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四六章 再進神墳域
“你是不朽聖帝?”當葉默說出自己的封號就是不朽的時候,幾乎議事殿中所有的人都震驚的站了起來,葉默的話實在是太石破天驚了點。

當一個仙人修煉到仙王之後,都會有一個封號。大凡這個封號都是從仙王碑上來,就算是聖道殘界殘破不堪,也有一個仙王碑。哪怕那些沒有在仙王碑上封王的仙王,在給自己起封號的時候,也是因為心有所感,這才得到封號的。

但是從未有人給自己起一個不朽的封號,這個封號意味著整個宇宙毀滅了,依然存在的意思。如果承受不起這個封號,亂給自己起了這個封號,那絕對會隕落在雷劫之下。

“宗主,你的封號……”秦璿璣是得知修複聖道殘界機緣的人,也知道要修複聖道殘界需要不朽聖帝,所以她立即就猜測葉默是不是為了修複聖道殘界,給自己起了這個封號。

葉默明白秦璿璣的意思,隨即說道,“我的封號是在仙界仙王碑上得到的,各位不要擔心。同時我這次出去還得到了混沌樹的樹心和玄黃之氣,這些玄黃之氣我決定分出一些給各位將來晉級混元聖帝用,其余的我將和混沌樹樹心一起修複聖道殘界的生機。”

如果說葉默是不朽聖帝已經是石破天驚,那葉默得到混沌樹的樹心和玄黃之氣,就好像最強大的神丹,讓眾人眼里頓時亮了起來。羅青河激動的都站了起來,他畢生的願望就是要恢複聖道殘界的原貌,現在葉默帶來的這兩個消息簡直太驚喜了。

胥峰有些激動的說道,“宗主,修複聖道殘界需要混元聖帝,我們是不是再請回決涯前輩?”

葉默雖然是不朽聖帝,卻不是混元聖帝,請在胥峰的想法里面,請決涯回來和宗主一起修複聖道殘界。

“決涯來過?”葉默聽到這話,立即就問道。

“是的,決涯前輩和決無痕一起過來的,說是欠你一個人情,要守護聖道殘界一百年。兩個人在聖道殘界滿了一百年後,就消失不見了。”

商牟連忙說道,他是從虛市前往聖道殘界的途中晉級道元的,現在也是聖道宗的長老級人物。

秦璿璣有些不屑的說道,“此人自私無比,說是守護百年,其實就是在這里閉關了百年而已,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倒是他的那個兒子決無痕想要多留些時曰,卻被那老家伙拉走了。這種混元聖帝,請回來只是浪費糧食,這家伙遠不如廣元宮的那個岙赫。”

葉默心里對決涯也極為不滿,這家伙也是人族混元聖帝,幫忙建立一個護界大陣再走難道要死嗎?如果知道決涯是這種人,葉默絕對不會答應決無痕的條件。決涯的死活關他什麼事情?

“岙赫回去了?”葉默隨口問道,廣元宮的宮主夙光被他殺了,雖然他毫無愧心之處,卻等于和岙赫結了仇恨。

“是的,岙赫仙友在等滿了百年後就從這里走了。”

胥峰答道。

葉默點點頭再次說道,“我距離混元聖帝只有一線之隔,不過我現在不懼任何混元聖帝,而且我已經可以布置護界大陣……”

聽到葉默是混元聖帝,眾人還沒有來得及驚喜,就再聽葉默說道,“而且我還找到了世界山在什麼地方,等我將聖道殘界修複後,我會去看看能不能將世界山弄回來,修複聖道殘界的界域脈絡。”

這一次眾人不是驚喜這麼簡單了,當初他們聚在一起成立聖道宗,就是想要修複聖道殘界。雖然那時一腔熱情,可是大家心里都很理智,知道修複聖道殘界絕對不是嘴上說的那麼簡單。

修複聖道殘界的幾個條件,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而現在葉默竟然說差不多都可以辦到,這種事情放在當初誰敢相信?

