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當出時自會出
柳明相首先上台,長劍一指王硯峰,笑道:"王硯峰,上來受死吧!"

"哼."王硯峰冷哼一聲,怡然不懼的上台,他與柳明相的賭斗也定在了這一天.

"這王硯峰,倒是有骨氣."林銘看得出,王硯峰的氣勢不是裝出來的,王硯峰與柳明相的差距太大,即便王硯峰天賦上佳,也不可能在一個月之內追上來,可是面對贏面渺茫的戰斗,他還能勇氣氣勢都在,這就十分難得了.

王硯峰抽出了自己的寶器劍,真元灌注其中,《九道真》的九顆青色符文一一亮起,形體比之前與林銘一戰時凝實了數倍.

這一個月來,王硯峰瘋狂的修煉,雖然沒能達到練體三重巔峰,但是也讓真元練髒的程度更加徹底,鞏固了練體三重的修為.

看到王硯峰的九道真劍法,柳明相笑道:"倒是有點進步,可惜比我還差得遠."

"受死吧!"柳明相大喝一聲,抽出長劍,向著王硯峰一劍斬去,在半空之中,他的劍變成了紫灰色,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呯呯呯!"柳明相連出三劍,寶器級的長劍,灌注了柳明相的真元,發出激烈的氣爆之聲.

王硯峰稍稍後退一步,劍身上九道真符光芒大盛,一劍劈出,柳明相的劍風頓時被劈的弱了許多,王硯峰又出一劍,破開了柳明相的第一道劍風.

"嚓嚓嚓!"王硯峰且戰且退,連連切開柳明相的劍風,一時間,空氣布帛一般被撕碎,王硯峰在肆意的能量流中步履沉穩,絲毫不亂.

"有幾分本事,可是還差得遠!天王斬輪劍!"

柳明相踏前一步,身上真元呈現出更加濃郁的紫色,氣息如沸水一般滾滾沸騰,三尺長劍閃爍出紫陽一般的光輝,一道真元凝成的三尺法輪出現在了柳明相的劍尖上,急速的旋轉著.

"天王斬輪劍!藏書閣記載的高級武技,練成極難,可是這柳明相卻練成了!"

"王硯峰危險了!"

林銘眯起眼睛望著場中的天王斬輪,那真元形成的法輪自成一個奇異的體系,在他看來毫無破綻,可是,林銘卻發現,柳明相支持這天王斬輪極為勉強,在他向長劍寶器灌注真元的過程中,有著太多不圓融的地方!

王硯峰要想贏,只有趁現在沖出,截斷柳明相寶器中的真元供給,可是王硯峰不是銘文師,更不懂《太一靈魂訣》,不可能看得清柳明相寶器中的真元流動路線.

這時候,王硯峰動了,雖然柳明相此時氣勢迫人,但是王硯峰卻毅然逆流而上!他很清楚,這時候要是不上就更沒機會了,必須在柳明相招式尚未凝聚到最高點時,擊破他的天王斬輪!

王硯峰一劍揮出,他的攻擊目標既不是天王斬輪,也不是柳明相寶器中那些真元流動不圓融的地方,他攻擊的是柳明相的胸口要害,長劍灌注真元,隱隱有電光閃動,攜帶著風雷之聲,武技——雷云斬!

這一招,正是王硯峰在藏書閣所選的高階武技!

當時,王硯峰在藏書閣選擇的《神陽功》,《鴻鵠落羽》,《雷云斬》,這三門功法武技沒有一個簡單的,王硯峰就算天賦出眾,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學會.

《神陽功》是功法,修煉起來是為了提高修為,想靠它提升實力絕非一朝一夕之功,而《鴻鵠落羽》是輕功,同樣不能提高正面戰斗力,所以王硯峰這一個月的時間大多數用在了《雷云斬》上,如今,他的雷云斬已經有所成,他想著憑借這一招,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

"天真!才修煉了一個月的雷云斬,如何與我的天王斬輪相比!"柳明相大喝一聲,長劍帶著天王斬輪一劍斬下,紫色的天王斬輪,帶著吞噬一切的旋轉之力,重重的落了下來.

