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熬出頭了
林銘道:"武道武道,分為'武’和'道’兩大部分,一是修武,一是悟道.修武即修肉體,悟道即修靈魂.師父常,世間是一片無邊苦海,修武者競渡苦海,肉體為渡海之船,靈魂為動船之槳."

"不修肉身,渡船不堅,遇到風浪容易傾覆,不修靈魂,動力不足,即便壽元大限來臨也無法抵達彼岸."

"而修肉身和修靈魂的過渡便是後天到先天的過渡,後天之前,武者一直在修肉體,先天之後,武者開始修靈魂."

"先天之後,修靈魂!"木易身子一震,似乎隱隱的抓住了什麼.無怪自己這些年一直修煉,卻無法再進寸步!他意識到,自己似乎方向就錯了,傳中的先天並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樣,他喃喃自語道:"到底何謂先天?"

林銘道:"師父曾:'胎從伏氣中結,氣從有胎中息.’人在胎兒時,口鼻不能通氣,只能靠與母體相連的臍帶,通過氣血呼吸,這就是先天內息.人出生之後,就改為口鼻呼吸,這是後天外息.先天內息可以讓靈魂進入空明甯靜的狀態,更易與天地元氣溝通,以靈魂感悟天地至理,以真元驅動天地之力,這便是真正的先天.而後天到先天的過程,其實就是去除凡根,由後天外息轉為先天內息的過程."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木易喃喃自語,目光中流露出一份敬佩和駭然,這少年的家師只是隨口了幾句,落到自己耳中都如晨鍾暮鼓一般振聾發聵,若是靜心教導,輔以先天功法的話,那這少年想必不需太久也會成為一名武道大師!

大宗門底蘊是他們這些靠自己摸索修煉的武者無法想象的,想到這里,木易感慨道:"可笑我三十六歲凝脈,五十歲後天,之後六十年時間,窮盡心思想要跨入先天境,卻始終不得其門!原來我一開始就錯了,六十年虛度!可歎!可歎!"

木易一臉激動和感慨交雜的複雜之色,林銘在一旁看了,心中暗歎,沒有傳承,想踏入先天根本毫無希望,而傳承就是大宗門得以維系的基石,哪個宗門不把傳承控制的死死的,怎麼會流傳出來?

不但如此,從後天跨入先天需要淬煉凡體,重回胎兒時的靈體狀態,這需要極其珍貴的丹藥,這種丹藥各大宗門嚴格控制的東西,莫是一般人,就是皇室都是買不到的.

所以林銘雖然告訴了木易一些那位前輩大能的殘缺記憶,但是想要靠這個跨入先天根本不可能.

于是林銘道:"前輩,恕我直,師父曾過,若是沒有宗門的支持,即便得到跨入先天境的功法傳承,也無法真正跨入先天."

木易道:"我知道……我知道……跨入先天是我的生平夙願,即便這夙願無望達成,但至少讓我看到它的方向所在,讓我知道我錯在哪里,這樣,我也死而無憾了."

木易的話中含著一份蕭索之意,林銘聽了也難免感慨,自己若是不能得到那神秘的魔方,恐怕最多也只能如木易這般,跨入後天境之後,終生追尋那虛無縹緲的先天境界,最終抱著遺憾死去吧……

木易又回味了很久,對林銘道:"我與友一見如故,若是不嫌棄我這老頭子,我們便做個忘年之交."

林銘對這位一生都在孜孜不倦的追求武道的木易先生也有好感,他道:"是林銘高攀了才是."

"哈哈,擇日不如撞日,不如我們今天就在大明軒擺上一桌酒,暢談共飲,如何?"


林銘微微一猶豫,便答應了下來,他道:"前輩,關于銘文術一事,還請前輩為我保密."

雖然林銘為自己捏造出了一個靠山,但是還是要避免一些利欲熏心,鋌而走險之徒對他不利,所以銘文術的事還是低調一些為好.

木易猜到了林銘的顧慮,道:"好,林兄弟放心,有元帥府在,天運城兄弟絕對安全,只要兄弟遇到麻煩,盡可用傳音符通知我,我在天運城還是有幾分薄面的,不過……林兄弟為何要出售銘文符,又在這大明軒做工,是為了修煉麼?"

聽木易這樣問,林銘苦笑道:"是經濟原因,我此次曆練,師父未曾給我銀兩,而我家境普通,不足以支撐我的修武開支."

"原來這樣,修武一途,戒嗔,戒奢,戒貪,戒惰,修武者需要進入萬丈塵,曆練本心,令師這麼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壞了令師的初衷,但是若林兄弟繼續出售銘文符的話,我可以按照市價購買,如那張火焰銘文符,一張三千兩黃金你看如何?"

