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五一章 母親
姬心逸心里暗歎一聲,她知道無論是她還是她身後的神女聖門,此時在葉默眼里都算不上什麼。如果說這之前神女聖門在聖道界還可以一呼百應,現在葉默站出來隨便說一句話,說不定聖道界所有的人都會去圍攻神女聖門。這種威望,完全無法相比。也就是說,葉默想要滅掉神女聖門,甚至不需要自己動手,只要一句話就行。

好在葉默此人恩怨分明,還沒有隱瞞神女聖門的聖女青的功勞。

“葉宗主有事請盡管詢問,姬心逸知無不言。”姬心逸想開了這一點,干脆坐了下來,不亢不卑的答道。

葉默點點頭也坐了下來,略一沉吟就說道,“當初我在神女聖門的獄門山看見了幾節白骨,還看見了一根用天羅精鐵煉制的鏈鎖。現在我很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還請姬宗主解惑。”

姬心逸心里一驚,她想不到葉默要問的竟然是神女聖門的事情。她沉默了許久,這才帶著一絲沙啞說道,“這本是我神女聖門內部的事情,不過我神女聖門對葉宗主多有冒犯,所以我願意回答葉宗主這個問題。”

葉默沒有說話,甚至略微有些期待。他很想知道那幾根白骨和他有些什麼關系,為什麼他看見後有一種悲傷之感。

姬心逸整理了一下心中的思緒,這才緩聲說道,“我神女聖門神女一直以貞潔為神聖,不可有半分玷汙,所以在我神女聖門中,神女的貞潔最是重要。一個普通的神女貞潔都如此重要,那我聖門中的聖女貞潔更是聖潔無比。

可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如想的那般,我神女聖門第七十三代聖女阮瑞繡本來驚才豔豔,甚至是有進階混元的根基。可是阮瑞繡在一次離開聖門曆練的過程中竟然失身了,而且她還不願意說出讓她失身的男子。結果被祖師鎖在了獄門山之中,受陰火灼燒懲罰。”

“一群毫無人姓的假尼姑,自己沒有爹娘是石頭上跳出來的嗎?我呸!”葉默毫不客氣的罵道。

神女聖門要保持貞潔也不是不行,但是因為失去了貞潔,就要被陰火灼燒無數年,神女聖門這種作為,葉默極為看不起。最多責罰一頓,然後趕出山門而已,被陰火灼燒無數年,就算是一個道元聖帝在這種慘無人姓的折磨下,也無法長期堅持下去。

姬心逸聽到葉默大罵,臉色一變,不過最後心里還是暗歎一聲,奈何形式沒有別人強,葉默想怎麼說就怎麼說,難道她還能站起來反抗不成?

葉默譏諷的盯著姬心逸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沒有能力反抗我?當初神女聖門將阮瑞繡關押在獄門山用陰火灼燒,是否想過阮瑞繡能不能反抗?記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姬心逸知道,她和葉默爭論這些沒有任何用處,只是自顧說道,“瑞繡聖女在獄門山陰火灼燒之下,竟然不顧祖師懲罰,依然產下一女。為了保住自己的女兒,瑞繡聖女先是化盡生機,後又拼命燃燒壽命精血撕開虛空,讓她的女婢阮彗云帶著其女離開了神女聖門。我能知道的也只有這些,至于阮彗云去了何處,神女聖門也無人可知。”

“你可有瑞繡聖女的影像?”葉默再次問道。

姬心逸點點頭,取出一枚空白玉簡,刻畫了一個影像進去交給葉默。

葉默的神識掃進玉簡,玉簡中的影像是一名極美的女子。葉默竟然感覺到了一絲熟悉,他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影像。

看見葉默只是皺著眉頭並不說話,姬心逸知趣的沒有多說。

良久之後,葉默忽然一震,他終于想起來了這個影像是誰,當初他在颯空大帝府中帶走了一個叫鞏靈秀的女子。靈秀留下了兩個水晶影像給他,一個水晶影像就是他前世的母親,還有一個是服侍他母親的凝絲仙子。(如果忘記這一段的朋友,可以再看看第一九六九章,前世)

他母親和瑞繡聖女長的很像,難道瑞繡聖女是他的親人不成?葉默想到這里,立即就想起了當初靈秀說的話,‘……凝絲將你從小帶到大,對你已經有了感情,她怕你在修真界吃虧,想要下去照顧你。當晚凝絲就離開了颯帝府,從此後我就沒有了她的消息。’

