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一八六章 血濺神聖榜廣場
“怎麼回事?”葉默看著焦急無比的古碧瑩問道,他心里想的是不是羅青河選名額出了什麼問題。.難道還有人不服氣羅青河的選名額,然後鬧出了糾紛不成?

“葉兄,我們這邊的人和海族的在神聖榜廣場打起來了,而且我們這邊已經隕落十幾名聖帝了,就是青河師兄也被打成了重傷,如果不是……”

古碧瑩的話還沒有說完,葉默已經消失在了仙息樓的房間。古碧瑩立即就知道葉默去了神聖榜廣場,趕緊急匆匆的跟了過去。

……

當葉默看見神聖榜廣場上的情景之時,怒火瞬間就沖天而起。廣場上千人在斗法,可是死去的幾乎全部都是人族聖帝。隕落的聖帝遠遠不是古碧瑩說的十幾個人,而是五六十個人了。和人族對戰的全部是海族的人,海族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因為戰斗激烈無比,隕落聖帝的肉身還沒有毀去。從廣場上看,隕落的幾乎全是人族聖帝。

海族之所以能夠占據上風,不是因為別的原因,而是因為海族有六名道元聖帝動手,人族這邊只有兩名道元聖帝。海族六名道元聖帝除了兩名被人族的兩名道元聖帝攔住,還有一名道元聖帝被人族一名身穿紅衣的女子攔住,而那名女子的修為竟然只有化道圓滿。除此之外,海族其余三名道元聖**在對人族化道之下的聖帝大肆殺戮。

葉默相信古碧瑩沒有對他說謊,古碧瑩離開這里的時候,人族只是隕落了十幾人,而現在人族卻隕落了六十多人,而且不斷的有人族聖帝隕落。

在神聖榜廣場的周圍,有上萬人在旁觀,這些都是別族來的,卻沒有一個人插手戰斗。如此龐大規模的聖帝打斗,如果不是在頂級陣法和禁制林立的神聖榜廣場,任何一個地方都被摧成碎渣了。

葉默根本就沒有叫住手,他在撲向戰場的同時已經祭出了紫銊。

在各種斗法光芒中,一道紫色瞬間就席卷了整個戰場。

無論是海族的育道聖帝,還是化道聖帝,沒有一個人能在葉默的紫芒之下逃過一息時間。那三名道元聖帝看見葉默猶如殺雞一般的斬殺海族的聖帝,立即就放棄了繼續斬殺人族的第一步證道聖帝,瘋狂的沖向了葉默。

葉默此時已經完全憤怒起來,強大的界域和神識域伸展了出去。瞬息間就將這三名沖過來的道元聖帝卷在了領域當中。

下一刻,裂痕神通和落痕刀紋神通就連綿施展出去,在他的領域中形成了一道道的紫色波紋。遇見葉默紫色刀痕波紋的那些海族聖帝,沒有一個能經曆呼吸時間,幾乎全部都被葉默斬殺。

兩名道元聖帝剛剛祭出法寶擋住葉默的裂痕神通,就感覺到識海中忽然閃現出兩道扭曲紋路。這是葉默的融術神通,他用太初神紋的融術神通偷襲了兩名道元聖帝的識海。

不等這兩名道元聖帝叫出太初神紋這四個字,紫銊卷起的落痕刀紋已經卷了過去。這兩名道元聖帝,只是數個呼吸間就成了紫銊刀下之鬼。

第三名趕過來的道元聖帝驚慌的頓滯了一下,葉默卻絲毫機會都沒有給他,一道冰空神通過去,同時又是一道落痕刀紋。

葉默從來到神聖榜廣場,到斬殺了十數名證道第一步的聖帝,和斬殺了三名道元聖帝,只是短短的幾個呼吸時間而已。

此時神聖榜廣場上打斗的雙方才看見了葉默的過來,原本被壓著打的人族聖帝立即精神一振。而還余下來的三名海族道元聖帝卻是驚慌不已,那名正和紅衣女子比斗的道元聖帝趕緊大聲說道,“葉丹聖住手,這中間有誤會。”

本來就被壓制的即將被斬殺的紅衣女子,趕緊趁機吞下一枚神丹恢複神元,一邊震驚的看著葉默。

她剛剛來到神聖榜廣場,實在是想不通這個大家口中說的葉丹聖怎麼真的如此厲害。

誤會?葉默根本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紫銊不但沒有住手,而且廣場打斗現場的紫色刀痕波紋越來越密集。海族的聖帝不斷的被斬殺,瞬息間又是十數名聖帝成了刀下亡魂。

不單單如此,他強大的界域伸展出去,連雷劍弧也密密麻麻的轟了出去。自從晉級聖帝以來,葉默很少用這種大規模的雷劍斬殺了。可是今天他徹底的憤怒,海族的道元聖帝竟然肆無忌憚的斬殺人族的化道之下聖帝,如果這樣他都不還以顏色,他就不是葉默了。