“我以為這件事只是能幫助聖道殘界聚攏人族的人氣,沒想到還真的有修複可能。”秦璿璣顫聲說道,她當初得到消息沒有將消息帶回聖道殘界,就是知道這件事的可能姓微乎其微。

而現在葉默卻帶來了希望,而且還是極大的希望。

幾人又討論了一些修複聖道殘界和壯大聖道宗的細節,葉默將他得到的東西取出部分交給聖道宗的這幾個道元聖帝,他要去修複聖道殘界,聖道宗的發展和壯大,只能交給羅青河等人了。

不過在修複聖道殘界之前,葉默還要去一個地方。

池婉青和穆小韻留在了聖道宗,她們需要修煉,不能跟著葉默到處跑。因為穆小韻的師父也在聖道宗,穆小韻干脆就留了下來。

葉默給兩人分別留了一枚玉牌,以葉默現在的修為,他只要留一枚傳送玉牌給穆小韻和池婉青,她們就隨時可以回到他的金頁世界中。

……

神墳域。

葉默離開聖道宗後,要來的地方就是神墳域。聖道殘界全部都在他的神識之下,神墳域顯然也在他的神識之下。但是他的神識卻無法滲透進神墳域里面去,他要修複聖道殘界,當然不會允許這一塊留在外面。

葉默第一次進入神墳域,差點就隕落在了神墳域的涅生橋,這是他第二次進入神墳域。不過這次,神墳域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了半分危險。

只是幾步間,葉默就再次來到了涅生橋前,涅生橋前依然還有十多名聖帝在感悟神通。葉默的神識掃遍了整個神墳域,發現在這里面還有數十人,他熟悉的人到現在他一個都沒有看到。

公羊安不在,當初他認識的那個施五色神光的孔成天也沒看見,至于和他結仇的白臉書生同樣不在。

當葉默的神識落在一處早已干涸的河道邊時,他終于看見了一個熟人。一個中年女子,化道修為的闞梓童,不過此時闞梓童已經重傷了。

葉默只是一步就到了闞梓童的面前,闞梓童驚駭的站了起來,當她看見是葉默的時候,立即驚喜的說道,“葉兄弟,你還在這里面?”

她以為葉默和她一樣,一直在這里沒有出去。

葉默笑道,“我出去後,又重新進來了。”

“什麼?”闞梓童震驚的說了兩個字後,隨即就明白葉默是在和她開玩笑。神墳域出去了,還能再進來?她知道葉默厲害,就算是再厲害,也無法做到這一點,除非是混元聖帝。

葉默知道闞梓童不信,他只好說道,“梓童大姐,我已經成就混元聖帝了,現在我在聖道殘界建立了一個聖道宗,同時想要修複聖道殘界。因為神墳域也是聖道殘界的,我就進來看看具體的情況。”

與其費力解釋,還不如直接說自己是混元聖帝了。

果然在聽到葉默是混元聖帝後,闞梓童盡管依然驚駭,卻已經相信了,卻無論如何也不敢繼續稱呼葉默為葉兄弟。

葉默從闞梓童這里得知,數百年前,一些化道聖帝想要通過涅生橋,結果就這樣消失無蹤。葉默聽了也是感慨不已,哪怕修煉到了化道,那又如何?稍有不慎,依然還是隕落一條路。

知道闞梓童想要出去,葉默干脆撕開神墳域的禁制,將闞梓童送了出去。同時在神墳域傳音出去,神墳域立即將關閉,在神墳域中的人將會被直接送出神墳域。

說完,葉默可不在意別人是否震駭,他直接將神墳域所有的人都抓著送了出去。

他想的是,如果神墳域的涅生橋,還有涅生橋對面沒有什麼東西,他就將神墳域和聖道殘界融合起來,將神墳域直接去掉。

如果神墳域的涅生橋對面有古怪,他打算將這里改成一個秘境。聖道殘界殘破,秘境已經很少了。多一個秘境,對聖道殘界只有好處。

將神墳域所有的人都送出去後,葉默才第二次踏上了涅生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