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二零三章 不可失去本心
葉默送走楚丹,剛想帶穆小韻去洛月城,忽然心有所感,隨即就抬手在身側虛空的地方一劃。

一個略顯老態,卻依然仙風道骨的老道出現在了葉默和穆小韻的面前。這個老道背著一個極為簡陋的算命竹攤,攤子兩邊還有一副對聯,“知過去未來,算人間禍福。”

和當年葉默見到的一摸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個寫著‘繹天’的橫幅不見了。

葉默在這里看見了天繹老道,竟然並不覺得稀奇,很多疑惑都隨著天繹老道出現而變得清楚明了起來。可以肯定當年他在洛月大陸看見了天繹大師,也沒有看花眼。

穆小韻且驚異的叫道,“天繹大師……”

這個老道去過她家里,甚至幫她算命說她的夫君姓葉。就算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穆小韻依然記得清晰無比。

“哈哈,上次我就說了小女娃運氣不錯,這才幾年不見,都已經是仙帝了,了不起啊,了不起。”天繹大師哈哈大笑,背上的算命攤位並沒有放下。

穆小韻趕緊躬身施禮說道,“多謝前輩為晚輩算過一卦。晚輩還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前輩,當年前輩是算定了晚輩的夫君就是相公,還是算定了必定姓葉?”

天繹大師顯然明白穆小韻話的意思,他嘿嘿笑道,“你的相公就是葉默,可不是那葉有深。我不說明白只是看看你的機緣罷了,不過你倒是旺夫。想必你相公因為你,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吧。”

葉默聽到這里心里倒是一動,穆小韻是純木靈根,而且是極純淨的那種。他能得到苦竹、黃中李等靈根的認主,難道不僅僅是因為金頁世界,還有穆小韻純木靈根的緣故?

“多謝前輩。”穆小韻一直就想問問天繹大師這件事,倒不是說她耿耿于懷。而是因為天繹大師說了她的相公姓葉,難道任意一個姓葉的都可以?這讓她極不舒服。

現在從天繹大師這里得到了准確的答案,她豁然開朗,心情頓時愉悅起來。她和葉默的緣分已經天上注定了,無論是發生什麼事情,她也是葉默的。

葉默也隱約猜到,那個石墩應該是天繹大師故意留給他的。他想起了天繹大師第一次和他說的話來,“除了混沌世界,天底下竟然有我算不出來的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後來天繹大師轉身就走,那言外之意就是說當時天繹大師就知道他身上有混沌世界了。他走的時候連石墩都沒有要,那石墩顯然不是真的忘記了,而是專門送給他的。天繹大師這種大能,竟然不奪取他的混沌世界,反而將五行石墩留給他了,可見天繹大師確實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

“多謝天繹大師當年也為我算過一命。”葉默也躬身感謝道。

讓葉默疑惑的是,他依然完全看不到天繹大師的修為,就好像和當年一樣,天繹大師依然是一個很普通的算命先生而已。

天繹大師點點頭說道,“你總算是沒有讓我失望,那個仙界通往聖道殘界的陣法想必是你修複的吧?你能修複那個陣法,除了自身的陣法水平外,修為上至少應該是塑道以上了。”

“晚輩只差一步就問道道元了,天繹前輩,為何晚輩看不清前輩的修為?”葉默對天繹大師極為尊敬。他也有些奇怪,天繹大師可以看出穆小韻的修為,卻看不出他的修為嗎?

天繹大師極為輕松的說道,“我沒有道基了,你看不到修為也是正常。再過一些年,我還是塵歸塵土歸土,這個世界是你們的。我唯一的願望就是有人能修複聖道殘界,重現人族輝煌。你是我見過機緣最逆天之人,或者有一天,你可以修複聖道殘界,帶領人族重新屹立起來。”

“前輩,晚輩有混沌……”

葉默想讓天繹大師進入混沌世界,帶他離開地球的話沒有說完,天繹大師就打斷了葉默的話道,“這里很不錯,我經常出去算算命,混個溫飽還是可以的。不要辜負了我給你的東西,也不要辜負了你自己擁有的東西。無論你修到了什麼層次,做人可傲卻不可失去本心……”

“是,晚輩謹記。”葉默沒有繼續提金頁世界和石墩的事情,有些事情已經不用再去提起。

天繹大師咧嘴笑了笑,再次說道,“不要問我的過去,也不用擔心我的將來,將來是你們的。我現在要走了,等有一天你完善了聖道殘界,如果我還在,或者還可以再看見我這老骨頭。”

