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斗酒
第70章 斗酒



明日起將每日三更,求推薦票,收藏~~~~~

……

"單挑?"

秦方倒是猜到這個光頭可能並不會如此善了,卻沒想到居然是直沖著自己來的.

"想單挑找我!欺負個兒算什麼本事!"

沈洋一聽光頭這話,立即就跳出來吼道.

論體形,論身板,秦方這邊也就只有他能夠跟光頭相提並論了,其他的還都是個兒,完全不在是一個重量級上的.

"滾一邊去,什麼玩意兒!"

光頭卻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老子要揍人還用得著跟你們廢話?看見你們好像是在喝酒,那咱們今天的事兒就在酒桌上定勝負,就我們兩個,一杯酒一千塊,如果你能喝的下二十杯,這兩萬塊我一分不要!當然,你也可以不喝……我也不會為難你,只要你叫三聲爺爺就行!哈哈哈……"

"哈哈……"

這話一出口,光頭哥是大笑不止,而跟在他身後的弟也都是紛紛狂笑了起來.

"你……欺人太甚!"

秦方還沒有做出反應,沈洋,高明等人就已經跳了起來,方大成更是趁勢近了一步,似乎想要對那光頭哥動手.

"別著急!"

秦方聞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個光頭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似乎篤定了自己喝不下去似的,而且對方確實人多勢眾的,方大成雖然能打,可是雙拳難敵四手,而對方加起來對比他們這邊,每個人應對的平均已經超過四個拳頭了.

""

"好,我答應你!"

秦方琢磨了一下,這立即很是豪邁的應承道."錢我就不要了,跟你的要求一樣,只要我贏了,你也叫我三聲爺爺……"

"好,老四好樣的!"

"對,就該這樣才公平!"

聽到秦方的話,光頭哥那邊也是為微微愣了愣,顯然有點鬧不明白秦方到底是自己比較能喝呢,還是在詐自己,頓時就沉默了下來.

而沈洋等人卻是滿臉的興奮,在驚訝于秦方的果斷之余,其實心里也是不免有些擔心的,畢竟剛才喝酒的時候,秦方沒喝多少就投降了.

"怎麼樣?怕了?"

望著對面有些猶豫不決的光頭哥,秦方又繼續添了一把柴火,這是要將這把火燒得更旺一些.

"好,我也答應你!"

光頭哥朝著身後的一個弟望了一眼,然後狠狠的咬了咬牙應承了下來,並且又指著了一個弟道:"四,去把酒捧來……"

那個弟應了一聲,便立即去找酒去了,還真別,不大會兒的功夫,就碰了七八瓶酒過來了,有本土的各種白酒,黃酒,酒,也有來自于島國的清酒,北極熊的沃特加,還有朗姆酒,白蘭地等等.

"混著喝?"

看到這麼多酒送上來,而那個弟也是快速的調配了起來.

還真別,這弟明顯是練過的,那調酒的手法也算是相當純熟的,動作也是相當的流暢,不知道的人見到了估計還以為這里不是酒店而是酒吧呢!


看到這些人並不是單一的一種就這麼喝,而是用幾種酒混合在一起調配了起來,做出了一杯杯的雞尾酒.

喝過酒的人都知道,喝單一的一種酒,除非是喝高了,一般只要注意一點,還不至于喝醉的很厲害.可若是喝這種混酒,那就不一樣了,甚至于真正的讓人一杯倒.

很快的二十杯酒就全部調好了,每種兩杯,一字排開,形成了兩條長龍,在那餐桌上繞了大半圈,看起來倒是頗有些氣勢.

"廢話我也不多,誰先倒下,誰就輸!這兩邊,你先挑……"

光頭哥自信滿滿的樣子,似乎已經勝券在握了,為了顯示自己的大肚,還主動讓秦方選擇.

"都一樣,開始吧!"

整個調酒的過程都是在眾人親眼目睹之下完成的,並不存在什麼貓膩,秦方自然也不好懷疑什麼,立即拿起了距離他最近的一杯酒就喝了起來.

嘶~~

這一杯酒下肚,初始的時候還覺得口味香甜,可是這酒一入腹,頓時猶如一團火在腹中燃燒了起來似的,同時一股強大的不適感在秦方的體內蔓延了開來.

"這酒果然簡單!"

僅僅這第一杯酒,秦方便感覺到這一場比試的艱難了,就這調配出來的雞尾酒,不要後面的比前面的更凶殘,只要是能夠保持的話,那麼真正能夠挺完二十杯的那絕對是海量了.

"好酒!"

相比秦方這邊,光頭哥這第一杯下肚,也是不免有些臉色微變了,不過他倒是挺硬氣的,居然直接大贊了一聲,著便立即拿起了第二杯猛地灌了下去.

秦方自然是不甘示弱的,馬上又拿起了第二杯就狠狠的灌了下去,肚子里也已經翻騰了起來,似乎就跟在打仗似的,可秦方硬是忍住了.

第三杯,第四杯,第五杯下肚,秦方的臉上已經是通一片,臉色變得極度的難看,胃里更是早已將翻騰不已,似乎都快要噴出來了似的.

再看看光頭哥那邊,況比秦方這邊明顯要好得多,只是臉色略微有點發,半點醉意都沒有的樣子.

"子,頂不住就早點認輸,爺已經有點等不及了!"

看見秦方一臉的菜色,光頭哥自然是不會放棄這樣好的打擊秦方的機會的,立即就在那里得意洋洋的道.

"勝負未分,誰笑到最後還不一定呢!"

秦方略微的緩了一口氣,將那已經快要翻到嗓子眼的不適硬生生的壓了下去,同時又順口反駁了一句,頓時將那光頭噎得夠嗆.

又是一杯酒下肚了,秦方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這一杯酒愣是停歇了好一會這才算是強行喝了下去.

明眼人看到這一幕都知道秦方快要不行了,方大成等人有心開口勸,可是一想到秦方和光頭打的那個賭,這話就怎麼也不出口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替秦方加油,希望他能夠堅持的更久.

第七杯,第八杯,第九杯……

盡管光頭一直都期待著秦方徹底的倒下,可又是三杯酒下肚,秦方的臉色越發的難看,可就是沒見倒下,依然還在咬著牙端起了第十杯酒.

"麻痹的,不是一杯就的倒嗎?怎麼喝了這麼多烈酒都還沒事……"

光頭是有苦自己知,這些特意調配出來的酒可不是白開水,每一杯都是烈性的,很多種酒混合在一起,現在又是九杯下肚,他臉上看不出來,可是這胃里也是早已經打鼓了,他甚至于感覺到胃部都開始有些痙攣了.

可是秦方那邊臉色雖然那難看,可人卻依然沒事,頓時就在心里罵開了,若不是提前得到消息秦方是個一杯倒的主兒,他又怎麼可能提出這樣的條件呢?

現在他算是挖了一個坑,結果人沒坑到,倒是把他自己給坑進去了,而現在眾目睽睽,很多吃飯的客人也都被這邊的斗酒吸引了過來,他這是連退路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