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凌森,拓苦
在七玄武府,凌森,拓苦,張冠玉三人有著絕對權威,哪怕武府的幾個核心弟子都比擬不上,這三人從進入七玄武府後第三年就開始位居排名石的前三名,而後一直保持到現在,壓得別人半點脾氣都沒有!

排名石只顯示排名,不顯示得分,所以沒人這三人到底拉了第四名多少分,曾經有傳聞,張冠玉落下了第四名數萬分,也不知道真假.

總之,凌森,拓苦,張冠玉三人的實力深不可測,有傳聞,半只腳踏進練體第五重的凌森,已經有了可以與凝脈期武者一較長短的實力了!

這樣牛逼的人,來關注誰?

張蒼和柳明相是不可能了,他們雖然強,但是兩年還沒殺進排名石前一百,絕對輪不到凌森,拓苦來關注,而王硯峰也是不夠格,四品上等天賦雖然是絕頂,但放在凌森,拓苦眼里,也只是一般般了,首次殺入前一百八十名的成績更是不值得關注,那麼只會是林銘!

他們要來看看,這個在第一次萬殺陣考核中就沖到一百二十六,連張冠玉都比下去的年輕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此時,在人群之中,張蒼和柳明相剛剛到場,但是因為凌森和拓苦,他們的風頭完全被搶了,根本沒人關注他們兩個賭斗的當事人.

張蒼自然不會自戀到認為凌森和拓苦兩人來看賭斗是沖著自己來的,那麼他們來看的當然是林銘,意識到這點讓張蒼心里十分不舒服,就算他能贏,凌森和拓苦的注意點卻也不在他身上!

"哼!竟然都瞧我,我會讓你們知道,你們的判斷的愚蠢和錯誤!"張蒼暗暗握緊了拳頭.

柳明相也咬牙道:"張蒼,這次我們不但要贏,而且要贏得乾淨利落,五招之內將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家伙踩在腳下,否則真要讓別人看扁了!"

"哼,我會在那姓林的子身上留下點記號,讓他後悔來這次賭斗!"張蒼摸著手中狹刀的刀柄,目光中的寒芒一閃而逝.這也是朱炎的關照,不但打擊他的武道之心,也要重傷他,最好能影響他日後的修為.

就在這時,林銘和王硯峰也到場了,今天的林銘,身穿一身黑衣,背後背著一杆紫烏色的八尺長槍,八百二十斤重的貫虹槍,背在林銘的肩膀上絲毫沒有壓彎他的脊梁,他本人也如貫虹槍一樣,站的筆直!

雖然他只是練體三重的修為,但是凝厚的真元配合厚重的氣勢,竟然讓人憑空生出一種無可撼動之感.

"這林銘,不錯!"拓苦開口道,"他背後那杆槍,看制材是紫烏彈鐵的,與我的棍制材一樣,那樣一杆槍重量在八百斤以上,槍身蘊含的力道十分恐怖,他敢用這種兵器,對自己的力量十分有自信."

拓苦的兵器是武者很少用到的棍,槍少但至少在軍隊里還能看到,而這棍,在軍隊中都沒得用,只有一些不講殺生的寺廟才會用到.

棍為兵中仁者,拓苦的棍,重達八百六十斤,紫烏彈鐵做成的棍身,外加兩頭云紋鑌鐵匝成的金箍,雖然不是寶器,但是打起人來,卻會蘊含恐怖的彈力.

形容頂級棍棒的威力,常用"擦之即傷,觸之即死"來形容,這就是因為棍身上蘊含的恐怖顫勁!擦打一下,就會被彈傷,而若是一棍砸下去,鐵甲都要爆碎!

所以對棍這種武器來,寶器棍的威力反而不如紫烏彈鐵!


槍在某些方面與棍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招式更加複雜多變.

拓苦用的是棍,對用槍的林銘自然會生出一種親切感,兩類兵器同樣少見.

"不過可惜了,他對上了張蒼,這林銘的況我看不清,不知道他將來會一飛沖天還是泯然眾人,但是現在,他卻不是張蒼的對手.你覺得林銘會與張蒼斗上幾招?"拓苦問一旁的凌森.

凌森望著拓苦,反問道:"你確定林銘會輸?"

"哦?你難不成還以為林銘會贏?"拓苦覺得自己已經是高看林銘了,忽視了他的天賦,當他是一個可能的勁敵,可沒想到,凌森的評價更高!

凌森關注林銘,一方面是因為林銘第一次萬殺陣考核取得了排名一百二十六的成績,另一方面是因為林銘在幻境關武道之心的考核中,破了他自己保持的過關記錄!這證明,林銘的武道之心已經超過了他!

凌森雖然內心堅毅如鐵,無欲而剛,但是並非毫無破綻,他的破綻就是殺戮之心,凌森喋血嗜殺,戾氣太重,難以破除這份心魔.

當然,林銘同樣有破綻,人非天地,不可能在本心上毫無破綻,這就要看誰的破綻更了.

凌森天賦為四品下等,在天才云集的七玄武府,這個天賦只能算還可以,可是他卻憑借著強大武道之心牢牢占據著七玄武府天之府第一名的位置,現在,他在林銘身上看到了他過去的影子,他想看看林銘是不是也能創造奇跡.

凌森道:"我不確定林銘到底能輸還是能贏,不過我記得,林銘在闖萬殺陣的時候,還是練體二重巔峰的修為,現在卻已經練體三重了."

"嗯?還真是."

除非實力差距過大,否則武者的實力一目了然,此時張蒼和柳明相自然也注意到了林銘實力增長.

"這子,走狗屎運了,這時候讓他給突破了!"

"是金龍髓丹和金蛇赤膽丸的效果,這兩枚靈丹一起吃下去,藥效慢慢釋放出來,他突破一個境界不奇怪,否則當初他也不可能沖到排名石一百二十六,張蒼你要心,別大意吃虧."

"哼,你太看得起他了,他修煉的是《基礎槍訣》和《基礎步伐》,這樣毫無深度的功法,就算練到大成也沒什麼威力,只有對自己實力沒自信的蠢材才會選,我的刀法就是一個快字,他的笨重槍法,根本碰不到我的衣角!"

在這時,日晷的影子慢慢的指向了午時三刻,時間到了!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