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一九五章 震驚的消息
“轟。”這道元老者飛出去的時候,半邊臉已經被葉默踹掉。他心里驚駭的同時,還在慶幸。如果對方要他的小命,就是剛才那一下就可以斬殺他了。

婁泰震驚無比的看著這一幕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自己周圍完全凝固住了。同一時間,他被一只神元大手拎了起來,丟在了地上。

一個照面就被葉默踩在了地上,婁泰亡魂直冒。他已經足夠小心了,卻也沒有想到葉默竟然可以數個呼吸間就將他影虛堡的道元聖帝轟飛。這種實力完全不下于他的父親,影虛堡的堡主了。

“婁少堡主,我還是不想將自己的攤鋪劃個十分之九給你,你看這怎麼辦?”葉默看著被他踩在地上的婁泰,不慌不忙的說道。

婁泰此刻終于明白了葉默的攤位為什麼可以光明正大的在這里,而且還占據如此大的范圍。人家本來就有這個實力,這種連道元都不是對手的聖帝,占據一個位置算什麼?

此時小命在葉默手里,他哪里還顧得上別的,趕緊說道,“前輩,晚輩冒犯實在是無知,前輩念在在我家仙息樓住過幾年,請留情。”

婁泰倒也不是傻瓜,現在小命在葉默手里,他說出這句話,就是點明了兩點。第一他父親是影虛堡的堡主,半步混元聖帝。第二葉默當初也在影虛堡的仙息樓中住過的,影虛仙息樓對葉默也是有幫助的。

如果是別的聖帝,聽到婁泰這麼說,說不定會惱羞成怒。不過葉默卻沒有,他確實是有些感激那個影虛仙息樓,否則的話,當初連分十分之一給婁泰的想法都不會有。

也正因為這樣,葉默到現在才沒有殺婁泰,甚至連他身邊的那個道元聖**沒有殺。

“葉仙友請看在故舊的面子上,勿要動手。”看見婁泰被葉默踩在地上,浦後忻急了,連忙叫道。當初在蒼虛道易會上,她也算是幫了葉默一下。雖然那是為了維護蒼虛道易會的名聲,但葉默總算是受益者。

葉默沒有繼續踩著婁泰,也沒有讓婁泰離開,只是看著浦後忻說道,“既然人在我手里,那就出個價吧。”

“我願意出一百億神晶……”婁泰在浦後忻還沒有說話之前,已經先行將價格說了出來。

浦後忻歎了口氣,本來她就看出來了葉默並沒有打算真的殺掉婁泰。如果他真的想要殺掉婁泰,根本就不會說出價的事情,殺了婁泰,什麼東西都是他的了。按照這種情況下,葉默最多只需要二十億到五十億神晶就可以搞定。現在倒好,少堡主自己先說出一百億來了。

葉默聽到一百億神晶,心里也是暗自羨慕影虛堡的富有。一百億神晶可不是什麼小數目,這婁泰隨便就拿出來了。

看見婁泰已經取出了一枚戒指,葉默毫不猶豫的放開了對婁泰的鎮壓,收起戒指後,冷喝了一聲,“滾吧。”

“是……”婁泰趕緊沖出葉默店鋪門口的范圍,和影虛堡其余數名聖帝乖巧的去了廣場邊角的地方。

浦後忻臨走之前卻聽到了葉默的傳音,不要隨便亂說話。

葉默表現出來如此強悍,她豈能不知道漠付就是葉默殺的?而且從這周圍看熱鬧的人,她就可以看出來,葉默在道果塔廣場根本就沒有依仗任何人。不要說葉默傳音給她了,就算是不傳音,她也不敢隨便亂說話。

……

“那王八蛋,竟然敢陰我。”影虛堡和蒼虛道易會的攤位在廣場邊角擺出來之後,婁泰立即就咬牙切齒的罵道。他罵的是司徒宏,這個時候,他如果不知道自己被司徒宏坑了,他就是白癡了。

司徒宏顯然是要葉默殺了他,可是沒想到葉默竟然沒有殺他。

婁姓道元聖帝此時的傷勢已經恢複,他倒是有些疑惑的說道,“那魔族的司徒宏應該是和葉默有些仇隙,所以司徒宏挑撥少堡主對洛月道果商鋪動手。他肯定是想葉默殺了少堡主,倒是那葉默很奇怪,難道他也知道少堡主被挑撥了?竟然沒有殺少堡主,只是收了一些神晶了事。”

“一些神晶?一百億是一些神晶嗎?這姓葉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婁泰拿出一百億神晶的時候,是極為痛快的,現在卻有些肉痛了。他對葉默是深深忌憚了,但是卻也知道葉默絕對可怕無比。否則葉默得罪了那司徒宏,以司徒宏的實力,豈能借助他的手來?

