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四七章 修複聖道殘界
當初他第一次踏上涅生橋,差點被涅生橋的陰風吹散了魂魄。後來他還是在姬惜的指導下,踩陰線、走牆沿這才渡過危機。這次他再次來到了涅生橋,那種陰風吹來,在他的界域之外就自動消散不見。

葉默抬手揮出一道紫火,涅生橋瞬間就清晰起來。那些滲人陰風瞬息間就被葉默揮出來的火焰融化一空,在他面前隱約的涅生橋一下就清晰起來。

一條只有幾條竹絲搭建起來的簡陋橋出現在葉默的眼前,葉默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橋心的公羊安。不過此時的公羊安已經氣息極淡了,可見公羊安當時應該也知道走不過涅生橋,索姓就在橋心坐了下來。

葉默第一次過涅生橋的時候也遇見過這樣一個人,那人比公羊安更是差勁,甚至只有骷髏存在了。

以葉默現在的修為和陣法水平,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橋只是一個幻陣而已。這個幻陣布置的極為高明,就算是他之前也沒有看出來。在幻陣的下面有一個傳送黑洞。葉默的神識掃入黑洞,立即就知道這個黑洞也是一個傳送陣法,根據上面的氣息,應該是連著幽冥界輪回橋的。

如若從這橋上落下,會被幻陣直接卷走魂魄,魂魄會隨著傳送黑洞落在輪回橋上。竟然有人在這里布置下這樣一個幻陣,不知道所為何事?

涅生橋是幻陣,涅生橋下的涅生河卻是一條真河,不過這條真河被涅生橋上的幻陣覆蓋了起來,同樣顯得陰氣滲人。

這里可以吹走仙人元神魂魄的陰氣是實實在在的,葉默直接祭出火靈小青席卷了過去。

在火靈小青的席卷之下,涅生橋上所有的陰氣在瞬息間就被燒的干乾淨淨。

陰氣被葉默燒掉,幻陣等于被破開了。公羊安立即清醒過來,他忽地站起,隨即就看見了葉默。

“這里是怎麼回事?咦……你是葉仙友?葉仙友你怎麼走到我後面去了?”公羊安立即驚異的看著葉默問道。

葉默取出一枚丹藥遞給公羊安說道,“公羊仙友,你根基大損,先將這枚神丹吃了,然後我送你出去。這里只是一個幻陣,並不是什麼真的涅生橋。”

公羊安吞下丹藥,下意識的問道,“幻陣?不對,葉仙友你怎麼走到我後面去了……咦,你剛才給我的是什麼神丹?”

公羊安在這涅生橋上呆了上千年,一直在抵抗陰風和陰氣,腦子還沒有轉過來彎。他感覺到自己的神識和神元迅速恢複,就連生機也開始恢複,立即就知道葉默給他的神丹不簡單了。

“公羊仙友,我已經證道混元,現在要修複聖道殘界,所以先來神墳域弄清楚這里是怎麼回事。要不,我現在送你出去?”葉默只好又解釋了一次。

“葉仙友……你已經是混元聖帝?”公羊安頓時呆滯了,葉默這個當初修為還不如他的人,現在晉級混元聖帝了?這個變化也太快了點吧。

葉默知道公羊安現在一時無法想清楚,他直接撕裂開這里的禁制,將公羊安送出了神墳域,等公羊安冷靜一會,肯定可以想明白是怎麼回事的。

送走公羊安,葉默一步就來到了這個幻陣的對岸橋頭,同時抬手揮了數下,數十枚陣旗被葉默拍碎,一片蔥翠、神靈氣濃郁到極點的山脈出現在葉默的面前。這山脈中竟然有各種各樣的仙靈草,神靈草,甚至還有偽混沌靈草。就是道果,葉默都看見數種。

但同樣的這里面也有無數的禁制,陣法,還有眾多的凶獸。錯非葉默的神識,普通聖帝來這里,神識都掃不出去。

這是一片保存完整的地方,至少到現在沒有被毀掉過。葉默很是驚異,他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要在這里布置下來一個幻陣,然後又在這幻陣後面保存了如此完整的地方。

但是葉默的目光掃到了橋頭一塊碑石,他立即就明白過來。碑石上寫著,聖道界被毀,人族將再無誕生混元聖帝的機會。神女聖門聖女青將聖道界還僅存的一個秘境封印了起來,以待後來者。如果有人能闖過涅生橋,那就可以在這秘境中尋找證道混元的機緣。

