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三七章 塵封的虛空
葉默的箭還沒有射出,可是夙光已經感覺到恐怖的殺意在一點點的磨去他的生機。這一刻,他無法動彈,似乎只要動一下,他就會在這一箭之下化成飛灰。

“絕聖金骨箭……”夙光喃喃的說道,他的額頭已經有汗流下,他甚至不記得自己上次流汗在什麼時候了。

葉默在拉開絕聖金骨弓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絕聖金骨弓箭再也不是當初沒有煉化的模樣。此時弓箭的威力,更是上升了無數倍。葉默心里升起淡淡的哀傷,這還是他完全煉化絕聖金骨弓箭後第一次動用,或者也是最後一次動用了。

感覺到弓箭上強大的力量和可怕的毀滅殺機,葉默心里一陣的恍惚。他知道只要他射出這一箭,他自己一樣會毀掉。或者說,他現在已經毀了。

“葉丹聖,你不要動手。你被戮神灰槍釘住,強行動用真元和神識,你將根基盡毀,永無修複的可能……”夙光盯著葉默手中的骨箭顫聲說道,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過絕聖金骨箭。但是他知道這骨箭的殺意太可怕了,已經侵入了他的骨髓。

如果機會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加入圍殺葉默當中,就算是要加入,也不會先殺了敖郗。葉默眼里閃過一絲嘲諷,他當然知道被戮神灰槍釘住不能動一絲一毫。此時他祭出絕聖金骨弓和箭,完全是自毀根基和生機的做法。

因為他知道,就算是自己動也不動,夙光也不會好心的來幫他將戮神灰槍拔掉。同樣是一個毀掉,葉默也不想被夙光這種小人毀去。

在夙光話音未落的時候,葉默的第一支絕聖金骨箭已經射出……

一道淡金色的光痕撕裂了這片虛空,無盡的毀滅力量完全包裹了一切,這空間再無任何生機,再無任何痕跡。

骨箭破開了一切,卷走了天地。

被禁錮到強硬無比的空間再次出現了蛛網般的裂縫,這是絕聖金骨箭帶來的殺機,這是毀滅虛空的殺意。

夙光眼光一陣陣的抽搐,他的背後已經被汗水濕透。在葉默的金骨箭射出的瞬間,他反而微微松了口氣,這一支絕聖金骨箭射出來了他就不會再怕,只要他拼了全力擋住這一支箭,哪怕是重傷了,接下來,葉默也將任他魚肉。

一道帶著淡紅色的巨鼎瞬間就被夙光祭出,這只巨鼎的等級甚至已經超過了濮陽思的霸皇魔罩。在完全被煉化的絕聖金骨箭下,很少有人還能祭出防禦法寶,很少有人還能擋住已經射出的這種絕聖金骨箭。

很少有人,不代表沒有人。夙光就是這很少中的一個,他在瞬息間就祭出了巨鼎擋在了他的面前。

或者巨鼎還沒有完全被祭出,可是擋住這一箭,已經足夠了。

“轟……”

絕聖金骨箭不偏不倚的轟在了巨鼎之上,巨鼎發出一陣陣的虛空嗚咽,一道可怕的裂縫出現在巨鼎的鼎身。

巨鼎很珍貴,可是對夙光來說,他的命比這無數個巨鼎還要珍貴無數倍。強大凌厲的殺意從巨鼎上滲透出來,直接轟在了夙光的丹田之中。夙光接連噴出數口精血,經脈寸斷。不過,他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他還沒有來的及松口氣,就再次感覺到了一種侵入心魂的殺機,夙光立即就明白過來,葉默的絕聖金骨箭根本就不止一支。

又是兩道淡淡的金光劃空而過,夙光此時忽然有些後悔用戮神灰槍釘住葉默了。如果有戮神灰槍在手中,他或者還可以擋住幾箭。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葉默為什麼還可以射出後面的箭?就算是葉默不要根基,瘋狂燃燒神元和根基來射出絕聖金骨箭,也無法接連射出啊?

只要被戮神灰槍釘殺住,沒有人可以幸免,沒有人可以動彈。被戮神灰槍釘殺住的人在瞬息間生機和精血就會被吸收完全,然後元神盡滅。可是葉默不但射出了絕聖金骨箭,還接連射出了三支。

混沌樹真的如此可怕?被戮神灰槍釘住之人還可以聚集神元?