“少堡主,可千萬不要亂說啊。”被婁泰趕出去打聽消息的化道聖帝須峁回來的時候,恰好聽見了婁泰的話,趕緊上前小聲說道。

“你打聽到了什麼?”這少堡主立即就緊張起來,被葉默教訓了一頓,雖然沒有受傷。但面子大丟不說,還賠了百億神晶,要說心里不窩火那是不可能的。百億神晶,加上他被欺負,足夠他父親出手了。所以他已經准備讓人通知影虛堡的堡主,也就是他的父親。不過在通知堡主之前,他當然要弄清楚葉默到底在虛市做了一些什麼,這才敢占據這樣一個攤位?

須峁趕緊說道,“那個葉默聽說是一個化道丹聖,甚至還有人說是道元丹聖,這些就算了。在我們沒有來虛市之前,人族在他的帶領下竟然和海族進行了一次火並。那葉丹聖獨自斬殺四名道元聖帝,斬殺一百多名道元之下的聖道……”

“什麼?”

影虛堡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就好像須峁剛剛聽到這個消息時候震驚的表情一摸一樣,這個消息太讓人震驚了。

葉默竟然敢帶領已經沒落的人族和海族血戰?還敢斬殺一百多名海族聖帝,難道他不怕死不成?為什麼到現在他還活在這里?

剛剛還對葉默憤怒不已的婁泰,此時已經完全的冷靜下來,如果他不冷靜,那才是找死行為。之前他還以為葉默不殺他,是因為害怕影虛堡。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這樣啊,人家連海族都不怕,豈能怕小小的一個影虛堡?

“繼續說。”少堡主長籲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他慶幸自己沒有沖動之下,立即就傳訊給父親。否則這件事可能真的無法收尾,影虛堡雖然強大,卻也沒有混元聖帝。

須峁看見少堡主冷靜下來,這才語氣放緩了說道,“人族和海族一戰,海族死去的聖帝是人族的兩倍。這還不算,人族因為葉默的橫空出世已經凝聚成為一團了。此時在虛市,無論是誰,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去欺負人族。就是這次道果塔開啟,人族不但奪回了三十個原本屬于他們的名額,還奪得了十四個多余的名額。”

“好厲害。”浦後忻和婁姓道元聖帝幾乎是同時驚歎了一聲。

各族來虛市都是道元聖帝的佼佼者,葉默能代表人族在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上搶奪了四十四個名額,簡直是逆天中的逆天了。

“不單單如此,葉默還在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上斬殺了魔族的道元聖帝鞏項,同時他還擊敗了陰冥族的道元聖帝鍾離霍蔭,並且分別搶奪走了五個名額過去。”

聽到須峁說完,少堡主和兩名道元聖帝面面相覷,周圍其余幾名影虛堡的聖帝一樣的是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好久婁泰才恨恨的說道,“難怪司徒宏要騙我們,原來是葉默斬殺了魔族的道元聖帝,他魔族和葉默有仇。所以他想要我們和葉默打起來,然後我叫我父親過來,讓我父親和葉默打,他在邊上看熱鬧。”

婁姓道元聖帝點點頭道,“想來應該是這樣了,如果他叫魔族的半步混元聖帝過來,一個時間太長。第二就算是來了,也沒有動手的理由。畢竟道果塔分配大會上比斗,被斬殺很正常,魔族都不知道斬殺過多少人族聖帝了。正因為如此,所以他想要請堡主過來和葉默結仇。還好,少堡主比較理智,我們現在也只是損失了一點神晶而已。”

浦後忻歎了口氣說道,“想來海族應該就是我們前面的例子,海族和人族雖然也有仇,卻也不至于大規模的火並。肯定是受到了魔族的挑撥,才會打起來。婁長老說的對,少堡主這件事做的不錯,最多只是損失了一點神晶而已。”

婁泰聽到兩個道元聖**誇獎他,心里很是受用,點點頭說道,“這件事我們就當做不知道,等道果收購完畢,我們馬上就回去影虛堡,將這件事告訴我父親。”

……

幾天時間過去,岙赫和鮮于學、古碧瑩,還有另外幾名聖道宗的人族聖帝紛紛回來。幾天時間,他們已經將手中的神晶花出去了一大半。建立聖道宗的材料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

道果塔廣場遠處的婁泰看見葉默這邊的人族聖帝越來越多,更是慶幸他沒有仗勢就亂來。

(第三更送上,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了,朋友們晚安!有推薦票的朋友,還請支持一下老五,感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