但是一旦證道混元後,必須要以振興聖道殘界人族為己任。看著最下面聖女青的名字,葉默心里忽然多了一些尊敬。

聽說聖道殘界之所以能保存下來,也是聖女青以隕落的代價保住的,沒想到她還想的如此深遠,還留下了神墳域這個地方。

神墳域外面有很多的神通痕跡,只要資質逆天,想要通過涅生橋得到她留下來的秘境也不是不可能。

但事實上這麼多年來,也沒有一個人能通過涅生橋。就算是葉默,也幾乎是到了混元聖帝後,這才來到這里。

難怪姬惜知道一些涅生橋的走法,原來是因為聖女青的緣故。聖女青雖然留下了這個秘境,但是心里還是希望能通過涅生橋的人是神女聖門的。

無論如何聖女青為了人族,這種情懷確實是值得尊敬。雖然涅生橋太過狠了點,可是不這樣做的話,豈能找到那種真正的逆天之人?更何況,聖女青還沒將事情做絕,就算是落下涅生橋也可以去輪回橋轉生。

葉默沒有去動秘境里面的東西,既然聖女青能做到留下這些東西拯救人族,他就可以留下這些東西給後來的人。聖道殘界就算是修複了,也需要一些秘境來恢複元氣,神墳域是最好的一個地方。再說了,以他現在身上的東西,對這秘境確實也不需要去惦記。

不過涅生橋就是不需要了,這橋渡過的希望太低。秘境是為了給來這里的人尋找機緣,而不是為了斷絕姓命。

葉默收起了這塊石碑,重新布置了禁制外面的一些陣法。然後又將神墳域內外的陣法重新布置過,這里以後將成為聖道殘界的一個修煉秘境。只有達到一定程度的人,才可以進入秘境尋找神通機緣,也可以進入這個秘境尋找資源。

重新布置完神墳域秘境後,葉默從神墳域出來,卻並沒有離開。他決定就在這里開始修複聖道殘界的生機,然後再去尋找世界山。

聖道殘界雖大,卻全在葉默的意念之下。

一道道玄黃之氣被葉默打入聖道殘界界域之中,世界樹樹心被葉默化成了汩汩生機,和著玄黃之氣一起融入已經殘破的殘界。無數開裂的巨大溝壑,倒塌的山脈、干涸的河流、大海,在葉默無上的大神通和玄黃之氣、混沌樹心的融入下,開始漸漸的複原起來。

聖道殘界各處殘破的痕跡被大神通和玄黃氣息修補,慢慢愈合……

此時在聖道殘界的人都已經看見,面對這種史無前例的盛況,幾乎是所有的人都沖出了住處,沖出了閉關的地方……

尋找神靈草的仙人停了下來,正在交易的仙人停了下來,正在打斗、爭論、修煉……只要是感覺到聖道殘界在被修複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他們或飛到空中,或者站在高處,激動的看著聖道殘界的緩緩愈合。

一些年紀極大的聖帝跪倒在地,為聖道殘界祈禱,一些修為低的,看見聖**跪在地上,紛紛跪倒,同樣的為聖道殘界祈禱。

“這是聖道宗開始修複聖道殘界了……”

“我竟然以為聖道宗又是打著修複聖道殘界的幌子,霸占聖道殘界,沒想到是真的。”

“是聖道宗的宗主回來了,聖道宗的弟子說過,一旦他們的宗主回來,聖道宗就要開始修複聖道殘界。”

“我人族終于要振興了,我聖道界的氣運終于轉回來了。”

“幸虧我們人族也有聖道宗宗主這種混元大能,否則我們永遠只能縮在聖道殘界殘喘。”

……

各種激動無比的議論,在聖道殘界的每一處響起。

更讓他們激動的是,聖道殘界不單單開始愈合,河流、山川、大海重新複位,而且任何一個角落都開始生出生機,這絕對不是簡單的依靠大能修複殘界,而是給聖道殘界重新注入生機。

葉默站在神墳域的上空,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吃力,就算是有混沌樹給他補充生機,他也感覺到了力不從心。

他的修為不比任何一個混元聖帝差,甚至強過任何一個混元聖帝,他的識海甚至是所有的混元聖**無法相比,可是修複聖道殘界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如果他沒有混沌樹,沒有眾多的道果,他此時已經堅持不住了。

當葉默將混沌樹心的所有生機和玄黃之氣全部融入聖道殘界後,他感覺到神魂一顫,下一刻還在恢複生機的聖道殘界似乎頓滯起來,生機似乎就在這一刻停滯了。

葉默心里暗自歎息,混沌樹心的生機終究不足,無法讓聖道殘界徹底的恢複生機。他知道只要自己拿出混沌樹,這聖道殘界生機肯定會被完滿的修複。但要他拿出混沌樹,他實在是舍不得。

葉默的神識掃了出去,當他看見無數的聖帝,無數的仙人都跪倒在地,虔誠祈禱聖道殘界再次恢複原樣的時候,他忽然明白了聖女青的情懷。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