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一零章 戰混元(5544票加更)
葉默注意到這追在最後面的人是一個長發男子,不過他的頭發是淡綠色,不但他的頭發是綠色,連身上的衣服都全部是綠色。唯一就是臉色有些灰白,身上的怒火氣息葉默都能感覺到,估計是因為太過生氣,這才將自己的臉氣成了灰白色。

“焦笪,如果你敢在我陰冥界打架,我追殺到混沌邊際也要將你殺了。”這綠發男子雖然怒火沖天,卻似乎在強忍著自己的怒火沒有動手。此時他也明白了焦笪應該是為了葉默手中的紫刀而來,到了他這種修為,一眼就看出來了葉默手中的紫銊是一件先天法寶。

葉默已經猜出,這綠頭發的男子應該是陰冥界的混元聖帝,這個叫焦笪的和尚不知道在陰冥界做了什麼惹人嫌的事情,被人家追殺了一個大圈。

“綠帽子?你什麼時候看見太爺打了,太爺只是要來要一個說法而已。”

這和尚的話讓葉默差點笑了出來,綠帽子,這個稱呼還真的貼切陰冥族的這個混元聖帝。

陰冥族綠發聖帝灰白的臉色陰沉無比,根本就不理會這個叫焦笪的和尚。

焦笪並沒有立即對葉默動手,特意上下打量了葉默一番,這才嘖嘖的說道,“小子,當年偽裝成為一個化道,現在偽裝成為一個道元。能依靠一件極品神器逃這麼多天,想必你也不是一個道元聖帝這麼簡單吧。”

葉默聽了焦笪和尚這句話後心里一動,隨即他的氣勢忽然暴漲,磅礴的道韻氣息猶如波紋一般的擴散出去,甚至要逼近混元的地步這才止住。

看見葉默的氣勢似乎也要接近混元,這綠發男子看向葉默的表情有些凝重起來。葉默能逃這麼多天,而且不主動停下來的話,他們兩個還追不上,他就知道葉默不簡單了。現在看見葉默的氣勢和大道氣息,他才知道葉默不但是不簡單,而是根本不會比他們兩個差。看他的氣勢似乎還不是混元聖帝,但顯然也超越了半步混元,無限接近混元聖帝了。

焦笪感受到葉默強大的氣息後,臉上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隨意,而是變得凝重起來,“你小子果然是偽裝的,一個隨時隨刻都要混元的家伙竟然如此不要臉,還隱瞞自己的修為和一個半步混元打來打去。難怪太爺當初沒有抓到你這個滑溜的家伙,說你泥鰍還真的沒有瞎說。”

他嘴里是這樣說,心里卻郁悶的不行,心說你一個都要混元的家伙了,跑個屁啊。如果上次和我打一場,我需要今天來追你這麼久嗎?太爺知道你不好弄,哪里有空來追你?現在倒好,反而被綠帽子攔個正著。

現在葉默的修為暴漲,他就知道想要葉默手里的先天法寶已經不大可能了。就算是葉默不如他,加上這把刀,也不會比他差了。

葉默卻根本不理睬他,轉而對陰冥族的那名混元聖帝抱拳說道,“這位仙友,焦蛋和尚要和我打一場,我也不想在這里打,可是這焦蛋一定要打,我也沒有辦法。”

焦笪聽到葉默的話後,立即勃然大怒道,“我是焦笪不是焦蛋,小泥鰍,你敢再叫我焦蛋,太爺吞了你。”

聽到焦笪大怒,這個綠發混元聖帝氣的發白的臉色反而變得平緩起來,顯然對焦笪在葉默的話中吃癟心情不錯。

焦笪手一抬,頭頂就出現了十八枚佛珠,這十八枚佛珠出現後,立即環繞著壓抑到極點的天地道韻,似乎一旦這些壓抑的道韻爆裂開來,就算是任何一個界面都會被轟的四分五裂。

葉默見焦笪和尚要動手,他干脆再對那綠發男子說道,“這位仙友,要不我們兩個聯手干掉這個燒壞的蛋,我只要他這十八枚佛珠,其余的東西全部給你怎麼樣?”

綠發男子眼睛一亮,立即說道,“好……”

話音剛剛落下,他的手中已經環繞了一個若隱若現的霧塔。他相信只要自己在邊上注意著,就算是打起來這里的空間也不會破碎太厲害。

葉默見狀,半分猶豫都沒有,紫銊已經祭出,同時龐大無比的殺勢就籠罩了整個天地。

焦笪和尚臉色一變,想都沒有想,直接撕裂空間,瞬間就消失不見。葉默現在有了一個幫手,被這個和尚追了這麼久,哪里願意放過,跟著就追了過去。那綠發男子顯然也不想放過焦笪,也緊跟著不放。

對這綠發混元聖帝來說,葉默雖然有一件先天法寶,可是他最仇恨的是焦笪,這家伙在陰冥界胡作非為,拿走了太多的好東西。如果不是陰冥界還有他這個混元聖帝,陰冥界還不知道被這和尚糟蹋成什麼樣子。

