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空手接白刃
"這林銘,太狂了!"

"面對張蒼竟然不第一時間出武器,這張蒼的刀以快著稱,這林銘的武器卻是一把重槍,這種武器本來就慢,他還背在背上,我打賭一會兒他被張蒼眼花繚亂的刀法逼的好無還手之力,直到輸也沒機會拔出武器來!"

連拓苦也是微微搖頭,"這林銘確實大意了,他難道想空手接白刃?張蒼的刀本來就是吹毛斷發的寶器,灌注真元後,削鐵如泥,林銘就算是鍛骨大成,也不可能用手去接!"

凌森望著林銘,沉默不語,他雖然不了解林銘,但是單從武道之心看,林銘不該是狂妄輕敵的人,他究竟有什麼想法,看下去就知道了.

"你想死,我成全你!"張蒼獰笑一聲,從靜立狀態猛然暴起,身體在演武場上化成了一道黑色的幻影,"踏踏踏"的腳步聲猶如傾盆暴雨擊打在荷葉上.

快到極致的步伐!頂級輕功——七星流云!

"晶——"陡然間,一聲讓人心寒的刀鋒顫動之音在空氣中鳴響,張蒼的刀猶如電光一般沖出,從一個刁鑽的角度,自下而上直取林銘肋下!

那一刀沒有使用任何武技,然而本身就輕薄的狹刀,灌注張蒼的凝厚真元,速度快到了極致,力量也強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無可挑剔的一刀,勢不可擋!

即便是精通身法的武者,身體的閃避也不可能快得過刀速,即便是用輕型兵器的高手,也很難擋得住張蒼這從側面攻向腋下,角度刁鑽的一刀!

何況林銘的身法只是《基礎步伐》,用的武器更是在速度方面有所不足的重槍,而且此時他的槍還背在了背上!

怎麼擋?連凌森都瞳孔微縮,全神貫注的盯著張蒼的那一刀,無法預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而就在這時,林銘陡然伸出了右手,對准那狹刀一掌拍下!

看到這一幕,拓苦瞬間瞪大了眼睛,這林銘瘋了!

以手對刀!空手接白刃!

那可是灌注了真元的寶刀!這林銘,不要手了!?

張蒼的嘴角泛起一絲獰笑,以手來擋,哈哈,我不把你這手切掉,枉我練刀十二年!

在那電光火石之際,人們根本就來不及反應,而林銘的手,已經重重的拍在了張蒼的刀上.

在那一刻,林銘手上無數細單元呼吸節律完全一致,真元在這呼吸吐納中形成了共振,一波波的真元,如同潮水一般湧出!

真元震蕩,練力如絲!

一瞬間,強烈的真元波動傳遞到狹刀上,刀身竟然劇烈的顫抖起來!張蒼在其中的灌注的真元瞬間被林銘的真元波動沖散!

張蒼臉上的獰笑驟然凝固,他只覺得虎口一麻,差點握不住刀!

"怎麼!?"這樣的變故讓他始料未及,他還沒來得及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林銘已經一拳打來,直沖張蒼的胸口,這一拳看似平平無奇,但卻飽含了真元的震動,正是所謂的《粉身碎骨拳》,若是被一拳砸結實了,張蒼最少折掉半條命!

張蒼到底是從軍多年,長期身死厮殺中形成了對危險的直覺,面對林銘這一拳,張蒼本能的感到了巨大的危險,他腳踏地面,大成級的《七星流云》身法猛地施展出來,張蒼的身體驟然暴退,險之又險的躲過了林銘的這一拳!


但是,雖然躲過了拳頭,張蒼還是擦到了拳風,僅僅是這拳風擦到身體上,張蒼竟是感覺似乎心跳,肺部張縮,腸胃蠕動都受到某種奇異頻率的牽引,讓他體內氣血翻湧,想吐出一口血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張蒼大驚失色,因為體內氣血逆轉,他落地一個踉蹌,連退數步,以刀撐地才穩住了身子.

看到這瞬間的交手,台下眾人都看呆了,剛才那一瞬間發生了什麼?林銘空手擋下了張蒼的刀!而後一拳揮出,僅憑拳風便打的張蒼一個踉蹌,連退數步,差點摔倒!

一個地之堂的老弟子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幾乎以為自己眼花了.

"老天,我沒看錯吧!這林銘他真的是人?他這胳膊腿都是鐵打的?刀槍不入,空手接白刃!?"

"張蒼明明躲開了那一拳,怎麼會被打的倒退幾步?"

"怎麼可能,林銘一個月前還是排名石一百二十六,轉眼間,他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

"你這麼一,他剛入七玄武府的時候,還比王硯峰沒強多少,可是幾天後的萬殺陣排名,王硯峰排一百七十多,而林銘排一百二十六!"

不知是哪里傳出的話,這一聽,眾人都覺得心底發寒,這簡直是妖孽般的進步速度!!

之前諷刺林銘修習《基礎槍訣》和《基礎步伐》的地之堂弟子依然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一切,他喃喃的道:"不對啊……不對啊……他明明修煉的是《基礎槍訣》……這不可能啊……"

……

"大哥,剛才那一掌一拳,你看清楚了麼?"拓苦問一旁的凌森,臉上帶著凝重之色.

凌森皺著眉,"我也沒看清,林銘拍刀的那一掌有些玄機在里面,不過倒也沒有看起來那麼誇張,他那一掌拍的是刀身,而不是刀刃,所以手掌才沒事,不過這林銘真是藝高人膽大,那麼快的刀,他也敢拍!一個不好,手就沒了!"

拓苦道:"就算是拍刀身,一掌下去,刀刃也絕對會傷到手,何況張蒼刀上還灌注了真元,削鐵如泥,這林銘敢這麼做,絕對有倚仗,怪不得林銘之前敢,當出槍時,自然會出,他根本是認為,張蒼還不值得他出槍!"

拓苦話間,自己都感覺心神震顫,他剛到七玄武府一個月的時候,可絕對沒有把握挑戰排名石一百名左右的弟子.

……

林銘那一掌,確實如凌森所,並沒有拍到刀刃,林銘的出手素來精准無誤,配合練力如絲,真元震動對手的守護,他才敢用手擋刀!

這時,張蒼站在十幾丈遠望著林銘,目光中已經隱隱有了驚懼之色,林銘剛才那一掌一拳,讓林銘在他心中有了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張蒼的優勢就是近身格斗,而對付長槍這種武器,近身格斗也是最佳的取勝之道,可是現在,他再也沒有半分信心去面對林銘的拳和掌.

咬了咬牙,張蒼雙手握緊刀柄,"林銘,你確實讓我驚訝,可是你不要以為你這就贏了,接我最強一擊!"

不能近身戰斗,張蒼還有武技!

---第二更,兩更完畢,求一張推薦票--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