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裝大尾巴狼
第98章 裝大尾巴狼



第一更到,求推薦票,收藏,打賞,評價票~~~

……

"好酒量!秦兄弟,別的話哥哥我就不了,就沖著你這一口豪氣,以後不管有什麼難事,都可以找虎哥,虎哥肯定給你面子!"

當晚,秦方並沒有返回學校,而是被刀疤,虎哥以及虎哥的幾個親信兄弟一起去喝酒.

盡管酒桌上的幾個人,那都是絕對的酒精考驗的,現役特種兵刀疤,曾經的特種軍人虎哥,甯海道上出了名的金牌打手東哥李東,大熊,這幾個可都是酒量極為驚人的人物.

可就是這樣幾個人,愣是對秦方的酒量嚇了一大跳,不得不豎起了大拇指,實在是太駭人了,65度老白干抱瓶子吹,把老虎他們幾個的嚇得夠嗆.

都這些當兵的,喝起酒來那叫一個凶殘,而且多數還都喜歡烈酒,別看老虎現在也算是發達了,各種好酒想喝多少都成,可偏偏還是喜歡二鍋頭,老白干這樣的烈性白酒,而且每次不喝個一兩瓶那絕對不會罷休的.

可今天算是遇上對手了,或者他連跟秦方叫板的勇氣都沒有了,直接被秦方那氣勢給壓下去了.

酒桌也是最能拉近距離的地方,就這麼一頓酒一喝,老虎和秦方那一點點陌生也逐漸的淡去了,幾乎是把秦方當成生死兄弟一般的,拍著肩膀保證道,而李東等人也都紛紛如此表示道,不多時的功夫就秦老弟,秦哥這樣的叫了起來,這也算是讓秦方沒有白喝那幾瓶烈酒.

考慮到晚上喝了酒的關系,秦方謝絕了也喝了不少的刀疤開車送他回去的好意,他可不想走到半道上突然被交警逮了,或者撞車,翻車之類的,甯願肉痛的自己掏錢打車回去.

從甯海市區到大學城這一段路本來應該是非常平靜才對,可實際上卻並不是很安生,主要是這一段路到了晚間車流量減少,道路又非常的寬敞,于是就成了甯海的那些顯得蛋疼的富二代,混混飚車的絕佳場所.

雖然未必每天都有,可是一周起碼有那麼一兩次的,據還摻雜了數額不的賭博,這些都是秦方偶爾聽,以及從甯偉強那里知曉的一點.

反正甯偉強曾經參加過那麼一兩次,輸贏倒還可以,也就十幾二十萬的樣子,反正不至于讓甯偉強太在意的那種.

只是,秦方今天的運氣似乎不好,坐在出租車上,這酒勁上來了,胃里正在翻騰著,可偏偏出了城之後不久,發現前面有人在飚車,那一段路都已經被這群飛車黨給占領了.

"艹,真晦氣!"

的哥恨恨的拍了一下方向盤,臉上非常憤怒又無奈的罵了一句.

出租車司機最怕遇到的兩件事──堵車和……堵車.

前者是正常性的堵車,這種雖然不算是天災,可也是沒辦法的事,運氣不好碰上了而已.

後者便是眼前這種,純粹的人為因素造成的.

這幫人還真是不能得罪,他們在飚車結束之前,你要是敢把車開進去,天知道你還能不能完整的開出來,估計沒有被撞上,光是嚇都能嚇得夠嗆.

再要是被堵住了,那問題就更大了,一頓胖揍那絕對是少不了的,比如……旁邊不遠處的路邊就正在有五六個人揍一個.

"咦……師傅,我下去方便一下,等等我!"

本來秦方是不願意多管閑事的,這些混混打架跟他可沒有什麼關系,只是當他看見那個被打的人,這心里就忍不住驚訝了一下.

那的哥倒是挺和氣的,他早就看出秦方喝了不少酒,其實也挺擔心他吐在自己車上的,見秦方是有忍不住的跡象,立即答應了,他倒是不太認為秦方會跑路,這荒郊野嶺的,沒有車送的話,無論是去大學城還是回市區,光靠兩條腿那都是扯蛋.

