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六一章 魔族盛典
“原來是葉丹聖大駕光臨,請恕殳某眼拙失禮了,葉丹聖請……”殳元洲瞬間就表現出極為客氣的樣子,並且做出請葉默和湯從菡先進去的手勢。

可以說比起妖族的聖帝樊高來,殳元洲的風度要強多了。

“葉丹聖……”

“葉前輩……”

“從菡聖君……”

葉默和湯從菡走進賓客殿的時候,賓客殿中已經坐了許多人。葉默一進來,立即就有眾多的人站起來打招呼。向他打招呼的人,甚至比向湯從菡打招呼的人更多一些。

這些站起來打招呼的,大都是參加過龍族聖帝敖郗混元大典的,他們見識過葉默的厲害。當初葉默可是在幾大混元聖帝聯手之下,從容走掉。現在他還敢來這里,顯然是沒有半分懼意。

再說了,外面還傳聞妖族、海族、龍族和魔族四大混元聖帝尋找葉默,結果現在葉默出現了,那四大混元聖帝卻不見了。

“哈哈,葉默你可每次都比我都來的晚啊。”焦笪和尚看見葉默進來,立即哈哈一笑,主動站起來打招呼。

相比起陰冥族的聖帝冷煜祺來說,焦笪和尚對葉默要熱情很多了。

湯從菡在葉默身邊故意歎了口氣說道,“唉,下次我不和葉丹聖走在一起了,我好歹也是一個美人,和葉丹聖走在一起,立即就沒人認識我了。””

不得不說湯從菡很會說話,盡管葉默進來的時候,有很多人和葉默打招呼,但同樣有很多人看起來對葉默很是仇恨。現在湯從菡的話一說出來,現場的氣氛立即就輕松起來。

一些笑聲讓賓客殿的氣氛顯得更為友好。

“葉默,我爹在哪里?”一個極為突兀的清脆聲音打破了這種友好的氣氛,這個聲音語氣激動,似乎下一刻就要將葉默吞下去一般。

葉默立即就看見了這說話的人,是龍族的敖蔓,敖郗和其余三人尋找葉默,結果在虛空失蹤了。敖蔓看見葉默,立即就忍耐不住。

事實上敖蔓本來對葉默很有好感,可是她老爹在尋找葉默的過程中失蹤後,這些好感同樣也失蹤不見了。

葉默還沒有說話,坐在她前方的敖夔就呵斥道,“敖蔓不得無禮,讓大家看笑話。”

敖夔呵斥住敖蔓後,對葉默抱拳說道,“葉丹聖年輕神通卻通天,空閑的時候,敖夔還想請教請教。”

葉默平靜的說道,“任何人請教,我都奉陪到底,不過請教我的都只有一次機會。”

“哼,猖狂。”一個冷哼的聲音響起,葉默早就看見了這冷哼之人,他一進來,這人就對他殺意彌漫,正是妖族的混元聖帝樊高。他身邊坐著的諸葛天華果然已經是混元聖帝了,只是氣息依然不是很穩固,顯然他晉級混元後,還沒有來得及穩固自己的修為。

葉默根本就沒有理睬他,直接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樊高雖然怒火沖天,可是葉默不鳥他,他也無可奈何。就算是他再有怒火,也不敢在這里撒野。

葉默坐下後,將目光轉向了一名半步混元修為的男子。他在這人身上覺察到了和翼族混元聖帝滄羅類似的氣息,隨即就知道這人是翼族的。

這名翼族半步混元聖帝看見葉默將目光看向他,趕緊站起來抱拳說道,“翼族鴻鵠見過葉丹聖。”

“滄羅應該沒有回去吧?如果滄羅回去了,我估計你也不能安穩的坐在這里。”葉默看見鴻鵠,立即就想起了翼族的混元聖帝滄羅。

就因為滄羅的混沌青蓮,他才會引起四族的圍攻。可以說其余四族的混元聖帝失蹤,和翼族的滄羅有直接的關系。

現在滄羅沒出現,翼族的這個鴻鵠聖帝敢出現在這里,倒是有幾分膽子。葉默是不習慣遷怒別人,但是妖族的那個樊高似乎很喜歡遷怒別人。

“滄羅聖帝反出了翼族,現在已經不是我翼族的混元聖君了。當初此事發生後,我翼族很是惶恐,已經派人向各族道歉解釋。今天在這里遇見葉丹聖,鴻鵠願意代表我翼族向葉丹聖致歉。”

鴻鵠語氣聽起來似乎極為惶恐。

葉默心里冷笑,他不習慣去遷怒別人,但是滄羅說反出翼族,只有白癡才會相信。鴻鵠估計也知道,沒有人會相信,他的道歉和來這里參加大典,估計也只是增加一下眾人對翼族的認知感而已。

