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不死郎君
第53章 不死郎君



第一更到,求推薦票,收藏~~~

……

"站住!不許動……"

秦方的車速是相當快,幾十米的距離他甚至于都不需要踩,只是倚靠慣性就可以輕松的在瞬間劃過了,可偏偏那兩個逃犯正披荊斬棘的要進山,甯羽墨有些焦急,就忍不住大聲喊了起來.

這下子,算是捅了馬蜂窩了.

那兩個逃犯本來也並不是特別著急的,這一條路上行人,車輛都特別少,倒是路過的時候見到兩個交警,只是也沒有理睬他們,卻沒想到剛要進山,之前開車狂追他們的女警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真是陰魂不散啊!"

兩個逃犯循聲望了過來,一邊驚訝于秦方這自行車居然能騎得這麼快,一邊也注意到在秦方身後露臉的甯羽墨了,立即笑罵了一句,兩人便立即加快了腳步,向著山里鑽進去了.

"快,再快一點……啊"

見到那兩個逃犯要進山了,甯羽墨也著急了,就忍不住催促起了秦方.

可沒想到她這話剛完,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自禁的飛了起來,身體瞬間失去了掌控,眼看著她那張絕美的臉龐就要跟地面來一次親密接觸,甯羽墨這心里也真的還是怕了!

而就在這時,一只並不顯得很粗壯的胳膊,突然環上了甯羽墨的細腰,便立即感覺到那手臂上傳來的力量,居然硬生生的將她這個前沖的力量全部都給卸了下來.

這個出手的自然是秦方了,事發太突然了,就是他自己沒有這個心理准備的,座下的自行車居然直接爆掉了,而他們兩個人在如此高速之下,想要平安落地的難度是非常大的.

在如此危急之下,秦方也是豁出去了,一把將甯羽墨抱住,然後死死的將她按在自己的懷中,而秦方則是鎖著頭,手腳全部將甯羽墨纏好,就這樣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面上,連續翻滾了數十米遠,這才算是將所有的力量全部卸掉了.

甯羽墨被秦方保護著,臉,頭等重要部位都沒有受傷,只是身上單薄的禮服卻因為地面的摩擦出現了個別的幾個洞,倒是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當兩個人終于停下來的時候,秦方只感覺到全身上下都疼得厲害,腦袋更是暈的不行,手腳也沒有什麼力氣,便下意識的攤了下來,倒是讓甯羽墨從他的懷中出來了.

"秦方……"

甯羽墨也是被摔得七葷八素的,後背上有幾處擦傷,都無關大礙,稍稍的清醒了一下,就看見了摔落在不遠處已經近乎解體的自行車,以及臉色蒼白的近乎灰暗的秦方,聲音也是不出的顫抖.

其實秦方也是挺無奈的,那輛二手自行車在秦方高強度的騎行之下,其實早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只是經過秦方這樣暴力的摧殘,提前癱瘓了而已.

不過,好在這一次算是有驚無險,看一下自己的生命值,居然還剩下2點,秦方那蒼白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很艱難的笑容.

"……甯姐……我沒……沒事……"

生命值過低,秦方腦袋暈乎乎的,連話都很不利索,只能非常艱難的一點一點的道.

"你都變成這樣啊,還沒事……我給你叫救護車……"

饒是甯羽墨有著鐵娘子一般的彪悍作風,在面對這個在危及到生命的緊要關頭卻能夠以身護住自己的男孩,甯羽墨的心也是有點悸動的,再看看秦方那蒼白的臉色,不免心中就很是有些心痛.

正想要打電話,甯羽墨卻驚訝的發現……她沒帶手機!

或者,她的手機丟在那輛保時捷里面了,而她身上穿著單薄的禮服,連個口袋都沒有的那種.

"甯姐,我兜里還有幾個包子,你拿給我……肚子有點餓,吃飽了就沒事了!"

秦方臉色不是很好看,話也費勁,可到底還是沒有忘記他還帶了幾只包子的,他只能期望那些包子被摔成泥了,還能有增加生命值的功效.

"包……包子?"

甯羽墨頓時一愣,一雙明亮的眼睛瞪到了極致,實在是不敢想象一個看起來都快要沒命的人居然會自己想吃包子.

"好,我給你拿,我給你拿……"

甯羽墨有些擔心,望著秦方這樣的神態,她有點擔心這是傳中的"回光返照",可為了不讓秦方帶著遺憾下去,一邊點著頭答應,一邊將收伸進秦方的口袋里去掏.

秦方的褲子是那種口袋特別多的多袋褲,雖大熱天的穿這個看起來挺傻的,可他條件有限,也只能這樣的.

不過卻方便了他攜帶包子了,讓秦方驚訝的是,那幾個包子雖然有些變形,可整體上還保留著原來的樣子.

"吃吧……慢點!"

甯羽墨臉色緋的將包子一點一點的塞進了秦方的口中,只是秦方吃相有點凶悍,嘴巴長大到極致,一只包子直接一口就下肚了.

只是,秦方卻沒有理睬她,一個包子下肚,都不需要消化直接就轉化為生命值,臉色也立即好了許多,身上的傷痛也減少了不少.

甯羽墨又是給秦方喂了兩三個包子,就發現秦方的臉色越來越潤,逐漸就從那種"回光返照"變成了真正的傷愈康複了.

"咦,怎麼會這樣?"

面對這樣詭異的一幕,甯羽墨自然是非常好奇的,只是一想到剛才的尷尬,她就只能暫時打消心中的那一點好奇,專心的給秦方喂包子吃.

話剛才甯羽墨掏秦方口袋的時候,由于口袋有點深,甯羽墨不明真相,只是簡單的伸了只手進去摸索.

秦方雖然穿著褲子,可是夏天的衣服都很單薄,甯羽墨的手一摸,都能夠隔著布料感受到手上的溫度,在秦方的大腿處摩擦了起來,可憐的處男哪里受得了這個,頓時兄弟就腫了起來.

而甯羽墨不明真相,只是在摸索著包子,一時沒有能夠抓住,剛好碰到一個硬物,以為是找到包子了,于是一把就抓了上去.

只是這一抓上去,甯羽墨也是微微一愣,包子誰沒見過,可是手上的這個怎麼是根棍子?

一時沒有往那方面想的甯羽墨居然還下意識的上下擼了兩下,這才突然間反應了過來,立即輕啐了一句,雪白的臉龐之上立即嫣一片.

而秦方本來就精神非常差,經過這樣的刺激不過是正常的生理反應罷了,瞄了一眼唐菲菲的反應,索性當作不知道,在那里裝死,這才避免尷尬的擴大.

六只包子啃完了,秦方的生命值又飆升回到了8點,雖距離滿值的15點還有接近一半的差距,不過秦方整個人看起來都非常的健康,完全無法想象剛才還是那樣病懨懨的,似乎隨時都可能死掉的模樣.

"秦方,你……"

而當秦方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甯羽墨更是驚訝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想什麼,可這話到了嘴邊上卻怎麼也不出來了.

"甯姐,你看……那兩個逃犯已經進山了,在不追就追不上了!"

秦方自然不願意讓甯羽墨詢問他身上的這些異常之處的,立即朝著山上還隱約可見的兩個逃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