許不支的現象,直到第六柱香點燃並燃盡大半,朱炎才悶哼一聲,從萬殺陣退了出來.

最終排名,三十二!

林銘靜靜的看著這個名次,絲毫不覺得意外,朱炎早在大半年前就進入了七玄武府天之府,當時他還只有練體三重巔峰的修為,如今突破了練體四重,修為突飛猛進不足為奇.

"三十二!我上個月卻是一百二十六!"林銘摸了摸背上的貫虹槍,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接下來,我便上台看看,到底與朱炎差距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