林銘聽到這個價格後,心髒瞬間漏跳了半拍,一張三千兩!

一張三千兩,還剩的三張就是九千兩!雖然林銘早就料到自己的銘文符該漲價了,但是他也沒想到會漲到九千兩黃金!

九千兩是什麼概念?林銘家中的酒樓也不過價值三千兩而已,若是能將那酒樓買下,父母也不用那麼辛苦了.

剩下的六千兩,自己可以用來買藥修煉,什麼練體丹,易筋丹完全可以拿來當糖豆吃!

至于血參之類的療傷藥更不用了,吃一棵扔一棵都寬裕的,因為對林銘來,再繪制出那種銘文符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林銘壓下心中的興奮和激動,對木易道:"那多謝前輩了."

木易自然看出了林銘的欣喜,他只當林銘跟著他師父過慣了清貧的日子,現在驟然來到這繁華的都城,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實在很難對這些燈酒綠的花花世界有抵抗力.

木易道:"林兄弟的銘文符,值這個價錢,另外,不要叫我前輩了,我複姓木易,名為木易卓,你就叫我木易好了."

"這……"林銘稍稍猶豫,雖然不認識這個老者,但是單看秦杏軒對此人的尊敬也能猜想出他地位的超然,不過林銘也不是矯的人,既然木易已經這樣,他索性點頭答應下來.

木易爽朗的一笑,對秦杏軒道:"杏軒,去讓大明軒騰出個雅間來擺酒,我要跟林兄弟共飲一番."

秦杏軒剛才一直沉默,她也在細心的品味林銘所的那一段關于先天的解釋,聽到木易這樣,她忙道:"好的老師."


當大明軒的人聽木易要擺宴請林銘喝酒,一個個都面露古怪之色,木易什麼人?元帥府的上座客卿,秦杏軒的老師,也是當今太子太傅,日後太子登基,木易就是皇帝的老師.而且這木易不但修為深不可測,同時又精通銘文術,天文地理和卦象占卜,是一位奇人,連當今皇上見了都要禮敬三分.

可是他卻請林銘這個解骨子吃飯,而且看兩人走出廚房的樣子,簡直像是以平輩論交,這林銘到底什麼來頭?

不過要是真的來頭不的話,又何至于來大明軒做一個解骨手?常道君子遠庖廚,廚房和屠戶的活兒向來被武者和讀書人所瞧不起,林銘做一個解骨手,雖然手藝被他們欽佩,但畢竟難登大雅之堂.

"這廚房里剁排骨的林到底是什麼來頭?"

"我也不清楚呢……"

兩個負責上菜的服務員上菜之余不禁閑聊起來,她們兩人都是貴賓包間的專用服務員,雙十年華,容貌出眾,還通曉琴棋書畫,起初看到木易和秦杏軒進大明軒都是打足了精神,畢竟這種貴客,一旦打賞起來最少也是十兩黃金,相當于她們兩個月的工錢了,可是她們卻沒想到兩人卻是來找林銘的.

一頓酒宴菜式很簡單,但是都很精致,喝的酒更是一壺數百兩黃金的黃龍酒,這種酒通過秘方釀制,其中加入了各種藥材,武者喝下去不但能祛除暗傷,而且還能增進修為,強身健體,然而釀造工藝複雜,所用材料珍貴,別林銘,就是一般的世家公子也喝不起.

酒宴中,木易想要請林銘去元帥府住,不過林銘覺得住在元帥府自己練功不便,為了防止被發現什麼端倪,還是拒絕了.

木易只好作罷,與林銘就此分別,臨走前,他留下了購買銘文符的九千兩黃金,還有一張紫金貴賓卡,通過這張卡,可以在聯合商會下轄的所有大店鋪享受九折優惠,而天運城幾乎所有的大店鋪都是聯合商會的下轄產業.

拿到這九千兩黃金,看到手上厚厚的金票,林銘十分激動,總算熬出頭了!

九千兩黃金寄回去三千兩,剩下的拿來買藥輕松突破練體二重,若是得到珍貴丹藥再輔以增加丹藥效果的特殊銘文術,那麼以後突破凝脈期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他注定了會在武道上走的很遠,如果以前朱炎就像一座橫亙在林銘面前的大山,他要費盡力氣才能翻過去,那麼現在,朱炎只是林銘武道之路上的一塊墊腳石,林銘只要踩著它去征服更高的高峰.

林銘心大好,用傳音符通知了林東,"東子,走,今天我請客帶你去買東西,百寶堂門口見."

林東幫了林銘很多,這份等自己富貴後要好好償還,現在能還一分是一分.

"買東西?"林東看到傳音符後心里嘀咕,這家伙還有錢用傳音符?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