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幻境關
"這孫平進入練體三重已經不短時間了,不過才打出了兩千三百斤而已,而且他已經十七歲了,根本一點也威脅不到我."王硯峰搖著扇子,眯起看著孫平,最終考核成績評選中,不但看考核的況,也要看年齡和天賦品級.年齡越,天賦品級越高,排名越高,所以一般夠了資格的武者就會早早的參加考核,十七歲算晚的了.

"少爺,到您了."

"嗯."王硯峰將扇子一收,遞給了隨從.

隨著王硯峰走到石碑前,很快便有人認出了他.

"岳麓城的王硯峰!"

隨著這一個聲音,附近的考生目光都集中了過來,在這一群考生中,王硯峰是最有可能爭奪第一的任選,因為他不但實力強大,而且年齡,只有十五歲.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王硯峰天賦高!

王硯峰為四品天賦,四品天賦其實也分高下,這王硯峰便是四品上等,十分難得.

王硯峰站在石碑前,一口氣吐出來,氣息幾乎形成兩條長蛇,這是練體三重練髒的標志.

周圍人忍不住贊歎,"嘖嘖,不得了,剛進入練體三重就能吐氣如蛇,這才十五歲,要逆天啊."

"嗯,練髒期的武者心肺五髒都有真元護著,抗擊打能力強不,施展大威力的武技也不會因為脆弱的內髒掣肘而扛不住反噬,而且練髒的武者心肺有力,氣血濃郁,呼吸綿長,肌肉在這樣氣血的長期澆灌下,力量強了不止一點半點.這王硯峰已經吐氣如蛇,可不能因為他剛進入練髒期就輕視他."

話間,王硯峰已經出拳了,只聽得"轟隆"一聲,測力石碑猛地一震,光芒亂閃,最終停在了兩尺四寸上.

"兩千四百斤!"

一般初入練體三重練髒境也就是兩千斤的力量,而王硯峰初入練體三重,且本身年紀只有十五歲,能達到兩千四百斤,足以讓人驚訝了.

然而人們尚未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另外一側的隊伍又發出了一陣驚呼,一個身材極為壯碩的少年從測力石碑前走下來,他剛剛已經出拳完畢,石碑的光柱赫然停留在兩尺四寸上,兩千四百斤!

王硯峰的記錄剛誕生就被平了,林銘望向那位破了王硯峰記錄的少年,心中微驚,這人竟然跟自己一樣,也是練體二重的修為!

練體三重打到兩千斤不奇怪,可是練體二重打到兩千斤就太誇張了.

這時,林銘發現雖然那少年臉上還略帶稚氣,但是身高卻比周圍少年少女們足足高出大半個頭來,渾身的肌肉比成年人還要結實.

莫非是天生神力?

很多人天生力量就比其他人大很多倍,這種人數量十分稀少,這壯碩少年顯然就是這個類型的.

王硯峰自然也看到了那壯碩少年,他輕哼了一聲,不以為意,天生神力嗎?武者的戰斗可不是光看力量的,而且隨著武道深入,真元會越來越重要,天生神力的武者不見得厲害多少.

……

測試一點點的進行,又出現了幾個一千八九百斤的練體二重巔峰高手.

七玄武府要求考生年齡在十五歲到十八歲之間,能在這個年齡段達到練體二重巔峰已經非常不易了.

偶爾也會有練體三重的大齡少年打出兩千多斤的成績,其中有好幾個甚至達到了兩千五百斤.

這時候,終于輪到了林銘.

林銘來到測力石碑前,這次考核形勢要比他想象的嚴峻很多,雖然他自信不會輸給王硯峰,但是他的天資差了王硯峰太多.

三品對四品上等,在最終評分上,林銘會吃很大虧!

每一輪考核,都必須全力以赴!

林銘輕呼一口氣,將身體放松下來,摒除心中的一切雜念,《混沌真元訣》在心中默默運轉,比同級武者凝練了數倍的真元開始凝聚到全身的肌肉中.

