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一七七章 名額分配
鞏項立即就站起來說道,“我們是沒有任何異議的,人族的三十個名額自然是要歸人族。當然,因為人族許多年都沒有參加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他們的這三十個名額這一次只能作為多余的名額分配給他們,到下一次才可以作為人族固有的名額處理。”

鞏項的話聽起來非常有道理,而且看起來還幫人族著想的樣子。

葉默這次是完全明白了怎麼回事,作為多余的名額分配給他,那就是說這些名額別人是可以通過挑戰的名義搶奪走的。固有的名額,那是固定的,只要他不爭奪多余的名額,固有的名額別人是沒有權力通過挑戰搶奪走的。

在這名額分配大會上,他要的多余名額越多,接受的挑戰就越多,被殺的機會就越多。難怪之前空瀚聖帝說多余的名額平均分配,沒有任何人有異議了。就算是鞏項打算將這多余的一百九十三個名額全部給他,估計也沒有人會說半句不同意的話。

空瀚聖帝看著其余的人問道,“大家對于鞏仙友的話有沒有意見?”

果然空瀚聖帝問完後,各族代表紛紛贊成,沒有一個不同意的。這樣一來,名額分配還沒有開始,人族先拿到了三十個名額。

空瀚聖帝若有意味的看了看葉默說道,“好,現在大家都同意了你拿回屬于人族的三十個名額。請問你還有別的要求嗎?”

葉默聽這個空瀚聖帝說話說到現在,就沒有拿出自己的主意過。可見此人根本就不打算得罪任何人,完全是和稀泥方式的主持大會。現在空瀚聖帝問話,他抱了抱拳說道,“多謝空瀚聖帝,我只拿回屬于自己的,沒有別的要求了。”

“好,既然如此,那除去人族的三十個名額外,其余一百六十三個名額平均分配。前面三輪每一方代表都分三個名額,第四輪人數不足,分到什麼地方截止就到什麼地方。”

空瀚聖帝的意思是坐在前面的各族代表每一個都可以分到四個名額,而坐在後面的代表,每一個只能分到三個名額。不過在空瀚聖帝分配完名額後,卻沒有任何人站出來有異議。

這里的人早就知道這個規矩,如虛市這種想要四個名額也不願意搶奪別人名額的種族和勢力,早就坐在了前面位置。那些本來就要送出名額的,自動選擇了後面的位置。

葉默現在知道了這是怎麼回事,倒也並不稀奇。

“葉丹聖,我們直接要三十個名額恐怕有些不妥啊。”羅青河比葉默更清楚這名額分配是怎麼回事,聽到葉默一口氣就要了三十個名額,立即在一邊小聲的說道。

葉默並不在意的說道,“屬于我們的,我們當然要拿回來,不屬于我們的,我們也不需要去搶奪。”

王南霜和葉默一樣,對道果塔的名額分配並不了解。不過她看見這里的人都這麼好說話,就知道這個名額分配似乎並不是簡單的事情了。她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別人要找麻煩,就算是你只要一個名額,別人也會找上來。所以葉默要三十個,王南霜並沒有覺得不妥。

空瀚聖帝很是干脆,第一輪名額分配完畢之後,就和天瑞聖帝一般,坐在座位上不再說話了,似乎他們兩個就是來看戲的。

葉默的座位因為靠前,所以他代表的人族在這第一輪名額分配之後,已經占有了三十四個名額。此時葉默才發現各個種族勢力代表的頭頂上方虛浮著一些數字,而這些數字正是剛才所分到的道果塔名額,在他所在的座位上方虛浮這三十四這個數字。

“我神族願意將兩個名額送給陰冥族,一個名額送給海族。”空瀚聖帝剛剛分配完第一輪,立即就有一名藍臉聖帝站起來說道。

“陰冥族接受。”一名葉默早就關注的陰冷聖帝站起來說了一句,說完後立即就坐了下來。葉默之所以注意這人,是因為他是陰冥族的代表,葉默還打算在大會完畢找這個家伙聊聊的。只是他一身陰冷氣息,就是臉上的容貌都是陰冷無比,讓人看不清楚真實容貌到底如何。

這名陰冥族的聖帝說完後,那神族頭頂的數字三立即就變成了一,而陰冥族的頭頂上方的數字卻從四變成了六。

“海族同意。”海族的一名聖帝站起來說完之後,神族頭頂的數字徹底消失不見,同樣海族的名額增加一個。

“原來是這樣轉送名額啊。”王南霜總算是明白了名額的轉讓方式,弱小的種族可以站起來,將名額轉送給其余強大的種族。

“地精族願意將名額轉送給龍族……”

