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賣命
第99章 賣命



第二更到,求推薦票,收藏,打賞,評價票~~~

……

"走吧!"

聽到這個雞毛男主動示弱了,秦方也停下了翻找號碼的動作,然後才朝著那邊已經站起來,眼神之中充滿了驚訝的光頭揮了揮手.

光頭倒是沒有拒絕,只是恨恨的望著雞毛男一眼,然後就乖乖的,一瘸一拐的跟在秦方的身後上了出租車.

而這時候,雞毛男倒也識趣,立即讓封堵的路段暢通無阻,讓秦方他們通過了.

"雞丁哥,那子拽成那樣,你怎麼能忍得下去?"

"就是,就他那B樣的,就該先扁一頓!"

秦方帶人走的時候,沒有人阻攔,可這人已經消失在黑暗之中了,這些混混就叫囂起來了.

"麻痹的,想害死老子是吧!"

這個叫雞丁哥的雞毛男啪啪就給了兩個叫囂的最凶的弟一人一個耳光,頓時把他們都給打蒙了"你們剛才真要是動了他,就全都別想在甯海混了,不定就被裝麻袋丟長江了……"

"雞丁哥,我錯了還不行嗎?到底咋回事?"

那倆子也是很機靈的,其實他們早先也就看出來秦方不簡單了,不過就是嘴上逞能而已,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你們懂個屁!我剛才看了那子手機里的那點電話……麻痹的,城南的虎爺,東哥,熊哥都在,他居然連唐少,甯少都認識,你們倒是動一個試試!"

雞丁自己看到那些號碼的時候,也是嚇了一大跳的.

本來他這樣的混混是沒有資格接觸這些噠佬的,可有一次他跟城區的某個大哥出去嗨皮,那個大哥叫了個姐去辦事,就把手機丟給他應付著,他一時好奇翻看了一下通訊錄,看到過這幾個人的手機號碼的,並且記得非常清楚.

剛才他簡單的瞟了一眼,就看到了這幾個印在他腦海里的手機號碼,這一對上號,他就知道秦方並不是在忽悠他了.

不管秦方跟這些大佬關系到底如何,可從他的手機里有這些號碼來看,肯定不是他們這些底層的混混可以比擬的,哪里還敢得罪.

"雞丁哥,那光頭欠的那筆錢……"很快就有弟有疑問了.

"唔,明天你們去大學城那邊打聽一下消息,如果光頭是跟這位混的,那筆錢就算了……如果不是的話,該怎麼樣還怎麼樣?對了……千萬不要動他妹妹!"

雞丁想了想道.

……

出租車上.

"謝謝你救了我!"

光頭緩了緩勁兒,沉默了一會,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對秦方道.

"舉手之勞而已!"

秦方倒是沒有居功,那一次拼酒的時候,他就覺得光頭這人挺豪爽的,對他的感觀還不錯,所以剛才他看見光頭被打的時候,才出手救了他的.

"不管怎麼,我欠你一條命!"

光頭又沉默了一下,然後才幽幽的道.

"別,別這麼誇張成不?什麼欠一條命,你最多挨頓打而已……"

聽光頭的這麼誇張,秦方頓時連連搖頭,雖是他救了人,可也不至于上升到救命恩人的高度,秦方還不是那種愛占人便宜的人.

"能跟我怎麼回事嗎?"

見到光頭又再一次沉默了,秦方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記得光頭混的不錯的,即便是個混混,也算是頭目級別的,怎麼也不至于被幾個不入流的混混按在路邊狂扁這麼悲慘的.

"我欠了他們一筆錢,還不起……"


光頭猶豫了一下,可還是沒有對秦方隱瞞,實話實了.

"哦!"

秦方應了一聲,然後就沒有了聲息,他靜靜的閉上了眼睛,似乎在閉目養神,也像是已經睡去了,一時間車子里徹底的沉默了下來,司機師傅從光頭上車開始就已經保持沉默,專心開車了.

在一陣漫長的甯靜之後,出租車緩緩的進入了大學城的范圍內了,一直行駛到蘭苑,然後秦方便付了車費下了車.

"能幫我一個忙嗎?"

就在秦方丟下了光頭,准備自行返回甯海大學了,這時候光頭卻突然從後面追了上來,臉上掛著苦澀的笑容問道.

"嗯?看!"

秦方有些驚訝,不過還是先詢問了一句.

"我想跟你借一筆錢!只要你能借給我,我這條命就是你的了,無論你讓我干什麼都行,哪怕是殺人放火!"

光頭非常誠懇的渴求道,眼神之中充滿了堅定和希冀.

"對不起,我沒錢……"

可惜的是,秦方只是淡淡的望了一眼,然後沒有任何猶豫的拒絕道.

不是他真的一點也不想幫,實在是……他真的沒錢.

"我知道你有!"

光頭卻是搶白道"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你能幾句話就讓雞丁放過我,雞丁那人什麼性格我很了解,若非如此,他是不可能就此罷休的!"

"還有……我知道楓少,也就是李楓,他已經讓皮三來對付我,皮三是甯海道上出了名的狠人,身上背了十幾條人命,如果沒有人幫忙的話,你只怕是……只要你肯借錢給我,我這條命就是你的!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幫你對付皮三的!"

光頭的語氣越越激動,越越焦急,似乎真的很需要這筆錢似的.

秦方確實沒錢,或者本來有錢的,只可惜唐城一句話讓這筆錢飛了,他心里多少有些怨憤的,只是當初買佛像的那筆錢是唐城三個人出的,他的話語權最,最終那國寶處置權還是在唐城的手上,只換來了一張名仕沙龍的銀卡.

"需要多少錢?"

盡管秦方沒錢,對于光頭賣命這件事也並不太在意,可是從光頭口中得到這個消息卻還是有些價值的,就忍不住問道.

"十萬,我只需要十萬就夠了!"

光頭猶豫了一下,可還是咬了咬牙道.

"嗯?"

秦方微微一愣,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僅僅為了十萬就把自己一條命給賣了.

"你不用懷疑,我現在急需這筆錢,只剩下三天,不,兩天時間了!"

見到秦方那樣怪異的表,光頭便知道秦方心里想什麼了,便將他目前的況了一下"我需要這邊前給我妹妹動手術,如果再晚的話怕……"

話雖然沒有完,可是秦方已經知道他的意思了,靜靜的凝視著光頭那雙眼睛,鐵錚錚的漢子,被人打的一身傷都沒有留過半點淚水,可這時候卻為了自己妹妹的病而焦急的虎目盈淚了.

"我的都是真的……"看見秦方依然保持沉默,光頭就越發的焦急,可是又沒辦法證明自己,更是急的滿頭大汗的.

"別著急,我信你!"

秦方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你讓我考慮……這樣吧,明天早上你到芳菲雪面館來找我……我姓秦!"

完這句話,秦方便不再理睬光頭,而是徑直的向著甯海大學的方向回去了,這件事他確實需要好好考慮一下.

他不是爛好人,可有時候他的心其實挺軟的,尤其是光頭這樣鐵錚錚的漢子,在他面前流淚的那一幕,讓他不經意回想到了他的過去……

曾幾何時,他也是這樣的彷徨無助,或許比光頭現在更加的艱難,若不是好心人在最後幫了他的話,只怕是就沒有現在的秦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