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抓住個偷
第78章 抓住個偷



求推薦票,收藏~~~~~很無奈的,這幾天天氣真糟糕,打雷閃電的,還總停電,抱歉~~

……

盡管唐菲菲心里有那麼些許的不悅,可還是笑臉迎人的跟蕭慕雪一起下樓,去了跟秦方約好的地方了.

只是她們卻沒想到,秦方現在卻碰到了點麻煩事兒,而且還是屬于那種不管閑事引起的麻煩事.

"這位同學,我真的不是偷……這個花瓶真的是我家的!"

一個年約三旬左右的干瘦帥哥此時就趴在地上,腦袋斜歪著,或者是被秦方的膝蓋頂著,只能無奈的趴在那里,動彈不得,而他口中的那個花瓶此時已經到了秦方的手上了.

"你覺得我會信你的話嗎?深更半夜的,從教工家屬樓鬼鬼祟祟的抱著這個花瓶溜出來,我要是腦袋被門板夾了,或許還真會信你的話!"

秦方卻是不依不饒的,很是不屑的鄙視這個被他抓住的"偷".

考慮到學生宿舍區那邊過往的行人太多,他這麼晚還叫兩位美女出來,秦方也怕惹出什麼緋聞來,就把地點定在了行人比較少的教工家屬區這邊.

只是沒想到他一個坐在路邊的長椅上,就看見地上這家伙貓著腰,大夏天的還特地多穿了一件外套,而外套里就裹著這麼一個花瓶,鬼鬼祟祟的溜出來.

這樣形跡可疑的人物,加上干瘦的身材,還有那賊溜溜的眼睛,他不是偷,這換了誰估計都不會相信的.

"不是……我真的,這個花瓶真是我家的!唔,是我爸的……"

這帥哥被秦方壓得齜牙咧嘴的,別看秦方並不強壯,可到底全屬性+5,比地上這個單純的1級帥哥要有力一點.

再加上秦方早上才跟方大成學了一套拳法,剛才這位帥哥就已經嘗了一記老拳,當場打的他差點把隔夜飯都給吐出來了,否則也不至于沒有點像樣的反抗就被秦方拿下了.

也好在是這樣,不然秦方還真的很難保證手上的這只花瓶是否還能保持完整了.

"別扯蛋,我已經報警了,在警察來之前,別想我會放開你!"

秦方也不是那麼好忽悠的,偷都已經抓住了,那麼自然是要交給警方處理的,只不過他這話出來自己都覺得臉,下面那位帥哥偷臉上的表也異常精彩的.

秦方是抓住他了,可他從頭到尾都沒拿出過手機,怎麼報警的?難道是他自己是無線電?

"我這位同學,你就是忽悠人也要靠譜一點啊,哥哥我就算是被你抓了,你也不能把我當傻子吧!"

那帥哥一點苦笑著道,"算你狠,我跟你實話吧,我叫陳江南,是這甯海大學陳方海教授的兒子,我口袋里有手機,你可以打電話給他確認……"

"陳方海?不認識……"

只是秦方卻是一臉的不信,或者應該他的是實話,他是大一新生,目前連半個老師都還沒見過,更別提什麼教授了!

"厄……"

那偷帥哥頓時一愕,臉上的表那叫一個精彩,本以為出自己老爺子的身份,對方能就此放過他,卻沒想到秦方壓根就不搭這個茬兒.

"秦方……你在干嘛?"

好在兩人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閑扯的時候,唐菲菲和蕭慕雪手牽著手,便來到了約會地點,正好看見秦方半跪在地上,擺出一個很怪異的姿勢.

誰讓家屬區這邊的路燈偏偏並不是很好,有點昏暗,這兩位美女沒看見地上躺著的那個,只看見了秦方的背影.

"菲菲,慕雪,我抓了一個偷!你們誰帶手機了,幫我打個電話報警……"秦方聽到唐菲菲的聲音,立即轉頭叫道.

"抓了偷?"

唐菲菲微微一愣,一邊朝著秦方這邊走過來,一邊從隨身的包包里摸出了手機,便要打電話報警.

"別……別報警!我不是偷……啊!!"

那陳江南自然是一個勁的叫嚷著,秦方心一狠,膝蓋在他的脖子上頂了一下,頓時讓陳江南痛的發出一聲慘叫.

"我真不是偷!我是陳教授的兒子,那花瓶是我自己家的……還有,報假案是要坐牢的!"

或許是真的很擔心唐菲菲報警,也可能是真的被冤枉了,陳江南居然硬是強忍著秦方的"黑手"大聲喊道.

"秦方,要不……我們先問問吧!"

唐菲菲也是有些猶豫,看著地上的陳江南,似乎很慘的樣子,這已經撥好的數字就猶豫著沒有按下去,反而跟秦方商量了起來.

"是啊,秦方,先問問吧!我們三個人看著,他跑不掉的……"

蕭慕雪也是在一旁幫腔道,不算唐菲菲,就她和秦方不過是普通人而已,哪里知道報假案是不是真的會坐牢,即便是唐菲菲這個官二代,實際上也是半個法盲.

"厄……好吧!"

秦方想了想,也覺得有理,就松開了壓住了陳江南脖子的膝蓋,不過還是鉗著他的雙手,將兩只手都反剪到背後,以他的力量禁錮住陳江南還是沒有問題的,只可惜沒有繩子,否則秦方真的可能將他五花大綁捆在那路燈的電杆上.

"吧,都偷了誰家的東西?偷了什麼?"

確認陳江南逃不掉之後,秦方就開始客串警察,開始審訊陳江南這個"犯人"了.

"我就偷了這個花瓶……呸呸呸,我沒偷,這花瓶本來就是我家的,我這是拿!"幾乎是下意識的,陳江南就順著秦方的話了,可很快他就立即改口,一口咬定了他沒偷東西.

"少扯蛋,你見過拿自己的東西還這麼鬼鬼祟祟的?"

秦方卻是不信,他可是親眼看見這家伙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從家屬區里出來的,那樣子跟偷沒兩樣兒.

"我都了沒偷了……好吧,我實話,這個花瓶是我家老爺子最喜歡的古瓷器之一,我這人有個毛病,那啥……"

話的時候,還想用手比劃比劃,可惜雙手都被秦方鉗住了,他硬是動彈不得,只好繼續用嘴道:"麻將……總該玩上幾圈!這不前幾天輸了點,當時有點急就跟人借了點,可眼看著就要到時間了,可我還沒發工資……所以……沒辦法,我就想拿這個花瓶去……"

"賭鬼……"

唐菲菲和蕭慕雪很不客氣的給予了這樣的評價,只是陳江南卻是臉上掛著苦笑,卻也沒有回嘴,他也就這麼一個毛病而已.

"你要拿這麼一個假冒的古董花瓶去賣?"

只是與唐,蕭二女的反應不同的是,秦方卻突然出了這麼一句話,頓時讓在場的陳江南,唐菲菲和蕭慕雪都同時愣住了.

假冒的古董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