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零七章 第一神通
兩百億神晶,三條極品神靈脈被葉默丟在了自己的身邊,就連那一團被他收集起來的混沌氣團都被他抓了小部分過來。

強大的輪迴道韻氣息連綿不斷的沖刷著葉默的身體,和他原有道韻融合起來,慢慢開始完善葉默自己的大道,這些大道道韻最終和金頁世界緩緩的連在了一起。

金頁世界似乎在變化著,雖然這種變化並不明顯,可是卻給人一種生死輪迴的氣息。

被葉默丟出來的神晶和神靈脈化成了一道道猶如瀑布倒卷的神靈氣,這些神靈氣和在了連綿不斷的輪迴氣息中,被葉默分毫不剩的吸收掉。

十枚黃中李被葉默抓了過來,同時融合在了他對輪迴大道的感悟和吸收中。

輪迴氣息越來越磅礴,從江河倒流變成了海洋翻滾,湧動不息。葉默的修為氣息不斷的攀升再攀升,似乎沒有止境一般。

“轟……”

葉默的識海和身體肉身發出一聲契合的轟鳴聲音,清晰無比的輪迴大道猶如刻畫在他大道中一般,明了直白。

葉默忽然一抬手,數十道輪迴大道氣息被他抓在了手中,他抬腳再次跨前一步,當他的兩只腳完全站在了輪迴橋上之時。一道道紫金色的道韻在他的周圍升起,那無數的神晶和神靈脈化成了一道淨白的神靈氣,沖進了他的道韻里面,瞬間消失不見。

黃中李中的各種天地法則和大道規則,漸漸的和他感悟到的天地規則融合起來,密不可分。

……

“咔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默身前的輪迴氣息忽然開始淡薄,或者說那些沖刷他身體的輪迴氣息已經和他融合為了一體。再也沒有之前的那種洶湧澎湃,反而變得溫和起來。

而他丟出來的神晶、神靈脈,混沌氣團和黃中李全部化為了塵埃。這中間的神靈氣和道韻,完全**為了他的大道氣息。

好強大的感覺,葉默震驚的查看著自己的修為,道元後期。

沒想到幽冥界的輪迴橋會讓他得到這麼大的機緣,直接晉級道元,而且在這種輪迴道韻和他的資源以及混沌樹的配合之下,水到渠成的晉級了道元。甚至還跨越了道元初期和道元中期,直接來到了道元後期。

這就是道元的實力?葉默感受到了自身的強大,欣喜的同時也在暗自震驚。如果還在化道的自己,遇見了一個和他現在修為差不多的道元,那根本就不夠看啊。

以他現在的修為,其余的道元聖帝來到他的面前,他簡直可以秒殺。就算是那個海族半步混元聖帝過來,他也有把握輕而易舉的斬殺掉。

葉默忽然想起了那個和尚來,那個和尚渾身金光,被他和那海族的半步混元聖帝從一個殘破星球中打了出來。那家伙是混元聖帝嗎?但是對方輕而易舉的就掐住了那海族半步混元的脖子,如果自己現在和那和尚打起來,那會如何?

沒有遇見倒也無法說明什麼,或者自己現在還不如那和尚。但是等他花一定的時間,將那七支絕聖金骨箭全部煉化,然後將其余的神通再升一個檔次,面對那個和尚,他就不一定打不過。

葉默收起心思,看了看依然彌漫在灰霧當中的輪迴橋,沒有繼續往前走,他是來尋找池婉青的。誰知道過了輪迴橋後,他會出現在什麼地方?萬一再耽擱了數百年,池婉青怎麼救?

葉默回頭就要退出輪迴橋,讓他震驚的是,他只是在輪迴橋上走了一步,而回頭的路竟然沒有了。

這輪迴橋果然不一樣,葉默並沒有驚慌,他抬手揮出數道肉眼看不見的氣息,這正是剛才他感悟到的輪迴大道氣息。

數道輪迴大道氣息被葉默揮出後,那原本已經看不見的輪迴橋入口再次顯露出來,葉默看見這輪迴橋入口的時候,竟然閉上了眼睛,並沒有立即就離開輪迴橋。

數息之後,葉默再次抬手揮出。

在葉默的前方空間,時間不是靜止了,而是緩緩的倒流,肉眼看不見,可是那種滄桑的回流卻清晰無比。

那回流的滄桑極短,只有一息時間,可是卻好像帶動了整個世界。

“輪迴……”葉默喃喃的說道,這是他將瞬息神通融合在輪迴氣息中的新神通,輪迴。

此時他的輪迴神通或者只有一息時間,可是將來呢,等他晉級混元後,或者是在混元他再次領悟了新的層次後,他的輪迴神通將不再是一息,而是十息、百息、甚至無數年……

好強大的神通,好強大的法則……

輪迴神通來源于時間法則,可是這種神通已經超越了時間法則,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葉默相信,當有一天,他的輪迴神通大成之時,輪迴神通將超越太初神紋,成為真正可怕的第一神通。可以在瞬息間讓人輪迴,可以在眨眼間讓人化為虛無,這就是輪迴,可怕的輪迴。

輪迴神通的可怕並沒有讓葉默欣喜,他甚至充滿了擔心。誰能肯定來這里的就只有他一個人?誰能肯定沒有別人領悟輪迴神通?

