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五九章 拜訪鳳凰族
“娜娜,你告訴我子峰去了什麼地方?”葉菱剛看見程娜娜就有些急切的問道。

程娜娜低頭答道,“我和他再無任何關系,他去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

南宮小黛緩聲說道,“我南宮家完全敗落在他的手中,他比我還要早些時間飛升到仙界。等我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玄仙修為了。那個時候,他和文彩依在一起。他似乎還有一個師父,他師父好像極為厲害。”

說完這些南宮小黛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神情之間的憂郁突然消散不見,她對葉默躬身施禮後說道,“我之前看見程娜娜,本來還想詢問她一些事情的,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了。葉宗主,我走了。”

看著南宮小黛走出房間,葉默沒有說話,葉菱也感覺心里堵得慌亂。

南宮小黛走出房間後,程娜娜也對葉默躬身行了一禮,“葉大哥,葉菱,我也走了。”

葉默和葉菱找到了南宮小黛,說了幾句話後,南宮小黛和程娜娜就相繼離開。

“哥,我們回去吧。”葉菱說出這話的時候,心里極為難受,她真的不希望二哥變成這樣。無論是南宮小黛,還是程娜娜,都是很好的女子,為什麼二哥要這樣?就算是當初他在洛月大陸受了委屈,這麼多年過去了,自己都飛升成仙人了,這些委屈難道還應該存在嗎?

“走吧。”葉默帶著葉菱撕開空間,瞬息間就再次回到了墨月仙宗,他和葉菱不同。

本來他對葉子峰並沒有看外,一直將葉子峰當成自己的兄弟。哪怕葉子峰有些錯誤,他也可以忍受。

但是自從上次葉子峰在南宮非面前透露,他想殺掉自己並不是真的因為誤會程娜娜,而是想要自己身上的秘密之時,葉默就已經將葉子峰看成了一個陌生人。這次如果不是葉菱求,他根本就不會找到這里來詢問葉子峰的消息。

想要他的秘密,說的簡單點,那就是想要他的命。他葉默自問沒有對不起葉子峰的地方,可是這葉子峰實在是太過狠辣了一些。

葉默剛回到墨月仙宗,就看見虞秀已經過來,洛影幾人正陪著虞秀在敘話。

見葉默進來,虞秀立即站了起來,“葉仙友……”

葉默知道虞秀想要問什麼,他不等虞秀問出來,就主動說道,“大宮主,青如已經證道,她現在留在虛市中,想要通過曆練找到屬于她的大道,所以沒有跟隨我一起回來。”

虞秀看了看葉默的幾個妻子,歎了口氣。她將青如留在葉默身邊,本來還有讓青如成為葉默道侶的意思。現在看來,顯然她過于一廂情願了。

好在她也想的開,很快就將這件事放下,然後主動插開話題問道,“葉仙友,我聽靜雯說,你想修複仙界三十三天?”

葉默點點頭,“是的,原本我是有這個想法,不過現在我已經改變主意了。我感覺仙界三十三天非常合適,甚至不遜色一個完整的仙界。我如果強行修複三十三天,或者會畫蛇添足。”

葉默在幽冥界回來後,就感覺仙界三十三天並不一定需要修複。仙界和聖道界不同,聖道界不修複完全會毀滅掉。而仙界三十三天存在非常合理,由低到高,沒有半分不妥之處。

正如幽冥界的天道一般,這仙界三十三天更符合天道倫常。或者說三十三天殘破,不適合證道。但是現在聖道界已經被修複大半,仙帝圓滿後可以去聖道界證道。如果留在仙界證道,仙界的證道聖帝太多,就算是再完整的仙界,也有可能繼續被轟成數塊。

所以葉默現在反而不想仙界擁有太多的塑道聖帝。

虞秀贊同的說道,“葉仙友和我的想法想同,仙界三十三天合乎天道,無須再修複。”

虞秀坐在這里說了一陣話後,心神有些不甯,葉默知道她心里擔心青如,干脆取出一枚陣旗遞給虞秀說道,“大宮主,這枚陣旗可以從聖道界到仙界的那個陣法通道中回來。不過也只能用一次,現在我用不上了,就送給你吧。”

虞秀趕緊站起來接過陣旗,她知道葉默已經明白她擔心青如了。送這枚陣旗給她,就是讓她去看了青如後,還有機會再回到仙界。葉默現在神通驚人,要回到仙界,顯然不需要這種陣旗。

“多謝葉仙友了。”虞秀沒有推辭,接過陣旗後非常感激的說道。

有了葉默送的陣旗,虞秀的心神平緩了許多,又坐了一會時間後,站起來向葉默告辭。

送走虞秀,葉默將洛影等人全部叫到一起來,取出自己煉制的玉牌一人發了一枚。

“爸爸,這是什麼玉牌?”憶墨雖然進去過金頁世界,但是並不知道還有這種連接金頁世界的空間傳送玉牌。

穆小韻在一邊笑著說道,“這是金頁世界的傳送玉牌,之前我和婉青在聖道界,就是通過這種玉牌回到金頁世界中,來到墨月仙宗的。”

“那里面只有無影和小冰參好玩點,人太少了,還不如留在這里熱鬧。”憶墨嘴里是這樣說,手中可不慢,已經將玉牌掛在了脖子上。

洛影最了解葉默,她看見葉默發傳送玉牌,立即就問道,“你要離開嗎?”