他翼族已經前往各族道歉了,各族如果還要滅掉翼族,他也沒有辦法。況且他知道,別族不會輕易為這種事情去滅翼族的,因為這種事情沒有半分意義,除非滄羅肯定在翼族。

滄羅不在翼族,而且滄羅還是一個混元聖帝,別族除非吃飽了撐的,去干這種無意義的事情。滅掉翼族沒有半分好處,還要享受一個混元聖帝暗中的報複。翼族的混元聖帝,可不是那麼好被抓住的。

“你不用先我道歉,等遇見滄羅,我自會找他算賬。”葉默淡聲說道。

鴻鵠似乎並沒有在意葉默的話,還是對葉默抱了一下拳,這才坐下,神態極為鎮定。

“沒想到還能再看見連仙友,元洲實在是不敢相信,連仙友趕緊請進……”殳元洲熱情無比的聲音再次傳來,在賓客殿的人根本就不用看也知道,這次來的肯定又是一個混元聖帝。

“哈哈,確實是好久沒有見過幾個老朋友了。今天特意前來拜訪一些老朋友,順便帶我的小徒來見見世面。”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傳來。

葉默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誰了,果然他看見了一個青衣人和殳元洲並排從賓客殿門口走了進來。

“連曜仙友,真是沒想到能再見到你啊。我去過幾次云延福宮,都是被陣法鎖住,今天再見到連仙友,實在是一個驚喜……”這青衣人進來後,敖夔立即就站起來,語氣帶著驚喜說道。

不但是敖夔站了起來,連冷煜祺和樊高也站了起來。焦笪和尚卻冷哼一聲,將頭又偏到了一方。湯從菡坐著沒動,顯然並不認識眼前的這個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和幾名混元聖帝極為客氣和熱情的打招呼,他的目光很快就看見了葉默。

“你也在?”青衣人看見葉默後,立即驚異的問道。

葉默平淡的說道,“你能來,難道我就不能來?”

這青衣人一看就是人族的混元聖帝,人族混亂不堪,這家伙躲在什麼云延福宮,而且和魔族、妖族打的火熱,他給葉默的第一印象就不好。而且他的這個**,葉默也認識,竟然是仙界的颯空大帝。

再次遇見颯空,葉默是絕對不會放過了。不過他現在還不准備動手,這里是魔族的地盤,如果他現在就殺人,立即就會引起公憤。就算是要殺人,等會也要找些借口。

颯空顯然也看見了葉默,當他看見葉默和一些混元聖帝坐在一起,內心已經震驚的狂跳了。

葉默當初是什麼?哪怕成長到在他颯空大帝府和他打斗的地步,甚至當初墨月仙宗開宗大典,吸引了十數仙帝去恭華天慶祝,他颯空也只是忌憚,卻沒有真正的放在眼里。他相信,終有一天,他會完全超過葉默。

可是現在葉默竟然能和混元聖帝坐在一起,而且他師父似乎也認識葉默,這讓颯空徹底的狂亂了。

他低下頭,心里迅速轉動這心思。有師父在,他並不怕葉默。他在想葉默到底有什麼秘密,竟然**的如此之快,連他現在都看不出來葉默的修為。

當初他從聖道殘界進入虛空,在虛空中經曆了數百年遇見了現在的師父,然後一直跟隨師父在云延福宮,可以說機緣已經是極好了。葉默沒有師父,**的如此之快,身上的秘密豈能簡單?

青衣人聽葉默語氣不友好,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或者他本來就不想和葉默多說什麼。只是將目光轉向了焦笪,不過也沒有多說。當他的目光轉到湯從菡的時候,這才笑吟吟的說道,“這位一定是鳳凰族的仙友了,不知道瑤箐仙友可好?”

湯從菡聽到這青衣人說起瑤箐仙友,趕緊站起來抱拳說道,“我師父一直很好,多謝掛念。”

“那就好,你回去幫我帶個信,就說當年之事,老友連曜多謝她了,等空閑的時候,連某必定前去鳳凰族當面拜訪。”這青衣人語氣和煦,說話也極為客氣。

殳元洲見問候的差不多了,連忙說道,“大家請享用仙果,魔族這次大典,有如此多的仙友和故舊前來,實在是盛事。”

說完,他又對身邊的兩名俏麗的女仙說道,“請我魔族的聖女出來和大家打個招呼吧,今天是我魔族聖女證道混元的大典,也是各族論英才的盛會,不可怠慢了。”

(最強棄少的電腦客戶端游已經正式開服,這是一款電腦游戲,是老五免費授權給一個書友開發的,主要想看看洛月大陸和仙界的場景如何。大家有空的話可以進去看看,或者感受一下洛月大陸和各大禁地的滋味。這里領取激活碼:如果沒有注冊的,也可以進入這個頁面順手注冊一下。游戲下載在這個頁面的右上角。)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