天繹大師說完,轉身一步跨出,消失在了葉默的眼前。至始至終,他沒有問葉默要一枚道果,也沒有問葉默要一枚晶石,甚至連葉默開口想主動說這些,都被他擋了回來。

葉默沒有用神識去查看天繹大師,對天繹大師他有的只有尊敬。他和穆小韻看著天繹大師消失的方向,站了一天時間,這才離去。

……

洛月城依然如故,比起當年來更是繁華。經過數百年的積累,這里現在真正成了一個美麗的城市。

洛月湖依然如故,只是此時洛月湖被陣法包圍住了,很多游客只能在洛月湖的外面拍照或者是游玩。

葉默帶著穆小韻穿過陣法,來到了洛月湖里面。

“相公,我看見你住的房間了,你房間里面還有一枚玉簡和一枚戒指。”穆小韻的神識第一時間就掃到了葉默的房間,葉默的房間沒有任何標識,可是穆小韻依然第一眼就認了出來。

葉默顯然也看見了自己的房間,他帶著穆小韻再次回到當年他住過的地方,不禁感慨不已。這里真正是物是人非,此時葉默恨不得立即就離開這里,然後回到洛月大陸去看看身邊的人。

拿起玉簡,葉默的神識掃了進去,

“姐夫,我是思霜。因為一直等不到姐夫再回來,我們現在要去洛月大陸了。和我一起去的有穆安阿姨、郭起叔叔、李三刀叔叔還有甯菲菲和悟道前輩。我的爸爸媽媽已經過世了,唐千萍阿姨、黃億年城主、盧琳阿姨、方偉叔叔、郁妙彤阿姨、沈芊芊阿姨、施修叔叔……也都已經過世了……

我不知道姐夫能不能看見這個玉簡,我知道那些叔叔阿姨都是和姐夫一起最好的朋友,姐夫看見這個玉簡,肯定也很傷心。人活一世,生老病死在所難免,這是天道自然的規律,姐夫不要太難過了……”

葉默揉了揉有些濕潤的眼眶,甯思霜能明白這個道理,他豈能不明白。可是這些人當初都是他的左右臂,在建設洛月上,都有他們的汗水。而如今,只有他還在這里,心里唏噓傷感不已。

池婉青隕落在異地,而池婉青的母親唐千萍也在洛月病故,讓葉默心里對池婉青的愧疚更甚。

穆小韻的神識也掃進了玉簡,她感受到了葉默的傷感,拉著葉默的手說道,“相公,等會我們去他們墳前看看。”

葉默的神識已經掃到洛月湖旁邊的一片公墓,那里也有陣法護住,不過卻建立的極為宏偉漂亮。他嗯了一聲,繼續看了下去,

“姐夫,那戒指里面是爸爸媽媽留給我姐姐的東西,還有一部分是唐千萍阿姨留給婉青姐姐的東西。我們是從梅內雪山的傳送陣離開的,姐夫不用擔心我們幾個,或者我很快就能見到姐夫和姐姐了。

對了,姐夫你上次回來沒有多久,就有一個叫聞冬的女人找過來了,而且還帶了一些東西給姐夫。我怕東西有失,就留在了自己的身邊,等見到姐夫的時候再給姐夫。還有一個叫安凝的女人,她就住在洛月城的,她也過來找過姐夫。聽說姐夫不在這里後,她說如果姐夫看見了她的妹妹安芷琪,請姐夫幫忙照顧一些……”

葉默的神情恍惚起來,他好像又看見了聞冬帶著墨鏡的樣子。他又想起了聞冬不願意說出那個圖紙模型被他拿走了,被折磨的即將死去的情景……

同時他的眼前再次浮現出安凝和安芷琪的樣子,還有當年和他最談的來的施修,還有給他最大幫助的兄弟葉星,可是他現在都見不到了。

這些已經過了數百年的畫面一一浮現在了他的面前,竟然清晰起來。葉默歎了口氣,他感覺自己太過馬虎了,上次回來的時候沒有找到聞冬。他還真的以為聞冬不在了,竟然沒有仔細的再尋找一遍。

收起玉簡和戒指,葉默帶著穆小韻走到公墓所在的地方,拿出一些仙靈花,一個個的祭拜下去。

這里都是他的親人、朋友、兄弟……

或者他已經是一個證道聖帝,可是依然有許多事情,他沒有辦法控制,也沒有能力去控制。正是‘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哪怕是強如聖帝又能如何?

“相公……”穆小韻有些擔心的叫了一句葉默。

葉默回過神來,他拉著穆小韻的手柔聲說道,“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