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一七五章 人族還在
這名煞氣環繞的魔聖立即就盯上了葉默,當他發現葉默也是一個人族的化道聖帝時,身上的血紅色煞氣和殺勢立即實質起來,將周圍的一些無形禁制推的咔咔作響。

不單單是他,就算是廣場中其余的聖帝,也全部都驚愕的盯著葉默。他們實在是想不通,葉默一個化道聖帝,竟然有膽子向一個道元聖帝叫板?這不是找死嗎?就算是葉默也是人族,這種找死的行為也沒有人欣賞。

羅青河也不解的看著葉默,他想不到還有這種熱血的人族聖帝,明知道找死竟然還敢上來喝罵道元聖帝。

“葉丹聖,區區一個道元交給我就好了。”岙赫看見有幫助葉默動手的機會,立即上前說道。

岙赫的話一說出來,這渾身煞氣的魔聖頓時冷靜了下來。岙赫道元巔峰修為,看起來實力比他還要強悍許多。而且岙赫身周的青色同樣形成了實質,那是不斷殺戮中才可以形成的。更何況,他認識岙赫。岙赫在虛市一百多年了,當年以大欺小殺了神道榜排名第一百二十七名的百里宏,事後竟然沒有誰來找他麻煩。

“岙赫,我是魔族的鞏項,你也是一個道元聖帝,難道要幫助無禮的人族化道不成?”鞏項渾身血紅色的煞氣微微收斂,面對一個道元強者,他不得不給面子。

周圍的人也都恍然過來,難怪這名化道聖帝敢對鞏項如此說話,原來他背後有一個道元強者撐腰。

葉默卻示意岙赫不用說話,上前一步說道,“這和其余的人沒關系,鞏項,你以一個道元聖帝的身份找茬欺壓一個化道聖帝,你還有臉沒有臉?”

葉默暫時還不想欠了岙赫的人情,岙赫一旦幫他出手,那他如果不幫忙煉丹,就等于欠下了一個天大的人情。葉默是最不願欠人情不還的,如果岙赫幫了他的忙,他能煉丹而不去煉丹,心里總是感覺到一些別扭。

再說了,面對鞏項一個道元魔聖,他還真的沒有看在眼里。

鞏項聽見葉默的話,立即大喜,他根本就不等岙赫說話,就先行說道,“我是代表魔族參加這次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的人,毋康和羅青河兩人雖然是為了神榜爭奪,也算是為了進入道果塔的名額爭奪,我當然有資格出來管。你算何人,難道要插手道果塔進入名額和神聖榜的事情不成?”

雖然葉默罵他不要臉,可是因為岙赫站在一邊虎視眈眈,鞏項倒也不敢過分激怒葉默。開始從道理上說事,如果道理上他站住了腳,岙赫還敢動手,那他馬上就會請求神聖榜廣場的道元強者出手。而他自己則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斬殺葉默和羅青河。

一些人此時已經認出來了葉默就是葉丹聖,在一邊開始議論紛紛。。

葉默嘿嘿一笑,“你說倒也沒錯,本聖正是這次代表人族參加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的人。憑什麼你有資格管,我就沒有資格了?莫非你魔族要強壓住各族,天下老子第一不成?”

“什麼?你是代表人族參加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的?”鞏項不敢相信的盯著葉默,難道活夠了,想死不成?

別看葉默身邊有岙赫,可是岙赫卻幫不上忙的。各族名額分配大會,只有本族的人才可以說話,以及接受挑戰。這岙赫顯然不是人族出身,甚至連大會的會場都進不去。

“什麼,這一次有人代表人族來參加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了?”

“人族重新參加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

“人族的化道丹聖要參加道果塔名額分配。”

……

只是短短時間,葉默要代表人族參加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的事情就已經傳了出去。

在虛市中,只要是聽到這個消息的人族紛紛湧往了神聖榜廣場。這是無數年來,他們第一次聽到有人要代表人族參加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

這絕對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哪怕最後只是分配到一個名額,這也表明人族已經開始在各族間說話。不再是那種默默無聞的虐來順受,在虛市只是任人欺壓的存在了。

旁邊的羅青河更是激動的發抖,他要加快速度晉級到道元,就是為了要代表人族參加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雖然他知道就算是他晉級了道元,他的實力也是無法在道果塔的分配大會上搶奪一個名額。可是他早已受夠了人族在虛市被欺壓,在各族被欺壓的地位。他或者無法改變人族的這種地位,可是他卻能讓所有的種族都明白,人族還在。