葉默嗯了一聲說道,“我要去鳳凰族一趟,你們可以和我一起去,也可以隨時通過傳送玉牌進入金頁世界找我。”

“你小心些就好,這里修煉資源豐富,我們就在這里等你。”洛影等人都知道葉默要去鳳凰族干什麼,百年後,妖族要聯合其余幾族去聖道界挑釁,葉默這是去拉攏朋友的。

不過這次她們卻沒有多少擔心,有了葉默的金頁世界傳送玉牌她們隨時都可以回到葉默身邊。而且她們也知道,以葉默現在的修為,想要回來也極為簡單。

……

葉默控制著墨月梭單獨一個人在虛空穿梭,哪怕他的識海可以穿過界面,但各族的界面都有強大的界域陣法相護,神識是無法穿透的。他更不能用撕裂空間的辦法去鳳凰族,如果真的那樣做了,那就不是去找合作伙伴了,而是去挑釁的。

再說了,一族的護界大陣也不是這麼簡單就能撕裂的。好在葉默的墨月梭在他自己的控制下,速度極快,只是短短的數天時間,就已經靠近了鳳凰族的外圍。

葉默剛剛在鳳凰族界域大陣外面收起時空梭,就有人發現了。看見葉默的是一名長相極為普通的中年男子,臉上還有一些條紋斑斕存在,只有仙帝修為。讓葉默奇怪的是,這人看見葉默後,連詢問都沒有,就打開了護界大陣。

“請問可是葉丹聖前輩?”這名仙帝語氣極為恭謹。

“你認識我?”葉默肯定他從未見過這名仙帝。

這名仙帝趕緊說道,“從菡聖君命我在此等候葉前輩,聖君說葉前輩近期必定會來我鳳凰族做客。”

葉默沒想到湯從菡早就知道他會來,只是不知道這個看起來和少女一樣的混元聖帝會做出什麼選擇。

其實葉默心里更希望湯從菡和冷煜祺一般,站在中立角度就好。他並沒有指望鳳凰族幫他這邊,但是他也不希望鳳凰族幫妖族那邊。說起來,鳳凰族還屬于妖族的一個分支。

鳳凰族的界域絕對不會比龍族差,葉默跟隨這名仙帝穿過護界大陣和氣層,來到鳳凰族的界域之後,立即就感受到了強大的天地規則和濃郁的神靈氣。

葉默暗歎,相比起鳳凰族和龍族來,聖道界就相差甚遠了。哪怕他用混沌樹和玄黃之氣修複了聖道界的生機,聖道界依然缺少了界域脈絡,無法持續聚攏神靈氣。而幽冥界的封界,他要得到世界山,注定是百年之後的事情了。

“葉丹聖可是姍姍來遲啊,我已經等候多時了。”一個清脆嬌嫩的聲音傳來,湯從菡已經出現在了葉默的面前。

湯從菡一身紅色的仙裙,甚至比上次葉默見到的時候顯得更為嬌小。葉默在湯從菡身邊還看見了另外兩個熟人,湯小瑜和湯綺。湯綺是仙媚體,顯得風情萬種,此時和湯從菡高貴氣質一比起來,那相差就甚遠了。只有化道修為的湯小瑜,就更是顯得不起眼。

葉默知道湯從菡之所以將湯小瑜和湯綺帶在身邊,完全是因為自己和這兩人認識。

葉默笑著抱拳說道,“前來打攪湯仙友,還請湯仙友不要不歡迎我這個不速之客才好。”

湯從菡咯咯一笑說道,“看你說的,要我歡迎你也行,小瑜也是你的朋友,現在都化道了,但距離道元總有一線之隔,今天我特意帶小瑜過來,你總要表示一下吧。”

葉默沒有半分吝嗇的取出一個玉瓶送到湯小瑜的手中說道,“這枚星空道丹就作為小瑜晉級道元的禮物吧。”

湯小瑜聽到星空道丹,臉上頓時露出喜色,她和葉默早就熟悉,可不會有什麼不好意思。她甚至先將丹藥收起來,這才來得及向葉默感謝。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感謝德立小先先、丹道無痕、鵝長得丑、血紅、只有、金牙2013等朋友萬幣送票!老五的威信是在1850章的結尾有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