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被唐菲菲撞破了"JQ"
第28章 被唐菲菲撞破了"JQ"



凌晨將第一次正式沖榜,希望各位能夠將手中的票投給本書,九指再次拜謝各位了!

……

兩個人聊著聊著,聊到了很晚,就有點困倦了,也不知道是誰先睡著了,另外一個也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篤篤篤篤~~~

清晨的時候,秦方睡得正迷糊的時候,耳邊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聲音很輕很輕,秦方腦袋也不是很清醒,只當作是在敲別人家的門呢!

只是隱約之間,秦方感覺有一個黑影在自己的眼前晃過,他半眯著眼睛,輕輕的瞟了一眼,似乎看見了點什麼,不過腦袋還沒清醒,又接著睡去了.

"不好……"

可是,秦方這還沒有睡著,雙眼猛然間一睜,立即想到了這個屋里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蕭慕雪,而敲門聲似乎也正是自家的房門.

門打開了.

"秦方,今天怎麼這麼晚都還沒起……"

唐菲菲正納悶一向起的比較早的秦方今天居然遲到了,便立即來到秦方家里詢問的,可是當門打開的時候,一個身穿白色大號T恤,胸前兩點若隱若現的年輕女孩出現在了她的面前,硬是讓她的話僵在了口中.

"你是來找秦方的?他還沒醒……"

蕭慕雪有些驚訝的望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如同仙子般的女孩,年紀和自己差不多,不過身上的衣著明顯要比自己強了不少,見對方一口就叫出了秦方的名字,便立即露出了一絲微笑道.

"你是誰?怎麼會在秦方家里?"

唐菲菲卻是臉色劇變,語氣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心里閃過了一絲陰影,不過還是強自鎮定的問道.

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身上只穿著一件男式的大號T恤,同時唐菲菲也很容易看出這個女孩里面是真空的,而且看著架勢似乎晚上是在秦方這里過夜的,這就很能夠明問題了.

"我是……"

蕭慕雪剛想到話,便聽見身後有聲音,知道秦方已經醒了,這到了嘴邊的話也頓住了.

"那個……我醒了!"

秦方這時候哪里還敢睡覺啊,他一發現蕭慕雪去開門,便立即想要要壞事了,便從地上爬了起來,從蕭慕雪的身後的露出了一個腦袋,滿臉尷尬的道.

見秦方醒了過來,蕭慕雪便朝著唐菲菲笑了笑,然後轉身回了屋里去了,似乎是要去收拾被褥的樣子.

"秦方,你……無恥!"

越是見到這樣的一幕,唐菲菲這心里就越發的不舒服,狠狠的瞪了秦方一眼,很想要伸手給秦方一巴掌,就連想要罵人也因為良好的家教而不出一個髒字來.

"不是!唐……"

見到唐菲菲這樣的表,秦方立即知道唐菲菲誤會自己了,見到唐菲菲轉身要走,秦方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想要拉住唐菲菲,讓她聽一聽自己的解釋.

啪~~


唐菲菲這時候心里充滿了憤怒的,見秦方居然對她伸手,幾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啪的一聲脆響,秦方的臉上頓時就是一道五指掌印,並且逐漸的浮腫了起來.

"我……"

這一巴掌純粹是失手,唐菲菲見到秦方臉上的變化,這心里也是有點懊惱的,正想要解釋的時候,正巧眼神從秦方的旁邊滑過去的時候,看見蕭慕雪正彎腰低頭在做什麼,從她這個角度視線正好可以穿過那個大號T恤的領口,看見一點白皙渾圓飽滿的雙峰.

"哼……"

就這一眼,唐菲菲心中的那一點可憐的懊惱頓時就消失無蹤了,立即惡狠狠的瞪了秦方一眼,然後甩頭就要往外走.

秦方只感覺到挨了巴掌的臉上火辣辣的疼,唐菲菲這一巴掌抽的挺狠的,就秦方這樣平時都不太愛鍛煉的學生,挨了這一下還真是不好受.

"唐菲菲,等等……"

只是看見唐菲菲怒氣沖沖的走了,眨眼之間就已經走出這個院了,秦方也有點著急了,這個誤會可要不得,立即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好在秦方晚上睡覺還顧忌著屋里有個女孩,甯願熱一點也還是將身上的T恤,大褲衩穿的好好的,否則真要是衣服穿的少了,別是沒法解釋了,就是追人也要耽誤不少時間的.

"這個混蛋!混蛋!混蛋……"

唐菲菲氣沖沖的離開了秦方住的那里,一邊快速的走著,一邊嘴里還氣哼哼的嘀咕著,不知道怎麼的,她就覺得心里酸酸的,眼眶里也有點濕潤了.

"唐菲菲,等等我……"

秦方雖然只是穿了雙拖鞋,可是跑起來怎麼也要比唐菲菲快一點,不多時的就追上了,唐菲菲不用回頭都能夠聽見秦方的拖鞋踢踏踢踏的聲音,當然秦方嘴里也不會閑著的.

幾乎在秦方的聲音剛落下來,唐菲菲就感覺到有一只大手拉住了自己的胳膊,當那只手穿過自己腋下的時候,不心磨蹭了一下自己那豐滿之處,一股羞人的灼熱頓時浮上了臉上.

"放手!"

只是一想到秦方干的那些事,唐菲菲這心里就一頓冒火,胳膊一甩就要將秦方的手甩開.

"我不放!你先聽我解釋……"

秦方這時候也不敢退縮,雖然手段無賴了一點,可是這已經是唯一的辦法了.

"我都親眼看見了,有什麼好解釋的!沒想到啊,我們的秦大帥哥還是蠻風流的嘛,居然直接帶了個美女回家過夜啊……"

唐菲菲這心里酸酸的,嘴上也好像是炮仗一樣的炸了起來.

這個秦方倒是不覺得奇怪,唐菲菲本身就是屬于那種活潑可愛型的,再誇張一點的就是有點潑辣,比如現在的這個樣子.

"事不是你想的那樣子……"

秦方拉著唐菲菲的胳膊就是不肯松手,而唐菲菲在掙紮之際,卻又總是不心讓秦方的手輕輕的擦過胸前的飽滿,秦方自己或許沒有什麼感覺,可是作為當事人的唐菲菲卻是無法忽略這種輕微的摩擦帶來的異樣感覺的,臉上更是變得通通的.

只不過唐菲菲變化,在秦方看來明顯不是這麼回事了,只當作是唐菲菲因為憤怒而臉色變的,他也跟著有點著急了起來,來去,他自己也不太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種感覺的,怪怪的感覺……