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一九一章 半步混元相約
虛市迎賓樓比虛市客殿小的太多了,卻非常精致。看見葉默進來,早已在里面的天瑞聖帝和空瀚聖帝就非常客氣的站了起來。

“葉丹聖現在很忙,我們卻將葉丹聖請來,還請葉丹聖見諒。”天瑞聖帝在這里極為精神,完全沒有了當初在道果塔大會的那種懨懨欲睡的狀態。和葉默說話,也極為和善。

葉默不知道兩個半步混元聖帝將他叫來到底什麼事情,但他並不擔心。他查看過這個虛市迎賓樓,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禁制。以天瑞聖帝和空瀚聖帝兩人,想要簡單將他拿下,那也不可能。

空瀚聖帝親自幫葉默倒了一杯仙茶,就跟著天瑞聖帝兩人和葉默閑聊起一些虛市的東西來,似乎他們將葉默叫來,就是為了聊天。

葉默雖然沒有心情和兩個老頭在這里閑扯,卻也不想主動詢問。他准備再坐一會,如果這兩個老頭還是東扯葫蘆西扯瓢的話,那他就告辭。

似乎明白葉默的想法,兩名聖帝並沒有和葉默閑聊多久,天瑞聖帝就開門見山的問道,“葉丹聖,你應該會太初神紋神通吧?”

葉默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兩個混元聖帝應該是從他的落痕刀紋看出來了他會太初神紋。

久經各種事情的葉默連表情都沒有變化一下,就微微一笑說的,“是會一些,不過還未小成,初窺皮毛而已。”

“哦,沒想到葉丹聖竟然還有如此機緣,學得了極大神通太初神紋。”雖然明知道葉默可能會太初神紋,但是真正的確認後,兩名半步混元聖帝依然震驚無比,同時也是精神一振。

葉默知道,就算是他不說自己的太初神紋從哪來學來的,這兩個半步混元聖帝也要問他。他索姓繼續說道,“一百多年前,我在虛市參加過一次拍賣會,太初神紋就是從那次拍賣會上得到的。還花去了我三十多億的神晶,和一條神靈脈。”

聽到葉默說太初神紋是拍賣會上得到的,兩名半步混元聖帝剛剛振奮的表情竟然多了一些失望。既然葉默是買走太初神紋的人,那他就不可能是破開空間離開的那個道元魔聖。他們甯可葉默是破開空間的那個聖帝,那個聖帝有太初道紋果,會太初神紋也不稀奇。

“葉丹聖出手強悍,莫非已經是道元聖帝?”空瀚聖帝一直對葉默的修為不是很肯定,又不是很死心,索姓再次出言詢問。

葉默聽到這話,聯想到剛才兩人臉上的失望表情,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感情這兩個混元聖帝猜測他就是百多年前買**明心的道元魔聖,這才將他叫來出言試探。

難怪這兩人懷疑,那個拍賣會不但出現了太初神紋,還出現了太初道紋果。有太初道紋果的人,會太初神紋顯然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而那太初道紋果,就是從買**明心的聖帝包廂中暴露出來的。

再加上他的紫銊強悍無比,兩人猜測他可以用紫銊撕裂空間,這才猜測是他。

葉默暗自慶幸,這還真是運氣。如果當初只是他的包廂中出現了太初道紋果,而拍賣會不出現太初神紋的話,這兩個半步混元聖帝說不定更加懷疑他了。

不過葉默也知道,只要這兩名半步混元聖帝去影虛堡調查一下,就肯定知道他就是購買**明心的人了,因為蒼虛道易會的人知道他**過太初道紋果。對這一點,葉默也沒有太擔心。等這兩名聖帝專門調查他來曆,知道這些結果的時候,他肯定已經離開虛市了。

葉默不怕這兩個半步混元聖帝,但是光明心太過珍貴,一旦暴露,以他現在的實力,還沒有把握保住小命。

而且葉默懷疑當初拿出光明心拍賣,並不是真的要將光明心拍賣,而是要激出拍賣會中更加珍貴的東西罷了。事實上拍賣會倒也成功了,至少激出了他的兩枚黃中李,還有天命道果。

“沒有,我還是化道修為。因為我是一個丹聖,否則的話,我倒是也想去一趟道果塔呢。”葉默隨意的說道。

葉默是一個丹聖,不去道果塔,一樣有人用道果來求購神丹。再說了,在道果塔開啟之前的這種環境下,葉默似乎也沒有必要隱瞞自己的修為。對他來說,修為當然越高越好,這可不是什麼隱匿修為的時候。

