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一八八章 如此和解
但是葉默心里已經有了一些明白,當初在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上,海族的道元聖帝就想挑戰他的。只是因為他最後威脅的話,海族不知道什麼原因,反而放棄了挑戰。現在海族的神榜聖帝挑戰秦璿璣,顯然就是要殺了秦璿璣,給人族一個下馬威,或者說是給他一個下馬威。

在神榜挑戰台上被殺,任何人都無法找茬子報複。之前鞏項之所以敢找茬對付羅青河,那是因為人族太弱,根本就沒有領頭的人。現在人族有了葉默領頭,想要殺人族的人,就要以正當的理由。

“後來是不是海族的道元聖帝動手了?”葉默問道。

秦璿璣主動回答道,“沒有直接動手,但是有一名道元聖帝極為憤怒,他說我比斗的時候竟然不要臉的偷襲,而且口中威脅,海族不會就這麼算了。我知道海族勢大,忍住了並沒有和海族的道元聖帝辯論。當時另外一名人族的育道聖帝在一邊看不過眼,幫我說了一句,說是海族主動挑戰的。現在輸了,道元聖帝就出來,這才是真的不要臉。”

羅青河見葉默看向他,連忙補充道,“那名育道聖帝就是神女聖門的悅和聖帝,悅和聖帝幫璿璣師妹說了一句話後,那名海族的道元聖帝勃然大怒,竟然立即動手就將悅和聖帝殺了。”

秦璿璣語氣有些低落的說道,“我看見有人為我說話被殺,立即就對那道元聖帝動手了,卻沒有想到,這是別人早就計算好的。那道元聖帝看似憤怒殺了悅和聖帝,其實他就等著我動手。”

“事實上,就算是璿璣師妹不動手,南霜師妹也沖過來動手了。”羅青河在一邊歎了口氣補充了一句。

葉默並不覺得奇怪,神女聖門的聖帝在這里被殺,王南霜沖上來動手也是正常。他略微一想就明白了,隨即問道,“是不是看見這邊動手,然後兩邊的人越來越多,最後形成了這樣一個群斗場面?”

“是的。”羅青河和秦凱旋都點頭答道。

看見王南霜此時也過來,葉默立即說道,“青河,你和璿璣還有南霜一起跟我去一趟虛市客殿吧。”

“葉丹聖,我也和你一起去吧。”說話是一名道元聖帝,這名道元聖帝葉默雖然不認識,卻知道他。之前他來的時候,人族兩名道元聖帝,就有這人在其中,另外一個是大曰神山的那個道元聖帝。

大曰神山的那名道元聖帝似乎知道葉默對他很反感,倒也知趣的沒有過來。

羅青河連忙說道,“葉師兄,這是一直在虛市的人族聖帝胥峰前輩。我們這些在虛市的人,多次受到了胥峰前輩的照顧。”

羅青河也改口叫葉默師兄,語氣中對胥峰很是尊敬。

“好,那你們四人和我一起過去。”說完,葉默又將董晏和鮮于學叫了過來,讓他們幫聚攏一下廣場上來的人族,等他事後過來分配名額。因為這件事的發生,此時神聖榜廣場上陸續趕來的人族仙人越來越多。

“葉丹聖,我來晚了,等我一個。”岙赫帶著一道遁光落在了廣場上葉默的面前。他很是懊惱,這種大戰竟然缺少了他。如果他能幫助人族在大戰中斬殺一批海族聖帝,那葉默肯定會感激不已。

他卻沒有想過他要是斬殺了海族後,引起的可怕後果是什麼。

葉默本來確實是不想帶岙赫過去的,不過他看見岙赫已經過來,倒是改變了主意。

……

虛市客殿本來是虛市最為重要的會客所在地,一般只有各族的大能來到虛市後,才會在虛市客殿受到虛市的半步混元強者接待。

而今天虛市客殿卻成了調解人族和海族糾紛的地方,雖然大家都知道,這種事情出來了,絕對不是想調解就可以解決的。但是既然大家都在虛市,虛市還是需要出來說話的。至少不能讓這種大規模的斗法,再次出現在虛市中。

虛市的神聖榜廣場是各種陣法禁制林立,而且都是最頂尖的大能布置的陣法禁制。所以就算是這名多的聖帝在神聖榜廣場打斗,也沒有將神聖榜廣場怎麼樣。一旦這些人換到了別的地方打斗,就算是將整個虛市都打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葉默五人到的時候,虛市客殿寬敞的大廳中已經坐了十幾名聖帝。除了空瀚聖帝和五名海族的道元聖帝外,還有六名其余各族的人。

