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二一章 葉默強勢(保底一更)
感覺到差不多的時候,敖夔才站起來說道,“敖郗的混元大典就到這里,感謝各方仙友前來參加大典。這次除了敖郗證道混元的大典之外,還有一件和幾族相關的事情需要和極為混元聖君一起商量一下,請幾位聖君跟我一起去議事殿。當然,一些想要交換寶物的仙友,也請稍候,這件事應該耽擱不了多久時間。”

葉默聽說是各族相關,立即就站了起來。雖然他沒有收到請帖,可是他卻是代表人族過來的。再說了,他一直沒有被否認自己就是混元聖帝,聖君是對混元聖帝的尊稱,他當然要參加。

聞德水知道葉默沒有收到請帖,看見葉默站起來,裝著疑惑的樣子問道,“葉丹聖,這是我各族間的議事,你是丹聖跟我們去干什麼?”

聞德水說完這句話後就等著魔族的聖帝濮陽思幫他映襯一句,只要拉一個同盟,對付葉默就好辦。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濮陽思還沒有說話,葉默卻冷聲說道,“你眼睛瞎了,沒看見我是人族代表?”

聽到葉默說話如此不客氣,敖夔和敖郗都愣住了。葉默就算是煉丹再厲害,也只是一個道元聖帝而已啊?一個道元聖帝敢對一個混元聖帝如此說話,這不是找死嗎?

這種情況下,如果海族的聞德水一定要殺葉默,就算是敖夔也沒有任何理由保住葉默。想到葉默是一個頂級的道元丹聖,敖夔心里就是一陣的可惜。如果別族混元聖帝現在還不知道葉默的煉丹本事,他就算是再下本錢,也要將葉默保住。不過現在大家都盯著這個道元丹聖,他就算是保住了葉默,葉默也不可能就只幫龍族煉丹。

想到這里,敖夔覺得自己只要幫葉默說幾句話就行,但是盡量不去得罪聞德水。

但是敖夔和敖郗很快就愣住了,預料中要發飆的海族混元聖帝聞德水竟然沒有發飆,反而指著葉默青著臉呵斥道,“葉默,你也是一個道元丹聖,說話竟然如此無禮,簡直侮辱了丹聖這兩個字。”

敖夔、敖郗兩人沒有看見葉默在賓客殿和聞德水暗中較量過,所以才對聞德水的反應如此震驚。

葉默冷笑道,“聞德水,我知道你之前發了一道訊息出去,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你海族敢殺上聖道殘界,我發誓將海族整個界面都煉化成為一面盾牌。不信,你可以走著瞧。”

聞德水確實是有些忌憚葉默,否則也不會發訊息招海族去聖道殘界的人回來。他最多和焦笪聖帝差不多,現在連焦笪聖帝和陰冥族的冷煜祺都對葉默有些含糊,所以他決定謹慎做事。但是他再忌憚葉默,也是一個混元聖帝,被葉默如此威脅,立即勃然大怒。手一張,就要再次動手。

敖夔此時也知道事情似乎和他想的不大一樣,立即出聲說道,“德水仙友還有葉丹聖,我龍宮可進禁不住你們這樣折騰。”

這海族的混元聖帝知道他無法在這里和葉默動手了,只能恨聲說道,“葉默,別以為我海族就怕了你。我海族從不懼怕任何人,想去我海族放肆,你還沒這麼大的能耐。”

鳳凰族的湯從菡似乎對葉默很感興趣,咯咯一笑說道,“既然葉丹聖說是代表人族過來的,要不葉丹聖也一起過去吧。”

妖族那長相俊美的混元聖帝諸葛智宸忽然說道,“湯仙友,這樣不大好吧。葉丹聖代表人族我不反對,敖夔聖君雖然說這事關系各族,事實上只是和我們幾個有關系。現在突然多了一個人,是不是有些不大公平?”

敖夔有些為難的看著眾人,他確實是借各族商量的話題去開小會的。一般的情況下,也不會有什麼疑問,誰會責問混元聖帝?

可是現在葉默偏偏要代表人族,還有了疑問,他是同意還是不同意?不同意得罪葉默,同意得罪其余的人。如果葉默什麼都不是,得罪就得罪了。現在葉默不但是一個道元丹聖,而且還是一個連聞德水都有些忌憚的聖帝,在沒有弄清楚葉默的底子之前,最好還是不要得罪。更何況,他認出了變異的無影饕蠶,只是現在不好問而已。

想到這里敖夔只好說道,“這樣吧,這里除了我和敖郗外,還有六位混元仙友,大家各自表態一下吧。”

“我是不同意的。”聞德水根本就沒有半分猶豫。

諸葛智宸微微一笑,“雖然我對葉丹聖也很是欽佩,但是這次的事情確實是和葉丹聖沒有什麼關系。”

魔族混元聖帝濮陽思也平靜的說道,“我就事論事,這件事和葉丹聖沒有關系。”

