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重槍貫虹
進入二樓,人一下子少了很多,偌大的空間只有寥寥幾個客戶,一個身穿灰色長衫的中年人正坐在櫃台後面品茶.

伙計對中年人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而後附在他耳邊了幾句.

"哦?這位少俠要挑一杆重槍?"那中年人饒有興趣的看向林銘,"你要多重的槍?"

"八百斤."

"八百斤?"中年人眼中精光一閃,"八百斤的槍,至少要四千斤的力氣,你用的了?"

林銘道:"用的了,就算現在用的不靈便,以後也會靈便起來的."

"呵!有魄力,我給你看一杆槍."

那中年人著站起身,走向一個側室,片刻之後,這中年人提著一個長長的木匣走了出來,雖然他只是隨意的走動,但是林銘卻發現,中年人每走一步都踩的木質地板"吱呀吱呀"的輕響,那是木纖維不堪重負所發出的聲音.

顯然,他手中的木匣十分沉重!

中年人將匣子橫放在櫃台上,打開蓋子,里面用厚厚的布條裹著一杆八尺長槍.

中年人將布條解開,頓時露出了那紫烏色的槍身和暗色的槍頭.在紫烏色槍身的中端,用篆文刻下了兩個字——"貫虹".

這兩個字古樸圓潤,配合那厚重的杆槍,仿佛有一股蒼茫之氣撲面而來.

好槍!

中年人道:"這槍名為貫虹,槍身八尺,槍頭八寸,是一件半寶器."

"嗯?半寶器?"

中年人道:"只有槍頭是寶器,槍杆不是."

林銘頓時明悟,槍杆因為工藝複雜,所以很難銘刻陣法,而槍頭卻與刀劍一樣,自然可以銘刻陣法,制成寶器了.

可是,少了槍杆上的陣法,真元無法貫通,威力自然大打折扣.

中年人道:"雖然槍杆不是寶器,但論堅韌度,比一般的人階下品寶器還要強上一些."

寶器和普通武器的區別在于寶器上銘刻了陣法,可以灌注真元,並不寶器就一定比普通武器結實.

打造寶器的煉器大師首先要是武者,普通工匠因為沒有真元,不懂陣法,無法打造出寶器,但是有時候,普通工匠用了極品材料,加上世代相傳的秘技,同樣能打造出神兵來,單論鋒利和堅固,這種神兵很可能比寶器還強!

當然,這種神兵無法貫注真元,真正實戰時,用起武技來,威力會比寶器差上一籌.

中年人道:"這槍的槍杆用紫烏彈鐵鍛打出來的,槍頭用的是云紋鑌鐵,兩側的槍刃摻入了玄金,鋒利無比,這槍頭槍杆本來就是在一起的,不能分開,重八百二十斤."

紫烏彈鐵麼?

林銘上課的時候,聽那傳功長老講過這種奇異的金屬,這種金屬奇重無比,而且本身具有非常好的彈性,它甚至可以用來做強弓的弓身,這種弓,配合高等級凶獸筋做成的弓弦,可以輕易的射出兩千步開外,精鋼板都會被一箭洞穿!


用這種紫烏彈鐵用來做槍杆,八分粗的槍杆可以彎成半月形,彈出去的力量可以攔腰抽斷合抱粗的大樹,力量上了五千斤的武者,隨手一抖,光憑槍杆子的顫勁就能把人給打死.

然而紫烏彈鐵千好萬好,卻要在成型時經過無數次的鍛打,如此一來,也就不可能在里面銘刻陣法了,什麼陣法都會被鍛沒了,所以不能用來制造寶器.

可是即便如此,紫烏彈鐵也被許多煉器大師所鍾愛,因為用它做槍杆,強弓實在太合適不過了.

林銘將這紫烏彈鐵制成的槍杆拿在手里,用力抖了一下,槍杆上下顫動起來,可是顫動的幅度並不大,這是因為林銘力氣不夠,抖不開這紫烏彈鐵.

不過即便如此,那中年男子還是猛然一驚,這少年,好變態的力氣!能將槍杆抖成這樣,這力量恐怕不下三千斤!看他不過練體二重巔峰,這得多好的筋骨!

林銘又隨手舞了幾下,八百二十斤,拿起來倒還輕松,但是舞起來絕對不會輕松了,用這樣的兵器戰斗,即便林銘有《混沌真元訣》撐著,也很快會耗盡體力.

不過林銘並不擔心,他很快就會突破,所以這重量倒也正好.

"這把槍,多少錢?"

"九千兩黃金!"

九千兩……林銘並未過多驚訝,這槍值這個價格,光是那云紋鑌鐵的寶器槍頭,就價值三千兩了,而這紫烏彈鐵的槍杆,賣六千兩絕對不貴.

林銘將所有的金票都掏了出來,又拿出那紫金貴賓卡按在桌面上,這神兵堂也加入了聯合商會,可以用貴賓卡,九折優惠,能降到八千一百兩,可是即便如此,林銘身上的金票加起來還差了五十兩.

中年人看到這貴賓卡眼睛微微一亮,"少俠是元帥府的人?"

林銘心念一動,猶豫了一下,道:"不是,只是我一個朋友在元帥府."

雖然林銘的輕描淡寫,但中年人知道,這少年的朋友絕對是元帥府的重要人物,否則不可能有貴賓卡,並且還拿來送人,他笑道:"原來如此,既然是元帥府的貴客,這槍,只收少俠八千兩好了."

"多謝."林銘也沒矯,一百兩黃金,無論是對他,還是對神兵堂,都不算什麼.

伙計將槍用布條裹了,放回盒子里,林銘背了盒子,道別之後,便向後山掠去.

紫烏彈鐵做成的槍身,寶器級別云紋鑌鐵做成的槍頭,總重八百二十斤,這樣的槍,林銘想想就興奮!

再次來到後山的空地,因為背著八百二十斤的槍,林銘踩在腳底的草地上,一步就是一個腳窩.

感受著來自背後的沉重壓力,林銘心中湧起了一股豪,他對准一塊大石頭,猛然一槍劈下,只聽"呯"的一聲,那巨石毫無懸念的被這重槍砸的粉碎,而因為槍杆的彈性,林銘的手沒有感受到太大的反震之力,這就是紫烏彈鐵的好處,要是純玄鐵的槍杆,這一震,虎口就得發麻,要是反沖力再大一點,虎口震得開裂都不是沒可能.

"哈哈,好槍!"

林銘手持長槍肆意的揮舞,他並不懂槍法,完全按照拳術的套路,八百二十斤的大槍,舞起來虎虎生風,林銘足足舞了一刻鍾的時間,逐漸感覺手臂酸脹,體力有些不支了.

這槍,夠重!

就在這時,林銘面前亮起了一團火光,嗯,傳音符?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