葉默發現被他轟去半邊身體的那名海族道元聖帝竟然恢複了肉身,雖然身上的氣息依然有些不穩,卻明顯在恢複當中。葉默心里暗想,看樣子海族的好東西還真的不少啊。

空瀚聖帝等葉默五人坐下後,這才沉聲說道,“這樣的事情在虛市中發生,對我虛市影響很大。我邀請了六名在神聖榜廣場旁觀的仙友過來,同時希望大家坐在一起將事情講清楚,不要再發生類似的事情。”

羅青河見葉默對他看了一眼,立即就站起來抱拳說道,“空瀚聖帝大人,各位仙友。雖然大家都知道事情的起因,我還是再說一遍……”

羅青河不增不減的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這才坐下。

對羅青河的話,沒有任何人有異議。就算是海族的道元聖帝,也沒有異議。不要說這種事情有這麼多人看見,就算是沒有人看見,神聖榜廣場也有巨大的監控陣法。

盡管如此,空瀚聖帝等羅青河坐下後,還是問道,“海族對人族的敘說有何異議?”

海族那名被葉默轟去半邊身體,現在已經恢複過來的道元聖帝站起來說道,“空瀚聖帝大人,事情確實是這樣,不過在葉丹聖的時候,我已經叫住手了。可是葉丹聖依然瘋狂殺戮,我希望葉丹聖能將自己所做的事情給我海族一個解釋。我海族屹立無數個億萬年,如果這件事得不到解釋,我海族絕對不會罷休的。”

明顯是海族沒有道理,只是海族仗著強勢,這才敢這樣無禮說話。空瀚聖帝心里冷笑,他才不會管海族和人族之間的矛盾。就算是管,他的修為也管不了。他在意的是,在虛市這段時間內,海族和人族不要繼續鬧事了。

同時他心里對葉默也是不滿的,在人族沒有出現領頭人之前,人族的聖**是夾著尾巴做人的,就算是被欺負了,也沒有人敢這樣大規模的和大族爭斗。這次人族之所以敢這樣,和葉默絕對分不開。

所以明知道這名道元聖帝強詞奪理,空瀚聖帝依然看著葉默問道,“葉丹聖你代表人族,對海族洮莆仙友的話有什麼說法?”

葉默平聲說道,“哦,我還真的沒有注意到洮莆說住手的事情。不過我很是奇怪啊,洮莆自己都在戰場上,他既然要叫住手,為什麼自己還要和我人族的一名化道聖帝斗在一起?是他修為不足,被我人族的化道聖帝壓制住了,或者是他要求住手的只是我人族,而不是海族?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明白了,原來他是要求我人族舉起手來讓海族一個個的斬殺啊。如果再來一次,我聽見了,或者我會按照洮莆的說法去做的,並且也要求我人族站著不動,讓海族殺光為止。”

秦璿璣對葉默不是很了解,現在她聽葉默說的有趣,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

洮莆臉色卻陰沉無比,並沒有接葉默的話。

就和剛才聽了洮莆的話一般,空瀚聖帝同樣好像根本聽不出來葉默的話是譏諷一般,反而點點頭說道,“既然雙方因為誤會才這樣,那雙方表個態吧。”

洮莆再次站起來說道,“我海族也是一個大族,不願意造成血流滿界的場面。只要葉丹聖自廢修為,這件事就此作罷。”

所有的人都清楚,洮莆這話是什麼意思,人族現在領頭的人就是葉默。一旦葉默自廢了修為,那人族還不任人揉捏啊,就算是葉默自己也是淒慘無比的下場。洮莆這話事實上就是要將虛市的人族斬盡殺絕,只是在此之前要先殺葉默而已。

空瀚聖帝等洮莆說完,就看著和聲問道,“葉丹聖對洮莆仙友的要求如何?”

葉默慢吞吞的站起來說道,“洮莆的要求很有道理,等哪一年我心情突然不好的時候,我說不定會想起來這件事的。”

空瀚聖帝竟然也點點頭,絲毫沒有覺得葉默說的有問題,反而繼續問道,“葉丹聖自己可有什麼要求呢?”

葉默微微一笑,“我這人很好說話,這個時候也不敢提要求。將來我心情不好突然想起這件事的時候,我會去海族跺幾腳。”

空瀚聖帝又看了看洮莆問道,“葉丹聖的要求,洮莆聖帝覺得如何?”

“很好。”洮莆強忍著憤怒說道,如此囂張的一個人族化道,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空瀚聖帝聽完後居然笑著站了起來說道,“好,這件事大家都很理智,也都同意了對方的要求,算是圓滿的解決了,希望雙方今後不要在虛市中再起波折。同時在虛市打斗的雙方每一方需要付出十億神晶,作為虛市神聖榜廣場陣法禁制破壞的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