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突破
聽了林銘的話,又看到這份清單,掌櫃的有些火了,這鄉巴佬以為百寶堂是可以隨便玩的地方麼?這麼一大筆東西,起碼幾千兩黃金,好家伙,這子的語氣搞得跟大街上買白菜似的,幾千兩黃金的東西,就算是世家子弟來這了,買這麼多也得仔細掂量掂量.

他一巴掌把清單拍在手下,不耐煩的道:"我警告你們兩個,在百寶堂點了東西不要被認定是故意鬧事,對鬧事的人,百寶堂從不輕饒."

"警告你媽個頭!"林東猛地一拍桌子,這一拍正拍在那掌櫃的一張肥手上,這掌櫃只是一個經商的,也沒有習武天賦,功夫自然稀松平常,被林東這麼一拍,頓時慘叫起來.

"你!"掌櫃簡直不敢相信,這子竟然敢在百寶堂動人?

"狗眼看人低的就是你這種東西,爺的兄弟有的是錢!"林東著從林銘懷里把金票拿了出來,"啪"的一聲拍在了櫃台上,上百斤的力氣砸上去,震的櫃台一陣搖晃,有了金子,林東底氣暴漲,他早就看這掌櫃不順眼了,這種時候用錢砸死人的機會怎麼會錯過?

那掌櫃看到這金票猛地一怔,以他的眼力,一瞬間就估計出了林東這一遝金票的總額,一遝一千兩黃金的金票,總額不下一萬兩!而且他確定這些金票都是真貨,只要拿到聯合商會的錢莊,可以立刻兌換出真金來.

掌櫃徹底愣住了,他打量了林銘,又打量了林東,這兩個家伙絕不是什麼世家子弟,而且幾天前他們還窮的叮當響,要不然不可能上門推銷符紙,怎麼這麼快就有這麼多錢?難道是那幾張符紙賣的?

不可能,學徒級的銘文符不可能賣那麼多錢.

兩個暴發戶,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淘到了寶貝,在這里給老子囂張……那掌櫃心中極度郁悶,但是有錢就是爺,他這一巴掌只能白挨了.

他揉著幾乎腫了的肥手,賠上笑臉,接過台子上的那張清單,掃了一眼這單子,里面需要的材料各個價值不菲,加上之前的東西,他很快就心算出來,這筆生意恐怕將近六千兩了!

這可是相當于兩件寶器的價格啊!自己光提成就能拿到一百二十兩!

這可不是一筆數目!雖然心里憋屈,但是犯不著跟錢過不去,于是這掌櫃點頭哈腰的道:"的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您二位稍等,我馬上就去准備."

話間,本來身體有些臃腫的掌櫃像一陣風一樣跑了起來,林銘要的材料又多又雜亂,但是這掌櫃的腦子特別好使,而且手腳靈敏,一會兒就把東西備齊了.而後掌櫃笑容可掬的把東西奉上,道:"兩位查查對不對,一共是五千八百兩黃金."

看到整齊的東西,林東問林銘道:"東西齊了沒,銘哥?"

林銘道:"沒錯了,就是這些."

這時,林東狡黠的一笑,道:"不好意思,我想換個掌櫃來結款."

那掌櫃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

如百寶堂這樣的大店鋪自然不止一個掌櫃,誰賣出去的東西,自然就算誰的業績.如此一來,他的提成就泡湯了.


林東明白這一點,有意整人,"快點通知換個人來,還跟個木樁似的豎在這里干什麼?"

那掌櫃知道人家故意耍自己,心中有些火了,要是世家子弟耍他,他當然要受著,可是這兩個沒什麼背景的暴發戶也在這里頤指氣使,他怎麼能任其擺布,他聲音頓時冷了下來:"這百寶堂第一層都是我負責的,就我一個掌櫃,你讓我換誰去?"

"你他媽少騙人,趕緊的,否則我投訴到你的老板那兒!"

"請便!"掌櫃心中冷笑,老板?百寶堂的老板是你見就見的麼?他正准備再幾句狠話,而就在這時,他突然看到夾在金票當中的一張紫金色的卡片,這張卡片正是木易贈送給林銘的紫金貴賓卡,憑它可以在聯合商會下轄的所有大店鋪享受九折優惠.

元帥府和皇室的紫金貴賓卡!

一瞬間,掌櫃的心跳都漏了半拍,這是聯合商會為了討好皇室和元帥府專門發行的,迄今為止,發出去的總數也不到一百張!

擁有的人要麼是皇室成員,要麼是在元帥府的風云人物,這等級別的人物,一根手指頭都捏死自己!

完蛋了!這兩個家伙絕對有來頭!不會是不懂事的皇子化妝跑出皇宮,來外面尋刺激吧.