但是這些都不是他現在可以想的了,第二支箭直接轟開了他還沒有完全祭出的巨鼎,第三支金色的骨箭已經帶著無盡的毀滅轟向了他的胸口。

夙光的界域在這金色的骨箭下變的如雞蛋殼一般脆弱,他接連揮出了幾道空間法則神通。可是這些空間法則神通也只能擋住絕聖金骨箭的瞬息時間,下一刻絕聖金骨箭已經釘在了他的胸口。

夙光再次狂噴數口精血,用兩只手抓住絕聖金骨箭,緩緩的籲了口氣,他終于擋住了第三支箭。雖然這第三支箭讓他重傷,讓他的骨骼盡裂,經脈俱碎,可是總算是擋住了。至少他的元神還沒有被傷害,這對他來說,只是重傷而已。

葉默感覺到渾身的力量已經漸漸的離開他遠去,每一次聚集起神元射出一箭,那戮神灰槍的可怕力量,就讓他的經脈和根基碎裂的更為厲害。

葉默知道,他必須要將夙光殺了,哪怕是用自己的命換也必須要將夙光殺了。

絕聖金骨弓再次拉開,四支箭同時射出。

一道道血霧從葉默的身體散逸開來,葉默再也無法射出第八支骨箭,他的手甚至無法抓住手中的弓箭,剩下的那一支骨箭和絕聖金骨弓飄落下來,和其余的法寶一般,懸浮在了這一片空間。

四支骨箭並不是同時射出,但是相差的時間極短,這四支骨箭再一次撕裂了這里的虛空。虛空變成了一片暗灰色,所有的生機在這最後四支箭下已經化為齏粉。這里只有毀滅,唯一讓人感覺到生動的,就是四道淡金色的骨箭。

或者還有已經落在一角的一團青色火焰。

夙光抓住了第三支骨箭,可是他的瞳孔卻死死的盯著那四道破空而來的淡金色,他想不到葉默還能射出四箭。這不是一支箭,而是四支。他同時也想不通,葉默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絕聖金骨箭。

周圍的一切都被絕聖金骨箭封鎖住,他無法,也不敢動一下。

“轟……”第四支骨箭直接將夙光帶飛起來,同樣的釘在了虛空之中,第五支骨箭瞬息而至,將夙光的肉身炸的四分五裂。

第六支骨箭直接將夙光的元神絞殺,第七支骨箭將夙光唯一的頭骨釘殺在了虛空之中。

這一片虛空瞬息間就寂靜起來,除了漂浮在虛空中,讓所有人都眼紅的那些法寶,只有被釘殺在虛空中那夙光的頭顱骨骼,還有被戮神灰槍釘在虛空中的葉默。

這里除了毀滅氣息之外,再無他物。

葉默的頭偏在了一邊,毫無聲息,甚至連氣息都沒有。這片虛空中,或者還有火靈小青可以動彈。

火靈小青是這片空間唯一可以動的靈物,它帶著顫動不堪的青色焰花化成了兩支青色的手。這兩只青色的手想要將葉默身上的戮神灰槍拔下來,可是這戮神灰槍連重傷後的葉默都無法拔下,火靈小青的動作顯然是多余的。

一次次的失敗,一次次的嘗試,戮神灰槍依然釘在葉默的胸口,動都沒有動彈一下。

經曆了無數次失敗後,火靈小青放棄了繼續嘗試,它忽然附著在戮神灰槍上,爆發出強大可怖的溫度。顯然火靈小青想要將戮神灰槍融化掉。

一切再次安靜下來,這片空間只有火靈小青在融化戮神灰槍的聲音和氣息。如果此時有任何一個人闖入這片空間,他將會被這里無數的寶物震驚,甚至會瘋狂的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這里先天法寶丟的到處都是,真靈世界更是漂浮在一邊。有神焰,甚至連聖焰也有。

……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戮神灰槍漸漸的被火靈融化,雖然一年只能融化薄薄的一層下去,可是火靈小青卻從未停止過。

這一片被廣元宮宮主隔離出來的虛空空間也漸漸的被塵封起來,在整個虛空中毫無聲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