三人的速度本來就差不多,葉默修為進展迅速,之前他的速度應該是最弱的,到了後來,他已經和焦笪的速度完全一樣了。隨著三人不斷的撕裂空間,葉默距離焦笪也越來越近,他的速度在上升,又是追的。焦笪的速度不變,又是逃的,顯然就差了一些。

在宇宙虛空逃遁,可和普通地方不同,這里不存在什麼轉彎抹角可以將別人甩下來的。你越轉彎抹角,距離就越來越短。

三人此時已經再次來到了虛空中,被葉默追的急切無比的焦笪終于體會了葉默的心情。

無奈之下,他也只能站著虛空中停止了逃遁,他知道就算是再逃也無法逃出葉默的追蹤。他本來就猜測葉默還沒有真正的晉級混元,可是現在葉默可以追上他,讓他對自己的猜測有了一些懷疑,一個道元聖帝真的可以追上他?

要知道沒有晉級混元的時候,想要用神識破開一界知道他逃遁的方向,那是絕不可能的。

葉默晉級到了道元後期,神識雖然強悍無比,確實也不能穿過一界跟蹤焦笪。他不是用神識跟蹤焦笪,而是根據虛空中的細微變化跟著焦笪。他在虛空中育道,而且還有虛空神通一方,對虛空的細微變化都很是敏感。

焦笪撕裂虛空想要逃出他的追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可是焦笪不知道啊,那個綠發男子也同樣不知道,他當然是神識穿透界域追過來的,所以他以為葉默也是一樣。正因為這樣,他已經將葉默看成了同等檔次的對手。

以他的修為當然知道葉默是人族聖帝,對于人族什麼時候出現了葉默這樣一個大能聖帝,他的臉上沒有顯現出來,心里卻是極為震撼。

“小泥鰍,你到底想要干什麼?兩個人打太爺一個,不覺得無恥嗎?”焦笪恨恨的看著追殺過來的葉默和綠發男子說道。

綠發男子冷哼一聲,“焦笪,你拿走我陰冥族的東西,都給我吐出來。否則的話,我就算是追到死,也會干掉你。”

焦笪和尚倒也光棍,直接取出一枚戒指丟給綠發男子,“冷煜祺,你要的東西我給你還不行嗎?這小子身上的東西很多,到時候我們兩個人分一下。”

看見綠發男子接過戒指,焦笪對綠發說了一句後,就立即又對葉默說道,“小子,現在不是兩個人打我一個了,我們單對單,太爺看看你還有些什麼本事。

“兩個人打你一個,你太高看你自己了,焦蛋。”葉默不屑的說了一句,說完後,他也轉向了那綠發男子說道,“冷仙友,我們之前商量的戰利品,你的已經得到部分了。現在我的還沒有得到,現在我先上,等會這個蛋焦了的和尚想要逃走時,你攔他一下。”

葉默看見綠發男子收起了戒指,就知道不好。這些混元聖帝,沒有一個好東西,說話都和放屁一樣。不久前這綠發男子還在說和他聯手,這才多久,只是收了一枚戒指,就打算動搖了。所以他根本不等這綠發男子變卦,就丟出了這句話,同時紫銊已經轟出自己的神通,落痕刀紋。

一道將虛空都完全扭曲的刀紋轟然而下,這道刀紋不但是扭曲了虛空,更是扭曲了整個生機。所有的生機和空間,在這一道刀紋之下盡皆毀滅,消散。

葉默已經是道元後期,領悟了輪迴大道,識海凝實無邊。落痕刀紋是他根據太初神紋自創的,現在在紫銊的幫助下,威力已經隱約超過了太初神紋。或者說他的太初神紋並不完善,這才造成這種情況。

當初他還是化道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掌控這一刀,而現在他已經是道元後期,神元強悍無比,識海更是浩瀚無邊。這一道落痕刀紋不留半分,完全轟下,直接將焦笪和尚籠罩在了刀紋空間之下。

而這刀紋空間配合葉默的道元界域伸展出去,顯得更為凝實無比。

葉默可不僅僅是劈下這一道落痕刀紋就了事了,他知道焦笪的可怕,同一時間又是一道融術神通轟出,太初神紋。

兩道太初神紋融術神通和落痕刀紋配合起來,轟向了焦笪的識海中。

焦笪本來就被葉默驚豔無比的落痕刀紋震驚,現在又是兩道太初神紋偷襲他的識海,此時他哪里還敢將葉默當成一個不到混元的聖帝來看?葉默現在在他眼里,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元聖帝。

(第八更/第六加/,我們的書友朋友們威武!我們月票暫時登頂了,雖然相差極少,或者轉眼就會落下,但這是我們一起努力的結果,謝謝。我們的加更還在連綿繼續,請稍候!同時感謝軒崽媛妹、baifaLNS、血紅、只有、人生所為、f663026等朋友萬幣送票支持!)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