我他媽沒這麼背運吧!那掌櫃一瞬間頭都大了.

"兩位爺,的該死!的該死!的這就給你們找其他掌櫃,你們大人不計人過,就當的是一個屁,給放了吧."那掌櫃的一邊一邊還摑了自己兩巴掌,雖然下手不重,但是拍在肥肉上也啪啪響.

一時間林東也傻眼了,這家伙,怎麼突然吃錯藥了?

那掌櫃誠惶誠恐的,又找來了其他掌櫃結賬,一個勁的賠不是,最後還指派馬車將林銘和林東送了回去.

回到林銘的住處,林東並不知道是那紫金貴賓卡的原因,只以為是那一萬兩金子震住了那勢利掌櫃,他心大好,"哈哈,有錢就是爽,奶奶的,想起剛才那掌櫃屁滾尿流的樣子就想笑,銘哥你就是太不計較了,要是我,非投訴到他們百寶堂上層,讓這家伙卷鋪蓋滾蛋."

林銘卻看清楚,那掌櫃當時就是看了這張紫金貴賓卡,這才面色大變,他不禁感慨元帥府在天運城積威之重,恐怕不亞于皇室了!

他道:"人物有人物的生存方式,見風使舵,阿諛奉承是生活逼著他們學會的東西,沒必要去斷掉他們的生路,東,這件軟甲和這三顆郁金鹿胎丸是給你的."郁金鹿胎丸可以去除體內雜質,第一顆最有效,之後效果依次減半,一般服用三顆,多了也是浪費.

至于聚元丹,服用沒有限制,不過只適用于刻苦修煉的人,林東基本不需要.

三顆郁金鹿胎丸加一件軟甲,總價值將近一千兩黃金,這對林東來可是一筆巨款,他本來有些猶豫,不過想到林銘的本事,一千兩黃金只是毛毛雨而已,想到這里,他干脆爽快的收了下來,嘿嘿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銘哥你以後就是我的保護傘了,哈哈."


林銘笑道:"我們兄弟不必如此客氣,另外……"林銘又取出三千兩黃金,"這些錢下次家族信使來天運城時,你幫我寄回去,給我父母,讓他們把酒樓買下來."

林銘的父母在那酒樓耗費了半輩子,對酒樓自然有一份感,林銘首先便想著幫著父母把酒樓買下.

"行,這事交給我辦."

送走林東,林銘獨自一人回到房間,看了看日曆,距離七玄武府考核還有五十天,這五十天,他要脫胎換骨!

無論郁金鹿胎丸,還是聚元丹,都不是直接增加本體修為的丹藥,前者是清除體內雜質,讓真元與肉體更容易結合,後者是彙聚真元,加快修煉速度.

至于直接增加本體修為的丹藥,同樣也能買到,但是這種丹藥,其中蘊含的真元多有雜質,雖然修為提高的快,但是會導致根基不穩,屆時,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鞏固根基才行.

所以林銘沒有貿然買那一類藥物.

此時,月上樹梢,林銘開始服用第一顆郁金鹿胎丸.

郁金鹿胎丸雖然精貴,但是在林銘看來還算不上太珍貴的練體丹藥,林銘雖然懂得用銘文術增加丹藥效力的方法,卻覺得沒有必要為一粒郁金鹿胎丸銘文,直接吃下便可.

林銘在大木桶中放了大半桶水,脫掉衣服跳了進去,而後林銘服下丹藥,丹藥入口即化,變成一道熱流流入到林銘的體內.

林銘心中默念《混沌真元訣》的心法,開始運轉體內真元,配合郁金鹿胎丸發揮作用.

隨著藥效發作,林銘感到渾身有股輕微的刺痛感,這是淬體開始的標志.

武者的身體,自打從娘胎里出來之後,就會不斷的沾染後天的濁氣,這種濁氣包括了後天呼吸,吃的五谷雜糧,喝的江河湖水等等,根本無可避免,而郁金鹿胎丸就是用鹿胎的先天之氣中和洗禮武者身上的濁氣,達到淬體的目的.

林銘一坐便是整整一夜,木桶的水面上漸漸浮起一層淡淡的油汙,這是林銘體內的雜質.若是世家子弟,早在十二歲開始習武時就會經曆淬體的過程,泡藥澡也是家常便飯,體內雜質少,真元融合的更容易,所以即便同樣是三品天賦,林銘的修煉速度也很難趕上那些世家子弟.

直到天蒙蒙亮,林銘豁然睜開眼睛,郁金鹿胎丸的藥效已經被他完全吸收,淬體結束.

林銘再次運轉《混沌真元訣》,體內真元與肉體果然結合的更加緊密,而且林銘發現,因為真元和肉體的二次結合,真元已經擴散到全身,這是跨入練體二重的標志!

終于練體二重了!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