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技能:千術
第80章 技能:千術



求推薦票,收藏,打賞,評價票~~~

……

當秦方返回宿舍的時候,哥幾個也沒有休息,這個天氣也夠熱了,就算是想睡也睡不著,幾個人就抽在一起打牌.

要這時候的大一新生也真是沒有什麼太多的娛樂活動,電腦不允許用,電視也沒有,只能幾個人聚在一起打打牌,下下棋,打發一下時間,還能夠彼此增進一下感.

當然了,並不參與任何賭博,最多也就是貼一貼字條,或是讓誰大半夜的跑下樓去抱住路邊的電線杆狂吼幾句"我是豬",亦或者是隨意的往女生宿舍那邊撥通電話,不管對方是誰,就吼上兩句"我愛你"之類的話.

"喲,老四回來啦,正正好,我這正好有事,你頂我一會兒……"

秦方回來的時候,肖楠正在打電話,他的筆記本則是在播放著輕柔的音樂,其他四個人剛好湊成一桌在斗地主,高明這家伙似乎是肚子不舒服,見到秦方回來了就立即強拉著秦方加入了其中,他就快速的鑽入了衛生間了.

"老四,成不?"

沈洋倒是不客氣,他們玩的是四人斗地主,剛才就屬他贏得最多,自然是以勝利者自居的.

"也就會玩,水平有限!"

這種玩法是很簡單的,從三人斗地主出來的,加入了一個人,多了一副牌,玩法更加豐富,難度也更大,同時需要計算的內容也更多了,秦方玩肯定是會玩的,不過正如他所的那樣,水平有限.

不是在電腦上玩,自然的牌都需要自己洗,自己抓,于是四個人就立即戰斗了起來.

一切都正常的進行,高明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秦方都已經輸了兩三把了,不論是否是地主,都是一樣被人切,倒是映襯了他那一句"水平有限"了,哥幾個就拿他開玩笑了.

戰斗繼續,秦方一邊抓著牌,一邊就要讓位給高明,或許是精神不夠集中的關系,抓牌的時候就混亂了一點,該抓的那張牌沒有抓住,反倒是把下面那張牌給抽到了手中,就連他自己都是在牌入手之後才發現的,其他人更是一點都沒有注意到.

"領悟技能:千術,技能等級:初級,熟練度0%."

當這個聲音非常突兀的出現在秦方的腦海里之時,倒是把他嚇了一大跳,差一點沒叫起來,可是臉上的表卻是相當的怪異,這牌也就忘了繼續抓了.

"干什麼呢,老四,快抓牌!"

見到秦方突然的失神,其他幾個人就不樂意了,靠在秦方下家的沈洋更是用他那壯碩的身軀碰了秦方一下,並且在他的耳邊吼道.

"額,沒事,沒事……"

被這樣碰了一下,秦方這邊回神,見到眾人似乎並沒有注意到他抓錯牌這一點,也是微微驚訝了一下.

"千術,千門奇術,慎用,切勿害人害己."

對于這一項技能的注釋非常的簡單,簡單到幾乎等于什麼也沒,可是秦方卻已經明白了.

作為看過很多港產賭片的一代,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賭王,賭神,賭聖的,對于這出千之術也是知之甚深,甚至于多少孩子看了這些片子之後專門去學這種千術,希望能夠贏得千萬身價,一步登天.

只是這千術多用于賭博,並非正當手段,這也難怪系統的注釋會是這樣的了,顯然是不建議多用的.

"用,還是不用?"

秦方一邊繼續抓牌,一邊腦袋里思索著這個問題.

賭,自從人類的曆史上出現開始,幾乎變成了一種劣根性,可以每一個人幾乎無時無刻不是在賭,跟自己賭,跟別人賭,跟天賭,跟地賭……

可以,每個人都離不開賭,那麼同樣的每個人也都離不開千術,只不過懂得如何去利用,而有的人則不懂;有些人用之于正途,而有些人則專門走偏門.

"用之正則正,用之邪則邪."

秦方突然想到了武俠里經常拿那些邪門武功事兒的時候,經常會出現的一句話,正道的人未必就都是好人,邪魔也未必都是壞人.

"都是兄弟之間娛樂,也沒有任何金錢利益攙和在里面,玩玩亦無妨……"就好像是打牌一下,單純的娛樂,其實也沒啥.

話間,秦方瞅了一眼眾人,然後便動用了一下千術技能,手指在抓牌的時候,輕輕的一動,頓時位于他本該抓的那張牌下方的那一張就到了他的手中了,雖然這張牌未必有用,可至少也算是鍛煉了一下技能的.

于是乎,每一次的抓牌,都成了秦方的千術表演,他從沒有抓過屬于自己的那一張牌,總是會偷取下面的牌.

只可惜,他的技術真的不咋的,該輸的牌還是照樣輸,能贏的牌也未必贏,照樣還是被哥幾個笑話著,就連站在他身後的高明也是不是的笑鬧兩句,只是沒有一個人注意到秦方手里的牌從一開始就換掉了.

每一次的偷牌,都讓秦方對于這一項技能有了一定的了解,每一次的洗牌都讓秦方對于掌控每一張牌有了一丁點的認知.

甚至于打了十幾把之後,秦方已經知道就他們所打的這一副牌已經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了,只要他願意,幾乎是想摸哪一張牌就能摸到哪一張牌.

"好,時間也不早了,咱們也該清帳了,這是最後一把!老四,你就等著出去抱電線杆子喊話吧……"

秦方他們采用的積分制,地主贏一局得三分,輸一局輸3分,農民自然輸贏各一分,當然了規矩上的那些翻倍還是必須的.

而打到現在,秦方已經輸了二十多分了,四個人里面就屬他輸的最多,幾乎不可能有翻盤的機會,除非最後這一把全部都是翻倍的炸彈才可能贏.

"那好,最後一把!神仙姐姐助我……"

秦方倒是不在意,不過讓他出去喊"我是豬",這實在是太沒有面子了,于是秦方便忍不住要下狠手了,並且在此之前還特地非常搞怪的叫了一聲,引得眾人一陣怪叫.

最後一把開始,四個人開始抓牌,高明站在秦方的身後,靜靜的看著.

初始的時候,秦方的牌真的很亂,亂七八糟的,幾乎比最爛的牌還要爛,可是很快的,高明就發現秦方這把牌開始凶殘了.

顯示4個大王先後聚齊了,隨後更是幾個七個,八個炸彈也齊了,當所有牌抓完的時候,秦方就已經三,四把炸彈在手了,而且全部都是能翻倍的那種.

如果這只是算凶殘的話,那麼高明順便瞄了一下沈洋,方大成和席曉軍的牌,臉上的表那就真的是異常精彩了.

很是可憐的望了一眼幸災樂禍的沈洋,這家伙剛才確實是贏得最多的,幾乎所有人都可能出去抱電線杆,唯獨他不可能.

可偏偏這把牌給誰叫都可能有贏得希望,唯獨只有他不行,他的炸彈雖大,可全部都是最的……

接下來的況就可以想象了,當沈洋自以為穩操勝券而非常得意的一把牌,卻是遭遇了秦方等三人的聯手轟殺,當一個個翻倍大炸彈不斷的轟下來的時候,沈洋的臉色那叫一個搞笑.

結果不自明,這把牌直接翻了幾千倍,再乘上原始的3分,本來贏了四五十分的沈洋硬是輸了上萬分,他那一張臉都快要哭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