練力如絲,剛柔並濟,林銘心中默念著《混沌罡斗經》中的用力技巧,突然他目光一凝,原本放松的身體如一張強弓一般猛然繃緊,腿部發力,以腿帶腰,林銘如同豹子一般沖了出去.

"轟!"

一拳擊在了石碑的正中心,光柱猛地升上來,而後一陣劇烈的跳動,最終穩定在了兩千七百斤上.

林銘的力量是兩千六百斤,但是如果發揮好的話,打出兩千七百斤也不稀奇.

"兩千七百斤,好家伙!"

"乖乖,這是人形野獸啊,再多個幾百斤都能趕上練體四重易筋了!"

"不對,不對,這家伙才練體二重,又是天生神力嗎?"

周圍人議論紛紛,很快就有人認出了林銘,"我認識那人,半個時辰前,在官道上,他單靠臂力把一個手持百斤騎士槍沖過來的練體二重武者像風車一樣給掄起來了,而他一動都沒動,像是一尊金剛魔神一般,原來是天生神力,無怪如此!"

"不過他好像被官府帶走了,怎麼又回來了?"

在人們的議論聲中,之前的王硯峰和打出兩千四百斤成績的壯碩少年也向林銘望了過來.壯碩少年對林銘露出一個友好的笑意,他沒想到在一次考核中還能遇到天生神力的武者,頗有幾分惺惺相惜的味道.

而王硯峰看了林銘一眼,則是微微皺眉,又是天生神力,真讓人討厭.

"峰哥,這子哪兒冒出來的,又把峰哥的風頭搶了."王硯峰身邊的一個男子道.

王硯峰道:"沒什麼了不起的,練體二重有這個成績就是身體生的好,有幾分蠻力罷了,真的打斗起來可不是光看力量的,天生神力的武者雖然非常稀有,但是日後有大成就的沒有幾個."

王硯峰心高氣傲,這次考核他已經認定了自己必拿第一,連連被同齡的少年蓋過風頭讓他極度不爽.

"峰哥的對,日後的修煉越來越看真元,肉體力量帶來的優勢只是在開始才有用,這子也就是這幾年能風光風光了."王硯峰的隨從適時地附和道.

林銘之後就輪到林東了,看著測力石碑,林東在石碑前扭脖子扭腰,活動了半天,直到考官都等得有點不耐煩了,林東才怪叫一聲,一拳打在了石碑上.

"蓬."一聲悶響,石碑的光柱晃了幾晃便不動了.

考官皺著眉望向林東,"七百五十斤,還有兩次機會."

這成績實在有點糟,一般力量不到九百斤的武者基本不會來報名,誰也不想閑的沒事來大庭廣眾下丟人,不過林東顯然心態很好,對別人投來的鄙視目光毫不在意,又是一陣扭脖子扭腰,第二次,"蓬!"七百斤.

第三次,七百五十斤!

毫無疑問,林胖華麗麗的失敗了.

不過胖心態好,反正他才十五歲,他老爸給他定的目標是十八歲之前進入七玄武府便可以了,林東壓根就沒打算突破凝脈期,他的唯一理想就是保住家族嫡系的號頭而已.

"我給你的那郁金鹿胎丸你沒吃麼?"在林東下台後,林銘問道.

"吃了啊,要不然我就打六百多斤."林東很無辜的聳了聳肩,林銘直接無語.

不過想想也是正常,自己在修煉《混沌罡斗經》之前,最好的成績也不過八百五十斤,他的修煉刻苦程度可不是林東能比的.林東那個時候打出六百斤就不錯了.

三品天賦,非世家出身,想在十五歲進入七玄武府實在太難了,哪怕第一輪考核都很難通過.

測力考試持續了一個上午才結束,中午經過短暫的休息,下午的考核繼續進行.

因為休息的時間不多,林銘簡單的吃了點,稍稍打坐了片刻,便趕去了廣場.

第二場考核是幻境關!考的是武道之心.

武道一途,不但要有天賦,有財力支持,而且要有武道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