葉默已經化道巔峰,神識和神元甚至比道元聖帝還強大,這種雷劍弧落下去,周圍死去的海族聖帝立即成倍增加起來。一些海族的塑道聖帝,根本連一下都挨不住。就算是育道聖帝和化道聖帝,也是接連幾下的事情。

看見葉默祭出了密密麻麻的雷劍弧,海族傷亡瞬間增多,那些看熱鬧的人才明白,原來這個葉丹聖還是一個雷系神通的聖帝。

誤會?他才不會相信是什麼誤會,如果是誤會,為什麼這海族道元聖帝早點不叫住手?海族明明是壓著人族打,每時每刻都在斬殺人族的聖帝,那個時候,怎麼沒有看見他說誤會?不單單如此,連這道元聖帝自己都在場上打斗。現在看見自己來斬殺海族的聖帝了,這才來說誤會,別做夢了。

這名道元聖帝看見葉默根本就沒有住手的想法,抬手就是打出一道絢麗的光彩,同時招呼了其余兩名海族道元聖帝放棄對手一起撲向了葉默。

那兩名人族道元聖帝的海族對手離開,他們立即就加入了屠殺海族塑道、育道和化道聖帝當中去了。

都打到這個份上了,想要和解那是絕不可能的,這里所有本的人都殺紅了眼睛。

葉默看見這名海族道元聖帝打出的絢麗光彩,就知道他是去叫幫手了。葉默也不阻止,他此時只知道不斷的斬殺。

這名叫幫手的海族道元聖帝還沒有來到葉默的面前,葉默就主動沖了過去,同時收斂了自己的落痕刀紋和界域束縛,完全壓向了這一名海族道元聖帝。

這名海族道元聖帝心里的憤怒顯然不會比葉默少半分,葉默沖過來的同時,他的周身就散發出一陣陣的水汽波動。水汽波動擴散出去,形成了強大的水汽界域。

這水汽界域和葉默的界域轟在一起,將稍近的兩名育道聖帝轟出多遠。

強大的水汽界域竟然擋住了扭曲的刀紋,雖然落痕刀紋殺勢已弱下來,可是一個道元聖帝用自己的界域擋住落痕刀紋,還是讓葉默心里有些驚訝。

不過葉默心里殺機鼎盛,在扭曲刀紋被擋下來的瞬間,五道雷槍就轟然而下,一道雷槍直接轟向了和他對戰的這名道元聖帝,另外四道雷槍轟響了其余兩名道元聖帝。

“轟”一聲夾雜著神元爆裂和驚雷的炸響在神聖榜廣場中間散開,這名和葉默對戰的海族道元聖帝再次擋住了葉默的一道雷槍。同時,他還有能力祭出了自己的轟天錘砸向了葉默。

葉默不退反進,這次是什麼法寶都沒有用了,直接一拳轟了出去。這名海族道元聖帝看見葉默憤怒之下,竟然有拳頭和他的轟天錘對轟,眼里閃過一絲驚喜,轟天錘的殺勢更急。直接破開了和葉默之間的空間,在瞬息間就和葉默的拳頭相遇。

拳頭在神元的襯托下,立即就變得巨大無比。葉默的拳頭同樣是無視了和這名海族之間的空間,毫無間隙的和對方的轟天錘撞在一起,激起了一道道的空間波紋。

“嘭”再次是一聲爆響之後,這名海族轟天錘竟然直接被葉默的拳頭擋開,而葉默的虛空拳殺勢依然勢無可當。

這名海族道元聖帝臉色頓時露出驚駭不已的表情,他想不到葉默的拳頭竟然可以轟飛他的神器法寶。幾乎是在這瞬間,一方水域就再次突兀的出現在了葉默的拳勢之前。

這是水域神通,是他最後的一道防禦神通。他的水域神通還沒有完全成型,不過就算是一般的神器也無法短時間內將他的水域神通破開。別看是這一小方水域,卻代表著四海凝練之水。這是他保命的神通,今天也要被拿出來了。

“轟……”葉默並未被擋住的拳勢直接轟在了這一方水域神通中,這一方水域瞬間炸裂開來,每一滴水珠就幾乎都如一座無邊無際的巨山一般四濺開來。

還沒有等這海族的道元聖帝想明白葉默是怎麼打破他水域神通的,虛空拳勢已經轟在這名海族的身上,將這名海族的半邊身體完全轟飛,濺起一篷血霧。

“聖體……”只有半邊身體的海族道元魂飛魄散,驚駭叫出聲來的同時,瘋狂後退。雖然水域神通被葉默轟破,他依然憑借自己的這一道神通保住了一命。

他終于明白了葉默的拳頭為什麼如此強悍了,原來這個葉丹聖竟然是一個最巔峰的煉體仙人,而且煉體到達了只聽說過的聖體級別。

(第一更已經送上,感謝朋友們的月票和推薦票,讓我的月票再次沖進前三,同時讓我們的推薦票再次上榜。謝謝朋友們!!!)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