“龍族願意接受。”

“血族願意將名額轉送給魔族……”

一時間各族代表紛紛站起,一些在轉讓名額,一些在接受名額。葉默三人默然不語,他們已經清楚名額分配大會此時才真正的開始。之前所謂的公正,也只是一個形式而已。

如果不是怕原來屬于自己種族的名額也被拿走,很多種族肯定不會來參加這個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

龍族、鳳凰族……等幾個本來也屬于妖族的種族,因為過于強大,反而從妖族當中分離了出去,成為單獨的勢力參加這種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這和葉默聽到的和想象中的有些出入。

葉默沒有站起來說話,他不打算將自己的名額送出去,也沒有打算向別人要名額。此時他們三人只是一個看熱鬧的,看別人送出名額、收入名額。

這種送收很快就結束了,葉默觀察的很是仔細。收入名額的都是一些強大的種族,比如妖族、魔族、陰冥族、龍族、海族等……而送出名額的都是一些實力稍差的種族,比如蟲族、地精族、影族等等。也有少部分的種族和勢力不送出名額,也沒有被收到名額,比如虛市商樓這樣的虛市勢力。

如妖族、魔族這種強大的種族,收入的名額已經超過了二十了,就是陰冥族和海族收到的名額也都超過了十個。

名額收送完畢,很多人的目光都盯向了葉默這邊,到目前為止,葉默代表的人族擁有三十四個名額,這已經是一塊大肥肉。這三十四個名額對在場所有的人來說,只是暫時放在人族這里而已。

現在別的名額都分配完畢了,大家要分的當然是人族這三十四個名額。

魔族的道元聖帝鞏項第一個站出來,飛落在了大殿中間的圓形賽台上,先是對空瀚聖帝和天瑞聖帝抱了一下拳,這才盯著葉默說道,“我魔族要占據人族五個名額,如果人族不同意,我鞏項代表魔族在此處挑戰人族聖帝。”

本來眾人的目光都盯著葉默這邊,現在鞏項第一個跳出來,在場所有聖帝的第一想法就是,該來的總要來的。

“葉丹聖,我去。”羅青河立即就站了起來。他知道去是送死,可是面對別族的挑戰不敢上前,那對他來說比死還難受。更何況葉默就是因為他得罪了鞏項,這才第一個被挑戰的。

葉默拍了拍羅青河的肩膀,剛示意羅青河不要動,他耳邊就傳來了邢鴻的傳音,“葉丹聖,將名額給他,鞏項就沒有理由挑戰了。”

葉默對邢鴻點了點頭,以示感謝。然後才站起來也走到大殿中間的圓台之上,他對兩名半步混元聖帝抱了一下拳說道,“我人族要占據魔族五個名額,如果魔族不同意,我葉默將代表人族挑戰魔族聖帝。”

道果塔分配大會自從兩名半步混元來了之後,就一直有些嚴肅。這沒有嘈雜的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此時也因為葉默的話出現了一陣的嘈雜聲音。

這個人族的化道聖帝是吃了什麼膽子?或者是怕自己死的不夠淒慘?這才故意要如此激怒魔族的道元強者?

葉默說的話和那魔族的道元強者說的話是一摸一樣,任誰都知道,這是故意要激怒魔族的道元強者。

就是一直閉著眼睛的半步混元強者天瑞聖帝,也突然睜開眼睛看了看葉默。他和其余的人一樣想不通,血姓確實是修道不可缺少的,可是為了血姓送命,這根本就不是優點了,而是犯渾。

空瀚聖帝眼里的驚詫也是一閃而過,隨即就恢複了平靜說道,“可,現在魔族聖帝鞏項和人族聖帝葉默斗法,輸的一方送出五個名額。”

空瀚聖帝說完,葉默和鞏項所在的斗法賽台周圍的禁制已經被完全開啟。在外面的人只能用眼睛去觀察比賽的情況,至于神識那是掃不進去了。

鞏項在賽台禁制被完全開啟的瞬間,渾身的血色煞氣就彌漫了整個斗法賽台。這血色的煞氣配合他的道元領域幾乎要將這片賽台完全變成他的一界,他肯定葉默區區一個化道聖帝在他的界里面連移動都艱難無比,更不要說和自己斗法了。

(今天在威信中發布了一張憶墨的相片,感謝許多的讀者朋友發表意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朋友都比較喜歡憶墨的這張相片,老五也是非常開心,可見我們憶墨的形象塑造還是很成功的,謝謝朋友們了。其余的女主人物形象我們會陸續發出來,請朋友們及時關注老五的威信。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了,晚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