知道葉默不是他們要找的人,兩名聖帝立即就有些意興闌珊起來。葉默再次隨口聊了幾句後,起身告辭。無論這兩個半步混元找他來是為了光明心,還是為了黃中李,他都知道自己要盡快離開虛市了。

……

此時羅青河、胥峰和秦璿璣三人已經將事情安排妥當,來到了葉默的住處。要和羅青河三人一起回到聖道殘界的人族聖帝、仙帝一共有六百七十三人。

“宗主……”到了葉默所住的仙息樓後,羅青河立即就要向葉默稟報具體的情況。

葉默擺手說道,“等等,以後我們幾個就不要宗主相稱了吧,就師兄弟相稱最好。再說了,我和青河還真的有些師兄弟的緣分。”

羅青河疑惑的看著葉默問道,“葉師兄,你的意思是?”

羅青河為人很直爽,葉默說師兄弟相稱,他並沒有扭捏。葉默是宗主,那當然要稱呼葉默師兄。

葉默也沒有客氣,笑著說道,“青河師弟是不是去過洛月大陸?或者青河師弟就是洛月大陸飛升的?”

羅青河驚喜的站起來說道,“葉師兄知道洛月大陸?我就是洛月大陸飛升的,只是因為我一直是一個散修,所以沒有宗門傳承。當年我在洛月大陸偶爾得到了一部殘缺的修神法決,我就是根據那一部修神法決一路暢通無阻的飛升仙界。葉師兄是如何得知我來自洛月的?”

“因為我也是洛月大陸飛升的,當初你留下的青河修神決被一個叫許昌吉的劍修得到。那部修神決因為缺少後面的,還是我幫你將那修神決完善了。”葉默將青河修神決的事情說了出來。

聽到葉默是洛月大陸飛升的,羅青河本來就有些親切了。現在葉默還說幫他修改了青河修神決,讓羅青河更是感覺到一絲溫暖。

他有些急切的問道,“我那個**資質如何?現在是什麼修為了?”

葉默嘿嘿一笑說道,“你留下一部殘破的劍訣,就想當師父了,可沒這麼容易的事情啊。”

“葉師兄,我們現在不是一個宗門了嗎。”羅青河尷尬的說道,他留下的**,葉默幫忙修改,這到底誰是師父呢。

葉默笑道,“我可不會和你搶徒弟,我叫許昌吉可是叫許師兄。”

“我們各交各的。”羅青河總算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的**,讓宗主叫師兄,這話實在是說不出口啊。

“難怪葉師兄讓青河師兄當了第一副宗主,原來還是早就有瓜葛。”秦璿璣開玩笑的說道。

葉默感歎了一聲,將自己從仙界來到聖道殘界的事情說了,甚至連聖道殘界到仙界的通道都沒有隱瞞。

聽說葉默在仙界就建立了一個墨月仙宗,其余三人更是期盼什麼時候可以去墨月仙宗看看。

幾人閑聊了一會後,胥峰才說道,“師兄,那些海族的戒指我們已經清點過了,一共有極品神器十七件,其余的都是半極品神器或者是上品神器之下的。還有一件偽先天法寶,各種小世界十九個。材料和神靈草若干,已經整理到一起了。另外還有上品神晶兩百九十三億。極品神靈脈五條,上品神靈脈二十七條,中品和下品神靈脈二十九條,各類神丹若干。”

葉默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海族很富有啊,這一場混戰,簡直比他**十三個道果塔名額的所得還要多。”

“那四名道元聖帝的戒指收獲豐富。”胥峰聽了葉默的話後,補充了一句。

葉默取出一個戒指遞給胥峰說道,“這里面有一些我煉制的神丹和神器,你將煉丹和煉器的材料給我,丹藥和神器拿回去發展宗門。”

“宗主,你還是一個器聖?”秦璿璣愣愣的看著葉默問道。一個丹聖要消耗的時間、材料和精力沒有人敢去想。如果這個丹聖還是一個器聖,那要有多逆天?

葉默倒也沒有隱瞞,“是可以煉制一些神器,不過煉器材料極為難得,所以我的煉器水准比煉丹水准還稍微弱了一些。”

不等羅青河三人再詢問,葉默繼續說道,“聖道宗即將建立,需要的材料肯定是一個天文數字。在道果塔之前,青河師弟你和璿璣師妹兩人可以尋找一下虛市商樓的邢鴻聖帝,請邢鴻聖帝幫忙購買我們需要的東西。等到道果塔大會一結束,我們馬上就全部離開虛市。”

四人再次商量了一番後,這才各自分開。葉默繼續煉制神丹和各種神器,而羅青河三人抓緊時間聯系邢鴻采購材料。准備道果塔大會結束後,大家可以在第一時間離開虛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