"住手!"

只是秦方並沒有如他想象的那樣,下車去嘔吐,而是直接朝著那邊正在圍毆的幾個人沖過去,同時嘴里還大聲喝道.

秦方這一聲吼,頓時驚住了那幾個人,這才轉過身來,發現不過是個年紀不大的年輕,這幾個混混便臉色不善的向著秦方迎了過來.

"子,多管閑事是要倒大黴的!"

為首的一個全身掛了不知道多少個圈圈的雞毛男用他一張穿孔的的嘴巴著漏風的話.

"怎麼著?想動我?怕你們沒這個膽子!"

秦方暗暗吸了一口氣,然後才強作鎮定的道,眼神也朝著那邊被打的那人望了一下,對方這時候也緩過勁來了,正一臉的驚訝的望著秦方.

"喲,看樣子還是個狠角色啊!兄弟,混哪里的?"

那雞毛男見秦方話這麼硬氣,倒也沒敢直接動手,語氣也軟了一些.

"我可是好人一個……"

秦方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不過,剛從市區喝完酒回來,和誰一起喝酒來著……好像是虎哥,東哥,熊哥吧!"

那雞毛男臉色頓時一變,在甯海道上混的都知道,甯海城南這一片都是虎哥的地盤,他們這些經常飚車的雖然不是城南的,可到底這里是虎哥的地盤,若是秦方真的認識虎哥的話,他們這一動手,絕對會死的很難看.

"子,唬誰呢!就你這樣的,也配和虎爺一起喝酒!"

"就是就是!看你那尿(sui)樣兒,就你也配!"

雞毛男還沒有吭聲,倒是他身邊的幾個弟開始張牙舞爪了,甚至于你一句我一句的,的雞毛男也有些心動了,實在是秦方其貌不揚的,也覺得不太可能認識虎哥這樣的**大佬.

"子,有種你再把剛才的話一遍!"

只是秦方卻懶得理他,而是一步跨到一個打扮的跟鬼一樣的肥豬流混混的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一臉的陰森的道.

這子別看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可就是排骨精,同時嘴巴也是最臭的一個,秦方這一用力,居然將他提了起來,盡管對方腳尖還站著地面,可是那排骨精卻是一張臉憋成了青紫色,他可是被秦方一招就制服了,這臉丟大了.

"子,你敢動手?"

"找死是吧!哥幾個,扁他!"

"放開四!"

秦方這一出手,其他幾個混混頓時就炸窩了,一個個都想要對秦方動手了.

"住手!"

倒是那個雞毛男有點眼力,先不秦方一把就制服了他的手下,這身手不算太差,就是秦方趕在這麼多人面前抓他的人,這勇氣就不是一般人可比的."這位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別的意思,這個人是我朋友,我要帶走……至于是你們揍他的事,我是不會在意的,其實我早就想揍他了!"

秦方指了指那邊已經能夠慢慢站起來的家伙道,這個人還不是別人,居然是半個多月之前,李楓找來跟秦方拼酒的那個光頭哥,只是沒想到半個月沒見,居然混的這麼慘了.

"兄弟,你帶走就帶走,讓我這張臉往哪里擱,讓我跟兄弟們怎麼交代?"

聽見秦方這話有服軟的意思,雞毛男心里有點意動了,不由自主的向前靠了靠,而他手下的那幾個人也都是圍了上來,似乎隨時都要出手的樣子.

"哦?想要個交代,可以……我讓東哥給你交代,如何?"

話間,秦方就松開了那個排骨精,然後從口袋里掏出了他的那只蘋果手機,就要開始撥電話了.

"別介,我信,我信……"

那雞毛男眼力還是非常好的,加上站的又離秦方很近,先是瞟到秦方這樣一個衣著不咋的,卻能拿出一款最新的蘋果手機,再有就是看到上面通訊錄里一個個名字……頓時整個人都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