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排名戰
此時已經是二更天,武府的弟子們要麼在房間中修煉,要麼已經早早的睡下了,路上行人很少,林銘健步如飛,很快來到了測力室.

測力室一個人都沒有,看門的老頭只點了一盞燈,自己癱坐在椅子上有點昏昏欲睡了.

林銘打了個招呼便閃身進去,里面有一排測力石碑,全部空著,一般人不會閑的沒事大晚上來檢測力量.

林銘隨意挑了一塊石碑站定,閉目冥神,將身體完全放松下來,《混沌真元訣》運轉到極致,林銘猛然發力,拳頭如流星一般,重重的落在石碑上.

"蓬!"

石碑猛地一震,連帶林銘腳下的地面似乎都有些抖動,光柱不停的躥升,兩千七,兩千八,兩千九,三千……

三千二!

"三千兩百斤!"林銘雙眼放光.

五百斤的力量,《混沌真元訣》第一重從成到大成,直接給自己加了五百斤的力量!

對普通武者來,五百斤力量往往是大半個境界才會有的差距!

而這《混沌真元訣》其實只是《混沌罡斗經》中的真元運轉的部分,並不是全部!

"這《混沌罡斗經》不愧是神域的極品練體功法,那大能記憶中,那修煉《混沌罡斗經》的練體宗門,連門口掃地的雜役弟子,丹房看火的藥童都有幾萬斤的力量,而真正將《混沌罡斗經》修煉到大成的,可以憑借肉體的力量拔山倒海,開天裂地."

"我這《混沌真元訣》第一重大成只是第一步,日後還有六重,一重比一重難!何況《混沌罡斗經》並不止《混沌真元訣》這一種功法,後面還有八門遁甲和道宮九星,現在的我,去那宗門當掃地弟子都不夠格."

意識到這些,林銘心中的興奮也消散了不少,自己要走的路,還長呢.

當晚,林銘因為功法剛剛突破,真元流暢,毫無困意,持續的修煉.

將《混沌真元訣》的境界初步鞏固後,林銘又投入到銘文術當中,因為《混沌真元訣》第一重大成,林銘繪制銘藥符的效率大大提高,已經可以堅持到完成整個繪制的百分之八十.

這樣下去,再有個七八天,林銘就能將這"低級靈藥符"徹底完成.

瘋狂的修煉也導致了真元石的大量消耗,這一天晚上,林銘就將真元石用掉了三塊.雖然答應了張蒼用這十顆真元石當賭注,但是林銘壓根沒想過會輸,怎麼可能留下它們不用.

看著那三顆徹底裂開,失去了光澤的真元石,林銘摸了摸鼻子,這用的也太快了吧,不過好在再過一個月,就有人送自己二十塊來,早知道當時不該把賭斗定一個月之後這麼久,定半個月就好了.

林銘咂了咂嘴,他這想法若是被張蒼知道,不知張蒼該作何感想.

第二日清晨,林銘照例早起上課,聽傳功長老講基本知識.而今天,他又遇到了一個熟人,一個他不願意遇到的人——蘭云月.同在一座武府,學生一共六七百人,遇到了也是正常.

林銘沒有理會,這次傳功長老講的課程是兵器篇——"槍"的技巧和用法.

林銘聽得津津有味,一直到課程結束,傳功長老離去,林銘還沉浸在思考當中,這傳功長老的授課內容給了他許多啟發.

從思考中緩過神來,講武堂中的人已經走的差不多了,然而蘭云月卻依然坐在原處,呆呆的出神.

林銘開始收拾東西,准備離去,而這時候,蘭云月突然低聲道:"林銘,你能等一下嗎?"

林銘手上動作緩了緩,道:"有什麼事嗎?"

雖然是客氣的語氣,但是卻帶著一股淡淡的疏遠味道,蘭云月輕歎一口氣,"恭喜你拿到了考核的第一名."

"謝謝."

"……"蘭云月完這句話後,卻是長久的沉默,兩人間的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我……我聽你一個月後要與張蒼賭斗?"

林銘微微一呆,道:"消息這麼快就傳開了?沒錯,我確實要和張蒼賭斗."新弟子第一名和老弟子賭斗這種消息傳得快也不稀奇,加上張蒼和柳明相可能故意宣傳了些.

蘭云月咬了咬嘴唇,猶豫了一下才聲道:"張蒼是朱炎以前的戰友……"

林銘心中一怔,蘭云月要比他想象中敏銳的多,她顯然已經猜到這件事是朱炎一手推動的.

"這我知道."林銘淡淡的回應.

"那你還……"蘭云月一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她今天就是要勸林銘不要去賭斗,可是話到嘴邊她又怕出來林銘根本聽不進去.

"我知道你不願意聽,可是……我進入七玄武府這半年來,也看過新弟子和老弟子的賭斗,新弟子幾乎沒有贏的,你雖然得了新生的第一,可是這張蒼在地之堂中都是比較厲害的那一層人物,而且因為朱炎的原因,他下手可能很重."

林銘笑了笑,道:"我沒有不願意聽,你的意思是讓我不要去賭斗麼?我既然答應了賭斗,便不可能失約,否則是未戰而逃,有違我的武道."

"可是……好吧……"蘭云月歎了口氣,她知道,林銘認准的事,很難改變.

"謝謝你的忠告,我先走了."林銘著拿起東西,離開了講武堂,

留下蘭云月一個人,怔怔的坐在座位上,心中不出是什麼滋味,她不可能去改變朱炎,當然,也不可能改變林銘.他們必定會斗下去,而在蘭云月看來,林銘無論實力還是後台都不如朱炎,爭斗下去的話,肯定要吃虧……

…………………

時間如流水,轉眼間已經到了林銘進入七玄武府的第四天,這一天早晨林銘得到集合通知,早早的來到了武府的演武場.

同來的都是地之堂的學員,在所有人聚齊之後,一個背著重劍,一頭發肆意張揚的男子出現在了演武場中,此人正是林銘所在這一級地之堂的教官洪熙.

洪熙給人的感覺是凌厲,威猛,若是他在軍中,絕對是奮勇殺敵的虎將,而且治軍嚴明,軍法如山.

洪熙來到演武場後,掃視了一眼眾人,緩慢而有力的道:"今天是排名之戰,所有人,跟我來!"

排名戰?

早就知道進入七玄武府遲早要進行萬殺陣排名戰,現在終于開始了!

地之堂的二十名學生哪一個不是天才之輩,對這排名戰期待已久了,他們需要證明自己,想著沖擊排名石,想著獲得更多的資源.

沒有哪個天才願意屈居人下,這些人,個個年少氣盛,躊躇滿志,這些日子憋足了勁兒,就等著排名戰一鳴驚人.

"嘿嘿,終于排名戰了,該我們露露臉了."一個背著長刀,胸口有一道半尺傷疤的青年右拳擊打著左掌,指間的骨節"咔咔"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