如果他面臨一個同樣掌控了輪迴神通的大能,那將如何?

葉默打了激靈,他甯可遇見幾個混元聖帝,也不願意遇見一個掌控了輪迴神通的大能。

“籲”葉默緩緩的吐了口氣,抬腳走出了輪迴橋。

……

在輪迴橋頭的那些魂魄完全呆滯住了,輪迴橋之所以叫著輪迴橋,就是上去了就再也回不來的意思。不要說見,就算是聽都沒有聽過上了輪迴橋後還可以回來的,可是眼前這個人竟然上了輪迴橋,再次回來了。

如果輪迴橋想上就上,想回就回,那還叫什麼輪迴橋?

葉默掃了一眼這周圍的魂魄,並沒有在意。既然是輪迴橋前面,要過來輪迴的魂魄顯然不會太少。

不過葉默額的神識也沒有隨便掃過,他還是想要看看這里面有沒有池婉青。

只是數個呼吸的時間,葉默就感覺到了一種極為熟悉的氣息。一個顫抖的魂魄出現在他的神識當中,那魂魄顫抖不堪,本來就稀薄的身體似乎隨時隨地都會四裂開來。

池婉青,沒錯,這絕對是池婉青的魂魄。葉默甚至感覺到呼吸都有些滯遁住了,他想不到他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來到這里,還真的找到了池婉青。這一刻,葉默就感覺自己的腳有千斤重,他甚至無法挪動一步。一團哽咽壓在了他的咽喉,讓他無法呼吸。

池婉青似乎感覺到了葉默的神識,她依然遏制不住渾身顫抖,她的魂魄越來越薄弱,越來越淡化。葉默,他看見我了嗎?他看見了嗎?我該怎麼辦,怎麼辦?

葉默只是頓滯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就一步來到了池婉青的面前,同一時刻,一枚天心複魄丹被葉默取出用元氣化成了一團藥霧,這一團藥霧立即就將池婉青包圍住。

池婉青已經淡薄的魂魄在霧氣中瞬間就凝實起來,甚至越來越強大。

池婉青顫抖的傳出一個訊息,“葉大哥,是你來找我了嗎?”

葉默雖然取出了一枚天心複魄丹,也用天心複魄丹凝實了池婉青的魂魄,依然感覺到自己的手有些沉重。他一個道元聖帝,而且還是一個道元後期的聖帝,竟然會發現自己的手會沉重,會顫抖,可見內心的激動有多重了。

“是的,婉青,對不起,我還以為你走了,天可憐見,讓我在輪迴橋前再次看見你。以後你不用再擔心了,跟我一起回去,幽冥界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葉默感受到池婉青傳來的訊息,心里終于緩和了下來,語氣也愈發柔和。

他對池婉青極為內疚,池婉青的父母都在洛月城故去。她的母親就想見到池婉青一面,可是最後還是在洛月城去世,也沒有看見池婉青。如果池婉青他救不回來,他的心里始終會有一道過不去的痕跡。

池婉青此時只知道顫抖,她完全沒有辦法表達出任何信息來。她很想哭出聲來,可是她沒有眼淚,也沒有身體,她有的只是一個魂魄而已。此刻她竟然有些感謝那個守住輪迴橋的霸道魂魄,如果不是那個魂魄,她或者永遠也見不到葉默了,她早已經進入了輪迴。

葉默感受到池婉青的激動,他沒有繼續詢問池婉青,他知道就算是他用了天心複魄丹,池婉青此時的魂魄也是極為脆弱,一旦受到了刺激,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葉默小心的將池婉青的魂魄托在了自己的手中,這才掃了一眼周圍的魂魄。

此時一個極為膽大的魂魄傳了一道訊息給葉默,“就因為有**陰冥體的魂修在這里收取冥晶,所以很多魂魄都沒有辦**回。”

葉默明白這個魂魄的意思,他第一眼就掃到了那個身體最為凝實的魂修。這個魂修只要再過一段時間,甚至可以**出隱隱約約的陰冥體了,看樣子收取冥晶的魂修就是他了。

(今天的第五更,也是第三加更。我們的更新會隨著月票滔滔不絕,我也想月票猶如黃河泛濫!)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