鞏項即刻就明白過來,葉默不是在和他開玩笑,明白葉默說的是真的之時,他心里立即就是狂喜說道,“好,既然你也是代表人族參加道果塔的論道大會,那我現在正式向你挑戰,去擂台說話吧。”

說完這句話後,鞏項終于將心里的郁悶之氣吐出去了,他有了一個光明正大斬殺葉默的理由,就算是岙赫也不敢站出來阻止他的理由。

葉默早就在等鞏項這句話,如果鞏項不說這句話,就算是在這大廣場上,他也要殺了這個魔族的道元聖帝。當初他才育道的時候,就斬殺過魔族的聖帝,如今他已經化道巔峰,而且實力更是提升了數個檔次,要斬殺一個魔族的道元聖帝,豈會有問題?

就在葉默要和鞏項要動手的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各族參加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的聖帝,請即刻入場,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即將開始。”

鞏項眼里閃過一絲失望,不過這一絲失望轉眼即逝,他對葉默淡笑了一聲說道,“很好,你還可以多活一些時間,等會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上,我還是會找你的,交代好自己的後事吧。除非你縮在一邊,連一個名額都不要。”

說完那鞏項身形帶起,已經飛向了廣場左邊的那最大建築的大門處。

岙赫對葉默抱拳說道,“葉丹聖,我在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門口等你。”

葉默奇怪的看了岙赫一眼,“你不擔心我出不來?”

岙赫立即就回答道,“不擔心,葉丹聖的修為應該不會比我差。”

他和葉默之前簡單交手過一次,對葉默的實力已經有了一個底。他肯定就算是鞏項和葉默真的打起來,那鞏項就不一定能吃定了葉默。

“好,那你就等我吧。”葉默說完,就要走向那個大門口。羅青河既然出現在了神聖榜廣場,那暫時就是不會走,等他參加完大會出來再找羅青河說話。

羅青河卻快步走向了葉默說道:“剛才多謝葉丹聖出手相救,否則我或者已經隕落。”

他聽見廣場的人議論葉默叫葉丹聖,干脆也稱呼葉默葉丹聖。

葉默笑道,“你在廣場上等我,等我參加完大會後,再來和你說話,我還有些事情要詢問你。”

羅青河連忙說道,“葉丹聖,參加道果塔大會每一族都可以帶兩個本族之人參加。如果葉丹聖只有一個人,我願意跟隨葉丹聖一起參加大會。”

葉默對羅青河的話很是滿意,羅青河說這個話,顯然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如果他怕死,那就不可能說這個話了。在這種大會中,可是隨時隨地都會面臨被斬殺的下場。

“好,那你就和我一起去吧。”葉默立即同意了羅青河的要求。

“葉兄,我也願意和你一起參加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又是一個清麗的女聲傳來,王南霜已經急匆匆的來到了葉默和羅青河的面前。在王南霜後面還有姬惜和另外兩個女子,顯然她們是聽見消息後趕來的。

王南霜雖然是神女聖門的,在葉默印象里面,她人還不錯。不過去參加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那就算了,哪怕王南霜也是化道修為,實力卻比羅青河差的遠了。

“不用了。”葉默干脆的答道。

王南霜心里一急,趕緊說道,“葉師兄,這不是說私人恩怨的時候。我知道葉師兄對我神女聖門有意見,可是有機會為人族出一些力氣,我神女聖門絕對不會落後。我王南霜既然說出要參加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就算是再艱難的事情也不會退縮,最多不過有死而已。再說了,別族都是三人參加,我人族只有兩人,豈不是落了氣勢?”

葉默沉吟片刻說道,“你說的也對,那就一起去吧。”

同意王南霜參加大會,是葉默知道王南霜是一個什麼人,小韻的師父早就告訴過他。他知道王南霜說的是真心話,可沒有被半句假話。

“葉兄,我也和你一起去吧。”此時董晏也趕了過來。

葉默笑道,“一族只允許三人參加,現在我們人族已經有三人了,你們就在外面等我的好消息。”

葉默代表人族參加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此時已經傳遍了整個虛市。在神聖榜廣場上的人族越來越多,而且都自發的聚結在了一起。之前他們猶如散漫游兵,那是因為沒有人帶頭,現在有了一個帶頭的人,立即就形成了一個規模。

無論這個葉丹聖能不能在道果塔名額分配大會上取得一個名額,這對人族來說,都已經是一個好的開始。

(第四更送上,朋友們晚安了。如果有月票或者是推薦票的朋友,請支持一下我們的棄少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