自己被颯空大帝丟入修真界後,凝絲去找過他。

葉默想到自己前世是被颯空大帝丟在了東玄洲,他的神識立即就穿過層層界面,直接落在了洛月大陸。

墨月之城依然如故,葉默在墨月之城看見了眾多的熟人,甯思霜、穆安、李三刀……

但是葉默很快就激動的站了起來,他看見了凝絲,雖然凝絲蒼老了一些,可是容貌依然還在,和當初靈秀給他的水晶球影像一摸一樣。

靈秀說凝絲為了找他,特意去了修真界。

葉默不知道凝絲是怎麼去修真界的,他知道一個大仙想要單獨去修真界那是非常困難的。但是他既然看見了凝絲,那就說明凝絲真的做到了。不過此時的凝絲氣息隱晦散亂,生機不凝,似乎隨時隨地都可能散去一般。

她單獨一個人居住在一個靈氣匱乏的山腳之處,和居住凡人的村莊相距較遠,而且比較偏僻。看見凝絲站在屋子前面遙看星空動也不動,葉默就知道她應該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葉默此時哪里還能繼續留在這里,他直接傳音給秦璿璣,“我要離開聖道宗一段時間,聖道宗和聖道界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葉默已經一步跨出,在賓客殿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璿璣知道葉默要去尋找世界山,對葉默的話倒也並不奇怪,趕緊躬身說道,“是,宗主。”

姬心逸站了起來,震驚的看著葉默消失的地方,她雖然修為不到家,可是眼光卻還在,豈能看不出來葉默剛才是一步跨越了虛空?連撕裂都不需要,只要一步就能從虛空中跨走,這要多大的修為?

……

江連峰其實是一大片低矮的山脈,只是在這一大片低矮的山脈中間有一個極高的山峰叫江連峰。江連峰盛產靈草,甚至還可以找到一些等級不錯的靈草。所以住在這附近的村民索姓將整個這片山脈都叫著江連峰。

江連峰雖然有靈草,但是僅限于一處,而且靈草等級不錯只是相對于普通凡俗之人而言。對修士來說,這里的靈草根本就不值一提,更不要說這里靈氣匱乏了。

但是江連峰前面還有一條極長的大河,這條大河和山峰相連,形成了一片肥沃的土地。當然,肥沃只是相對凡俗世人而言。也正因為這里山水相連,才被叫著江連峰。

在江連峰一處較為偏僻的地方,有幾間茅草屋。居住在附近的村民卻從來都不知道在江連峰還有這樣幾間茅草屋,因為這幾間茅草屋都是被隱匿禁制隱匿起來的,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見。

此時一名中年女子正默默的站在茅草屋之前,凝視著虛空,似乎在回憶極為久遠的事情。

“前輩……”葉默在這中年女子身後站立了許久,這中年女子毫無察覺。葉默感受到她身上已經沒有半分修為,心里傷感歎息的同時,顫聲叫了出來。

這中年女子豁然轉身,當她看見葉默的時候,瞬間就定住了,好一會她才淚流滿面的喃喃自語道,“幺兒……我的大限終于到了……”

葉默立即就明白了凝絲話的意思,她沒有了修為,以為自己大限已經到了,這才出現了幻覺。

這一刻葉默心里忽然湧起一陣陣的悲傷,他和凝絲毫無關系。凝絲將他帶大,同時也照顧他的母親,甚至在得知他被颯空踢下修真界後,也想盡一切辦法來到了修真界。以凝絲大仙的修為,就算是再過數萬年也是等閑,而她到了修真界,這才一千多年,壽元就已經消耗殆盡。

相比之下,這種養育之恩,這種愛護大恩,又是簡單能夠報得?

“鄒娘,這不是做夢,我來找你了,我來晚了,我真的是葉默……”葉默的心在這一刻被這種濃濃的親情碾壓的粉碎,混元道韻也無法阻止他現在的感傷。

他證得是有情道,他是一個實實在在有血有肉的人,哪怕混元了,他依然無法割舍這種親情之愛。就是水晶球中母親的影子也漸漸的淡化起來,唯有凝絲的形象越來越清晰。而他叫出來的鄒娘,更是自然而然,沒有去做任何思想。在他心里鄒娘就是母親,代替了母親為他做的一切。

他的腦海中閃現出凝絲那如杜鵑啼血般的聲音,“颯帝大人,求求你留下幺兒……”

閃現出凝絲滾下台階,依然將他護在懷里的畫面。他到了修真界,鄒娘怕他吃虧,依然耗盡修為追了過來。除了母親,還有誰有這種無私的情懷?

葉默竟然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已經淚流滿面,這一刻,他再也無法站立,跪倒在地,“鄒娘,我來看你了。”

“你真的是幺兒?你還在?”這中年女子的臉上忽然泛起一種不健康的激動紅色,她一步就沖到葉默面前,將葉默摟在懷里,顫聲說道:“幺兒,你真的是幺兒。”

(今天是母親節,我送上最真誠的祝福,祝願天下所有的母親都幸福安康!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