六個人已經有三個人不同意葉默參加,葉默也有些無奈,別人不同意他去,他總不能強硬過去吧?再說了,那諸葛智宸也說這件事只是幾人之間的事情,和各族之間並沒有多大的聯系。

敖夔估計葉默也很難去了,但是為了尊重葉默這樣丹聖,他還是看著其余三名聖帝,等候回答。

湯從菡就好像沒有聽到前面三個的話一般,“葉丹聖去很好啊,葉丹聖是第一丹聖,去了對我們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陰冥界的混元聖帝冷煜祺依然還是那一副不緊不慢的語氣說道,“我也同意葉丹聖去。”

冷煜祺認識葉默,同意葉默過去倒也正常,不過敖夔卻想不到冷煜祺會同意,他立即就看著焦笪和尚問道,“焦仙友,現在還有你一個人的意見,你的看法呢?”

焦笪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對沒有禮貌的家伙……”

葉默知道焦笪要說什麼,立即笑吟吟的抱拳打斷了焦笪說道,“焦仙友說的沒錯,我也對沒有禮貌的家伙……對了,上次我不下心將你的房子拆了,我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了,有空的時候我要請焦仙友去我聖道宗喝酒,賠禮道歉。”

說心里話,焦笪雖然不懼葉默,但是對葉默總是有些忌憚,他感覺每次看見葉默的時候感覺都不大一樣。

他第一次看見葉默的時候,在他的眼里,葉默就是一個小泥鰍,隨時隨地都可以碾壓成碎渣。但是他第二次看見葉默的時候,葉默竟然變成了道元後期,而且和他硬拼一招,差點讓他上當重傷。

這次是他第三次看見葉默,此時葉默都已經是道元巔峰,如果不是葉默隱匿了修為,就是這個葉丹聖實在是有些邪門。如果能不得罪葉默,他也是不想得罪葉默的。

之前他就因為得罪了葉默,一直被葉默當眾叫成焦蛋,而且在混元聖帝面前一點面子都不給,讓他極為不爽。現在葉默變相告訴他,以後保證不叫焦蛋了,讓他頓時意動起來。誰不知道他焦笪和尚要面子,如果下次他在更多的人面前被葉默叫成焦蛋,他哪里還有什麼威信?(話外:焦蛋和尚說:“我的威信在1850章結尾可以看見。”)

焦笪肯定如果他不同意葉默去,葉默絕對會立即破口大罵他焦蛋,在焦笪心里,這種事情葉默這個小泥鰍百分之百做的出來。

“咳”焦笪咳嗽了一聲,話鋒稍微轉了一下,“其實我覺得冷仙友和湯仙友說的還是有些道理的,讓葉丹聖去一趟也無妨。”

聞德水恨得牙癢癢的,他不知道葉默和焦笪到底是什麼關系。看見葉默直接叫焦蛋,這家伙還同意葉默去,心里實在想不通。

諸葛智宸掃了焦笪和尚一眼,他看出來了焦笪和尚對葉默的忌憚。他心里也有些奇怪,在什麼地方冒出來葉默這樣一個人族的變態聖帝了。

但是他還是說道,“現在的意見是三比三,我們再……”

葉默直接打斷了諸葛智宸的話,“諸葛仙友,我的意見就不算意見了?諸葛仙友莫非一定要和我人族作對?”

敖夔見狀立即插開話題說道,“好,那我們就這樣吧,我們八人一起去議事,敖郗就不去了。”

現在每一方勢力都只有一個混元聖帝參加,如果敖郗也去的話,那龍族就是兩人參加了。所以敖夔將敖郗撇下,也沒有人有異議。

“既然敖仙友都說話了,那我當然沒有被意見,不過我想這件事我們還不知道要商量多久。這次許多仙友來龍族參加大典,一個是為了慶祝龍族再有聖帝證道混元,還有一個就是想要交換一些東西。我想,我們是不是先進行物品交換,最後再商量這件事,也可以定心定意的來?”諸葛智宸聽到敖夔說話,知道再反對也沒有用處,干脆提出先進行物品交易。

眾人都明白諸葛智宸的意思,敖夔也明白。諸葛智宸就是不想讓葉默參入這件事,所以被百般阻撓。等交易會結束後,說不定他又會找出其余的借口。不過諸葛智宸是妖族的混元聖帝,敖夔也不能不給面子,也點頭說道,“諸葛仙友的提議甚好。”

敖夔說完,再次轉向大殿中其余的人賓客說道,“現在請各方賓客移座賓客殿,我們進行物品交換。”

這里來的人九成都是為了交換物品而來,每一族都有自己的底蘊。這次交換物品涵蓋了宇宙各族的聖帝,交換的東西肯定非同尋常,更不是普通的道易會可以相比的。

所以聽到敖夔說話,眾人紛紛前往賓客殿,准備換取自己最需要的東西。

(這是今天的第九更了,也是保底第一更。月票就是理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