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名仕沙龍
第85章 名仕沙龍



求推薦票,收藏,打賞,評價票~~~

……

秦方這也算是從無到有,鳥槍換炮了,只不過實質上也還是原來的那個秦方.

"哦,對了,你到我這里來,不會僅僅是為了蹭飯吧?"

這頓飯很快就吃完了,時間也不是很晚,也就七點多鍾的樣子,甯羽墨這才想起甯偉強過來肯定是有事的.

"當然不是,那啥……我的車前幾天撞了,今晚有個聚會,就想跟老姐借輛車開開!"甯偉強這才明了來意.

"少來!是不是又去飚車了?你自己,這都是第幾次了,你難道真的想讓咱爸媽,還有你老姐我,白發人送黑發人?不借!"

一起這個,甯羽墨就忍不住生氣了,也沒有顧忌秦方和唐菲菲這兩個人外人在場,就數落起了甯偉強的不是了.

"別介!今晚我是真有事……"

甯偉強一臉的苦笑,可還是忍不住哀求道.

"啥事?來聽聽……"

甯羽墨顯然是不信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似乎等待著甯偉強編出一個讓他驚豔的理由.

"是這樣的,今晚在名仕沙龍有一個慈善義賣活動,甯海這邊的哥們基本上都接到了請柬,這個面子總不能不賣吧!對了,菲菲,你哥也會去!"

甯偉強實話實道.

"真的?"

甯羽墨卻是將信將疑的,似乎也並不是特別的相信,

"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老唐,今晚他肯定會去的!"甯偉強倒是很直接,幾乎都要自己拿出手機撥號碼了.

"算了,算了,怕了你了!車鑰匙在我那邊抽屜里,你自己去拿!"不過這樣一來,甯羽墨倒是信了一個八九成,也就沒有再為難他.

"你還有個哥哥?"

只不過秦方卻是很奇怪的問了唐菲菲,在他的印象中,一直都以為唐菲菲是獨生子女,倒是不知道她居然還有哥哥.

"不是一個,我有兩個哥哥,他們都很凶的,如果你敢欺負我,心我讓他們去收拾你……"唐菲菲立即擺出一副很凶悍的樣子,對秦方張牙舞爪了起來,倒是顯得非常的可愛.

"對了,強,要不你帶秦方一起去見識見識,多認識幾個人對他沒壞處的……菲菲,今晚你就留下來,陪我一起睡!"當甯偉強拿到了車鑰匙之後,甯羽墨又突然道.

"嗯,得對!秦方,要不你跟強哥一起去玩玩,有他在,你不會吃虧的!"唐菲菲倒是沒有什麼意見.

"成,這沒問題!秦方,去的話,就跟我走吧……"

甯偉強倒是沒有什麼,直接就答應了下來,琢磨著甯羽墨此舉除了讓秦方見一見世面之外,只怕不乏派個人監視他是否真的是參加慈善義賣了.

"那我去吧!菲菲,那你就留下來陪著甯姐,又是給我打電話……"

秦方想了想,倒是沒有猶豫,順便揚了揚手中那還嶄新的手機道,號碼也早已經備好的,到時不需要他在臨時去辦一個.

就這樣,秦方隨著甯偉強這一起走了.


從車庫里去了一輛外形相當俊朗的奧迪,兩人便立即向著目的地名仕沙龍過去了.

讓秦方驚訝的時候,車庫里面除了這輛奧迪之外,另外還有其他幾輛檔次不低的豪車,這還不算當初撞壞的那一輛保時捷跑車.

"呵呵,秦方,你可別多想,我家老爺子可不是你想的那種貪官,我幾個舅舅都是身家億萬的富豪,外公只有我老娘一個女兒,所以我們姐弟倆的日子也過得比一般人要舒服不少……"

似乎是看出了秦方的疑惑,甯偉強笑呵呵的解釋道.

名仕沙龍是甯海市的一處極為高檔的會所,有資格初入這里的都是甯海市數得上的人物,亦或者像甯偉強這樣的衙內,光是那這每年高達五十萬的會費,就不是一般人消費得起的.

如此高昂的會費,所對應的自然是甯海最上等的服務的,用一句非常通俗的話來就是,只要能夠想得到的,主要花得起錢,在這名仕沙龍都能夠實現.

以秦方這樣的身份,本來是沒有資格進入的,可誰讓有甯偉強在前面盯著,會所門口的保安倒也沒有多什麼,就直接讓秦方進去了.

"這名仕沙龍算是甯海上流社會的一個縮影,只要你能想到的,這里全部都有,哪怕是想不到的,或許這里也能夠找得到……"

帶著秦方進入之後,甯偉強就抽空給秦方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名仕沙龍的況,"我們今晚主要還是參加那個慈善義賣……其他的,等哪天有空了,再帶你去見識見識!"

"咦,秦同學,這麼巧?"

倒是讓秦方意外的是,一個聽起來有點耳熟的聲音在秦方的耳邊響起,秦方這抬頭一看,便發現昨晚上誤抓的"偷"陳江南卻正向著秦方走來.

"額,是挺巧的啊!"

望著這走進的陳江南,秦方居然盡管這心里對于這個家伙的人品很是看不起,可到底在這里偶遇,也不好太不給面子.

"秦方,沒想到你居然認識老陳……"倒是一旁的甯偉強顯得有些驚訝,並且看得出他也是認識陳江南的,

"也不算認識,這只是昨晚上發生了一點誤會,就這麼認識了……"秦方倒是沒有出昨晚的事兒,只是簡單的一筆帶過了.

"別提了,昨晚上兄弟我這面子可是丟大發了,回家老頭子還狠狠的收拾我一頓!"陳江南倒是沒有那種覺悟,居然自己主動表示道.

"哦,發生了什麼事兒,能讓陳教授發火的事兒,這可不是事兒啊!"甯偉強頓時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事兒,大不大,也不算,還不是上次拍回去的那只古董花瓶的鬧出來的!,那只古董花瓶可是老爺子花了三十多萬拍下來的,可沒想到居然是假的……"

陳江南倒是頗為不爽的表示道.

"假的?不可能吧!當然我也在場,沒理由看錯的啊……"甯偉強微微一愣,心里頓時有些驚訝的道.

"本來我也一直以為是真的,可沒想到……昨晚上我特地拿著那只古董花瓶去了呂教授那里,讓品鑒一番,沒想到真是假的……起來還真是多虧了秦同學,若不是他慧眼識珠,否則我們一家還杯蒙在鼓里呢!"

陳江南簡單的了一下昨晚的事,同時不忘對秦方表示了贊賞.

"哦,秦方,你還會鑒寶?"

甯偉強顯得非常的很驚訝,鑒寶這一行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玩得轉的,需要極為完備的知識儲備意外,還要懂得很多的規矩,就他們這樣的年輕大多數也就是花錢玩個樂兒,真正對于鑒寶還真的很不靠譜的,不然也不至于出現在陳江南花錢買了個假貨的鬧劇了.

"懂一點吧,談不上精通!"

秦方想了想,簡單的組織了一下語表示道,他的偵查技能似乎擁有著這樣的功能,能分辨出真偽,卻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就好,待會你可以幫哥哥把把關,可不能讓哥哥我也鬧出這麼一個大笑話……"甯偉強立即大喜,拉著秦方便直接去了慈善義賣的會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