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拿菜刀的美女警花
第81章 拿菜刀的美女警花



求推薦票,收藏,打賞,評價票~~~

……

沈洋的杯具,那真的是無人可以訴了,一直到打完了秦方才明白了他們早先就好的規則,每輸十分就出去抱電線杆喊一聲"我是豬".

結果這最後一把,沈洋輸了上萬分,哪怕是一晚上喊上幾十聲,他這一學期就算是過去了.

好在大家也都是玩笑為主,只讓沈洋喊三聲,外加打掃宿舍衛生一個月,這才放過了他.

一夜無話.

清晨,秦方照舊和方大成一起去了樹林那邊練武健身,那一套拳法如今在秦方的手中也已經算是似模似樣了,而真正讓秦方感覺到自己變化明顯的還是那一套吐納功法.

幾乎每一次吐納結束,秦方都能夠感覺到全身的每一個器官都好像被調動了起來似的,不但一天的疲乏盡去,身體的某些器官更是顯得無比亢奮,這兩日夜晚睡眠時間都減少了不少,可是卻又沒有半點疲倦.

回到了宿舍,倒是沒有再叫醒那幾位睡得正香的兄弟們,主要是晚上玩的太晚了一點,這一大早的肯定起不來,反正他們已經認識了芳菲雪面館的路,秦方便獨自騎著那輛每天都要被重新修理一遍的二手自行車去了店里了.

和肖楠的合作計劃已經開始執行了,不過整個店面的重新裝修,人員的招聘等等,都將會在秦方他們為期半個月的軍訓過程中進行.

正好這段時間,秦方本來就沒辦法做生意的,就恰好利用上了,而且這些事肖楠都會請專人負責打理,秦,唐,蕭三人只需要偶爾是看一看就行了.

自然的,在此之前,面館的生意還是要繼續的,畢竟每一天也還是能夠賺到一些錢的,而秦方也確實需要一些本錢.

"秦方,今晚有空嗎?"

唐菲菲和蕭慕雪自然還是過來幫忙的,只不過忙碌之中,唐菲菲卻突然問道.

"應該沒事吧,怎麼了?"

秦方一邊繼續拉面,一邊有些奇怪的問道.

"還不是甯姐,上次你不是幫她抓住兩個逃犯嗎?她立了功,就想要感謝一下你,只不過沒有你的聯系方式,就讓我代為轉告,如果可以的話,她請我們吃飯!"

唐菲菲便將實相告了.

"哦?是甯姐啊……那好吧!"

對于那個英姿颯爽的美女警花,秦方的印象還是非常深刻的,尤其是那撕掉裙子的那一幕,更是讓秦方至今還記憶猶新.

"那就行,回頭到時間了我叫你……"

見秦方答應了下來,唐菲菲自然是非常高興的,卻也沒有打攪秦方的工作,出去干活去了,而蕭慕雪對此卻並不知.

一天忙碌很快就過去了,面館的生意也確實是越來越好了,不過秦方更加期待自己甩手之後,擴大在經營的面館能夠有著更大的,更好的生意.

原本唐菲菲是想要拉著秦方出去狠狠地購物一番,將秦方打扮打扮之後再帶出去見人的,不過在秦方嚴詞拒絕之後,也只能無奈的同意了下來.

"本來甯姐是想要請我們出去吃的,不過她剛上次一個人追捕兩個逃犯的事,讓甯叔叔非常生氣,就之間將她禁足了,所以只好讓我們去她家里吃飯了……"

唐菲菲簡單的給秦方解釋了一下原因,秦方也是微微點了點頭,倒是對這位美女警花不但能夠拿得起槍,居然還能夠拿得起菜刀表示了相當程度的敬佩.

至于這位美女警花的手藝如何,似乎唐菲菲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甯羽墨住的地方倒是離大學城並不是很遠,也算是城南的新區范圍內了,秦方一個人過來的話,估計還真不一定找得到,這可是有唐菲菲領著,就這容易的多了,不多時就到了甯羽墨的家門口了.

門打開了,就看見一位身穿著居家服,手上拿著一把菜刀的美女給他們打開可門.

"甯姐,你這是在干啥?有仇人上門?"

唐菲菲有些害怕望著甯羽墨手上的這把明晃晃的菜刀,刀刃上還散發著森冷的寒光,配上甯羽墨那略顯猙獰的表,更是給人一種心驚肉跳之感.

"不是,不是……我在殺魚!"

甯羽墨顯得無比的尷尬,剛才她折騰了半天,那條魚還是沒能殺掉,脾氣一向不怎麼好的她立即火冒三丈了,這臉上的表自然也就變得有點不太正常了.

偏偏這時候門鈴響了,她也忘記了丟下手中的菜刀,就直接過來開門了,就剛好被唐菲菲和秦方看見了.

"你這殺魚就殺魚唄,搞的這麼嚇人,還以為你有仇人上門呢!"

唐菲菲跟秦方一邊進門,一邊嘴里還在著.

"好啦!!別了,你們在這里休息一會,菜很快就好……"

甯羽墨杯唐菲菲這麼一,臉上也是撲撲的,倒是讓秦方覺得有著另外一番風,不過甯羽墨卻並沒有坐下來陪著,而是又鑽進了廚房了.

"怎麼好像有什麼東西糊了?"

秦方的鼻子要比一般人靈敏不少,唐菲菲那邊還沒有什麼感覺,可是秦方卻已經問道了一股焦糊的味道,立即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好像是廚房那邊傳過來的……"

秦方嗅了嗅鼻子,便立即感覺到味道似乎是從那個方向傳過來的,立即從沙發上竄了起來,就往廚房那邊過去了.

廚房里倒是並沒有什麼太大動靜,只看見秦方站在那灶具之前,一手拿著鍋鏟,一手捧著一本厚厚的食譜,而她面前的那只鍋里面似乎正在煎著什麼,而秦方所聞到的糊味也恰恰就是從那只鍋里傳出來的.

秦方頓時臉色一遍,趕緊沖到了甯羽墨的身邊這才注意到鍋里面的都快要亂套了,那油放得少了點,魚下鍋了也不記得翻身等等,這要不是不糊底那就真的有鬼了.

趕緊從甯羽墨的手中對奪下了鍋鏟,並且立即開始了應急預案,可算是在事發生到不可挽回之前救了下來,這才沒有引起一場火災.

"甯姐,你確定……實在燒菜?"

盡管從之前甯羽墨那無比生澀的動作上,秦方便已經猜測到她可能是那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美女,卻沒想到況似乎比他想象的更加糟糕.

"那個……不太熟練!"

甯羽墨也是相當的尷尬,並且心翼翼的將那本食譜背到身後去,似乎生怕秦方看見的樣子.

"不用藏了,早就看見了!"

秦方卻是苦笑了一下,就甯羽墨那苗條的身材,那麼大一本食譜,就算是想藏也沒地方藏去,秦方一進門便已經注意到了.

"算了,你們都出去吧,這頓飯還是我自己來吧……"

看著這臉色尷尬一場的甯羽墨,秦方這下子算是明白過來了,感她這才知道,她壓根就不會做飯,燒菜,卻偏偏又要裝作會的樣子,這才差一點釀成大禍的.

看樣子,這一位手持猜到的美女警花,實在是……讓人相當的無語,這也太虎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