"轟!"雷云斬與天王斬輪相撞,激烈碰撞的真元將空氣壓成了實質化的氣膜,如潮水一般沖向四周,半空中雷電閃爍,王硯峰和柳明相同時倒飛了出去!

柳明相身子在半空中翻了幾圈,最後用劍撐著落在地上,胸口氣血一陣翻滾,顯然剛才的撞擊讓他很不好受.

然而王硯峰就更慘了,身子倒飛出十幾丈遠,重重的撞在了一棵大樹上,張口噴出了一股血箭.

"這王硯峰輸了!"

"意料之中,不過他能把柳明相打到這種程度已經是很不錯了."

"新生怎麼可能贏得了老生?大家誰不是天才,我們在這七玄武府多呆了好幾年,要是輸給新生,我們這幾年豈不是白呆了!那林銘,肯定也是要輸的!這幫新生,不敲打敲打他們,還覺得自己要騎到我們頭上了!"一個地之堂的老弟子撇了撇嘴,不屑的道.

王硯峰撐著劍,單膝跪在地上,左手擦去了嘴角的鮮血,他冷冷的盯著柳明相,甩手扔出了五顆真元石!

"今日你從我手中取得的,他日我加倍討還!!"

王硯峰惡狠狠的吐出這句話,每個字都金石落地一般,聲聲入耳.完後,他轉身撐著劍,拖著摔傷了的腿,一步步的離去!

目送王硯峰離開,林銘倒是對這王硯峰有些欽佩,起王硯峰,實在是倒黴,自從進入七玄武府,他連連受挫,屢戰屢敗,要是一般心高氣傲的天才,很可能因此一蹶不振,而王硯峰卻可以不屈不撓,不得不讓人佩服.

"林銘,上來吧,該你了!你會是同樣的下場!"繼柳明相之後,張蒼走上演武場,張蒼的排名石成績是一百零三名,實力要比柳明相還要高出一大截!

林銘背著貫虹槍走上演武場,與張蒼遙遙對立.

王硯峰和柳明相的一戰只是開胃酒,而林銘和張蒼的,才是今天賭斗的重頭戲,在場一大半人都是沖著這場賭斗來的!

這些人中,新生自然是希望林銘爭口氣,就算輸,也不能輸的太難看,而老生則希望張蒼能以壓倒性的優勢勝利,好讓這些自以為是的新生們知道他們與老生的差距!

看到林銘上台,凌森和拓苦也多加了幾分注意,林銘到底憑什麼排到排名石第一百二十六名,馬上就要見分曉了!

戰斗正式開始,張蒼抽出了狹刀,這柄刀沒有刀鐔護擋,刀身直接連著刀柄,刀身長兩尺八寸,刀柄長不過三寸,刀刃狹薄如紙,一看就知道這是一柄快到極致的刀.

毫無疑問,這刀是一件寶器,作為七玄武府排名一百左右的弟子,即便不是世家出身,也很容易被大勢力所招攬,憑借加入大勢力的那些優厚待遇,拿到一件寶器不算什麼!

"拔槍吧林銘,我倒是想看看,你的《基礎槍訣》練得怎麼樣了?有沒有成?這麼簡單的功法,一個月就應該成了吧."

張蒼臉上帶著一絲捉狹的笑意,別是《基礎槍訣》成,就算是圓滿對他也沒什麼威脅,凌森拓苦越是關注林銘,他越會將林銘狠狠的踩在腳下.

張蒼將真元灌注到狹刀中,看到林銘依然站立不動,他眉頭一皺,"你不出武器麼?"

林銘緩緩的道:"當出時,自然會出的!"

"你什麼?"張蒼心中盛怒,作為地之堂的上等弟子,他竟然被一個新入武府的後輩如此輕視,而且對方的實力還不如他,簡直不知死活!"當出時自然會出!?好!很好!今天我就看看,你還有沒有機會拔出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